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面朝大海/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章 面朝大海

秦朗跟魏勇坐着带腥味的车,一路摇啊摇啊,摇到能听到人声的地方时,才想起什么。

“秦中慰,刚才我们至少走了二十公里。”魏勇看向对面的秦朗担忧讲。

秦朗无所谓的靠车壁上,双手交叉枕着头。“才二十公里路,怕什么?”

确实是不怕什么,他们每天晨跑至少都是三十公里,可早上跟中午又不一样,长官他倒是不担心,就是他们的机械师,不知道承不承受的了。

“别担心,有长官出不了什么事,现在陆小姐还未完全适应步队生活,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体能与心智的刺激,能够让人迅速成长。

魏勇明白的点头。“我就知道长官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意义。”

秦朗:……

“我劝你别这么想,长官最主要的恐怕是想跟陆小姐独处,顺便占点便宜。”

“嗯?”

“木头,懒得跟你浪费口水。”秦朗撇头,不理他。

魏勇:……

好吧,不管是什么,他只要坚信长官是对的就行了。魏勇在心里笃定的想。

三亚边城是个美丽的地方,位于海南的最南端,是Z国最南部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有“东方夏威夷”之称,是海南省南部的中心城市和交通通信枢纽,同时也是对外开放的海岸线上最南端的外贸口岸,每天数以万计的货物从这里流出买进,每日交易金额高达上亿,是重要的黄金海岸线。

陆朔跟着陆龙走在热闹的街道上,抬头就能看到碧水蓝天,正映了那句:海阔天空。

走了会儿,陆朔走马观花,看到周围的环境不仅没有越来越差,越来越偏,反而越来越繁华,顿时疑惑的看陆龙。

陆龙没解释她的疑问,在走到离巷口没多远时,拐了进去。

不宽的小巷里非常干净,看的出来这里的环卫工人很敬业。

走到一间楼下的陆龙,按了门铃。

陆朔很惊奇。他们是来找人的?可是在她小时看的电视里,特工们出任务不都是飞檐走壁?现在又坐车又按门铃的,像来朋友家窜门的。

门很快开了,看到他们的男人不意外,打开门就自己走进去了,像非常没礼貌的主人家。

陆龙拉起呆愣的女孩进房,顺手“碰”一声关了门。

一楼没有开灯,又黑又冷,陆朔感觉有点阴森,被陆龙的关门声吓了跳。

“他们在上面,老大很快就回来,你们随意。”刚才开门眉目疏朗的男人,走进里房在拖什么东西,擦得地板咯咯响。

陆朔抱紧陆龙的手臂,紧挨着。

陆龙嗯了声,看到怯怯靠自己身上的女孩有点好笑。“士兵,像你这样可不行。”说着带她上楼。

陆朔狡辩。“我、我只是不喜欢这么黑而已,为什么不开灯?”她虽然看得见,可任何细小的声音听在耳里都会被放大无数倍,这让她本能的讨厌黑暗。

“我想下面是冷冻室,他们还没有这个资金买设备。”

冷冻室?陆朔瞪大眼,脑袋瞬间闪过新闻联播里的分尸,藏冰箱里的事件。

陆龙没理会一惊一炸的陆朔,上楼就看到两个部下正悠闲的靠沙发里看电视。

秦朗、魏勇两人看到他们,立即站起来。“长官。”

“嗯。在没有通知前,你们随意,也可以出去玩,但要保持通迅正常。”

“是!长官。”两人唰唰敬礼。

陆龙点头,拉着陆朔往里走。

二楼是明亮的大厅,七八十平,大厅里边有两排房间,看材质及地板的光洁度,楼龄应该还很新。

住在这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单独房间很多,但也不知道那些房间有住人。陆朔看陆龙一间一间把房门推开,看一眼又给关上看下一间,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最后陆龙推开最后一间房,让她进去洗澡休息,就拿手机走去大厅。

