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黑客的特权/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三章 黑客的特权

血刺一行人,在黑鹰这里吃喝玩乐两晚,第三天便结束了悠闲的生活。

“秦朗、魏勇,你们两个在这个地方蹲点,不到最后时刻不必出手。”清晨六点,陆龙把他们几个叫醒,在大厅集合后,指着青海市地图对他们两个讲。

秦朗、魏勇两人点头,低声应着,而后感到有人,齐齐抬头往房间走廊看。

庆哲抱手臂斜靠在墙上,虎背熊腰的身躯透着几份闲适,似丛林中漫步的狮子。“不就是行动吗?谁没有过,搞那么神秘做什么?反而害得他们都不好出来。”庆哲松开手臂,走向他们中间,坐到魏勇身边的沙发上看陆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陆龙做了个嘘的手势,看了眼自己的房间。

庆哲瞧了圈大厅,没看到那个未来儿媳,心下了然。陆龙这是怕吵着小娃呢,难道当真做了爸爸就变得不一样了?要是陆朔换成别人,陆大少肯定直接拧起甩地上了吧?

“怎么?庆哲少校这是耐不住寂寞了?”陆龙见他会意,并不急着行动,调侃起他来。“这次事件血刺会不留痕迹处理,别说你们,就连血刺也会把这个任务抹去。”

“得,我还就是耐不住寂寞了,随便给点什么事干吧。”闲得蛋疼的庆哲,也不反驳他的话,干脆的认了。

陆龙早就帮他列入计划中,现在听他这么讲,心理舒坦,不跟他兜圈子。“事儿是有,不过是炮灰。”

“随便什么都成,炮灰就炮灰吧。”

“还是不露脸的炮灰。”

庆哲抬起条眉毛,有些凶恶的看他。“都说什么事儿都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

陆龙听到这话怔了下,便向秦朗、魏勇他们两低喝。“出发!”

“是!”

秦魏、魏勇不管他们两位老大之间的战斗,朝长官行礼便拿起背囊出发,去指定地点伏击。

看他们两个出去,陆龙有些愣神。他也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想到房里聒噪还在睡的陆朔,颇有些无奈。

庆哲在一旁看他,皱了下眉便问。“炮灰要做什么?”

“准备几辆大货车,准备被撞击,任务不在血刺名单内,车损坏没得赔。”

庆哲:……

他们这是在做赔本生意啊!

“什么时候行动?你们的机械师就这么睡觉?”

陆龙用眼角瞟了他眼,回房。“中午十二点。”“这是机械师的特权。”

啧,专搞特权的一家人。庆哲懒得管他们,进房把其他四个都叫出来,去找车。

陆龙回到房间,见她还在睡,经不住又上床,把她抱进怀里。

清晨的气候有点偏低,感到热源的陆朔往他身上蹭了两下,便又沉睡了过去。

看她在晨阳下粉嫩的脸,曲卷的睫毛,陆龙紧了紧手臂。

陆朔,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

这一睡陆朔睡的无比好,昨晚与陆龙折腾了一夜,所以她足睡到十点才醒来。

眨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陆龙刚硬的下颌,陆朔往上窜,在它上面亲了口。“早安,陆龙。”

陆龙把她头发揉得更乱。“没大没小。起来了。”

陆朔看到床头的钟,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怪叫。“啊!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不叫我?!”说着一阵风儿卷起衣服冲进浴室。

陆龙瞧了眼被关得震天响的门,出去给她找吃的。

换好衣服出来的陆朔,看到站在锅前的陆龙,有点儿疯狂。“长官!都什么时候了!”别吃了!

