第四章 重拾生技/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章 重拾生技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做为军人,自然是要早起的,而没有早起的自然就没有虫……没有饭吃。

因为没有强制规定,睡到自然醒的陆朔睁眼就已经九点了,等她磨磨蹭蹭漱洗完毕,已近十点。一个小时的漱洗时间?这是整个国家部队的先例。

陆朔把麻烦的头发绑上去,瞧着镜里小个的自己,想头发都是人的三分之一了,当即心里升起去把它剪掉的想法。

算了,都习惯了,留着就留着吧。甩了甩高高的马尾,瞧镜子里干净利落的姑娘,陆朔揉了揉脸蛋,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些。这里好像也无聊呐!

陆朔重呼了口气,转身走出房间。

一尘不染的白壁走廊,从早上六点一直照明到晚上十点的镁光灯,强大系统监控整个基地,如果科学院是一个时代的文明,那么这里就是一个时代的高科象征。

不熟悉这里的陆朔还想到处看,结果在走廊走了近十五分钟后,她发现自己迷路了,在经过慎重考虑后,她决定入侵这里的系统大脑,找着出去的路。

获取完代码,看到完整的系统架构后,搓了搓手。有点棘手呀。

算了,她还是不要浪费脑细胞了,直接问人吧。“那个谁,这里怎么出去?”

空荡的走廊没动静。陆朔啧了声,看了眼亮着灯的摄影头,犹豫了下,还是动手查看这个系统的名字。

“管家,我要出去。”起这个名字……果然是还有比自己更懒的人。

“陆朔士官,右转直走。”管家冰冷的合成音,告诉这个路痴士兵方向。

一点不觉丢人的陆朔收起掌上电脑,往外走的时候找它打听情况。“管家,我以前真是这里的兵?”

“是的,陆朔士官。”

“几级士官了?”如果资料上写的没错的话,自己得当好几年了吧?

“三级。”

“怎么才三级呢。”

“二年义务升一级,三年一级升二,三年二级升三,你兵龄八年,离四级还有四年。”

陆朔:……

“你唬谁呢?梁柯、魏勇比我还新,他们都尉官了。”按这样算法,士官可以当二十年,她要什么时候才到军官?

“梁少尉与魏少尉均立过一等功及特等功勋,被陆龙大校破格提拔。”

一等功和特等?听着好牛逼的感觉。陆朔摸下巴认真想了会儿,才森森的问。“我就没立过?”

“陆朔士官您是机械师。”

“你们这是搞歧视,机械师立功就不算立功了?”

“机械师所立功勋,归为团队功。”

好坑爹!陆朔皱了皱眉,想自己跟它争也没意义,它就是台破机械大脑,她得去找人打听打听,不能全军队都是军官,就她一个士兵啊!她才不要这么多长官。在白色大楼当三天群众秘书,她就没歇过气,在这儿怎么着也不能混得太差。

走出大厅,外面已是阳光普照,基地一片冷清清的,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陆朔郁闷的围操场转了圈,路过食堂时刚好肚子饿了,便进去想吃点早餐。

食堂很干净,锃光瓦亮的没有油污与异味,摆放的桌椅似用尺子量过的整齐,而打饭的墙壁上挂着个红色条幅:严禁浪费,违者十圈加扣工资。

看到这几个字,陆朔直道:“资本主义。”

打饭的窗口已经收拾干净,没看到一粒米饭。陆朔在外面伸脖子张望,没看到人就往里面走。

在厨房后面带两个部下削土豆的小刘看到她鬼鬼祟祟的进来,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小朔朔,你怎么来这了?”

看到他,陆朔从档案里把他的信息翻出来,知道他是血刺的生活管家。“来找东西吃。”

“没吃早餐?”

陆朔点点头。

小刘挺沉默的看她。都这个点了,还没吃早餐?饿出个什么毛病了怎么办?

而陆朔被他瞧得,有点羞赧。自己是不是起得太晚了啊?连早餐都没赶上。

“你等等,我去给你下碗面条。”小刘说着解下围裙,洗了手让两个兵继续干活。“加把劲别偷懒,把我的那份也做了。”

两个兵乐呵的点头,让他快去给军花弄吃的。

觉得自己挺麻烦的陆朔,蹭蹭蹭到大盘土豆旁边,瞅着嘴上没闲着,手上活儿一样利索的两个长官,心里闷不是滋味。连煮饭的军衔都比自己高,没脸活了。

“陆小姐,你去外面等吧,这里有油烟。”土豆兵哥一号,手指飞快,分分钟削完个土豆,笑着朝呆愣的陆朔讲。都十年了,怎么还这么可爱呢?

