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可爱的陆爸爸?!/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二章 可爱的陆爸爸?!

“傻鸟,走了!”扣住她脑袋,陆龙强行锢住她脖子把人拖走,免得她丢人现眼。

陆朔一脸挫败,瞄到他脸色不善,讪笑道。“其实可爱也、也挺好的。”

“再说一个字把你扔这里。”陆龙阴沉咬牙切齿。

陆朔脖子一缩,不敢说了。

其实,经刚才那位大妈一说,她真觉得他有点可爱了?!

如果她这话让那些刺头听到的话,一定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们的长官哪点可爱了啊?操死人不尝命,他们一点不觉得可爱啊操!

要是黑鹰的人知道了,根本会埋汰死人不尝命,大力附合的点头说:可爱,真可爱?

所以说嘛……这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真没错,至少这里有个常常被虐待的兵,还说她长官可爱的!

**

二号巷口是个废置的巷口,所以人极少,但时常有孩子在那里玩,还有许多垂钓爱好者常在那里钓鱼,因此它虽不像一号巷口那么门庭若市,倒也有它自己独特的风韵。

陆朔自那个大姐的话后,再也不敢吭声,老实的拿着临时买的鱼具跟在陆龙身后走到巷口。

巷口已经有两位垂钓者,一位老者,一位中年男子。老者被太阳晒得打盹,中年男子则插着鱼杆,在那里看报纸。

陆朔随陆龙坐到中年男子身边,看了使用说明书,便把鱼具拆出来装好、上鱼食,生蔬却做的有条不紊。

陆朔看了看海岸边的鱼杆,又看眺望海面的陆龙,便想试一试,后退些拿起鱼勾部份,想把它甩远点。

陆龙收回视线,侧头见她拿着比她长不知多少的鱼具准备放线,手臂一捞,把杆夺过来。“一边呆着去。”

什么嘛,别瞧不起人!陆朔鼓起脸颊,幸好她也有自己的杆,只是没他的杆长,没他的大,是专门给小孩儿玩的。

许是被他们这两张靓丽清新的面孔吸引,老者瞌睡跑了,抬头看他们,就连中年男子都放下报纸。

中年男子莫约四十岁左右,正是男人的顶盛时期,一张平凡的脸在岁月的淬炼下,显得睿智、成熟,其性格想必也是敦厚有礼,因为他被这两个不速之客打忧午后清闲,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倒是老者莫名哼了声,有点自傲与不屑的意思。

陆龙没管他们,甩出鱼线就坐陆朔摆好的折叠凳上。

陆朔也有样学样,甩出比陆龙短一半的鱼杆,紧挨着他坐,瞅着波光粼粼海面,想在这里钓到鱼的机率是多大。

这里是海边,自是少不了鱼,所以来这里钓鱼的似乎只是消磨时间,并没有抱着丰收而归的想法。

中年男人看她认真的小脸,和气的笑道。“小妹妹,不用这么紧张,所谓愿者上钓,急也没用。”

“可是我想第一个钓到鱼。”陆朔扭头看他,严肃的讲。

听到这话,中午男子才看了下陆龙,如实的讲。“钓鱼守先便是要耐得住寂寞,我想如果能钓上鱼,也一定是这位先生。”随后又礼貌不敢猜测的问:“你们这是情侣装还是亲子装?”

陆朔奇怪的皱了皱眉,原来自己长得这么着急吗?还是男的看上去都不显老,怎么几次会被人误以为是情侣呢?“他是我爸爸。”

“噢,好年青的爸爸。”中年男人笑笑,又继续看报纸,未曾看一眼鱼杆。

陆朔不住偷看陆龙脸色,见他深邃的黑眸望着浮标,不禁有些气馁。如果能钓上鱼,她也觉得应该是他。不过她并不因此气闷,所有知识与学识,都是时间历练来的,看这里钓鱼的三个大人就知道。爸爸虽然稳沉内敛,但不及中年男人的自惟至熟,中年男人又不及老者的老于世故,因此她没什么好难过的。

垂钓是门技术活,陆朔钓了半个小时也不见鱼咬勾,后来想那鱼食是不是掉了?便拉上鱼杆查看。

看到她埋头折腾鱼具,陆龙似乎也有点沉不住气,寻问旁边的中年男子。“这里最大的鱼是什么?”