“一分钟。”陆龙淡淡的讲,眼睛盯着锅

一分钟,战场如火场,一分钟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可陆朔现在就是标准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在大厅走来走去,正欲开口,就听到……

“可以吃了。”陆龙拿起锅柄,把昨晚的鱼汤倒碗里,再把碗放桌上。

陆朔瞧瞧鱼汤,又看为自己煮早餐的陆龙,纠结的眉儿都皱一起。

陆龙定定瞧着她,缓声又不可抗拒的讲:“吃了。”

陆朔算计自己吃完的时间与他争执的时间,便迅速窜到桌边,捧起滚烫的碗,热切的把汤吹凉了。

汤还未适合下嘴,陆朔喝了口,烫得舌头都麻了。

“你不吃吗?”趁它变冷的时候,陆朔望向站着看自己吃的陆龙。

陆龙没回她,无所谓坐桌边看她吃。“不是整天嚷着要长高?鱼蛋白质多,把它喝完。”

急着去战场的陆朔,不用他说,自是低头边吹边喝,喝了大半碗的时候,良心发现。“我吃饱了,这个给你喝。”

陆龙:……

陆朔:?

陆龙沉默了零点五秒,接过她递来的碗,把那小半碗又是骨头又是渣的鱼汤喝完,再把碗丢洗碗池里便带着血刺的机械师赶赴战场。

**

上午十一点二十五分。

繁华的三亚地段,各种交通堵塞,而被堵在十字路口的陆朔,比热锅上的蚂蚁还要急,坐在开了冷气的车里都微微有些出汗。

“还要堵多久?”滑下车窗往前瞧的陆朔,紧皱着眉儿问陆龙。

陆龙气定神闲,黑眸看了眼排队的车,薄唇微张,淡然吐出三字。“不知道。”

陆朔眉皱得更紧。“我们跑步去吧?”从这里到拦截地点,跑快点只要二十五分钟,刚好赶的及。

“热。”

三亚除了冬天,其它时间都比较严热,现在又是中午,跑过去不知要消耗多少体力。

但不跑他们就要赶不上行动了啊!陆朔抱头,扭曲着脸看司机。“大哥,有别的路可以走吗?我们赶时间。”

的哥不凉不热的看她眼。“我也赶时间啊,媳妇刚才打电话等着我回去吃饭呢,你看看这周围的车,换道也要车能出去呀。”

陆朔环顾四周一片车海,萎了脸。怎么会这样!血刺不是很牛逼吗?牛逼到国科院与白色大楼的人谈及变色,另歹徒闻风丧胆,现在他们却有可能赶不上行动,原因竟然是堵车?

由此可见,堵车是个多么严峻的问题,上面的人得给力把这个问题解决,人民的效率肯定提高百分之两百,能为国家争取不少GDP啊。

看她急得似快要哭了,的哥过来人的安慰她。“别太着急,每天这个时间段都会这样,一会就好了。”“得,你看吧,说好就好。”

陆朔没搭理司机的话,伸着脖子眺望前面的路,不断催他再开快点。

陆龙坐的稳当,看她白皙的颈项,望眼欲穿的表情,不禁一笑。“已做了最稳妥安排,即使没有我们也不影响整个大局。”

“可我昨晚的事情不是白做了?”

“所有做过的东西都是自己的,不一定当下付之实行。”

听到这话,陆朔眼珠一转,豁然开朗,但还是坚持要在十二点前赶到。“在城市做战,一定特别刺激,我要去观看!”

陆龙:……

“你想看到的,都不会发生。”

不过最终陆朔跟陆龙还是在十一点五十五分赶到地点,有效率的一口气跑上十五楼大厦顶。

到达天台的陆朔气都来不及喘口,就立即开箱子调整无线电,把耳机给陆龙一幅,自己也戴上,调式到秦朗、魏勇的频道,跟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开电脑。

陆朔:“虎刺、憾山,情况怎么样?”

