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憋着,所以你也要憋着/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一章 我憋着,所以你也要憋着

被摔床上的陆朔骨碌爬起来,看他膀阔腰圆的背,露在浴巾外的双腿修长,肌肉均匀矫健,在他消失浴室门后时,默默的吞了口口水。身材好好呀,好想摸一下。

陆朔手指搓合了下。刚才差一点就把浴巾拉下来了,就差一点!好好奇呀。想到刚才陆龙身上就那么一块布,陆朔在床上滚来滚去,连做梦都想把它扒下来。

红着脸的少女觉得自己太猥琐了,滚进被空调吹得微凉的被子里,敏锐感到周边的波动不太对劲,但有了刚才的抓包事件,她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得耐心的等陆龙出来。

十分钟后……

陆龙没有出来,陆朔皱起眉。

二十分钟后……

陆龙还是没出来,陆朔想挠墙。

三十分钟后……

咔嚓。门开了。

穿着部队纯棉四角裤及T恤的陆龙,带着水雾出来。

陆朔抓着被子,眼睛紧盯着头发还在滴水的陆龙,看他一步一步走近自己。

可能是在浴室呆的久了,锐利的黑眸柔和不少,就连紧抿着的性感薄唇都红润了些,看起来……有点媚?陆朔被脑袋浮现的字给雷得寒毛坚起。

淡漠扫了眼瞪大眼的陆朔,陆龙找了条毛巾把头擦干。

愤张有力的手臂搓着头皮,陆朔盯着他那双结实的手,想到它强悍的托住自己走了十多公里路,肯定特别有力。

利落几下把头上的水擦干,短短的头发像刺猬一样竖起,陆龙用手随便耙了两下,就拿起手机坐一边玩。

陆朔看看时间,才晚上八点,睡了一下午的她没一点睡意,就干脆趴床上看他。

从陆朔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陆龙的侧脸,能够看到他挺立的鼻尖与线条明朗勾勒出的眼睛和唇及下颌,湿发凌乱横七竖八,这样看起来更加年轻,像才二十三、四来岁的样子。

陆朔发现自己很喜欢他的眼睛,尤其是他盯着手机的时候,那么锋利而专注,像没什么事能打扰。

“你不睡觉吗?”可她就是想打忧他,想看他能不能被自己打忧。

陆龙没动,继续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你困了就睡。”

“我睡了一下午,不困。”

“那就闭嘴。”

“可是我无聊。”

“你可以去看电视。”她所说的每个问题陆龙都会回答,但就是不看她。

陆朔有些挫败。“电视很无聊啊,没一点深度。”

“……”

“我们来谈谈案情吧?这个有挑战。”见他不说话,陆朔再接再厉,不屈不饶的讲。

这次陆龙停下手上的动作,瞟了她眼,冷声严厉的再次重复。“这件事你不需要管,血刺也不会管。”

陆朔翻身坐起,执定的瞧着他。“可是你还留在这里,你总不可能说是来三亚渡假的吧?带着朗朗与小勇子?”

“确实如此。”淡漠扔下四字,陆龙继续玩手机。

陆朔被他直接了当的答案给堵得没话说,开始好奇他拿手机在做什么,当然,对于她来讲,好奇就问出来,没有顾忌。“你在玩什么?”

“不该问的别问。”

再次被他漠视,陆朔气鼓鼓翻出掌上电脑,并举给他看。“你不告诉我,我有的是办法知道。”说完得意挑衅的望他。

陆龙终于抬头,黑眸瞥了眼她手里的电脑,危险的盯着她。“陆朔士官,你打算造反吗?”

“ON,我只是怀疑你意图谋不轨,替国家监视你,你别忘了,我有这权力。”做为机械安全部的成员,她确实有这权力,要知道机械安全部的工作除了保护白色大楼的机械安全,还有监控所有可疑政员以及权重人士。

陆龙脸黑了黑,把手机攥手里便起身走向她。

看到哗起身快把椅子弄倒,铁青着脸走近的陆龙,陆朔后背凉飕飕的。“那、那个,伤害政员罪很大!啊~我还是未所年,罪加一等!”看到伸向自己的大手,陆朔窜起来想跑路,没跑成被他拧了起来,在空中挥舞手脚粗声粗气的大吼。

陆龙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把她塞进被里。“陆朔,别忘了我还是你老子!老子教训女儿天经地义!”

