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校园小霸主/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章 校园小霸主

从第一句话:说明自己有特权?因为收养自己的人是指挥官的原因。第二句话结合第一句话,后备员应该是指自己也会成为他们一样的孤儿?实际自己本来就是孤儿,那么他们这么讲,应该是陆龙甚至是陆家都瞒着外界,把自己保护的很好。第三句话……完全是小孩之间的骂阵,无信息可言。

真难过呢,看来自己以前真不怎么讨人喜欢,导致自己一来就有这么多敌人,但是真的很兴奋啊!这样才不会无聊嘛。

“喂,你怎么又回来了?”等老师走后,一个成长有点迅速的高大少女,气势汹汹的问她。

陆朔从容抬头看脸上长着小雀斑的同学,上下扫了她眼轻易感应到她心里想法,不置一笑。“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无害的、无辜的反问句,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周蝶愤愤瞪圆眼睛。“哼,回来就代表你被爸爸丢弃了吧?哈哈……是不是你爸爸要娶后妈,就把你送来这里了?”

后妈?陆朔寻思一想,没有意外。陆龙都快三十了,结婚是理所当然的事,再说自己又不真是他女儿,他不可能不结婚养着自己这个赔本货吧?

哎,这么想来,他还真够伟大的,不仅给了自己身份,还因此把终身大事耽误到现在。

“那又怎么样呢?我爸始终是我爸爸,就算他再结婚,后妈会给他生孩子,到时我就有兄弟或兄妹,一家和乐不是很好?”啧,到时陆龙就要用他那双抱过自己的手臂去抱那些小家伙?感觉好怪异。

周蝶再次被她堵回来,气得她咬牙切齿,想不通以前任打任骂的傻逼会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小蝶,小朔能回来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以后我们有什么不懂的就可以向她请教了。”一个小家碧玉、闭月羞花的美人走过来,搭住高个女孩的肩膀笑盈盈讲。

看到她,陆朔眼睛眯了眯。学生会成员、本班班长、精神力中级、警惕意识强、善于隐藏。看到她,陆朔想自己以前一定把她当好人,被她的美色迷惑。

“就是啊,我们有小朔在,在未来的三年里,成绩一定是全省第一。”娇小少女活泼的撑着桌子荡过来,谨然一幅小学生样,完全没有高中生应有的样子。

陆朔的视线从美人的身上移到娇小的同学身上。学生会成员、成绩位居班级第二,精神力比刚才那个美人还要高一级。敌人都一个比一个厉害呀,太有趣了。

“这个当然,只要没有那些个拖后腿,拉低我们整班智商的人,别说全省,全国第一都不是问题。”说这话的陆朔看向高大女孩。

如果以一个队伍来分工的话,这个长得太着急的同学只能算有勇无谋的兵,而美人是有毒的,属于背后一切事件的操控者,善于利用周边的一切去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后面这个娇小可爱的同学便是整个队伍里的军师,她在明、美人在暗,真是绝美的组合,这个班、甚至是整个年级都是她们三人的天下。

成绩真是差到无可理解的高大同学憋红脸,扬起拳头就要揍她。

女孩子也动手呀?瞟了眼看戏的其他同学,陆朔想她要动手就动手吧,正好她也练练拳体操。

“小蝶,不准欺负同学。”班长美人喝止鲁莽的同学,并且很有魄力的发挥班长所长。“傅子,你去帮助小朔一起把桌洗干净。”

傅子就是先前要帮陆朔擦桌子的少年,他听到班长的话没有任何不满,把陆朔坐了一下的凳子翻桌上,就要搬下楼清洗。

瞧了眼欺负人的美人,陆朔斟酌一下,和傅子一起把桌子抬下二楼。

高中部最左侧有排水笼头,那是方便体育课后,同学们能洗把脸什么的。

把桌子放下,陆朔看了一下污黑的手,便抬头看拿水管认真清洗的傅子沫。

太阳被大楼挡住,在阴影下的少年脸目清秀,五官逐渐明朗,眉宇带着几分英气,想必再过几年便是个大好青年。一边欣赏男色的陆朔,看他软趴趴搭在耳朵上的头发,又见他任劳任怨做着本不该属于他的活,想这人肯定忒好欺负,便起了坏心眼。

“小软,这个是不是你写的?”陆朔温敦的指着桌上那排小字,眨着无辜的眼睛问他。

傅子看到那排小字,耳根一红,讷讷的张口答非所问。“不要叫我小软。”他都已经读高中了!

