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谁吃谁豆腐/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章 谁吃谁豆腐

洗澡的时候陆朔瞧着身上的青紫,直骂了句:“傻鸟。”

人家那是高手,高手啊知道不,在他面前逞什么能?而且这身伤一小时就没了,连装伤员都不行,简直蠢毙了。

“长官,你是来叫陆小姐吃饭的吗?”晚餐时间,没看到人的莫默跑来找人,看到站门外犹豫不决的陆龙疑惑问。

陆龙看到他,两手揣口袋里,淡漠回了句。“不是。”走了。

莫默摸脑袋。长官是穿着军服吧?平常穿制服的时候,他的手是绝不放口袋的,因为这会显得散慢,对这身衣服不恭什么的。“陆小姐,你在吗?出来吃饭了。”

“等一下,马上来!”

而陆龙揣在口袋里的手一直未拿出,回到寝室才将手里的药瓶丢桌上,有些浮躁的坐椅上,望着桌面发呆。

追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人,还真是没地下手。要是以前还好,至少她粘自己。陆龙手指敲击桌面,英挺的剑眉皱在一起,沉思从哪个地方进行击破。

努力的陆朔士官,在经过两天的自残后,在第三天终于能够获得大侠指点,顿时雀跃不已,未到两点便屁颠屁颠跑去训练室。

室内训练刺头们很少用到,除非天气不好才会较多的用到室内。

陆朔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脚步轻快,有对明天学校的期盼,又有对陆龙的亲身教导满含兴奋,想着有朝一日肩上星星闪瞎别人眼,手中军刺霸气万分,绒马战场啥啥的……

所以说嘛,大学还远着,军刺才刚刚不会砍到自己,她想太多了。

“姿势要正,屁股劂这么高做什么?手抬高点,拳体操你学会了吗?”

想像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陆朔的马步才刚蹲下,军刺还未出鞘,一大堆批评就接踵而来,轰得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无可救药,跟训学的那几套拳体操发生错乱,间接导致她怀疑起自己的记忆力,维思殿堂是不是出了错误。

“继续,要练马步自个练去,不要浪费我时间。”陆龙低睨姿势撩人的陆朔,将尖酸苛刻两字发挥到极致。

陆朔压力山大,一招一式都僵硬小心万分,更是引起陆龙一连串的“指点”,于是越说越错,越错越说,直到最后他说得口干了,坐椅上歇气时,陆朔才长吁口气,招式从容起来。

通常的军刺在于刺,但做为单用军刺,用军刀更贴切它,所以它的招式跟刀法及为相近。刀法讲究武术造诣,武术跟舞一样,舞得好看行如流水,武的不好看,自然不能杀敌,所以刚才陆朔被陆龙挑了两小时的刺,也不是他欺负人,而是要求严厉。

“重心要稳,出手要迅速,注意脚跟。”陆龙看她蹦来跳去的,在她没做到位时说两句,就悠闲坐椅上喝茶。

陆朔挥汗如雨,接连两小时没停过气,也是口干舌燥,可是自己没哪会儿不是被骂的,便不敢提歇息的话,就这样一直练到五点,最后在她已流不出汗时,总教官终于停止轰炸,让她休息会儿。

陆朔瘫在地上,喘气如雷,嘴巴干得似结了层薄膜,也无力去拿水喝,眼睛一动不动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直到耳边响起靴子踩在地上的撞击声,才转动眼珠看停在头边漆黑发亮的军靴。

一身军装挺拔的陆龙俯视呈大字躺地上的人,在她视线对上自己的时候,才纡尊降贵的蹲下,手肘搭在膝盖上,端详她因运动而潮红的脸,乌黑的眼珠带着层水雾,也不知是热得还是想哭。

陆朔确实想哭,可怕被他揍,所以连想下都不敢。“几分钟?”她怎么有点后悔让他教了?因为她相信,更残酷的还远远没有到来,这只是开始。

“三分钟。现在你已经浪费一分零三十秒。”