中年男子想了想。“应该是大白鲨。”

“不是虎鲸?”

中年男子摇头。“虎鲸深居海底,他是海里的主宰之一,不常轻易露面,相反大白鲨时常浮出水面吃人,虽是保护动物不能捕杀,可却有很多人想杀死它。”

“大白鲨是群居动物?不好意思,请愿谅我对这块的认知不深。”

“呵呵,没事。大白鲨也算是居群动物,只要有必要,就会连合起来对付某艘船支,是个相当厉害的物种。”

“真是相当麻烦。”

中年男子笑了下,抖了下手里的报纸。“大白鲨的敌人除了虎鲸还有人类,只要人类想除掉它还不简单?”

陆龙点头,嗯了声。

重新甩下鱼杆的陆朔,好奇看他们两。“爸爸,这里能钓到大白鲨?”

“海大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陆龙望了眼静止的浮标,看阳光下青丝被晒得泛黄的陆朔,伸手揉了揉她脑袋。“热了?这鱼也钓不到,回去吧。”

回去就要呆在房间里不准外出,陆朔摇头。“我不热。”

“走。”刚才商量柔和的语气瞬间强硬,陆龙冷呵句,收起鱼具便走。

陆朔看看还未收的鱼杆,又看看已经走出码头的陆龙,唰一下什么不要追上去。

“小妹妹,你的鱼具。”中年男人在背后大喊。

陆朔头未回,冲他挥手。“送你了。”

看她扑去抱住她爸爸的手,中年男人笑着摇头,看旁边的老者。“生命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不知哪天就相遇了。”

“嗨,别忘了,那个是亲子装。”老者终于出声,声音宏亮有力,一点不像迟暮之年。

“有什么关系,有种人天生疯狂,我倒是挺喜欢他们的。”

“因为你也是疯子?”

中年男人淡笑不语,许久后才讲:“也许吧。”

“我们现在就回去?”陆朔帮他提鱼具,小心翼翼的问。千万别是点头,她想去玩。

陆龙撇了她眼,看熙熙攘攘的行人。“想去玩?”

陆朔点点头。“嗯!”

“今晚继续睡房间。”

“啊?”

“不答应?”陆龙侧头正视,森森的问。

被他深邃的眼睛盯着,陆朔一半沉溺,一半冷风飕飕,真是冰火再重天。“那个……”跟他睡是没什么关系,可是她要上厕所,要是再发生昨晚的事怎么办?

“不同意就算了。”

“别!我答应还不成。”陆朔含泪点头。她大不了少喝点水,晚上晚点睡。

削薄的唇角微扬,陆龙继续往前走。

看他两手揣口袋里的随性淡然,挺直的背脊将宽松的T恤都穿出几分硬朗味道,迎着阳光意气风发的俊颜,陆朔突然醒悟。

他也不过才二十多岁,长期的军队生涯,应该把他的年龄打个折扣,除去高级军官头衔,他还是陆家大少,这个年纪对外面的世界来讲,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只是军队在不断换血,不断有新的年青的士兵代替,才会显得他在血刺的整体年龄偏大。

“其实也还好吧?也不是差很大。”陆朔嘀咕句,迅速跟上去。“我们去哪里?”