“才不是才不是,你才不是我老子,啊,你妈的放手。”被闷在被子里的陆朔拳打脚踢。

陆龙单手轻松的按住她,隔着被子在她耳边森森讲。“知道我们怎么虐待俘虏的吗?怎么从他们口中得到情报的吗?”

陆朔发誓,她不想知道。

“部队有规定,善待俘虏,可善待了他,就得不到我方想要的情报,于是我们会把俘虏的口鼻捂住,让他尝尝窒息的滋味,多几次他们都会一一交待,而且还不会留下伤。”

呜……她再也不敢老虎嘴边拔毛了!陆朔听了直冒冷汗,想自己又不是他亲生的,他虐待自己也不会心疼,她悲摧死了。“长官,我不是俘虏,我是士兵!”

算计着时间,陆龙把她提出来,但没松手。“士兵还敢管长官的事?嗯?你吃豹子胆了!”

陆朔被吼的别开脸,还是被他喷一脸口水,瑟瑟发抖,可嘴上仍然不肯认输。“我还是政员!啊……”

她不说政员还好,一说政员陆龙的脸就更黑了,又把她塞进被里闷着。

陆朔各种挣扎无用,反复几次知道他不会真对自己怎么样后,更加大胆,更理直气壮,于是陆龙不再手软,把她闷到极限才松开。

香汗淋漓的陆朔奄奄一息靠他手臂上喘息。“唔……爸爸,你身上有什么味道?”鼻子贴着手臂上的肌肉,嗅到陌生气味的陆朔吸了吸鼻子奇怪讲。

陆龙一顿,迅速把她扔回床上,退开。“鼻子比狗还灵,以后都不用军犬了。”

“那部队得给我双份工资,我的,军犬的。”陆朔很快恢复过来,毕竟只是窒息,呼吸顺畅就好了。

陆龙:……

“你要睡觉吗?”看到他上床,陆朔眨了眨乌黑水润的眼睛,看他上床兴奋的问。

看了眼刚才要死要活,现在又似什么事没发生的陆朔,陆龙崩着脸躺床上,把手机放床头。“不睡觉做什么?我可不想被上面的人怀疑有不轨举动。”

听他带刺的话,陆朔完全不放心上,扑过去按住他肩膀期待的瞅着他。

被她按住的陆龙忘记动弹,看她汗湿贴在柔嫩脸上的青丝,困难的吞咽下。“干什么?”

“晚安吻呀。”

陆龙:……

“晚安吻也不一定是爸爸给女儿的,你也可以给爸爸晚安吻。”陆龙轻眯着眼睛,平静的讲。

陆朔认真的想了想,觉得也是,晚安吻本来就是平等东西,没有道理哪个一直付出或一直接受。

“嗯,那我应该吻哪里呢?”瞅着身下棱角分明、黄金比例的脸,纠结的皱眉。

像物品被人端详的陆龙,没有生气,望着她红润的唇想到那晚上的吻,下腹该死又一紧,手紧攥成团。

犹豫许久,如壮士断腕的陆朔,憋着气迅速在他下巴上亲了下就滚到床另边。“陆龙,晚安。”把烧着的脸贴微凉的枕上,缩成团,一动不敢动。她亲到他了!静默许久的陆龙才沙哑的讲:“晚安,陆朔。”

啪,灯光一暗,房间进入黑夜,只有紧闭的窗户透着繁华街道的霓虹灯光色。

一室寂静,两颗年青的心脏剧烈跳动,许久后虽听不到咚咚声音,但藏在肉体下的心房,总在无时无刻跳动,提醒他们它正在悸动着。

**

半夜,迷迷糊糊的陆朔真有点尿意,爬起来想上厕所,但被另边的人拉住。

“我要上厕所。”陆朔挣了挣,没挣开。

陆龙把她拽进被子里,还是那两字。“憋着。”

陆朔欲哭无泪。这个怎么憋啊。“别开玩笑,等下尿床上了。”

“只要你好意思就尿,小时候又不是没有过。”

陆朔更无颜见江东父老。

话说,人有三急,越急越想,陆朔现在就是如此。她本来还只是刚好醒来,就想去下洗手间,处在可有可无的情况,可现在被他拖住,真是非去不可,但奈何她挣不开他似铁钳的手。

见她反抗的厉害,陆龙干脆把她拖臂膀里,锢住她纤细的腰肢。

扭动间撞到硬物的陆朔也无暇去深究,只一个劲的往外爬。“真的憋不住了!”