闻言,陆朔倏爬起来扑向桌子,拿起那个大茶杯就往肚里灌。

见她捧着自己的杯子,陆龙陶然自得的看她因喝得急而顺着红润唇瓣滑下的水,享受视觉的同时心里又是一紧,强行将那股突然窜起的邪念压住。

陆朔虽然渴得厉害,可杯子太大,即使半杯水她都没喝完,在她生起要将水淋快着火的头上时,想到这是谁的水杯,以及正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陆龙,默默的把杯子放回原来的位置,用袖子抹了下嘴,毁尸消迹后继续瘫地上。

反正他们这些在部队里的人,都不会计较这么多,用下他杯子也没咱的吧?再者说,自己也是他女儿?好别扭啊,父亲比他大整十岁。

“时间到,继续。”低沉沙哑的声音,铁打般响起。陆龙走向椅子,踢了踢地上的兵。

陆朔的心还在剧烈跳动,就不得不爬起来手软的拾起地上的军刺,继续无数次的挥刀。

不能算是无数次,因为她才用了三天,不过她相信这种事情会十年如一日,除非哪天她放弃这把军刺,不然就会像莫默他们的晨跑一样,成为每天之中必须要做的事。

陆朔定了定神,眼睛瞬间充满杀气,泛着白光的锃亮刀尖直指雪白的墙壁,与肩膀呈直线。

看她架势有模有样,陆龙坐岸观火,等着她进一步燃烧。

深吸口气,陆朔在心里无数次演算要使用的招数后,军刺一挥正要一气呵成、大开大合武完全套刀法时,紧崩透着光芒的漂亮小脸骤然紧蹙,手臂僵在半空。

在经过长时间的挥刀后,结果就是她手抽筋了!

陆龙叹了口气,力道适当的压下她高抬的手,同时取出她手里的武器,把军刺丢地上手法娴熟的给她揉。

酸疼酸疼的陆朔默默含着泪,瞅垂头认真给自己按摩的陆龙,心里那点被摧残的气消得无影无踪。“我是不是很没用?”

陆龙没看她,淡漠道:“不是。”“只要肯努力的人,都不能称之为无用。”

军刺手柄有防滑绳,材质较硬,军刺虽然不重,可对初用它的人来讲,还需要段适应时间。陆龙摊开她的手,看到柔嫩手心上深红色的压痕,眉宇轻皱。

“那你以前也有过这样吗?”陆朔没在意,感觉手臂好了许多,就挥动手,手指张了张。

“每件事都有过程。”看她澄澈的眼睛,陆龙微笑道。“想看表演吗?”

陆朔使着劲点头。“当然!”

“去那边坐着。”

为了能看高手的精湛功夫,陆朔乖乖转去椅子,看他腰弯拾起地上的军刺,没有任何花哨的拔刀。

陆龙试了试手感,看向训练室中被砍了无数痕迹的木桩。

这个木桩只是让士兵来训练砍下去的劲度,避免失手与至敌不死的情况。实际现代的冷兵器哪能有什么武术?撇去一切,它们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杀敌,而陆朔练的刀法,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动作,以及灵活运用军队的拳体操进行击敌。

陆龙挥动军刺,在寒光中比划几招,在瞥到亮着眼睛一眨不眨望着自己的陆朔,刀锋一转刺向木桩。

抱着虔诚的心,陆朔崇拜的瞪大眼,生怕差过一丁点细节。在他刺向木桩时,他迅速加快,陆朔在维思殿堂里的思想也加快,最后在他一片刀光下帅气将军刺收归刀鞘时,心里被深深的震憾了。

时间不长,仅短短的半分钟,可他用的手法却精妙,几乎每一招都是致命杀招,配上他纯熟的手法,整套动作下来真是行如流水,神情从容沉稳,如果用定焦连拍,她想每张照片都会帅到无死角,八个字形容:刀光剑影、大气磅礴。

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陆龙气定神闲走向她,将军刺给她,性感刻薄的唇冷峻吐出两字。“继续。”

倨傲的,却又让人厌恶不起来,只有心悦诚服。

陆朔仰望他硬朗的下颚,内心澎湃。这就是父亲的部下么?现在恐怕尤胜于他吧?好厉害!她决定了,她要以他为目标,学习!然后干过他!