秦朗:“趴了一早上,有点想睡觉。”

魏勇:“这里的车好多都是我没见过的。”

已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的陆朔,仔细看下面的车。“都是上百万的名车,在三亚?不足为奇。”

“龙朔,你说照这样下去,过不久三亚街道是不是得有钱捡?”魏勇。

陆朔调侃道:“这个不一定,很多人捡垃圾发财的,你以后可以试试。”

魏勇诚实的摇头,老实的讲:“以后回家做点小生意,娘希望我呆在本市。”

对他这么认真的回答,陆朔都不好打趣他,幸好这时有人来救场了。

“来了。”陆龙看下面车水马龙的路面,平静的提醒两个部下。

听到这两个毫无情绪的字,陆朔、秦朗、魏勇均振奋精神,而陆朔紧盯一辆比较新的白色货车,看它从迎宾路缓慢开来。

这是段限速路,血刺的人员有较多的时间观察那辆车。

货车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底座有点低,想是后面拉满了货。陆朔只扫了眼货车,便看到跟在它后面的三辆越野,想他们这些人行事还真是高调。三辆这么锃光瓦亮的大车跟着,行内人一看就知道又是什么大事件。

目送车从面前过去,陆朔搓了搓手准备工作。“大鱼入网了,开始收网。”说完便低笑操控电脑,在昨晚以经试过手后,很轻松进入交通局内网,顺利登录成功,调出这一带的视频找到那辆货车便进行跟踪。

看到那货车跑过一个红绿灯,陆朔歉意的讲:“虽然我知道这么做对不起很多人,可是……这让我很兴奋!”说着迅速输入一串密令,黑掉了一个十字路口的指示灯。

瞬间,那里发生不大的车货,交通严重堵塞。

看到停车不及被撞到的豪车,陆朔小小的心痛了下,但很快又一想,他们都是有钱的主,而且车都有买保险,她完全不用自责,因为她这是执行任务懂不?比那些什么个豪车重要多了。

白色货车被堵在路口上,让他焦急了半会儿,陆朔开了左边的道。“大鱼往笼里游了,虎刺、憾山你们那里怎么样?”

“还没看到,鱼游的比想像中慢。”秦朗语气有点怠慢,可盯住瞄准镜的眼睛一眨没眨过。

已经调出下个摄像头的陆朔看到实地情况,跟他们报备。“路上车多,鱼游得确实有些慢。”

白色货车已经快到下个十字路,离收网的地方只相差两个路口。陆朔不再说话,手指放在键盘上面,眼睛紧盯视频,在四通八达有规律行驶的车辆里看到另一边等绿灯的大卡车,便在白色货车开出界线的当下按下确认键。

不意外,那个路口的指示灯全部变绿,四面的车集体往中间开,撞成一团,而白色货车的司机功底深厚,甩开了受灾源继续前进,可它身后的三辆越野就没那么好运,被三辆拉黄土的大卡车撞个正着,几个穿黑西装的高大男人迅速下车,看到走远的白色货车打电话,想了经过一番勾通,他们要另辟蹊径。

逃出生天的白色货车,在接连两次事故后,似是隐约察觉不妥,速度加快了许多,在马路上飙起车来。

完成任务的陆朔大功告成的伸懒腰,看旁边闲适靠栏杆的陆龙。“你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一直望着她的陆龙面无表情,对她变像的夸赞不以为意。“需要意外?”

平静略为不屑的话,让人深信他对这个回答没有任何水份。陆朔虽接触血刺不深,这也算是她第一次出任务,但想想以前的丰功伟绩,便可猜想这次任务实在不足挂齿。

陆龙合上她的电脑,起身往回走。“想玩还是回去。”

陆朔摘下耳塞,收拾东西迅速跟在他身后想了想。“回去。”要玩昨天下午也玩过了,从今天开始,她不能再颓废了!

