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与爸爸行走的世界/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章 与爸爸行走的世界

海南是中国国土面积(陆地面积加海洋面积)第一大省,里面资源丰富,是世界第二贸易大省,GDP高达3966。59亿元,在Z国来讲,是个富裕的地方,因为临海,各种旅游业做的相当火爆,不少国外游客都选择去哪里,而国人也是,毕竟在自己国家旅游,所需费用都是可以承受的。然而,做为经济贸易大省,在汇三百六十行生意与旅游之外,还有走私!

它北与广东省为划界,西临北部湾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和越南相对,东濒南海与台湾省对望,东南和南边在南海中与菲律宾、文莱和马来西亚为邻,做为这么多国家的中心点,是走私份子最猖獗的地方,鱼龙混杂,走私手段千百万种,政府只得尽最大努力杜绝,可还是有许多未做到位。(信息来自百度)

血刺这次去海南便是为一桩走私案?好吧,任务只是借口,陆龙大校只是想将女儿骗出来而已,因此这次任务,血刺指挥官并未带一支小队,只带了秦朗跟魏勇,以及陆朔三人。

“此次战役临海,不得暴露身份,落地会有人接应我们去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具体情况去到那里再看。”武直上,陆龙简明扼要讲述这次行动内容,及要注意事项。

秦朗、魏勇、陆朔三人崩直背,低声吼:“是!”接着便将衣服上的标识物撕下。

实际血刺做战范围之广,远不止行内传言的如此,血刺在Z国境内是传奇,是因为别人认识,而一些重大战役,比如国外作战、边境作战等战役,绝对不会让人看出他们是血刺特种兵及所属部队,就像影子一样,来去无风。

一般撕下标识物,就代表任务的重要性,陆朔是这么认为的,因此一路上都显得十分兴奋。

秦朗靠在机舱上没什么表情,望着窗外的云神游。连一个小分队的人都没有,地点又是海南,他们用脚趾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

周佳佳一直嚷着怎么不带他去,他也想去旅游!

所以这个撕下标识物,很大成分是血刺指挥官没有把它看做是任务,连行动代号都是随便取的。

不过这事魏勇不这么想,他很坚定的认为,长官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意义,不可能只是去旅游!这是他敬爱的长官呐,绝对不会以公寻私!

端坐的陆龙没理会两个部下的心思,望着雀跃的陆朔,看她压在帽下的长发,伸手招她过来。

“第一次”坐飞机的陆朔,趴在窗户上看像棉花糖的云,正想拍张照片时,听到陆龙的召唤便蹭过去。“长官?”是有什么特殊任务要交代她去做吗?啊,好激动,她一定会认真、努力完成的!

“坐这边。”

陆朔:……

任务呢?她要任务!咆哮的陆朔,笔直的瞪视他。

没少被菜鸟瞪的陆龙不以为然,拉她坐自己身边,揉了揉她脑袋。

陆朔:……

她是士兵!士兵!不准摸她头!

“到达地面后,你可以去附近的地方走走。”

“真的?”陆朔一下来精神,亮着眼睛望他,似他是神明,需要她等膜拜。

看她清澈的眼里倒映着自己,陆龙点头,加了条。“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那就带他一起去嘛,这有什么难的。陆朔兴致勃勃的计划到达后的事宜,想着是先去看海呢?还是去看海呢?

秦朗翻白眼,暗想果然如此。

魏勇挺直的背从未松懈过,坚定的认为,长官这是跟机械师去侦察情况,绝对不是去玩。

武直降落海南某军事基地,血刺一行人在士兵们的疑惑视线下径直走出基地,没有与任何人交谈,似他们只是借路走下。而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的士兵们,在看到武直并未受到攻击降落基地,知道他们是有通行证的人,因此也是好奇,并未有阻拦。

离开基地,外面就有辆大货车停在那里,一个穿着灰色工作服,不知在想什么的笑容满面。

陆龙走向他,嫌弃的看了下有些年代的车。“不要告诉我,我们要坐这个?”

堂溢保持微笑,点了点头。

秦朗听了后也不满的讲。“怎么一股腥味?”