陆朔把头伸出门外瞧了下,便随遇而安的扔下背囊,拿出新的制服去浴室。

这楼也不知是做什么的,看起来像套间,可房间里都有卫、浴,而且还有这么多单间,大厅布置也不错,像家居房不像租房的。

陆朔甩头,放空思绪。反正既来之则安之,还有陆龙跟两位战友在呢。

陆龙看了眼大厅里因看到自己又规矩坐好的两部下,走向楼梯处按了窜号码。

要说做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是不应该带手机这种可被追踪的通讯,不过陆龙的这个私人手机不仅能隐藏信号,还有反追踪设备,想要从他这里获取到信息,前提是他需要百分之两百的把握,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庆哲,你搞什么鬼?”电话接通,陆龙冷冷质问。

在市集的庆哲可能是因为吵的原因,扯嗓子说的很大声。“什么?”

陆龙:……

“只有一间空房。”

“哦,本来有两间房的,听堂溢说你还带了两个人?所以只有一间了。”摇远的声音。“你们都给老子排好队!那个鱼只买整条的,不要一条的给我滚……”由远而近。“陆龙啊,你先暂时跟你女儿住呗,有什么事晚上回来再说,啊,就这样了。”

陆龙嘴角抽了抽,收起被那边挂断的手机回大厅。

刚才庆哲吼那么大声,竖起耳朵的秦朗、魏勇两人尴尬的讲:“长官,不然我们两个出去住?”

“拿你的身份证还是魏勇的?都给我在这里呆着。”陆龙严厉训斥他们顿,便回房拿衣服。

一般的任务,陆龙只做为战略指挥,并不会带作战背囊,而像这样纯属旅游性质的任务,更加不会带,只有一套换洗衣服,以前都是副官负责背着,现在有女儿了,当然是让她背。

房间不大,十来平米,一张床几件家具,隔音效果也不好。

陆龙看了眼哗啦啦水声的浴室,在背囊里找出衣服便退出房间,进了秦朗他们的。

眼睛盯着电视的秦朗,余光可是一直注意房间那边,看到进自己房间的陆龙,想那个黑鹰真会做人,平常看着三大五粗的,他是怎么看出这事的呢?

还在卖鱼的庆哲莫名打个寒颤,想到家里几个客人,天一黑就把还排着长队的客人赶走,拉匣门关店带兄弟回家。

陆朔睡了觉,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可还是不想起床,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才从床上跳起来,推开紧闭的窗户往外瞧,被外面的景色迷惑住了。

一望无际的海,宽阔的天满是红霞,几船在黄昏下作业只留下抹剪影,迎面吹来咸涩的海的味道,如置身群海之间。这便是面朝大海的意思?除了……

“租房了租房了,一百块钱一晚两百块钱一晚的高档豪华酒店……”

好吧,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商业地段,便是世间最佳最理想的住所。

“陆朔,出来吃。”陆龙推开门,叫窗户边的女孩。“记得把窗户关上,晚上风大,会有沙子吹进来。”

陆朔:……

能别这么残忍吗?她刚还想这里不错,就看到拉客的,又听风会把沙吹进来,陆朔心里那点美好幻想顿时碎的不能再碎。

外面大厅已经摆了张大圆桌,好几个陌生的男人在张罗着晚饭,端菜的、拿碗的,谨然一幅温馨家庭的气氛。

庆哲看到她出来,笑着朝她伸手,把人招过来就揉她脑袋。“又长高了不少,不错不错,快坐下来吃饭。”

秦朗跟魏勇在打下手,帮忙把菜端上桌。

陆龙看向被庆哲推位置上的陆朔,眉宇轻皱。“去装饭。”

“是!”陆朔嗖站起来,跑去正在盛饭的堂溢,他舀好一碗,自己便接一碗送到桌上。

桌上已经坐了两个人。陆朔瞧了瞧陆龙,又瞧了瞧刚才拉自己坐的高大男人,犹豫了下,把饭碗率先送到陌生男人面前。“叔叔,吃饭。”