“能吃了我给你送去。”土豆兵哥二号接桩,笑得憨厚。

看他们身材健硕,手臂肌肉匀称,想身手肯定不差,可他们却唰唰用能拿枪的手在削土豆,还对自己这个闲人这么心平气和,百分百的宠爱,陆朔有些不理解,又似乎理解了什么。

“没事儿,我来替小刘的份。”陆朔袖子一撸,坐小刘的凳子上面,拿起类似军刀的匕首学他们样,也手起刀落的以为能从善如流,哪想一刀下去削去了厚厚一块土豆,还差点把自己手指给削了。

土豆兵哥一号:“陆小姐干嘛呢,快放下放下,别弄脏你的手了。”瞧那细皮嫩肉的,要是割到留个疤什么的可就得不偿失了。

“哪脏了?中午大家伙还要吃的。”陆朔摇头,躲过他来抢刀的手。

看她执意要削,土豆兵哥二号告诉她技巧。“陆小姐,这刀要这么拿,手指带着点刀身,削的时候顺着走势削,不能着急。”

陆朔看他拿刀的手,调整了姿势,削的时候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是当她千辛万苦把一个土豆削好,放手掌上欣赏初次成果时,发现那土豆根本不能见人,坑坑洼洼更像个苦瓜。

土豆兵哥一号:“挺好的,上手很快。”

土豆兵哥二号:“比我以前好多了,当初我第一次削,碗大的土豆给我削成茶杯了。”

陆朔:……

好苍白的安慰啊。

把土豆放进削好的那边,陆朔感叹。“这是技术活。”

“什么技术?就是让他们别老想着锅把。”行动迅速的小刘从厨房里捧着个大碗出来,埋汰完他们就把碗给她。

陆朔双手捧着碗有红有绿,色、香、味俱全的面口水流了出来,便把位置让给小刘,自己蹲一边哧遛的吃面。

看她小农民似的蹲大袋土豆边,捧着碗家常面在吃得哗啦响,三个兵哥都笑了,时不时跟她说话,同时也麻利的削土豆。待她把大碗面解决掉时,土豆也削完了。

陆朔看着一个个圆润的土豆,直道这都是技术、技术!

“小刘,谢谢你的面,我先走了,中午见,还有两位兵哥。”把碗还给小刘,陆朔吃饱喝足一抹嘴就走了。

小刘拿着空碗看她背影。

两个兵哥围向他。“班长,你刚才面里放啥了?那么香?我闻着都想吃了。”

小刘瞧了他们两一眼。“独家秘方。”

“班长你不厚道,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滚犊子。这是长官命令,要想留住人,得先留住她的胃,知道不?还不快点把土豆搬进去,把它们都削成丝,限三十分钟内!”

“是!”

回到操场的陆朔,刚好看到浑身湿透的周佳佳他们回来,也不管他们是不是还有任务,就跑向他们。

“哔”“集合!”

“六百米障碍物急速穿越!”

背对陆朔的莫默,指着训练场一声大吼,接着似金戈铁马般,一大波兵哗啦啦冲去场地,进入急速穿越。

被他吼声吓一跳的陆朔,顿了顿,瞧了瞧莫默,又看全力冲刺的周佳佳他们,最后觉得那地上打滚的人要随和些,便也跑去训练场了。

而无意中,被人贴上凶恶标签的莫默,看到屁颠屁颠跑向周佳佳的陆朔,想她是不是也要跟着训?

现在的六百米障碍物是来回跑的,不像考核,按时间限定,这只是日常的稳固训练,三十分钟要跑多少个来回的。

陆朔跑到训练场时,周佳佳他们早像风一般的男子,迅速的跑了一个来回,第二回合已趴地上,准备爬过低桩网。

“佳佳,你们平常每天都这样么?”陆朔趴在低桩网旁边,问要冲刺的军官。

视线一直望着前头的周佳佳,听到她声音才发现她。“嗯。”

“不会无聊吗?”