堂溢笑容不减。“装鱼的。”

看他们嫌这嫌那的,魏勇摸头。再脏的地方他们都去过,现在是在出任务,有的车坐,够安全隐蔽就行了,干嘛还要挑?

陆朔偏了偏头,打量陆龙他们都认识的男人。脸上一直笑看不出实际表情,手臂因是被太阳晒的厉害,黝黑泛着光泽,又可能是苦力工作者,肌肉倒是练的不错,站没站像,不像个好人。

堂溢大方的接受她的审视,最后向陆龙确认。“要上车吗?”

陆龙冲秦朗、魏勇两人讲:“上车。”

长官一声令下,两个刺头迅速利落的翻上半人高的车箱。

陆朔瞅了瞅黑黄斑驳的车箱,眉头一皱,为自己做了思想工作要上去时,背囊被人拉住。

陆龙把她拖回来,占有性的将她搂臂膀下,下颌微扬。“你们跟堂溢走,我与机械师随后就到。”

“是!”很铿锵的声音,实际两人内心已经翻腾。长官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好的有难同当呢?!

对他的决定,堂溢看了眼干干净净漂亮的小姑娘,表示现解。“那么我们先走一步。”

目送那辆破旧随时会解体的车离开,陆龙陆朔两人站在人少一条大道通罗马的白色沙石路上,被狂热的风吹得流出几滴汗。

周围很安静,只有风在悠扬的吹着,头上晴空万里,高高的天上太阳公公热情洋溢,地平线上只有几颗椰子树,还有路边的野草。

陆朔转头看陆龙。“长官,这里似乎不好打车?”

静默了会儿的陆龙没看后面的基地,拍了拍她背,干练吐出一字。“走。”

陆朔:……

爸爸,你好挫!

所有军事基地都建的比较偏,除非是那种可公开性的,但血刺为避人耳目,选择降落的地方是个小型基地,想当然,小基地就没必要公开,所以地处不是一般的偏。

走了二十分钟的陆朔愣是一个人影没看到,心里无比哀愁。如果是这样,她宁愿坐那辆装鱼的破车回去。

“长官,我好热。”又热又渴。

相比背着作战包的陆朔,陆龙什么没带,两手空空,一身没有任何标识物的黑色迷彩配上他闲适的神情,真像是来渡假的。

陆龙看了眼满头大汗的陆朔,冷酷的吐出两字。“忍着。”

左思右想也没什么办法的陆朔,望了眼一望无际的蓝天与看不到尽头的路,只得忍着。算了,就当难得的体验,至少这里风景还不错。

这么想着的陆朔,很快就不这么想了。她已经走了四十分钟了!而且还是没看到一个人!据人的思维与心里测试,如果一个人在没有目标的沙漠里行步,超过三十分钟就会进入混沌,一个小时迷失自己,两小时就可能失去活下去的思想!而她已经走了这么久,虽然不是沙漠,可跟沙漠差不多热,她要崩溃、崩溃了!

“长官,我走不动了。”刚才起码走了七八公里路,她都为自己的身体惊讶,它竟然可以承受这么久。

陆龙看她似浸了水的脸,不为所动冷硬的讲。“用爬的。”



现在已经是正中午,地面的石头被晒得火热,她穿着鞋子都感到它们炽热的温度,用爬的?想作死还差不多。“长官!”

“陆朔士官,注意你的态度。”

陆朔眼珠一转,扑过去抱他手臂。“爸爸~我走不动了,能歇会儿么?”

陆龙目不斜视望着前方的路,不为所动淡漠道:“你现在坐下,想要走出这里的机率是零。”在这样的地方,如果目标不够坚定,只要停下脚步就不想再走,渐而没有食物,没有人烟,到最后想要往外走都有心无力。

“我真的走不动了!”陆朔有些气愤的甩下背囊,无比鄙视他。自己什么都不拿,好意思让个未成年背这么重的装备?而且谁害她这样的?明知道这里没有车,还矜贵的挑三挑四,啊,她要摆工!

陆龙停下脚步看暴躁快要喷火的女孩。

陆朔瞪他,使劲瞪他。别以为你把我弄来这鸟都没一只的地方,就能为所欲为,她才不怕他!

“把背囊捡起来。”冷沉没有一点温度的嗓音。

在三伏天下的陆朔,心里莫名一抖,但腰杆挺直,不屈不饶。

“捡到起来!”

