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陆爸爸拐走/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章 被陆爸爸拐走

有了陆龙这个通行证后,陆朔在学校标准的横着走,只是还一个劲的讨好傅子,要他跟自己做朋友,完全无视别人流言自己和傅子的蜚语。

傅子可能是说烦了,每次她问这话,干脆闭口不答。

陆朔那个幽怨呀。

“小软,跟我做朋友会怎么样嘛?”陆朔把傅子桌前的同学提开,自己霸占其位,采取怀柔政策。

傅子沉默的看她,在她天真无邪眨眨漂亮的眼睛时,无奈叹气。现在她的名声直盖校园最头疼的问题同学,真不知她在做过这么多事后,还能够这么无辜?

“你别叫我小软,我就跟你做朋友。”自己跟她差距太大,如果能做朋友,那就做朋友吧。

听到这松口的答案,陆朔反倒认真思考起来。“做朋友跟名字有什么关系?”

意思就是她不愿意改口。傅子有些生气,撇头不答她。

又吃了闭门羹的陆朔,已成习惯,摸摸鼻子便回自己座位了。

屁股刚坐下,上课铃就响了,看上面的老师滔滔不绝讲课,陆朔心绪飞到每天晚上的训练室上去了。

那次陆龙可能是被自己玩狠了点,晚上的教学严肃的不能再严肃,也不再身体力行,哪里不对直接用军刺拍,每被抽一下,那地方绝对一条红,现在想来这些都是自己自找,也不好怪别人。而且……

虽然抽得很重,不过练完后都会给自己擦药,即使他明知道那些痕迹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还是执意把於血揉散,还给一个晚安吻才走,真是有种幸福的感觉呐。只是抽在屁股上的就不用擦啦!尽管他把自己一手带大,可现在她长大了啊,那地方就算是父亲也不能随便摸的!

呃……好吧,如果是父亲的话,肯定会抽的更重,然后母亲会抱着她哭,再给她上药。所以……现在她没有妈妈,这事就让爸爸代替了?

“啪。”

正当陆朔想出神之际,一团纸咂在陆朔脸上,惊醒了她。

陆朔看了眼桌上的废纸团,望它扔过来的方向。

周蝶撑着下巴,手里的纸团还没扔出,看到她望过来,友好的笑着打招呼,似刚才只是朋友间的打闹。

摸了下被团纸税利折角滑过的脸,陆朔也朝她友好无害一笑,便扭过头继续听课。

见她被自己打还不自知,周蝶嘲笑了下,手里的纸团欲要再次咂过去。

感到她的举动,陆朔笑着侧头朝她眨了眨左眼,意思我看到你了,所以你偷袭失败。

周蝶不敢跟她撕破脸,也笑笑收起手里纸团,待再寻时机。

如此周而复始几次,紧盯上面讲课的宋秋的陆朔,算计时间,在知晓周蝶再次出击后,也不再反头。

“倏”一个白色的纸团在转过身的宋秋视线下,咂在陆朔头上。

陆朔捂住脑袋迷茫无辜的反头。

亲眼看到周蝶扔出纸团的宋秋脸色一沉,重重放下课本,指着后边墙壁对周蝶生气的讲:“周蝶同学,去后面站着!”

于是周蝶同学就在全体同学的注目礼下,羞愤的离开坐位,在教室后面罚站。

把周蝶暂时性解决掉,陆朔朝郑丽、晓婷露出两排白牙,胜利的笑。

郑丽、晓婷两人装无辜,各自认真听课。

陆朔收起笑,没听进去班主任的一个字。周蝶只是卒子,心思简单,重要的是一明一暗的那两个,她得在一个适当的时机,杀杀她们威风,不然以后自己走了,小软怎么办?她可不能让小软被人欺负了去。

被罚站了一节课,周蝶自尊心受损,回到座位有点一蹶不振的意思。

陆朔冷冷旁观,并无愧疚。她只是把以前的还给她,受不了,是她自己问题,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注定只能是小众。想她当初多内心强大啊,在门外吹了节课的风,还能欣赏校园中的风景?