庆哲收回跟陆龙的对视,笑着又摸了摸她头。“哎,小朔朔真乖。”说完又看陆龙。

陆龙瞟了眼吃里爬外的陆朔,继续面无表情的坐着,不再跟他对视。

“陆大少,这事是你没提前通知我,我以为像这种小事你不会带人。”没有歉意,最多只能算是礼貌性的解释。庆哲见他不吭声,开始装穷。“买下这里已经花了我和我兄弟的所有积蓄,这房子的装修都是后来赚了钱搞的,那个时候我们五个人睡三间房还不是一样这么睡过来了。现在这里七间房,我跟兄弟几个一人间,剩下你部下一间,你和小朔一间。”

正捧着饭碗过来的陆朔无辜望他们。

看到她,庆哲把她叫上前诱导的问:“小朔,这段时间你就跟你爸爸睡,你觉得呢?”

陆朔想了想刚才听到的话,歪头看他。“我想没有办别的办法了吧?”在车上陆龙都不准自己跟司机交谈,想是怕暴露身份,被人记住长像,要是现在再去住酒店,在没有一切布置下,他们很容易暴露自己。一切无事倒没什么,万一有事,查起来对他们非常不利。

庆哲露出两排白牙爽朗的笑。“还是小朔通情达礼。”“对了,陆龙,上次我在信上提到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我那儿子过两天就会回来,你要是点头,我就让他加快脚程,争取让他跟小朔见上一面。”

陆龙:……

秦朗:……

魏勇暗想:黑鹰的老大,是在给儿子物色媳妇?不对,是想小朔做他儿子媳妇?

黑鹰的成员各自做各自的事,完了坐桌上吃饭,完全不理热切想当爷爷的老大。

似乎部队里出来的人,性子都比较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并且不得到答案不死心,非要问个是非曲折。因此庆哲耐心等着脸黑得不能再黑的陆龙的答案,完全不看脸色行事。

陆龙沉了沉,刻薄的讲:“你也有儿子?”

庆哲一点没被伤到,大大方方的解释。“是利威的,现在过继我名下,今年刚好十八。”然后又难过的讲。“都十八的孩子不好玩,小的才好玩。”

“你可以自己生一个。”

“暂时没这个打算,至少得有房有车不是?不能让孩子生下来就受苦。”

听到这话陆龙冷嗖嗖看他。“你那儿子什么个东西?来攀我陆家的高枝,滚边儿去。”

面对老大被人骂,度之恒、堂溢几个默默吃饭,眼睛盯着碗里。

看吧看吧,就说会碰壁的。度之恒。

早说过了,让老大别打陆小姐的主意。堂溢。

老大太着急了,至少得让小翔跟陆小姐见面再说呀,到时两个爱得死去活来,还怕陆大少不答应?谭坚。

老大应该考虑点现实的,以他们现在这生意,再有个三年五载的,也是小富人家,到时提亲成功率大点。越卓。

相对黑鹰小百姓的想法,血刺的两个刺头可要霸气的多。

秦朗:操,你丫的小美人都还未成年,想抱孙子?把你抓牢里去蹲几年,幸许等你出来之后你就有孙子了。

魏勇:这也……自己都说条件不好,不生孩子,为什么把主意打到孙子身上?吃软饭不好。

而当事人被陆龙喷一脸口水,也不生气,反倒陪笑。“前期陆大少你投点资么,又不是还不上。”

陆龙冷瞪着他,想把手里的碗扣他头上。

陆朔眨眨眼睛,非常纯真的讲:“叔叔,反正你儿子都不是亲生的,再去领养个孙子不就好了?”

庆哲默默的看她。她这是诅咒他吗?