坚持十秒钟,陆朔委屈的把它捡起来。

“背上。”

冷冽不容拒绝的,陆朔有点鼻酸,咬牙把眼泪憋回去,把包背上。她恨他,恨死他了!只要她回去,她就告诉戴校彬,他虐待未成年!把他抓起来抓起来!

见她照做,陆龙缓了脸色,在她面前蹲下身。“上来。”

怨气冲天的陆朔,看到眼前宽阔的背,眨眨眼睛,在他低声催促时扑上去。

陆龙耸了耸肩膀,手拖住她屁股把她往背上送,便背起她继续走。

刚恨不得将他油炸的陆朔,搂住他脖子缩在他背上,有些受宠若惊,要投诉他的想法自然飞到天边去了。

陆龙背着她步程不减,视背上重量如无物。

静趴会儿的陆朔,就像蛰伏的乌龟,见一切风平浪静后,就伸出脑袋出来。记忆中,父亲都很少背她,不是他不背,而是他们见面的时间很少,父亲大多把生命贡献在部队里,连她母亲跟他见面的机会都很少。

没想到这么大了,还能偿到被人背的滋味,真是太幸福了。不用走路,连吹来的风都是凉快的,陆朔把脑袋抵在他坚硬结实的肩膀上,大睁眼看沿途的风景。

临海的风景自是不用说的,只是托住屁股的大手灼热难当,像块烧红的铁,陆朔略有些不自在的扭动下。

“别动。”陆龙喝止不老实的人儿,又把她往背上送了送。

托着屁股的手收得更紧,陆朔再也不敢动,安份的趴他背上,感到紧贴的身躯体温上升,又看他后脑勺的帽子都湿了,心里微微升起股犯罪感,想说自己走会儿,可又怕走会儿他就不背自己了,便硬是没说,只是帮他把帽子取下。

头上一凉,陆龙看了看前面的路,想也差不多快到集市,没说什么。

陆朔摘下他的帽子,塞口袋的时候顺便把自己的也塞进去。“爸爸,你的帕子在哪里?”血刺指挥官有点洁癖,这是公认的事,所以身上总有条手帕。只是陆朔不明白他们出任务时风里来雨里去的,有洁癖搞个毛线?可他偏偏就将两个极端溶合的这么完美。

“口袋里。”

陆朔伸手去摸他的衣服口袋,没摸到弯下身要摸裤口袋。

看泛着水润汗渍的白嫩手臂从身上摸向身下,陆龙偏了偏肩膀,让她的魔爪离自己远点。“在胸前的口袋。”

“哦。”陆朔点头,左手一顺,从他表口袋里把手帕勾出来。如果换个不这么热的环境,她一定能够感应到陆龙异常的心跳。

陆朔拿出纯白的帕子,很猥琐的嗅了嗅,不意外闻到和他身上一样的气味,干净的、似还透着几分凌厉,没有任何的人工香精,要说有那就是寝室统一的洗衣粉味道。

把帖子叠成豆腐块,陆朔伸手覆上渗出层细密汗珠的额头,帮他擦汗。

陆龙讶异,微微侧头。“先擦自己的。”

陆朔没罢手,囫囵几下把他脸上的汗全擦掉才讲:“爸爸,我擦过的你还会用?我怕你把我扔下去。”她可没忘记此人有严重洁癖。

陆龙往后瞟了她眼,没有说话。

没多久,陆朔在陆龙的“帮助”下,终于看到了一个人,然后两个、三个……接着就看到了车。

“爸爸,你放我下来吧,这里应该可以拦到车了。”陆朔雀跃欢呼,想这悲摧的原始路终于走完看到其他生物了。不过被人背着还是非常难忘的经历。尽管两人都全身汗湿,陆朔也不嫌弃的紧搂住陆龙脖子,临别在际的狠蹭两下。

看她恋恋不舍的,陆龙干脆让她别下来,等拦到车再说。

“爸爸你最好了。”