“张嘴就叫出这名字,你看你多适合这个名字。”确实是张嘴就来,她懒得想也懒得记一些无用的东西,小软很好,看到他就自然想到这个名字,她可以节省脑细胞去对抗敌人。

傅子皱了皱眉,不乐意,可也无奈。她除去陆龙大校的光环,还是这里的机械天才,做为上位者,她能随心所欲做她喜欢的事,普通的他无法改变她的决定。

见他拉套脑袋,陆朔很仗义的讲:“小软,你以后就归我罩着了。”

傅子:……

谁让她罩了?以前虽说他被欺负,可那都是小学时候的事,现在大家都长大了,就算欺负也不敢明目张胆,而且他又不去参合,自然不会殃及他。

傅子什么没讲,放下洗好的凳子,用水管冲洗写满字的桌子,将那些话全冲去。

陆朔支着下巴闲闲的讲:“别以为毁尸灭迹就可以当什么没写过,我可是看到了。”

傅子继续做事,不理她。

见他不搭理自己,陆朔闲不住。“小软,跟我说说班里人的情况吧,好久没来都生了。”

“你就没熟悉过。”小软蹦出句很有气势的话,相对他之前的好好少年,现在这话则带着指责,

陆朔愣了愣,呆呆望着他。暴发了么?自己以前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这个少年如此义愤填膺?

“班里同学你没一个记住名字的,上次考试时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你刚才肯定又忘了才会这么叫我。”

陆朔挠挠头发,看他眼睛瞪得发红,想自己还真是罪大恶极。“那个、那个……”

“哼。”不给她狡辩机会,傅子哼了句,用力擦桌子。

看到因使力大而让肤色偏白的手臂血管显露,陆朔默默的吞了吞口水。

“那个高个的女人叫周蝶,她比较暴力,操课成绩最好。班长叫晓婷,是这里的校花,追她的男生能排到马路上去。还有一个叫郑丽,她的思维逻辑很强,在心里课上把老师给反问倒了。”生气归生气,傅子还是给她大志讲了下同学们的情况。

陆朔只对刚才向她挑衅的三个感兴趣,其他都是路人,她不会浪费脑细胞去记住他们是圆是扁。

看她敷衍的点头,傅子干脆闭嘴,把桌凳清洗干净也不用她抬,自己搬着比先前还要重一倍的桌子上楼。

两手空空的陆朔大步跟在后面,看他利索的脚步,想这少年看着没二两肉,力气挺大的。

哎!俗话说的真没错,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身在军校的他们每天都有操课,又哪能真是兔子?

回到教室,里面的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今天是报道日,没有课,刚才他们之所以没有走,想是留下来看自己热闹。想到这陆朔心里有道暖流滑过。至少在与整个班级为敌时,她还有一个战友。

“小软……”

把桌子“碰”放下的傅子瞪她。

陆朔吞下后面的话,懦懦无辜的瞧他。

曾经也是大家一度欺负的对向,虽然后来锋芒渐露成为这个校园的宠儿,可现见她服软,傅子内心高大起来。“什么事。”

“我们和好吧?做朋友好不好?”

傅子:……

“不好。”生冷的吐出两字,傅子臭着脸非常生气的走了。

陆朔捧着受伤的心,也伤心的离开。

啊,小软为什么不想跟自己做朋友呢?对于对自己好的人,陆朔都是非常尊重他的,不到一定情况,不会随意窥视别人思想,所以只能伤到肝疼,回去默默的疗伤。

但陆朔是什么人?标准的无赖,对自己想要的东西莫名执着,她想要跟傅子做朋友,那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因此很快学校形成这样一个画面。那就是傅子走到哪里,陆朔就跟到哪里,就连洗手间都不放过。

来上厕所的高中男生,每次在外面看到这个小美女同学时,都会莫名后背一凉。

重新归来的机械天才同学,不仅学习迅速跟上课堂,而且还是个大美人,在校园人气也直线上升,一夜间并入三大校花行内,成功将第二校花的白露踩到第三名,第三名则直接落榜,成为开学季的风云人物。

而正如傅子讲的,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大半人是为她有爸爸有家庭而感到高兴,至少他们能够从她身上回忆父亲与母亲的影子,不至于时间太久而忘记。还有些则已经做到淡然,他们散发这个年纪冲动的荷尔蒙,排着长队有欣赏有追求的。只有小部份人还活在阴暗里,并未走出,因此常在她背后使拌子,制造各种流言蜚语。不过,这不影响疯狂年纪该有的异性本能。