周佳佳焦急的瞧了眼越过自己的战友,又看睁着双漂亮眼睛看自己的陆朔,敷衍的点了下头便迅速往前爬。他正训练呢,有指标的明白不?

没得到答案,陆朔跟他一起爬,还跟他一条道。幸好血刺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帝都,占地还是很宽裕的,低桩网每条道都比一般的部队要宽些,加上她这个半高不矮的未成年,注意点还是能并排爬行的。

“佳佳,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她得做调查呀,看值不值得留在这里。要是这里还跟科学院和白色大楼一样无聊,那她就准备朝都市进军。

周佳佳喘息的上气不接下气,费力的连讲带吼。“那你会觉得吃饭无聊吗?”说完已爬过低桩网,起身往跨桩那关跑去。

陆朔紧跟上去,跑在他旁边。“吃饭会无聊吗?那是必须。”

“这也是必须的。”

“可我看着你们很累,但吃饭不累。”陆朔抬头瞧了圈,看他们个个精疲力尽,身上又是水又是泥的,比要饭的还脏。

经过三十公里晨跑,泅渡,本就没什么力的周佳佳,哪还有心力跟她聊天呀?可她问了总不能把她晾一边,而且他们还有讨好她、让她留下来的任务呢。

“那是因为你没有做过饭!”瞥红脸,周佳佳在跳上高墙时失手,原因是起跳不够力。

倒在地上的周佳佳有些抓狂,挥着手爬起来就后退,重新攀登跨越。

看到焦躁、火急火燎翻过二米二高墙的周佳佳,陆朔停在一边认真思考。做饭……好像确实挺累的。想到自己削的那颗土豆,陆朔赞同的点头。

周佳佳他们训练,成果是任务的胜利,小刘他们的辛勤,是让战友都能够准时吃上饭,储存战斗力,这两者是息息相关的,缺一不可,所以更没有军职卑贱之分。

想通这点的陆朔有点热血,想跟着翻过墙,可是……仰望,再仰望。好高,算了,懒得爬。

看到瞧了眼高墙,就萎着头往回走的陆朔,莫默想了想,决定下午来次比赛。年青人么,就得打点鸡血,才能激发潜能。

做为血刺副队,当然是说干就干,而且不用请示上级。

“周佳佳。”

“到!”刚要回寝室午睡的周佳佳,听到莫默的喊声立即跑过去。

“下午两点进行地面式一条龙比赛,你负责把我们的机械师叫来。”

“是!”

地面式一条龙比赛,就是指所有在地面进行训练的项目,其中包括突击乘车射击、攀登过山涧、侦察报告情况、飞刀等一系列比赛,都是些日常,手到擒来的事,血刺平均每个季度也会来一次,这次虽没到时间,但莫默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

周佳佳边走边想,想看用什么手法把陆朔给骗去。自然,有任务的他没有回寝室,直接去找人了,再而进行坑蒙拐骗,总之是一定要把她给弄去。

这次小美人回来,好像变得比以前聪明了,他坑蒙得到吗?啧,一定要想个非常诱人的借口。比赛第一关是射击,用巴雷特做诱耳?嗯,这个可以有。为了以防万一,他得再想个感性点的。

站在陆朔门口的周佳佳,走过来又走过去,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坑人。

早就知道他在门外的陆朔,左等右等,最后自己走出去。“佳佳,你还是省着点脑细胞吧,我去不就成了?”不就看个比赛么?一句话的事,干嘛要想这么久?

“啊?”

“如你所听,下午的比赛我会去看的,当然,那个什么巴雷特我也要看。”自己的档案上面,好像有个代号叫什么巴雷特一号的,她得见识见识那是个什么东西。

周佳佳摸脑袋。他还没讲呢,小美人是怎么知道的?哎不管了,回去跟魏勇说声,到时借他宝贝给人家摸摸又不会少块肉。“那行,下午两点在操场集合,小美人你可不许放我们鸽子。”

