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傻鸟/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章 傻鸟

陆朔说是说答应留在基地,但晨跑她最后一个到,别人负重三十公斤她两手空空,别人跑三十公里,她跑了五公里就坐车上去了,这特权待遇真不是一般的好。

眯眼睛在车上打盹,被太阳照映的皮肤就跟透明的一样,横在脸上的柔软秀发被风吹得飘动,头上的帽子歪歪斜斜挡住了大半个额头,此景在部队来讲,真是无上风彩。

看他们跑的陆龙,看了看副座的人儿,什么未讲,权当默许,惹得那些个刺头更拼命的跑。

不公平啊、不公平,为什么他们的女神?不对,小女王的睡颜就长官一个人能看到呢?他们也想看啊,啊操,快点跑完幸许她还没醒来。

只是很可惜,等他们跑完陆朔刚好饿了,嚷着第一个冲进食堂,拿小刘为自己特别准备的早餐。她要长高嘛,得吃丰盛些。

“小美人,哥几个等下要出去,你有什么要带的不?”周佳佳端了早餐坐陆朔旁边,边往嘴里塞包子边说话,两不耽误。

今天是周六,休息,出去打报告就行。这对于他们来讲,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但对于陆朔来讲,根本不是个事儿。

陆朔摇头。“我没什么要带的,你们玩得开心。”

“那成,你不是喜欢吃那家的蛋糕吗?我回头给你捎份。”

不能出去的魏勇接道:“还有巧克力。”

正喝牛奶的陆朔抬头看他们,而后一想可能是自己“以前”喜欢吃的东西,当即也没说什么。以前喜欢的,现在应该也喜欢。

吃了早餐,找了圈陆龙,没找到。陆朔原地转了个圈,回寝室。

这几天她把寝室摸了个遍,又仔细分析过房里每一件摆设,演算出她“生前”的习惯爱好,以及那份整齐收在抽屉里的稿纸。

那叠厚厚的资料有许多新型枪支的草图,还有一些枪支的改良数据,虽不知自己以前弄这个干嘛的陆朔,想着反正现在闲着也闲着,便想继续将之前未做完的事完成。

只是陆朔在动手时,碰到了个小小的难题,那就是她没学过分子。

数学这种怪胎,虽然很变态,不过做为全能的陆朔,她只要有台电脑就行了,什么不懂上网查。

花了点时间把分子看完,陆朔重新开始,迅速的将图纸全记维思殿堂里,再一一分析。

“都是些假设方案,唯一有用的是她后面画的这个吧?”陆朔自言自语拿起并不怎么漂亮的枪械草图。那是用铅笔画的,本来一张手绘图都是一层层画的,尤其是这种线条硬朗的枪支,更是层次分明,从起草到过程,少说也得画几道工序,她到好,一步到位,而且线条都是歪歪扭扭。

陆朔瞟了眼笔筒里的直尺,然后自己想了想。“果然是自己的风格,要换做现在的我来,也不会去拿那把尺子。”

“画不好什么的,只要自己知道就行了,又不去比赛。”把几张做了标注的纸抽了出来,还有张机械人分析图,陆朔把看到的东西在维思殿堂里串连起来,很快就得出自己以前想要做的事。

似乎……挺有意思的?陆朔眼睛一亮,兴趣顿生。只是这个不在机械师职责范围内,如果做成功了,不知算不算一功?

管它算不算,喜欢最重要,管它呢。

起了劲弄枪械的陆朔,在寝室一呆就是两天,连周佳佳带的蛋糕跟巧克力都是送到她房间的。

看她心思都不在三次元,周佳佳瞧了眼凌乱的桌子,好奇问。“小美人你这是干嘛呢?期末考还远着吧?”

听到这话,二次元的陆朔唰抬头,回到三次元。“期末考?”

周佳佳直摇头,想着她还能再呆点么?“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应该读高一了。”

“在步队还可以上学校?”

“不然你能分身?”

“我是说,又训练又上学,吃得消吗?”陆朔皱眉,以为读书是跟服役期错开的,所以才没有问上学一事。

周佳佳翻白眼。“你的特权还少吗?别忘记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嗯,那佳佳晚安,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陆朔严肃迅速的说完,就转身回房。

看到关上的门,想她刚才火急火燎的背影,周佳佳摸摸扎手的头往回走。啧,以她那颗天才大脑,完全不用担心什么的啦,反正她又不喜欢读书。

周佳佳说的没错,她是不喜欢读书,但是读书能升级,升级就能快点上大学,这样她就能迅速毕业,然后当军官!

站到桌前的陆朔,纠结的看着桌上大堆图稿和公式,思考了十秒,伸手、收起、塞抽屉里!她要重回学校,谁也不准拦着她!