陆龙好心情的答。“去黑鹰的店面。”

**

黑鹰的店铺在巷口附近,是三亚黄金档口,月租不低,可每天客流量大,除了零散的买卖,偶尔还会接到大单,生意做的顶红火,除去一切开支,每年净赚五百万到一千万不等。

这个收入对于普通人来讲,是非常不错的了,可对用钱大手大脚的雇佣兵来讲,也只够吃用,想在三亚买房子,除非有个女的敢拿刀架他们脖子上,不然这辈子恐怕都难以实现这个愿望。

陆龙跟陆朔两人花了点时间才找到那家“黑鹰水族馆”,听名字就各种霸气测露,任谁也联想不到当年那支风名国际的黑鹰雇佣兵,只道这店家名字起的太不着边了。

不过名字虽然不着边,但买鱼的人非常多,队都快排海边去了,其中不泛年青美貌的少女、美女、妇女。其实一点不奇怪,这里工作的五个男人,个个有模有样的,身材那是相当的好,有野兽型、斯文型、接地气的,反正适合不同口味的女性,所以生意直好到别家人羡慕。

当初为这事,其他商家还闹事,不过想当然,在一群改邪归正的爷们眼中,他们就跟蚂蚁差不多,人手两个统统丢出去,连警察都被他们唬到,所以现在他们即使生意淡淡,也只希望他们的鱼快点卖完,给他们留口饭吃。

“我们要怎么进去?”陆朔看着长长的队伍,踮起脚尖往前头看,只看到满满的人头,四五米宽的档口全部塞满人,她瞧了半天连黑鹰他们的半个影子都没瞧见。

陆龙淡漠悠然说了两字。“排队。”

排队?他们又不买鱼,不过……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于是两父女走到队伍的最末,排起长龙。

排队什么的,是最无聊的事,而且还是这么长的队伍,不做点什么来打发下时间,会很难熬。

所以……一个拿手机玩,一个拿掌上电脑玩,均低着头,默契的前面人前进便前进一步,专注的根与敌人交战般。

半个小时后……

太阳西斜,将影子拉长,陆朔的屏幕被陆龙的影子遮住,又破次记录的她停下手,偏头看盯着屏幕眼睛都不眨下的陆龙。

“你在玩什么?”陆朔忍不住好奇,攀住他手臂往上窜的同时伸脖子看他手机。唔,她太矮了,不过她一定会长很高!?

感到她靠近,陆龙抬起手机寻问的看她。“做什么?”

做什么?陆朔脑袋瓜迅速转起来。自己刚才明明问了他问题,他这么问,肯定是刚才太入神没听到,这更让她想知道他刚在做什么。“我们交换秘密好不好?”

陆龙:……

“不好。”

“爸爸,交换嘛,这样一定很好玩。”陆朔往他身上蹭,扬起讨好的笑。一般平常她是不会叫爸爸的,如果她什么时候这么叫了,就代表非奸即盗。

陆龙挑了挑眉,看她乌黑清澈的眼睛沉默了三秒。“好。”

“老爸你最好了!”若不是身高差距,高兴摸不着边的陆朔一定会亲他下。

听到这个陆龙又黑下脸。“我很老?”

“呃……那个,哈哈,爸爸你不老不老,刚才还有位大姐夸爸爸你年青可爱呢。”

陆龙:……

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见他又黑一分的脸,陆朔自知说错话,立即跟他说交换秘密的事。“爸爸,你刚才在玩什么?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我刚才在玩什么。”

“你玩什么算秘密?”陆龙莫不在意的讲,完了抬头看前面的队伍,表示对她的这个秘密一点不感兴趣。

陆朔夸下脸。她难道在他眼里,就没秘密可言?突然觉得自己好蠢。

“没事少玩点拉低思维的游戏。”

“是。”面对家长的说教,陆朔言听计从,说什么应什么。

看她套拉的脑袋瓜,只露出小截尖细的下颌,陆龙想抬起她头,但手伸到一半改为揉她毛茸茸的头顶。“想知道?”

“嗯嗯。”还是垂着头。

陆龙把手机给她。“保密事件,看了把嘴巴闭紧了。”

瞧到眼前手机的陆朔浑身一振,夺过手机便抬头挺胸,精神倍儿好。

陆龙只是笑了下,没有约束她哪些能看哪些不能看。

而看到他刚才至少联系了十几个没有名字只有串数字的电话号码,陆朔顿时觉得自己太颓废了,活该被他说。“呐,我看完了。”

收起双手奉上的手机,陆龙撇了她眼。“不要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堕落。”