懒惰的心瞬间有了奔头,陆朔起了劲的夺过军刺,很硬气的照着他刚才的动作来了遍。

看她完全照搬自己的,陆龙微微蹙眉。“敌人不会按套路来,想要有所突破,就要打破陈腐。”

陆朔没停手,越玩越起劲。“没事,你刚才动作好帅,我先耍会唬人。”

陆龙:……

才十五岁的年纪,也确实是各种逞能与想吸引别人目光的时候。想到自己十五岁在做什么的陆龙,也不责怪她,权当提早结束练习,现在就让她玩吧。

可玩也要玩个明堂。看她十招有九招没做到位,陆龙有些头疼。“想耍帅就先把招式练好,像只螃蟹一样张牙舞爪,还想臭美?”

“哪里张牙舞爪了?”陆朔秀眉一横,瞪了他眼。她这是保持身部线条柔美,知道不?明天就开学了,她必须压倒性的征服全校男生!

陆龙不知道她的伟大想法,只看眼前。“手抬这么高做什么?水平线,腰上提,屁股翘起来,想坐的话干脆坐地上。”

被喊停的陆朔保持一个别扭姿势,看到在身边转动的军靴又紧张起来。“你先前不是让我不要抬这么高么?”她记住了啊,怎么这下又要抬高了?

瞧了眼她浑圆的两个半球,陆龙随自己心意,不留力拍过去,在她跳起来时握住她手调整正确姿势。“你看哪里?看你的刀,半蹲的姿势非常讲究力道,你动作对了,能为你增加制敌率。”

当然是看你!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屁股?!至少她记忆中没有,就连父亲都没打过她,现在她被个养父给打了?而且既然都打了,干嘛还不收回去?不知道你雄性荷尔蒙很强烈么?她半边屁股都感觉火辣辣的。

比起心猿意马的陆龙,陆朔是翻江倒海,握军刺的手有点抖。

形成半抱着她姿势的陆龙没有责怪,握住她手臂的手前滑,包裹住她素白的手,用力握紧。“不管什么时候它就是你的生命,尤其是出鞘的时刻,握紧了。”

听他再正经不过的话,耳朵被他鼻息喷得痒痒的陆朔,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在脸克制不住红起来时,银牙一咬,想她调戏了那么多帅哥,还玩不过他?当即腰杆挺直往后靠,在后背抵达他宽厚的胸膛时,乱跳的小心脏再次被小小的震了下。

不过心跳只有她知道,玩过他才是重中之重。“爸爸,这样对了吗?”

柔软吐气如兰的声音,不是问,更像是娇嗔。

“继续练。”浑身一僵的陆龙松开手,不陪她玩这个危险的游戏。

游戏已经开始,哪是他想结束就结束的?而且看他除去面无表情的其它神情,真的很爽很大快人心。

陆朔左手一勾,搂住他脖子,腰往后提欲往他身上坐的架势。“爸爸,都练一天了,脚酸手疼的,今天能不能就到这里?”

陆龙:……

看他愈加紧崩的俊脸,陆朔十分滴有成就感,内心已经大笑三声了,可表面还是继续装柔弱如骨,挂在他身上就不下来,即使被什么东西铬到也不后退。“明天就要去学校了,肯定会有很多事要做,会很累的。”

明明在她“温柔”的眼里看到似狐狸的狡黠笑容,陆龙有瞬间的迟疑,想让她继续玩下去。

不来点狠的不行啊,他比姬鸿都难搞定。见他无动于衷,陆朔笑容渐而失了力量,随后瞄准他紧抿的唇线,一狠心踮起脚尖凑近。

如果要亲他的话,也不是下不了嘴,而且还很期待?