翻日历表还有三天开学、作业?不管它、书包没找着用袋子提着一样、文学用具?明天去买、校服?明天去买、学校同学名单?明天黑了学校的内网、哪个学校?好像是国防科技大学?据资料表示那是间遗孤军校?卧操,还真贴切自己。

迅速分析自己所在学校以及讲学所需要的东西后,陆朔在维思殿堂里列了张表,准备明天跟莫默告个假,她去把东西都买齐了。

嗯……学校?真是个陌生的词,没想到自己去就是高一了。

听到陆朔主动提及上学,做为把她养这么大的陆龙,稍一想便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学上了只好不坏,次日一早就开车带她去添置设备。

“爸爸,我自己可搞定。”正襟危坐的陆朔,大气不敢喘,有些哀怨。她得迅速成长起来,总被他护着要怎么长大嘛。

“等什么时候你能确保不在帝都迷路,你再自己搞定。”陆龙没看她,专注路面,字里行间透着不可抗拒。

陆朔:……

她等下回去就把帝都的地图记下,连哪条街道都不放过!

买学习用品,当然是去书城,那里除了书还有与书有关的一切东西,包括校服!

书城的白天没那么多人,想是大家都要上班,但人还是不少。就快开学了,许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买用具及各种书籍。

陆朔看到一个美妇拉着五六岁的孩子从阶梯下来,另只手里提着厚厚一打书,粗一看有书法、诗词、奥数等,想是这位家长已经开始在找孩子的兴趣爱好了。可是……看得过来吗?这么多书,要她来看都得一天,太累了!

“走吧。”陆龙停了车,看了眼美妇,摧还伸长脖子的女孩。

陆朔扭回头,点头往上走,心事重重。

“我不会干涉你的学习,只要你能过你爷爷那关。”她一扁嘴就知道她想什么的陆龙,提前给她张通行证。

爷爷?陆龙的爷爷是陆刚将军,一个凡事好商量,但决定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陆朔找出陆家族谱,找到了爷爷的信息。“爷爷似乎对我的学习也没什么要求?”她现还是个酱油户,而且她寝室里的教课书放在最下排,都落了一层灰尘,不用想,也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主。

“及格。”

“完全没压力啊!”

陆龙:……

“要买什么快点去买,中午之前回去。”陆龙看时间,一惯式的发号施令。

猜想中午之后有事情的陆朔,不浪费时间的直奔小卖铺,在那里找齐所有学习用品,所用时间五分钟。

对此比较满意的陆龙,摸了摸她头,略带赞赏之色。“都买齐了?”

“还差校服。”被他干燥的大手顺毛,陆朔有点不习惯的缩了下肩膀,在适应头上的压力后,感觉有些舒服,像……被宠爱着的感觉。

“去三楼。”“买完校服还有点时间,有想去的地方吗?”

陆朔想了想。“上次周佳佳带的蛋糕离这远吗?。”

“不远。”隔了三条街,开车得绕转盘,不堵车十五分钟,但帝都从未有过不堵车的时候。

“嗯,那我们快点买了东西就去,快十一点了。”陆朔估算半个小时吃完蛋糕赶回基地,时间可能有点紧张,便随便进了家卖校服的,只匆匆看了眼,觉得能穿就让老板包起来。

陆龙在十多平米的小店里看了圈各种大小不同学校的服校,指着比她刚要的型号大一个码的。“试下这套。”

“这个我穿大了。”看到码数,陆朔笃定的讲。自己身材数值她都有精准数字,如果穿M码的话,会有点两袖清风。

陆龙连眉毛都没抬下,低沉磁性的吐出一个字。“试。”

老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里是想帮小姑娘的,认为她穿S码就行了,可是看到这位年轻爸爸的气场,呃……他还是老实的做生意吧。

这老板都是四十多的中年男人,做为一个心智只成长五年的陆朔,虽被迫学了一个世纪的东西,可还是被他不可抑制的全面性压倒,老实的拿了衣服进去试。

校服就是一种象征,就像大公司要穿工作服一样,只是校服要丑多了,因此陆朔这一世在寝室找了半天,硬是没找着她“前世”留下的校服影子。

把衣服换上的陆朔,看镜子里传统的蓝白色,嘴巴一扁再扁。

袖子长了三寸,衣摆直到屁股下面,裤子扎了几圈才勉强不踩地。这样穿真的好吗?

“好,就这套。”陆龙看除了张脸,其它地方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陆朔,满意点头。

这样真的好吗?陆朔再次问自己,看向老板。

老板保持沉默。他只管做生意,谁给钱谁是老大。

“爸爸,你不觉得大了吗?”他什么眼神?这样也好?