“那也给我憋着。”

听他没有任何松动的话,知道自己长官是如何变态的陆朔士官,悔得肠子都青。我不要跟他睡!

你憋不住,我也憋不住,但还是得憋着,所以你也得给我憋着。血刺指挥官格言。

**

于是次日天一亮,一个飞也似的窜进厕所,一个想办法让每天的晨间反应消退,然后军装着身,道貌岸然的等她出来。

在洗手间呆了半个小时,腹部那股涨痛感才消失,一晚上没睡好的陆朔拖着虚弱的步子出来,扑床上不动了。呜她想到个超级虐待俘虏的方法了,那就是不准他上厕所!

啊啊啊,她再也不要跟他睡了!

洗漱完毕的陆龙撇了眼床上的人,手抬看时间,冷漠平静的讲。“十分钟,出来吃早餐。”

陆朔:……

她要罢工,罢工!

“长官。”

“长官。”

昨晚玩了一夜的秦朗跟魏勇,看到出来的陆龙,站起来敬礼。

陆龙点了点头,看向大厅中的度之恒。“庆哲他们?”

度之恒看了他下,把手上的两颗椰子跟桌上的两颗放一起。“老大带着谭坚跟越卓开门去了,堂溢去拉货,我等下就去帮忙,陆大少这是你们的早餐,吃完随意。”

看到简陋的早餐,陆龙并不在意,向帮他们弄这些的度之恒道谢。

“谢谢就不用了,谁让我欠你的呢?”想到当初那一鞭子,度之恒悔不当初,要走时看到虚弱出来的陆朔,调侃的讲:“陆大少,你可悠着点,陆小姐可受不住你强悍的操练。”

这话明明很正经?可是听着怎么又很让人往歪处想?

魏勇深意的看陆朔,想从她脸上找出答案。

陆朔瞪了魏勇一眼,爬到桌上抱着个椰子,吸里面的汁液吃。

看到魏勇认真的模样,度之恒憋一肚子笑,迅速的离开房间,免得笑出来又自己找罪受。

昨晚关于陆大少是怎么操练陆朔士官的,他们率先回来的几个,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好几次都想冲进去救人,但在听到她不服气说得更坚定时,频频向她伸大拇指,直到最后陆龙被她折腾的睡觉,他们才散去各自回房。

陆龙面无表情淡漠的坐桌边,把椰子里的新鲜果汁倒进杯里,才平静的开口。“从现在起,你们不得离开这里,随时待命。”

听到这话,秦朗、魏勇两人脸色一紧,严肃应道:“是!”

不能出去?那就只能回房玩手机,或是在大厅看电视。

秦朗跟魏勇自然是霸占电视,不好坐在大厅的陆龙,回房看报纸,陆朔则像没骨头似的躺床上玩低级游戏。

切水果只要四个字便能掌握要领,那就是眼明手快,深一层来讲,能练习反应能力。不过陆朔已经不需要练反应了,因为她已经玩到一千多分,而行业平均分是八百多,所以她玩纯属是消磨时间。

唰唰。一刀切两果。嚓嚓,躲过炸弹把两个水果切掉。切到这里的时候陆朔有少许紧张,因为分数快要唰新上次记录了,她要破记录。

陆龙不时移过视线,看床上的女孩,见她玩的起劲,看了看时间,轻手放下报纸打算出去。

“你去哪里?”他一动,陆朔记录也不唰了,哗的坐起看他。

既然被发现,陆龙便没有顾忌,拿起桌上的三亚地图往外走。“你和秦朗他们留在这里。”

“我要去。”陆朔嗖追出去,紧跟在他身后。

陆龙没有停步,冷决的朝秦朗、魏勇两人讲。“看住她。”

两个刺头瞬间跳起拉住她。

“你们两个放开我,操,再不放我叫非礼。”被他们一人拉一边的陆朔揭竿而起,却被他们两给提在空中,只得大声吼骂。

魏勇老实的讲:“小朔,在这里你叫了也没用啊。”

秦朗劝道。“陆小姐,你就老实点听长官的话吧。”

“不要,我要去,才不要呆在房里,爸爸!”