听她悦耳青春洋溢的嗓音,陆龙想这个好恐怕也只仅限于自己背她走了这么久。

又增了会儿,陆龙拦到车,直接把背上的人儿塞进车里,连地都没让她沾。

“先生,去哪里?你们是来渡假的吧?去酒店?”的哥是个北方小伙,说话字正腔圆,长的倒清清秀秀,让人对他的热情讨厌不起来。

陆龙坐进去,哐当下关上车门,冷漠的讲:“三亚边城。”

“好勒,三亚边城。”的哥扯着大嗓门,吆喝句就脚下油门一踩,车迅速的飙了出去。

幸得陆朔、陆龙两人习惯,坐在车里也只摇晃两下,并没有不适。

陆朔把背囊扔脚下,拿出水壶想喝,在看到衣服湿透的陆龙,把水壶递过给他。

“你先喝。”陆龙拉了拉紧贴身上的衣服,看了眼同样水淋淋的陆朔。

“你确定?”

“嗯。”陆龙点头,对司机讲:“冷气开大点。”

的哥十分善意的摇头。“不成不成,你们刚出了这么多汗,不能开太大。”接着从后视镜看喝水的女孩,健谈的讲:“先生你这是跟女友自驾游吗?”虽然两人看着年龄差距有点大,可都是俊男美女,养眼的很,而且看得出来这位先生很疼她呀,老远就看到他背她辛苦打车。

自说自话的的哥没发现后面两人的异样,还在经验老道的讲:“我说这里自驾游有危险,像你们这种外来客,很危险的,尤其是些人少的地方。”

愣了会儿的陆龙,漫不经心接过陆朔递来的水壶嗯了句,没有解释。

陆朔觉得那的哥挺好玩的,有什么说什么,也不怕说错得罪人。“大哥,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女朋友呀?”

噗。本着出门在外能不与人交谈就不与人说话的陆龙,听到她这话差点把水喷出来。“陆朔,坐好。”

陆朔瞅了眼陆龙,老实的坐正。她就是好奇嘛,好意外他的认为。

的哥完全不知道陆龙大校顾忌的事,滔滔不绝的回答陆朔的问题。“这还不好猜?看你们狼狈的样就知道在这里举目无亲,看装备挺像回事,应该是有钱人家没事想自驾游三亚,嗨,最近这样游三亚的人特别多,害得我们这些司机都快没饭吃了,啊,跑题了……”

陆朔:……

“自驾游都是一伙人组织的,我看你们只有两个人,就猜是情侣出来玩的嘛,而且看你们相处模式也不像半路搭伙的。”

“大哥,你看得挺远的。”

“那是,都是行走江湖的,看的人比你们吃的盐都多。”的哥洋洋得意,心情大好也不想坑他们那点路费,车开得又快又稳。

听了司机的话,陆朔一直饶有兴质的笑,不时看崩着脸不发一言的陆龙。做爸爸的话,确实有点小,做男朋友的话,又有点大,真是不好定位啊,她要是再大点或再小点,以后出任务都可以做搭档了。

临下车时,陆朔瞅了眼性格乐观的的哥,突然想看他什么反应,便在陆龙走时大喊:“爸爸,等等我!”

“碰!”出租车撞上了电线杆。

陆朔反头看冒烟的车,奸笑的跟上腿长的陆龙脚步。

陆龙用眼角看了眼出租车,擞住她肩膀斥责的讲:“少惹事。”

“我没有惹事,他不是说他看的人比我们吃的盐还多吗?就证明给他看看。”

“不得逞凶斗勇。”

“是!爸爸。”

一直找不着适合的机会跟大家说说话,今天香瓜特意抽了点时间。

香瓜最近看到一直有妹子投评价票,许多三分、四分的,上次还有个妹子接连投了两张四分的,香瓜知道妹子们是按照自己对本书的评价来投的,但能不能投五分呢?如果真不喜欢,你可以将票投给自己喜欢的书,你们这样做会拉低整本书的评份,而且,用钱买来的评价票,香瓜也不会得到半毛钱,所以妹子们不用买票来投,每个月有免费的想投给香瓜就投给香瓜就行了。

香瓜工作很忙,虽然一天只有八小时,可都是脑力活,晚上还要写稿子,已是精疲力竭,现在这样的成绩香瓜也不求什么,只求安安心心写文,无所担忧困扰,所以要是不喜欢的妹子,你们可以不看,别来郁闷香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