眯起眼睛看越来越近的粉唇,陆龙大手一伸,拧住她后衣领提起,扔开,转身往大门走。“以后训练改为晚上八点。”

有点沉迷游戏的陆朔愣愣被扔开,跄踉撞到身边的木桩。

木桩哗啦一下倒地,裂成几块。随着响声清醒过来的陆朔冲已经走到门口的背影大喊。“爸爸,你破坏公物!”

所谓上学,陆朔一如以前,由陆龙开车送她到学校,只是这次她没有留恋,眺望这栋大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征服它!

“陆龙,再见。”初阳下的女孩朝气蓬勃,微笑向车里的人说完,便不顾他皱眉要教育的话转身大步走掉。一下从幼儿园窜到初中吗?好期待学园里的一切还有美男。

看她背影窈窕,长发张扬,无处不透着青春惑人气息。陆龙在她消失视线后,看向车内的后视镜,端详里面的面孔。

才十五,一个风华正茂的年代,要怎样才能留住她?

学校一切都是新奇的,充满未知。陆朔站在操场,仰望高楼,唇边溢出浅笑,心中计划更加清晰。

“小朔,你怎么来了?”宋秋抱着大堆资料,看到站在操场上白如玉、美如幻的女孩惊奇问。

狭长的眼睛往声源处一扫,陆朔看到宋秋,犀利的视线从她头到衣服、到脚,随后再次回到她手里的资料上,猜测她应该是老师,而她刚才这么亲切的叫自己名字,想必跟自己关系密切,不对,应该是跟自己这个学生关系密切。

怎么来了?这可是个新奇的发现。一个学生,难道不该出现学校?“老师,我想来就来了。”嚣张狂妄的话,仿佛她不想来便可不来,然而实事如此,但她却说的明白。

宋秋并没有不悦,反而因为她这句话笑起来。“那就去教室吧,就差你了。”

陆朔点头,跟在她身后,没有乖张的说要帮她拿东西,神情自若,无不自在。连科学院与白色大楼都去过,这里?小菜一碟。

跟她爬楼梯进入高一一班,陆朔看她没有走的意思,在确定她是班主任时没惊讶,坦然处之的坐到她指的空位。

这个空位有点靠前,上面已经堆积了层灰,而灰上面被顽皮的学生写了幅书法。

书法字帖一:专搞特权的后备员,看你能嚣张多久。

书法字帖二:陆朔你会被丢弃的,一定会被丢弃!

书法字帖三:SB,有本事别回来,滚JB蛋。

如此云云,不多加一一阐述,最后陆朔敏锐看到几排龙飞凤舞书法下面的一排小字: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原来自己在这里还是有朋友嘛。陆朔眼睛一眯,嗖嗖看向全部扭头望着自己的同学,看他们一个个惊讶、怔愣的脸,趾高气扬一笑。她回来了,虽然不记得他们,但她会很快认识他们的。

宋秋看到教室奇怪的气氛,咳嗽声,对陆朔的回归表示欢迎。

听着耳边稀稀拉拉的掌声,陆朔下巴微扬,面带微笑承受他们心不甘、情不愿的欢迎。

待掌声停止,旁边一个丰神俊秀的少年冲出来,要帮她擦桌子。

陆朔抬手挡住,看到少年眼里的疑惑,想他应该就是写下那排小字的人吧?在这么多带着敌意的思想下,就他是真心欢迎自己的回归。

“桌上不用。”陆朔敛下张狂,柔和的说着夺过他手里的纸巾把凳子擦干净。凳子要坐,桌子可以不碰。

少年看她对自己笑,也脸带欢愉回了座位。

宋秋看到走动的少年也没责怪,并且称赞他的行为:“大家在学校就要相亲相爱,多相互帮助。”

把凳子擦干净坐下的陆朔听到这话,有趣的笑了下。这个恐怕很难呀。扫了眼桌上的字,笑意加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