你这是鄙视我么?陆朔眨眨眼睛,装天真无邪。她哪里堕落哪里堕落了?玩低智商游戏是调节运动过度的大脑……

好吧,大脑只会越用越灵活。想到被自己折腾许久,还未完成的枪支改造,及那张像天书的代码图,陆朔暗自想道,回去就把设计图给搞出来,要加快脚步把武器改良好,这样他们出任务才会多一分胜算。

“嘿,帅哥美女,你们要谈情说爱回家去,这鱼你们买不买?”庆哲围着防水的黑色围裙,提着有他半个手臂长的大鱼问他们两。

陆龙:……

陆朔:……

“大叔,我们买你。”陆朔眨眨眼睛,很认真的讲。

“哗……”人群一阵唏嘘,接着喊声震天:“黑鹰老大是我们的,妹妹你一边去。”幻想崇拜型的少女。

“猛男,我包养你吧!一万一次干不干。”开得起玩笑的美女。

“那啥,我家夫人刚才说了,五百万一月!”贵妇家的仆人,可是严传主子命令。

黑鹰全体人员:……

正捞鱼的度之恒做为秘书,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悄悄靠向庆哲,低声讲:“老大,你陪一个月就赚我们一年的钱啊。”

堂溢:“老大,陪个半年你就可以在三亚买房了,而且还是海景房。”

谭坚:“老大,这什么夫人肯定保养的也很好,我们什么没吃过?一个风韵犹存的贵妇,还怕吃不下?”

越卓:“你们怎么能这么说老大呢?老大可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够义气重情义的,是吧老大?”

庆哲听到越卓的话,心里一阵欣慰,总算还有个正常的,以前他怎么就没看出他们几个心这么黑呢?

越卓:“所以啊老大,以后你发达了,可要给兄弟几个找个活计,卖肉什么的又轻松又舒服。”

庆哲一巴掌把他们呼开。“闪一边去,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接着凶神恶煞看陆龙跟陆朔。“还不给老子进来!”

陆朔被她们的高价震住了,反应过来直笑,两排闪亮的白牙耀眼的很,跟陆龙走进腥味重的店铺里,就在背后议道:“这么好本钱,不当牛朗太可惜了。”

陆龙:……

“少歪门邪道,等下他抽你别想我救你。”

陆朔呲牙不说话,可笑容还是灿烂的,看他们几个秒速捞鱼、过秤、装袋、收钱,这分工明细,配合度高,想着他们这些人,不管做什么都饿不着肚子的,牛朗什么的,还是留给更专业的人去吧。

下午六点,太阳的余晖留在海岸线,庆哲他们雷打不动的赶人拉匣门,把剩下的几条鱼剖了,带回家自己吃。

“陆大少,怎么想到光临我这破店了?”鱼自然是给那些不牢靠,看到钱就能把老大买了的兄弟手里,两手空空的庆哲好奇他这个大忙人怎么会来他铺子,而且不是打电话把人拽出来,而是安份的在那排队。

陆龙看前面的路,无所谓道。“陆朔闲着无聊。”

她想玩,你就陪?庆哲看陆龙旁边的陆朔,见她唇红齿白的好一个无双少女,想要是自己有个这么漂亮的娃,也给宠上天了吧?“小朔朔,有没有被薰着?”

陆朔摇头。“只是腥了点,又没臭。”要说卫生,这恐怕也是顾客蜂拥而来的原因之一吧?黑鹰那家店面卫生搞的没话说,地板被他们踩过来踩过去,都不带脚印的,这可能是在部队养成的好习惯,内务是一般人没法比的,至少她就还不会叠豆腐一样的被子。

听到这话庆哲啧了句。“果然部队里的娃都娇不起来。”

陆朔疑惑的看他。

庆哲没看到,扯着嘴开始跟度之恒他们几个秋后算帐,一通我辛辛苦苦咱样咱样的话之后,便光明正大的把做晚饭的责任全推了。

度之恒他们欲哭无泪。他们不就调侃两句,为什么明明今晚是他主厨,却把事情推给他们?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永远别得罪老大,不然老大有的是法子讨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