许是因为周蝶这次事件,让她们三个老实了许多,没再找陆朔麻烦。麻烦不找她,陆朔她自然是不会去主动找麻烦,便一心扑在要怎么跟傅子交朋友的事上。

直到一个星期后。

如往常一样,陆朔走进来了半个月的教室,看到里面原本喧哗的人见自己的到来都噤声,陆朔没一点异样的走向自己坐位,在他们又恢复谈话、聊天后,踢开突然伸向路中的脚,坦然自若坐到位置上。

看她一往无前,冷硬的处理掉一路阻碍,如没有什么能阻止她前进的步子。傅子看了眼个个脸色诡异的同学,担忧的看嚣张的陆朔,忍不住小声提醒她。“小朔,凡事留有余地,她们是你的同学。”

陆朔眨了下眼睛,如蝉翼的睫毛扇动,轻笑着反问。“她们有把我当同学吗?”

她们既然没有把我当同学,我又何必留有余地?再说,她只不过是跟她们玩玩,又没取她们性命。

傅子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看得这么透,顿时哑口无言。

“小朔,大学部的冯捷想约你见一面。”晓婷亭亭玉立走来,向陆朔传达学长的话。

陆朔看校花榜第一的晓婷,暗道美人就是美人,蛇蝎美人那也是美人,笑起来难以招架。“冯捷是谁?”冯捷她当然知道是谁,把他扔下楼后她还特意查了他资料,是学校的问题学生之一,至今学校都没敢让他毕业,还留在学校修学位呢。

“就是被你不小心撞下楼的那个学长,他说跟你之间发生了些误会,想亲自跟你道歉。”晓婷耐心的解答她的问题,没有厌烦之色。

“哦,是他啊。”陆朔恍然大悟的点头,扫了眼远处的郑丽与周蝶一眼,思考零点五秒,大方的点头。“可以啊,说起来是我当时太不小心了,导致学长在医院里躺了大半个月,该是我去看看他的。”

“嗯,有什么说开就好。今天下午五点半,他在小树林里等你,小朔你可别忘记了。”

陆朔点头应着,见她要回坐位,连忙叫住她,为难的讲:“小婷,我一个人有点怕,你能陪我一起去吗?”“毕竟那个时候快天黑了……”

看她欲言又止的,想她在担心什么的晓婷欣喜点头。“可以呀,我们一班的天才这么漂亮,要是那个冯捷再起个什么歹心可就不好了。”“这样吧,我多叫几个人陪小朔去。”

陆朔感激的点头。“谢谢你,小婷。”

谢就不必了。笑着转身的小婷,表情尽收,眼里闪过抹寒光。我非常乐意亲眼看你从天上掉下来。

看到走掉的晓婷,傅子关心的问:“小朔,要我陪你去吗?”“不然还是别去了吧。”那个冯捷不是什么好人,他怕她去会吃亏。

陆朔踌躇满志,自傲的讲:“你还是担心他吧。”

傅子无奈摇头,便也不再说什么。

到了高中部,校规松了许多,只要求学生在熄灯之前回宿舍就行,因此冯捷才会约在放学后。

晓婷所说的多叫几个朋友,就是郑丽与周蝶。

陆朔背着书包,看到她们无不意外,一路跟她们谈笑风声,当然最多的是说谢谢她们愿意来陪自己赴约。

“小朔,别这么见外,我们是同学嘛。”晓婷柔柔的笑着讲,许久未见过外面世界的漂亮脸蛋,在余阳下显得烂漫天真。

陆朔仰望头,被她的美色迷惑。她能排到NO。1,大半应该归功于这温婉的气质吧?自己……想到自己所做所为,不想也摆。

四人一路无间隔走进小树林,如果不是看到冯捷带着五个同为大学部的朋友在那里等,陆朔真以为自己要跟她们和好了。

“陆朔是吧?我可十分想念着你呢。”看到她的冯捷满脸戾气,似恨不得把她撕成碎片。

陆朔下巴微扬,无视他的话。“冯捷学长,你腿好了?能走路了吗?”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这事冯捷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炸毛,跳起来就一拳挥向她,完全没有因为她是女人而迟疑半秒。

对这样的人渣,陆朔决定听从陆龙的话,后退、抬腿、踢飞。然后挑衅的看其他五个高大男生。“一起来吧?”