对她的激烈喊声,大家都不以为意,只是在听到她似嚎破嗓子的爸爸两字,三人都犹豫了下。

要下楼的陆龙,反头看向光着脚丫鞋都没穿的陆朔,微微皱了皱眉。

看到他迟疑,陆朔立即甩开秦朗、魏勇两人的钳制,冲向门外的陆龙。“长官,带上我吧,我一定有用的。”陆朔急着推销自己,把带上自己的好处全说了次。“带上我你连照相机都不用了,我会把你一切有用的东西记录下来,要是我表达不好,我回去再练下绘画,绝对可以把图像复原的!”

秦朗不是莫默,但他无疑是军痞,况且在步队他们的相处模式大多像战友,因此他大胆进言。“报告。”

“讲。”陆龙移过陆朔身上的视线,看向秦朗。

“长官,我想一个单身汉要比父女更引人注目些。”

他这话怎么说都不讨好,什么单身汉?他陆大少怎么说也是枚钻石王老五,而且父女?他跟她之间真差这么大?

陆龙沉着脸,沉默会儿,还是点头。“魏勇,联系庆哲,我需要他帮个忙。”

“是!”

**

半个小时后……

也不知是庆哲那帮人太喜欢小孩还是什么原因,给陆龙及陆朔两人买的衣服,居然是套亲子装。

看到衣服的陆龙及秦朗、魏勇三人脸上抽搐了下,但陆朔显得很高兴,拿了衣服就去换,最后陆龙也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再换其它衣服,他会错过约定时间。

于是不久后,街道上便出现一对穿着宽松休闲装的父女?只是雪白的T恤上印着两只猫不像猫,虎不像虎的玩意儿,一看就是哪个地摊买来的盗版货。

陆朔兴高采烈,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

陆龙则崩着铁青的脸,对陆朔的问题一概不答、一声不吭。

一冷总要有一热,不然只会冰冻三尺。被无视的陆朔似自己是一个世界,她想说便说,并且为所欲为。

“爸爸,别板着脸,你穿这衣服一样很帅,真的真的啦。”

陆龙:……

“做为一个男子汉,就应该不在意外表这种形同虚设的东西。”

陆龙:……

“爸爸,你说这印花到底是猫是虎呢?不愧是CK的牌子,做的这么有艺术范儿。”

CK一件衣服的平均价格在上千元,黑鹰那帮人绝无可能为他们花这个钱。陆龙看了眼笑盈盈的陆朔,没有告诉她越出名的东西,越多防品,而这个似猫似虎的印花,是防的技术不达标,连正品的千分之一都不及。

“啊,爸爸,那里有镜子,你自己看,真的很帅啊。”面对独傲,将所有人摒弃的陆龙,陆朔则想尽办法、无时无刻的往他的世界钻,好让他接受身上的衣服。

把人连拉带拖,陆朔把他推到一处玻璃门前,站他旁边笑得青春灿烂。“怎么样?我就说了吧,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看到镜子里的人,陆龙脸更青了一分,眼角抽搐的厉害,导致牵动眉宇。

呃……不至于吧?看他似要杀人的神情,陆朔僵硬了笑容。好像……弄巧成拙?得想办法补救。

陆朔眼珠转了圈,看到从玻璃门里走出来的大姐,立即笑容甜美的叫住她。“美女,你觉得我跟爸爸的衣服怎么样?漂亮吧?”

快四十岁的女人听到这声美女,心里跟乐开花似的,笑得合不拢嘴,瞧着她跟她爸猛点头。“好看好看,挺漂亮的姑娘跟年青的可爱爸爸。”

陆朔:……

陆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