放鸽子是什么?难道比个赛还要放和平鸽?陆朔感觉自己跟世界有些脱节,想着有时间她得多去看些民间的书,科学院里的东西在生活上都用不上。

下午两点,被管家通知的陆朔,才晃悠晃悠去靶场,脚步闲散、虚浮,十足十玩瘫的孩子,在她身上瞧不出一点兵人的样子。

站在太阳下一个个跟小白扬似的刺头们,被晒得眯眼睛瞧她一步三摇走来,心里说不出啥滋味。这就是他们的机械师?不是吧,都成二痞子了。

莫默斜了眼影子歪得利害的陆朔,什么没说,吼着让他们第一队麻利点。

一队十人,在时间开始时标准的卧倒抬枪,“突突突”一发子弹打完,报靶。

终于晃到的陆朔,窝草地里瞧他们玩枪,手里搅着根草,像来巡查的。

第一队是周佳佳他们,集体打出个九十九环,顶上的成绩。他们放下枪回到队伍,也要归队的周佳佳被莫默看了眼,接着他看向来打酱油的陆朔,出队跑向她。

“小美人,怎么样?哥刚才酷吧?”

陆朔懒洋洋侧头看他。“酷,酷毙了。”

“怎么听着声音这么软呢?能用点力不?”跟以前比起来,不是一个级别啊。

“干嘛要浪费力气,你听到就行了。”

看她这幅样子,恐怕这里着火都不会急的吧?她一定会特淡定的讲:还没火烧眉毛,跑什么?

周佳佳挠挠头,动用他那点可怜的脑细胞。“你不是想看巴雷特吗?走,哥带你看去。”看准备就绪的魏勇,周佳佳拉起她就走。

陆朔软绵绵被他拖走,当看到他让自己看的东西后,眼里唰闪过一抹亮光,人也站直了些。“它就是巴雷特?”

“嗯,酷吧?”

“酷!”

听到这么铿锵有力的话,周佳佳有些吃味。感情自己还没一把枪酷呢!

打完枪的魏勇见莫默不喝止,把拿在胸前的枪放低些。“小朔,挺帅的吧?你可以摸摸看。”

“简直帅毙了!”分析完它的各种性能,陆朔已经跃跃欲试了。“它是我见过的枪里,最帅的一把。”

枪被夸的魏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感觉像在夸自己。“它也有缺陷,后座力大的它不能装置消音器,在任务中有受限。”

“如果它这么完美,我们还要CheyTacM200和其它狙击枪做什么?”

“你说的也是。”魏勇摸头,再次看向拿CheyTacM200的莫默。

莫默在看刺头们比赛,全完没看他们那边。

摸过枪的陆朔心里有些痒,想玩玩它。难得有件她想做的事,当然不会放过。“小勇,能让我打一枪吗?”

听到这个称呼的魏勇:……

周佳佳支着下巴认真瞧她,疑惑的问。“小美人,你真的失去记忆了吗?这名字叫得挺顺口的。”

陆朔白了他眼,似他问了个多么愚蠢的问题。“怎样简单怎么来。”说完的陆朔发现他们神情有些不太对。

听她这话的周佳佳、魏勇想到了袁帅。那个家伙一来基地也是这么叫他们的,简单张口就叫出来的名字,好记、能区分、听着有些傻逼。现在想来恐怕也是跟陆朔一样想法吧?做为戴校彬的助理,身为与代码打交道的他们在很多事情上较真,但通常在生活中很随便,因为他们需要想很多的事情。

看他们走神,陆朔直接去夺魏勇手里的枪。

魏勇一惊,大手握得更紧,大喝。“这个不能玩!”

“我就打一枪,别小气。”陆朔抓住枪杆的手不放,跟他打起拉锯战。

“小朔,这个你真玩不得。”魏勇急了,怕撞到她,索性两手钳住枪托,由她抢。

使了全力发现拉不动的陆朔,开始打滚撒泼。

周佳佳在一旁拉住她,纠结的劝说。“小美人,这个一般人玩不了,你玩我的吧。”燃烧起她的斗智是好事,可是巴雷特是什么?是重狙呀!就连莫默都不好控制,她一小孩儿去玩,不得废掉半边膀子。

“我不管!我就要玩它!”你妈的,老娘是一号,还降服不了它?

他们那边的动静引起莫默的注意,走过去听到要玩巴雷特的陆朔,顿时脸就黑了下来。“陆朔士官,我命令你松手。”

陆朔看到他有些迟疑,但还是没松手。

莫默摸头,看向都望向这边的战友,冲其中一个喊。“国豪,去叫长官。”

“是!”