已经半个小时了,小朔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快天黑了。傅子望望小树林的方向,又看了眼时间,想了想决定去找班主任。

宋秋听到平时话少没多大存在感的同学的话,想到冯捷那号人,立即马不停蹄和他跑去小树林。

此时太阳只有余阳留在天边,小树林的树叶衬着黄昏更显凄凉。

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的陆朔,返头看过去,在看到傅子与宋秋时,想着果然是这样啊。小软怎么就这么胆小呢?找班主任?还以为是小学生?

匆忙赶来的宋秋,看到这幕差点被吓晕。

几个比她高一截的大学部同学,身躯劈叉的劈叉,折叠的折叠,所摆造型都是不常见的,而晓婷、郑丽、周蝶三个女孩则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陆朔瞥了眼装无辜的三人,踩着冯捷的脚一勾,将人咂向她们几个。

冯捷被捧得满头血,样子十分恐怖,被他咂到的三个少女是真真切切被吓到了,发出刺耳的尖叫。

“陆朔同学!”宋秋气得发抖,厉声喊她。

陆朔掏掏耳朵,二痞子似的走向宋秋,开玩笑的冲傅子讲:“小软,你竟然告诉班主任。”

傅子哭笑不得。他哪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还说,在这等着!”宋秋冲她严厉说完,打电话叫人来处理“尸体”。

陆朔朝傅子摊手。“我没事儿,你回去吧。”

“我在这里陪你。”都是因为他,班主任才会知道她打架的事。

陆朔无所谓,他喜欢等就让他等好了。

宋秋一一检查他们伤势,在医生都说没什么大事时才松口气,向盛气凌人的陆朔讲:“陆朔,你跟我来一下。”

听到班主任的话,停止尖叫的周蝶给她一个你等着死的眼神,郑丽跟晓婷却仍是崩着青白的脸。她上面有个厉害的爸爸,班主任根本奈何不了她。

陆朔无视她们,给了傅子一个安慰眼神,便挺直脊梁如胜利者走过周蝶、郑丽、晓婷三人。

高中部的老师已经是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宋秋开门让她进去,给她倒了杯水,便语重心长的讲:“小朔,还有三年你就要升大学,不管你是留在本校,还是去国防大,你都更应该在这三年内好好表现。现在你三天两头的打架,会影响你以后的考核。”

陆朔蹙眉,听到她这话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本意,又想到刚才的冯捷和晓婷她们。这里好玩是好玩,可对于自己来讲,再过段时间这份新鲜感就会消失,而且这里的人都太弱了,久了只会拉低她的应变能力,她还是快点把正事办了,争取早日当军官吧。

“老师,我正要跟你说这事情……”

“又打架了?”来接她放学的陆龙等了会儿,并无担心神色,只看了眼一声不吭的女孩便驱车离开。

所有跟军部挂钩的事,陆家都有人脉,当然这个军校也一样,陆龙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太容易了。

陆朔在把那个男生扔下搂后就知道,可她没所谓,既然享受他的特权,就应该失去些什么。

“爸爸,我突然发现学校好复杂。”陆朔扭头看他,全身瘫痪坐位上长吁口气。“一个个勾心斗角的,我又不是坏人。起初还觉得好玩,久了脑细胞浪费大片,却又觉得什么没做成。”在学校横着走又怎么样?征服他们这群普通的同学,那愉悦和成就感也就一闪而过,到最后她依然无所获。

“不喜欢就别去了。”陆龙想也不想的道。不对,这个想法在她名列校花前三就有了,现在她自己讲出不喜欢,这样刚好。

“可是……”

“下个星期有任务。”

“真的?”陆朔瞬间活过来,欢喜的仰望、直盯着他。

陆龙严肃点头,目光专注路面,简练讲:“在海南。”

“哇!能看海!”“任务难吗?大概多久才能解决呢?”陆朔大脑里已经浮现海南的蓝天碧水,想着一定要在预计时间之前完成任务,这样她就有时间去玩了。

多久才能?如果是正常案件,不加行程,最多两个小时。陆龙淡然的讲。“一个星期左右。”

一个星期?那时间足够了,到时她努点力,三天解决,然后剩下的两天就可以玩了。

瞧她兴奋的脸,陆龙抛开一切,心情大好带她去吃蛋糕。

一个星期,黑鹰,你那发现的破事,最好够份量。

陆朔在基地休息一天才去学校,美其曰:面壁思过。实际她是懒得去受同学们的异样眼光,窝在寝室舒服的颓废了一天。

当然,对她的颓废,不仅陆龙表示支持,就连莫默都非常理解,周佳佳大言不惭的讲:读书累死了,小美你坚持了半个月不容易啊!