所以当她第一次出现男厕所外面时,被许多男生围观,有正儿八经告白的,也有猥琐动手动脚的。陆朔看他们一个个面孔,深思这事得一次解决,因为她可能还会来这里,避免麻烦,她挑了个心术不正得吃药的同学,直接把他扔下二楼,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从小在这里训练出来的学生虽不能称之为正规军,但耐打耐摔还是比一般人强。因此那个同学也就摔断条腿,班主任找时,她只冷冷说了句:他摸我。

很直白,很有说服力的话,于是班主任介于优等生、拉高分数的学生,只象征性的做了处罚,当然,这背后有一大部分原因是陆龙大校施加的压力。

所以现在看到她的男同学全都绕路走,趋之若赴的追求者少了大半,全都改为围观,只有几个不死心的还在继续努力。

傅子看到同学异样的目光,出了厕所看到外面的陆朔,微皱起眉。“你能别跟着我吗?”

陆朔很认真的摇头。“除非你跟我做朋友。”

太正经、太执定的语气,绝不会让人往歪地方想,正是因为如此,男同学才会继续操持那颗追求的心。

这正是傅子沫气愤的事。他以为自抄袭后,他们就是朋友,现在她再次这么强调,是代表……完全没可能吗?分清界线,只是朋友?

见他不搭理自己,陆朔紧跟他身后,不厌其烦的讲:“小软,我们做朋友一起努力学习好吗?”

傅子:“不好!”

“傅了,你就别矫情了,小朔跟你做朋友是看得起你,你别拿乔。”教室里,依旧没个正型坐桌上的郑丽讥笑的讲,瞧被人追得有些狼狈的傅子,不屑的瞧他。

傅子没看她,径直回到自己座位。

进来的陆朔听到这话,看向挑衅望着自己的郑丽。“对啊小软,有些人我还不乐意跟她做朋友呢。”

她是对着郑丽讲这话,全班同学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郑丽脸色突变,狰狞的看她,却没有发作,因为自有人动手。

感到后面袭来的风声,陆朔在一片惊恐、傅子唰站起时,头未回,身形往后一晃,干脆利落将抄起凳子的周蝶踢飞出去。

在科学院其中有项测试,就是感知,她曾蒙上双眼与五个速度型与武力型机械人关在一起,她用了三天时间便连毁带破解决掉它们,所以现在周蝶的偷袭简直像跟小孩玩一样。

踢完人,陆朔在同学们的惊呆下,高傲低睨地上挣扎难以爬起来的周蝶,嚣张的讲:“弱爆了。”

全班同学倒抽口凉气。

陆朔如女王般优雅转身,走到小软身边后猖狂的看他们。“以后小软归我罩着,谁敢动他我就让她横着出去。”说着锋利视线看向周蝶她们三个。

周蝶被旁边的同学扶起来,恶狠狠瞪她,似恨不得咬她口。

晓婷做为班长,此时微笑出来善后,赶在老师进来前把事件处理妥善。毕竟是周蝶先动手,陆朔有她爸爸在后面顶着,即使学生会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被郑丽安抚的周蝶,在上课后气都没平下来,不时杀气腾腾看前边的陆朔。

陆朔坦然自若,如天鹅般伸长白的脖子看黑板,同时洞察她们的思想,露出诡异胜券在握的笑,全不将她们放眼里。

她花了一点时间进入周蝶的思想里,在维思殿堂进行筛选,取得自己有跟她们接触的一切记忆,看完后只想直接将她们搓扁捏圆。让我流第一滴血,那是自己当时笨,现在她决不会退一步,哪怕一寸!

被她如此慎重的宣布归属权,傅子没在意同学们鄙夷的目光,视线直愣,被她耀眼的脸庞吸引得移不开目光。好强,完全震慑住所有人,没人敢怀疑她的话,因为她前不久还让一个同学横着进了医务室。

这是当年那个小朔吗?为什么突然变化如此大,像……换了一个人?这么无所不为、不顾后果、肆意妄为。如果以前算老实安份的学生,那她现在方方面面都符合坏学生的称号。可又让人讨厌不起来,似她就是个发光体,即使如此傲慢,他们都甘愿捧着她,即使已经有人因此付出代价,还是有不少人的目光跟随她。

是军营呆久了吗?还是一开始她隐藏的很好?晓婷看着讲课的老师,不时看旁边高扬下巴的陆朔。才刚露脸,就被评为第二校花,气得白露几乎想找人打她,再而将冯捷扔下楼,现在又毫不犹豫向周蝶出手,她这是想全面攻占?占领校花位置、征服那些男生,现在轮到她们了。