听到要叫陆龙来的陆朔脖子缩了下,看他们一个个比自己高出一截,还全部盯着自己,有些委屈。“你们以大欺小。”

“这是安全问题,陆小姐我换把枪给你玩。”莫默说完看周佳佳。周佳佳拿了把枪扔给莫默。

陆朔瞥了眼比巴雷特短一截的突击枪,不屑撇嘴。

都用这种型号枪的刺头们:……

啊喂,巴雷特一号,要鄙视也不带这样的!

“就是啊小美人,你这么小巧玲珑,巴雷特你用着太煞风景了,还是用九五式吧。”

“九五式没挑战性,我不管,我就要用巴雷特,不给我就不松手。”

“魏少尉,把枪给她。”

冷峻的嗓音蓦然响起,引得所有刺头们反头看,看见是谁后自动让出条路。

一身军装笔挺的陆龙背着双手走向他们,站定莫默身边望着执拗的陆朔。

被他修长的黑眸一瞧,陆朔精神回来了大半,就像……磁到刺激性东西被激活感知。好强的气势,她压不过他!

魏勇为难的看了看陆龙,又看看只到自己胸口的陆朔,小心翼翼松开手,似怕把她咂着了。

巴雷特M82A1确实挺重的,陆朔真真实实拿到它时,手臂往下沉了沉,心里估算着得有26斤左右,不过在接受范围之内。

看到拿了把跟她没短多少的枪,所有刺头们视线全粘在她身上,看她抱住枪跑去靶场,心里均为她捏把汗,又期待又担忧。

莫默跟周佳佳他们看了眼淡然的长官,便注视已经趴好就位的陆朔。

三个月,去科学院这三个月里,她到底成长到了哪里?这是所有知道《国家兵器》的刺头们的疑惑。想必长官也想知道,才让她试一试巴雷特,反正……就算失手了,她也断不了胳膊的。

而耍无赖拿到枪的陆朔,在趴下瞄准时有些后悔。现在她这是如芒在背,上百双眼睛盯着自己,尤其还有个比自己强大的人,她感觉压力山大。骑虎难下,就是她现在这样吧?

抹了把汗,陆朔从十倍光学瞄准镜里看靶子,经过精密的算计后,手指搭上了板机。

没什么好怕的,自己又是个业余,没打中又怎么样?周佳佳他们都不是人,一千二百米的集体成绩还能打出九十九环。集中精力的陆朔手指有些抖,顿时心里开解自己,不要给自己压力。然后再次肯定想:我就是一打酱油的,我要是都能打得好,那他们这些特种兵就弱爆了。

想到这里,陆朔镇定下来,瞄准红心便扣下板机。“?”,用力太轻了!

陆龙微扬下颌,看把屁股翘得老高的陆朔,打赌她打不中。

“说中文的,我赌五十,小美人一定打不中。”小声说话的周佳佳。

“佳佳,你不是一向都挺小朔朔的?怎么这下倒戈了?”苏仲文侧头往他那边靠,眼睛望着靶场的人,问他话。

周佳佳没有一点叛变的耻辱感。“我是聪明人。得,你快说押哪边?”

苏仲文:“那我就押她能打中。”

冷焰:“我也押能打中。”

梁柯:“冷焰兄,算我一个。”

魏勇、莫默:……

陆龙:……

就在他们押宝完毕,靶场响起声剧烈枪声,紧接响起报靶员激动的声音。“中了中了!”

被巨大后座力甩倒的陆朔大喜爬起来。中了?在子弹射出枪口时她就想着偏了,可没想到居然中了?这是人品好到不中都难么?

周佳佳也郁闷呢。第一次用枪,还是巴雷特这么变态的狙,都能被她打中,神枪手么?

在众人各种心里活动时,报靶员姗姗来迟了句。“一环擦边,差点就中了。”

陆朔:……

“哈哈哈!我赢了赢了,你们快拿钱来。”得意忘形的周佳佳没看到身边黑着脸的长官,还朝苏仲文他们笑得灿烂。

苏仲文、冷焰、梁柯均退一步,僵硬看周佳佳身后的人。

“周上尉!”陆龙咬牙呵道。

“到!”

“扫厕所一周!”

“!”“是!”

果然没中吗?陆朔用完好的左手甩了把汗,右边半个膀子麻木的她不好抱枪,便干脆坐地上。反正魏勇会来拿回去,她倒是挺希望他不要了。

还要继续比赛的魏勇,在集合前迅速从她手里拿回枪,安慰她两句就匆匆忙忙跟着部队赶去下个科目。

看他们都跑掉,陆朔想有些事果然不能逞强,呜……她手好疼!