陆龙脸色正常,比了比她身高。“还会再长,以后省得买了。”

陆朔:……

长官你很穷?你要是很穷我可以去赚钱啊!陆朔有些懵,左想右想都不觉陆家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

“陆大少。”就在两父女对峙时,一声悦耳如沐三月的男声响起,两父女默契的同时看过去。

看到人的陆龙眯了眯眼睛,抿着唇未打算回话。

穿着兄长衣服的陆朔眨眨眼睛看他。

男人因为陆龙的冷漠而有瞬间的尴尬,但很快这种尴尬就被他温煦的笑盖去。

这是种谁都讨厌不起来的笑,阳光、温和、无害、亲近的。陆朔看他有点眼熟,在维思殿堂里迅速找了遍,竟然真被她找到了相关信息。

罗耀君、男、二十六岁、草根级人物在成为市长秘书后一度被各种传说笼罩、政坛出名的三好先生、无绯闻、无脾气、无不良嗜好……

“陆小姐你好。”被陆龙无视的罗耀君,微微笑了笑看向陆朔,向她打招呼。

他的名字时常出现白色大楼那些同事的口中,虽无大功,却神乎其神。现在陆朔得到他的垂青,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她父亲只是部队的传奇,与政界是完全不碰头的,不像陆家这种军人世家。

“您好,罗先生。”陆朔极力保持礼貌,大方的向他伸手。

她这举动惹得两个大男人都吃惊不小。

她记得他?陆龙更森森的看罗耀君。

罗耀君则是对她的态度惊疑。第一次特别的见面绝对称不上友好,第二次在会所里玩得比谁都疯,第三次在陆宅,虽然她老实许多,可看人像陆家几位大少一样,骨子里透着矜贵,看人都是居高临下,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般谨言慎行?

“你好。”习惯各种交际的罗耀君很快反应过来,跟她握手。

素白的柔荑被偏麦色的大手握住,陆龙紧盯他们握在一起的手,黑眸沉了沉。

“罗先生这个时候怎么有空出来?”陆龙握住陆朔的肩,将她拖回自己身边,并且没有松开。

被他禁锢臂膀里的陆朔,敏锐感到气氛有点凉飕飕的,现在的陆龙就像……看到争夺领土的狼?

“王先生今天不舒服,我趁时间出来买两本书。”接收到莫名的敌意,罗耀君神色如常,并未探寻与反击,似他本就没有发现。

还真是两本,一本朝夕之间,一本百年孤度。陆朔想他是个非常会生活的人。百年孤独换个角度来讲,是让人学会怎么生活,而不真是孤独。至于朝夕之间,只能说是淡然处事的太度吧。在政界这个位置,风云变幻真只是朝夕之间的事。

“那罗先生你慢慢看,我们还有事。”陆龙冷冷说着看向陆朔。“衣服别换了,去吃蛋糕。”

陆朔刚还想换身漂亮的便服留个好印象,在听到陆龙生冷的话后只得做罢,向他告别就匆匆跟上陆龙的脚步。

罗耀君微笑目送他们离开,直到他们进入电梯才转身走。现在的小孩变化真快,从以自己为世界中心,到总统府的英勇果敢,期间才……两年的时间吧?

陆朔在电梯里透过玻璃看走远的罗耀君,同样感叹他还这么年轻,是如何从草根走到这一步的?

“你记得罗耀君?”蛋糕店里,陆龙面无表情的问,面无表情的吃蛋糕。

陆朔摇头。“不记得。”稍后又讲:“在大楼里呆了三天,别的什么没做好,就是把整个政层关系弄清楚了。”

听到这话,紧崩着脸的陆龙缓了缓冷冽的脸色。“现在你是血刺的兵,其它事情一概别管,也别去想。”

“那爸爸你呢?”陆朔抬头,撑着下巴看他能让人沉沦进去的深邃眼睛。

陆龙怔了下,看她清明的眼睛,不知她知道了多少,便没回她,只淡漠的讲:“三分钟后回基地。”

陆朔眼睛瞪圆,而后埋头吃蛋糕。美食是用来享受的!好甜!

尽管陆朔三分钟内消灭掉蛋糕,可回到基地还是晚了。“爸爸,午后是有什么事吗?”他说的中午之前回来,现在都午后了,可看他样子又不急。

陆龙睨了她眼,带她去食堂吃了午饭,便带她去训练室。

看到架上的军刺,陆朔心里明了。

“不是一直想玩?以后每天下午两点来这里报道。”陆龙将一把普通军刺扔给她,便坐一边的椅上。“自个玩,什么时候能不砍到自己就教你。”

陆朔握着手里沉甸甸的刀,纠结的皱眉。他说不砍到自己?这意思是不会玩的人,时常会误伤自己,那她是要拔出刀呢,还是带刀鞘玩?

“那是学术刀,没开刃。”

陆朔:……

抽出在室内光照下闪着白光的军刺,陆朔手臂一挥,带着寒光的刀尖直指墙壁,颇在几份气势。

握在手里的军刺很有份量,陆朔顿时感觉自己像小时看的电视里那些飞檐走壁的大侠,可很快……

“军刺是用来杀敌的,不是摆姿势,你每一招都要想着怎么消灭敌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平静响起,淡然陈述她应该不该做的事。

陆朔呼口气,决定无视他的话。总是在她快要翘起尾巴的时候打击她,太缺德了。

不过如果这时没人压住她的话,自己肯定跳老高,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吧?所以……还是乖乖练吧!

一个下午,陆朔与其说是在玩刀,不如说是刀在玩她。想在高手面前急切表现的菜鸟,总想玩些花样,结果花样是玩出来了,看她衣服下面被自己画的花就知道。

洗澡的时候陆朔瞧着身上的青紫,直骂了句:“傻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