陆朔无语望他,随后一想来当兵的,大多是学习不怎么好的,便也了然。

真的,确实不容易!

看到学校的门,陆朔对它是越来越无感觉了。

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的同学,看到她的到来,无声让出条路,似都怕她,害怕被她揍一样。

陆朔坦然,面无表情走过走廊,走进教室。

教室里面的周蝶、郑丽、晓婷都在,她们看到无恙回来的陆朔,脸色变了又变。

瞟了她们眼,见自己在她们心目中已经树立“形像”,达到让她们看到自己就恐惧的效果,书包便帅气一甩,似什么事也未发生过一般。

自见识过她将六个男人打倒,晓婷她们是真的怕她了,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能避着她就避着她。

没有敌人,又恢复安逸日子的陆朔,继续缠着傅子,想着经过前天事件,他应该会接受自己这个“厉害”的朋友。

只是……

“不好。”

“不好。”

“不好。”

“小软,我们做朋友吧,做朋友多好,以后我打架你就可以帮我放风了。”陆朔紧跟他身后,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傅子:……

朋友是用来做这个的吗?还真是有难一起当。

看他还是不肯答应,陆朔叹了口气。“小软,我不久就要走了,真不能做朋友吗?”

“走?”傅子急停脚步,转身紧张的看她。她在校的时间很短暂,这次她一呆就是大半个月,让他都忘了这事。

陆朔看了眼四周。“我们换个地方好吗?”

即将离开,陆朔望着俊秀的傅子,想他算是自己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唯一的收获吧?她身边真的没什么朋友,手机里几个号码少的可怜,如果能跟他成为朋友的话,也算是不虚此行。

傅子也有些沉默,两人走去天台的途中未说过一句话。

陆朔鸟瞰整个学校,酝酿了下才轻松的讲。“小软,我申请了期末跳级考。”

“嗯。”她这么聪明,这是迟早的事,傅子不意外。“跳到高三?”

陆朔摇头。“直接跳到国防大。”陆龙在那果呆过,她也想去看看,而且她大爷在里面任职教授,自己去了那里可以更加随心所欲。有特权不用,对不起特权呀。

傅子顿了顿,向她露出个苍白的笑。“那真是恭喜你了。”国防大啊,那里不仅招收的名额有限,就连数分也是所有军校之中要求最高的,以他的能力恐怕没可能。

陆朔看了他眼,眺望远处。“所以小软,我们做朋友吧。”

淡然、恬静的话,似最后一次问,成与不成都以看淡。

傅子张了张嘴,干涩的吐出个字,点头。“好。”

交到她重生以来的第一个朋友,陆朔发自内心的笑起来,语气轻快。“放心吧,这个学期我还会来的,至少要确认你没被她们欺负才走。”

“她们没欺负我,而且我也会保护自己。”看她绽放绚丽的笑容,傅子移不开眼,随后在她好奇的目光下咳嗽声。“快上课了,我们回教室吧,明天还有模拟考。”

陆朔看他往回走,伫在原地没动。

感到她没跟上来的傅子反头看她,疑惑的皱眉。“小朔?”

陆朔笑着朝他挥手。“小软,我明天就得走,再见。”说完展臂往后倒,见他惊慌冲过来时,不由的笑。还真是善良的人。

甩出风暴,陆朔几个跳跃潇洒稳当落在地面,未往上看一眼,径直走过空无一人的操场,离开呆了近一个月的学校。

看到两手空空出来的人,陆龙沉吟。“不能正常点走?”

陆朔迅速爬上车,扬起无害的笑靥。“我这是想让他记住我嘛。”

陆龙无可奈何摇头,带她回基地。

而趴在天台边的傅子确实记住她了,而且一记就是一生。

如果追逐不上,我将站在低下仰望你,只要你还需要我这个朋友,我将愿为你放风,任你为所欲为,展露你的锋芒、你的翅膀。傅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