“魏勇练了一个月的体能才敢开第一枪,”陆龙走近她,蹲她身边拉起她的手按了按。“有些事不是一蹴而就,凡事有个过程。”

陆朔有些丧气的垂头。又在他面前丢人了,果然一碰到他,自己那些特能都派不上用处。还国家兵器,兵器个毛线。

“不错,骨头没被震碎。”

“爸爸……”见他起身,陆朔迟疑的叫住他。

居高临下的陆龙驻步,俯视她。

瞧着头顶蓝天高大强悍的男人,陆朔握了握拳。“能教我玩军刺吗?资料上说你的武器是血刺军刀。”

原本漠不在意的陆龙听到这话眼睛倏眯起。“你在哪个资料上看到的?”所有公开资料均只有最基本信息,连名字都是代号,而他给戴校彬的档案也只多了个名字与代号无关紧要的东西,她说的这个资料从何而来?

被他敏感发现的陆朔愁眉苦脸的想抽自己。“真笨。”

“说!”

被他吼的陆朔又缩了缩身子,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草堆里。“那个那个……闲着无聊,我去内网看了看。”

看他越来越黑的脸,陆朔吞吞口水,扑过去抱住他大腿。“爸爸,你就教我刀法好不好?好不好嘛~”拖着声音,有多软说多软,就不信他能对未成年动手。哼!

陆龙:……

看到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女孩,陆龙缓了缓脸色,弯腰看她狡黠的眼睛算计的讲:“我可以教你,但有几个条件。”

瞧着满带危险气息的陆龙,陆朔乌黑的眼珠转了转,同时心里也算计了番。“好,你说。”

“想得到我的教导,首要条件必须是血刺成员。”

“我现在是士官,三级。”

“我未说结束之前,不得喊停训练。”

“你是长官,你说了算。”

陆龙直起身,薄唇微扬。“那么现在跟莫少校他们去比赛,明天开始参加训练。”游戏开始了,我没喊停,你就只能乖乖陪自己玩下去。

手臂自愈得差不多的陆朔拍拍膝盖上的土站起身,中气十足的应着,同时也十分自信的微笑。什么时候无聊了,她就什么时候走人,她可是白色大楼的人,你能拿我怎么嘀?

“对了,陆龙……”

“嗯?”

被他高傲的瞧着,陆朔心里紧了半分。“那个……爸爸,能给我走个后门么?”

陆龙薄唇紧闭,不动声色的注视她。

心慌慌的陆朔为了自己伟大前程,觉得这事务必得说说,便梗直脖子鼓起勇气。“能给我个军官当当么?士官太弱了!”

“等级不决定能力。”

“可是,整个军团就我一个士官!”

“你现在属于连级待遇。”

“可还是士官啊!”还是个兵!“兵头将尾。”

陆龙:……

“你爷爷曾说过,军衔只是头衔,当兵是一种态度,所以他明确规定过,在军职方面不得滥用职权,不得搞特殊。”

陆朔火了,她好说歹说半天,给个军官会怎么样?你要是想给,出任务记我一功会死啊。“我就不信你肩上的杠杠星星都是凭自己本事来的!”

吼完,整个靶场一片寂静,连风都静止了。

对视低冷气息的陆龙,陆朔很勇敢的挺直腰杆,抬头挺胸。我可是白色大楼的人,你敢怎么样?牌牌还在口袋揣着呢!

意外的,沉默后的陆龙没有生气,语气一如以往平静。“爸爸是从军校毕业,进入部队就已经是上尉,升指挥官时跳了两级,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呃……有,大大的有,可是她不敢问了!

“那、那个……”

“想当军官?继续把书读完。”

“我读完书还得几年,这中间升的级怎么算?”

她怎么就这么计较这事?陆龙好奇的问。“这个很重要?”

陆朔重重点头。“军衔高多威风啊?而且待遇也好,工资也高。”

陆龙:……

“陆朔士官!”

“有!”

“向后转!目标云梯!”

“是!”

于是陆朔什么没得到,乖乖跑去莫默那里了。

怎么感觉……都是她在答应他开出的条件,自己唯一的要求都被他糊弄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