心里这么想的人,完全忘记上午还睡到十点钟,差点赶不上任务的事。

另一边:……

交通局,工作人员内部,看到墙上一台台全息屏全部蓝屏,显示几个大大的英文字,个个抱头,还是总指挥官率先反应过来,打电话问机械部,而机械部很魄力的给出六字。“被黑了,崩溃了。”

不过没等水深火热的机械师修复过来,系统就自己好,只留下三亚的繁华地段,两个重大交通故事待他们处理。

而整个任务,血刺未开一枪,便取得这个任务的原满完成。

**

陆朔和陆龙回去没多久,秦朗与魏勇便回来了,紧接是黑鹰他们。

血刺的兵个个制服着身,整齐如常、精神饱满,相比他们黑鹰要狼狈些,五个都穿着旧衣服,身边不是这里蹭了块黄,就是那里一块黑,加上几个又长得壮实,看上去真像是下工地的。

“你们就这样回来了?”看到他们,陆龙淡漠的话里透着些意外。“车呢?”

庆哲大方的坐沙发上喝了口水,与已无关的讲:“出车祸当然是交给交警去处理。”

“庆哲少校,你不去做老板是屈材。”

庆哲笑得不拘泥,豪迈天成。“我不正在做老板吗?”

这次任务,黑鹰真是一毛钱都没损失,仅做了次壮丁去给工地拉土,用工地的车子,用工地的名义,在撞了别人后便车一丢,一走了之。而经过伪装的他们,即使那工地贴照片找人都没人能认出他们。

听了老大的话,度之恒很不厚道的插嘴:“老板,去煮条鱼吧?饿了。”

黑鹰一脚踹过去。“滚犊子!”骂完又指着他。“弄饭去,这里还有个长个的。”

长个的除了自己,他们恐怕得下辈子去了。陆朔轻抿着嘴,双手背在身后数过来、数过去。

做饭,以前一直都是母亲做,父亲回来就跟大爷们似的,除了帮忙端个饭,都不会去厨房。她觉得做为一个“长大”的女孩子,应该自己做饭的,没道理让他们这帮大老爷给自己做,即使现在自己是客人,她都要礼貌性的说帮忙,可是……她真的不会做饭,也没想过要做。

真的,她以现在自己这样的状况,再猜测自己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坚信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一心想干番“大事业”,玩弄高科技什么,而不是小鸟依人下厨房的。

可厨房是民生大计呀,没人煮吃什么?这时陆朔忍不住感谢基地里的小刘,没有他们的辛勤劳动,她哪有香喷喷的饭吃?

度之恒不甘不愿的应着,同时把堂溢也给拉去,完全没想过她这一小屁孩刚才经过一场激烈的人神交战。

看到他们去厨房,又见爸爸没有开口让自己打下手,陆朔松了口气。

陆龙望着什么事都写脸上的陆朔,挥手让她进房。“去收拾东西。”

“是!”陆朔很精神的应着、敬礼,转身哗一下跑了。她一定要呆到吃饭的时候才出来。

等她进房,庆哲坐正身问陆龙。“今天就回?”

“嗯。”

“多玩天吧,就当陪女儿。”庆哲还捉磨着亲家那件事呢,想明天小翔就回来,他那继承利威高大帅气的儿子,一定能夺得那位小天才的欢心。

陆龙淡漠的瞟了他眼。“任务已经结束。”

你这话骗小娃去吧!这么芝麻大的事能让你来?庆哲知晓他留下无望,凶恶许多。“滚吧滚吧,吃完午饭就给我滚,下午做生意去。”

看他凶巴巴参夹些落寂的样子,陆龙闭口不说话。

一个从尸体堆里走出来的团队,挥手便能夺取性命,过惯刺激血腥的生活,突然洗手不干,一半是牺牲的战友让他们懂得生命的可贵,一半是兄弟们的家人需要稳定的生活,这股被感情牵制的劲让他们放弃一切,投入更加激烈却又平淡的都市之中,过着为几块钱打交道的日子,久了自然就会泛。

陆龙明白他希望自己留下来的原因,他们想在血刺身上看到当年自己的影子,这恰好是陆龙不希望的。他想看到自己认可的人,都平安活着,活得好好的。

两位老大都不说话,大厅气氛有点沉,沉默的吃完午饭之后,血刺四人便离开了这栋临海的房子,返回基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