陆龙给她夹了筷子菜,冷呵道。“吃你的饭。”

相当然,最后庆哲这个亲家是没结成,不过这不影响他对他们的热情,饭后还泡了茶端了水果。

不过秦朗跟魏勇很快被堂溢几个给拉出去,说是带他们去玩玩。一群离开庙的和尚,不用想都知道是玩什么,因此陆朔被勒令在家,陆龙跟庆哲在大厅聊天。没有为刚才饭桌上那点事闹红脸。

“这是当时随手用手机拍下来的,不太清楚。”庆哲把几张照片扔桌上,讲这次要他们过来的原因。“我们货时不小心撞倒车上的鱼篓,鱼滑出来不少,就看到鱼篓后面的集装箱,之恒趁着周围没什么人,上去查看了下,就看到这些东西。”

陆龙拿起桌上的照片仔细看了看,轻皱眉。照片有点暗,但还是能辨认,大货车上两排集装箱整齐码放着,近图是满箱的小袋白色粉,一袋在30克左右,每小袋价值三万,单个集装箱就得有一百五十万,根据货车大小及箱子数量,总价值因高达三千万,而毒品的贩卖超过三十克就判刑七年,超过五十公斤以上直接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你这个应该交给揖毒大队。”这个案件已经不能用走私名义定案,而是一宗大型毒品交易,背后所迁涉的人太多,血刺没这么多时间来把人一个个揪出来,他们只擅长一击毙命,破案归公安局的。

庆哲揉了揉脑袋。“能交出去我还要找你?恐怕我们一出局子就得被追杀。”说着靠椅上自嘲的笑了下。“自利威和佟逸牺牲,大家都想做点正经事情,赚点钱,以后生几个孩子玩玩。”

“很不错的想法,我想你们会如愿的。”

“这事你看着办吧,不过我提醒一句,这庞大的货物不管是要从三亚运出去,还别处运来的,没有过硬的关系都到不了巷口。”

“现在这批货呢?”

“在你最后一张照片的背面。”

陆龙翻转照片,上面是一个地址。陆龙深思了下,才讲:“这事既然我知道了,就不可能不管,不过中间可能需要你们的帮忙。保证不暴露你们。”

听到后面的话,庆哲瞧了他眼,起身伸着懒腰往房里走。“陆大少有什么事尽管说,要安享晚年,黑鹰有的是方法。”

“谢谢。”

庆哲挥了挥手,进了自己房间。

陆龙看着上面的地址静坐了会儿,拿着相片回房。

房里的陆朔正躺在床上玩切水果,思绪完全停在静止状态,直到陆龙走到床边才意识有人进来了。“要睡觉了吗?”

陆龙把几张照片给她。“看一遍。”

陆朔扔开电脑跳起来,拿起床上的三张照片看了眼。“任务的信息?”

“嗯。”陆龙把相片抽走,用打火机烧了。

陆朔:……

感情他把自己当电脑储存卡了。

“这事你别管,闭上眼睛睡觉。”陆龙平静的讲完,进了浴室。

陆朔眨眨眼睛,坚起耳朵,听到哗啦啦水声,又隐约听到打电话的声音。

她都来出任务了,怎么可能不管呢?陆朔眼珠一转,蹑手蹑脚下床走近浴室门,把耳朵贴在上面。

“我需要个绝对信任的人。”

“让他明天下午两点在二号码头等。”

“不需要,我的行踪……”

水声太大,陆朔听不太真切,便进入维思殿堂,排除掉其它干扰,正凝神听时身子哗一下往前栽倒。

陆朔惊慌挥舞手臂,当脸贴到带着湿气硬崩崩的腹肌上时,差点没把他浴巾给拽下来。

“嘿嘿……那、那个……”陆朔讪讪的笑着站起身,迅速收回拉着浴巾的手,搅啊搅,脑袋努力想找什么借口好。“啊,我想上厕所,你让让。”

陆龙:……

陆龙伸手抵住她脑袋,阻止她进来。“不是让你睡觉?”

陆朔坚持自己找的借口。“对啊对啊,我上了厕所就去睡觉。”

看还嘴硬的陆朔,陆龙一把扛起她扔床上,冷冷吐出两字。“憋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