想到这个可能,晓婷手里的笔尖狠狠戳进桌面。小学部被她一台破机械夺走所有关于自己的观注,就连班主任都明显偏向她,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对都心怀鬼胎的同学及死党,周蝶只单纯鲁莽的想她一定会打过她,就算单那一脚便能看出自己与她的差距,但总有一天她会打得她满地找牙。

没查觉她们暗地里的波涛汹涌,老师上完课就走了,下了课的教室却没有闹腾,只有三三两两几个男生聊天走出教室,其他大多静坐自己位置,看着陆朔跟晓婷她们。

陆朔没什么不自在,悠闲的做自己的事,无聊的翻书,把整本书都记在维思殿堂里,便无聊的趴在桌上打合欠。真希望她能再想出点新招,打架就别想打过我了。

看了眼睡觉的女孩,晓婷把周蝶叫过来,带她到陆朔桌前,弯腰温和的笑着唤她:“小朔,很快就上课了,别睡了。”

陆朔懒洋洋看她们,不畏惧,倒是旁边的傅子为她担心了把。

“刚才是周蝶不对,我带她来向你道歉。”晓婷颇有班长气势的讲道,责怪看呲着牙向她挑衅的周蝶。“小蝶,快跟小朔说对不起。”

“我凭什么要讲?”周蝶意外她叫自己来是为这事,当即甩手不干。“哼,想让我道歉,没可能!”

“小蝶,刚才确实是你先动手,快向小朔道歉,她要是原谅你,这事就算了。”“要是小朔不愿意原谅你,我就要公事公办,把这件事上报学生会,那么这次打架事件就会记入你学校档案的资料里。”

周蝶不敢至信瞪大眼,像吃了蟑螂一样。“小婷!”“你说真的?”

晓婷点头。“不过我想小朔不会跟你计较的,是吧小朔?”说完周蝶,晓婷用无法拒绝的口气问陆朔。

要说自己跟她计较就是小气,可就这么原谅她,又有什么所畏?因为同样的错,她只要稍稍一激就还会犯。“当然,我们都是同学嘛。”同学呀,多动听的词。

看到她这么讲,周蝶顺楼下梯,敷衍的说了句对不起。

陆朔笑着说没事,这事就过去了。

可真的能过去吗?

“听说你都成学校风云人物了?”接她放学的陆龙,随意的问。

“什么叫风云人物?”陆朔确实不知道。她只看过这个学期的课本,以前的还未来得及看。

“让形势、环境发生大的改变的人物。”

陆朔认真的想了想。“哦,那应该是吧。”

“没什么要说的?”

“这有什么好说的?跟一群小孩玩下,不值得炫耀。”她现在真只是因为无聊才跟她们玩的。

“你还真是低调。”陆龙忍俊不禁。自己都只是个孩子,还敢说别人小。

“ON,相反,我很高调,一开学就让大家都记住我了。”说到这,陆朔脸上扬溢着光彩。“在男厕所压倒性歼灭全票男生,那感觉别提多爽了。”

陆龙:……

“你一个女孩去男厕像什么样子?以后坚决不准去。”陆龙撇了眼不满的陆朔,冷沉讲。“你是陆家的千金,注意形像。”

“哦。”陆朔点头,应承下来。自己现在顶着陆家小姐的名号,怎么说也是身出名门,下次还是注意下吧。

“以后离那些男的远点。”强硬的,大男子主义的陆龙,进完这话便想说:干脆别去上学了,学历什么的不重要,她想当军官让她当就是,若是真想考个学历证,他也可以给她安排考试,以她的能力根本不需要来这里浪费时间。

其实以她在部队做出的贡献,以及总统府事件,足够她进级上尉,只是他对她太过了解,她要是当上军官,尾巴得翘天上去,一时半会还拽不下来,便一直没给她升。现在想来她因为这事窜进如狼似虎的学校,陆龙自送她上学第一天晚上就开始后悔了。

“是他们硬粘上来的。”陆朔很无辜的举手。

“粘上来的直接扔开。”

“嗯!所以我把那男同学扔下楼了。”

“做的不错,以后还有这事,大胆的扔,只要不闹出人命。”

陆朔使着劲的点头。这可是王牌特权呀。

听到她应的干脆,陆龙和颜悦色了不少,看她充满朝气的如玉脸庞问。“被摸哪了?”

看到他深邃的眼睛认真的话,陆朔愣了下,想起什么,挥了挥手。“长官,你太瞧不起我了,我怎么可能让别人近身?我摸他还差不多,摸他衣服给扔出去了,我那话瞎编骗班主任的。”

陆龙:……

“下次用脚。”

陆朔再次重重点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