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暴力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四章暴力朔

海南战役的计划是:由当地政府的人全盘接手,血刺做为扶助,在毒品中午交易时将这两方人分开抓捕,接头方由警察及高层的人负责,送货这边由血刺负责。

血刺机械师负责把送货的人引开,由黑鹰的人把打手挡在路上,秦朗、魏勇与警察在偏僻地点将送货的人抓获,再由当地政府高层进行分开审查,找到足够重要的证据。

不过当然,两个送货的人是用不到两名刺头,不过重在参与嘛,玩的开心就好了。

回到基地,不能颓废下去的陆朔,一头扎进那堆稿纸里,经过长达半个月的关闭修练,终于练有所成,自我赞赏番便拿图纸去实验室,装备动手改造。

“小美人,自海南回来你似乎变得很忙了啊?”看到闷头走路的陆朔,周佳佳伸手勾住她衣领,将人拖住质问。“是不是见过大世面,不理我们这些穷酸哥哥了?”

脑子里全部都是数据乱飞的陆朔,听到他话好会儿才反应过来,无神的眼珠转动看着他,默了默才讲:“佳佳,我在忙呢,颓废不好。”

“啧,什么颓废不好?你不知道没任务时期,颓废是最大的享受。”

陆朔鄙视他。“我还有事。”说着要走,远远抛下句。“不出意外,半个月后有礼物送给你们。”

礼物?

“什么礼物?”苏仲文好奇的皱眉。“小美人不会还要送我们蛋糕吧?”

听到苏仲文的话,周佳佳、莫默几个惊悚瞪大眼。

“不、不会吧?”天不怕地不怕的秦朗,在这事上居然说话打结了。

就连魏勇都一脸怪异,像吃了口滚烫的地瓜,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要说陆朔第一次请他们全体吃蛋糕,他们新奇的全部吃掉了,还不时缅怀那可口的甜味,但在第二次吃,而且接连吃一天后,他们看到甜的就头疼,可碍于是机械师的好意,不忍明说,兄弟几个便都不多话,幸好的是后面这事没再发生,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那蛋糕是吃还是不吃。

梁柯迟疑的道:“应该不会吧?长官都不管吗?她这是贿赂,得抓去坐班子!”

莫默摇头。“别瞎想了,快点吃饭睡觉,下午出操!”

“是!”

**

陆朔并不知道他们被自己害得讨厌甜食这事,还闷头扎在改良上面,不断调式,不断实验,直到她快要把仅剩的训练场也炸平时,放任不管的指挥官陆龙出面了,阻止她继续在基地破坏下去。

“陆朔士官!”听到远处又是轰一声暴炸,天空升起朵蘑菇云,陆龙喝止往暴炸位置跑的士兵。

听到陆龙的声音,陆朔迅猛收住高抬的腿,规矩站好不断扯裤子,等他朝自己走来。

陆龙扫了眼蘑菇云,又回到她身上,看她忐忑不安的神情,语气不禁缓了缓。“在干什么?”

“引爆。”

“重建血刺?”

陆朔:。她还没这么伟大。而且血刺基地的架构庞大严谨,她脑容量还不够大。

“报告,我只是想试试炸弹的威力。”腰杆一挺,非常认真、严肃的吼。她不是开玩笑呀,他可千万别笑。

鲜少见到笑容的陆龙没有笑,淡淡的望着她明亮的眼睛道:“这是兵工厂的事。你要试炸弹,可以向上申请,在基地随意使用武器,视为意图叛乱。”

陆朔:……

她没想到这么严重啊!只是刚好做成了,便拿来试试手。

陆龙没管她哭丧的脸,欣长的手臂一抬,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着暴炸处。“把坑填起来。”

陆朔:……

“爸爸……”

“叫什么都没用,自己整出来的自己收拾。”

呜,她想要特权,搞发明的特权,炸坏掉的地不用她修好!她是机械师,不是后期啊啊啊!

陆朔各种凌乱,但在陆龙淡然平静的视线下,只得蔫着脑袋拿家伙填坑。自那次老虎嘴边拔毛及一晚憋着的事件后,她就彻底明白,她养父绝对不是个好人,外表用赞美词是魄力、冷酷、成熟稳重、矜贵,其实内里是以虐待别人为乐趣的变态,总对自己说出的话有种莫名情怀,打死都不会轻易改变自己思想的人,简称独裁、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甚至还有纨绔子弟的专横跋扈!

其实他自负也不是没依据的,至少血刺的传奇仍在,他未做过一个错误的决定,决策力与战斗力不敢说血刺最强,但血刺无人比他更强,所以……

陆朔乖乖把炸飞的黄土收拢,又用铲子将土填进坑里。

围观的刺头看她细皮嫩肉的,拿着个跟自己没矮多少的大铲子做苦力,莫默、周佳佳等人算计着时间,在陆朔体会到劳动的“乐趣”,长官气也消了时,都过去帮她把折腾出来的坑填上。

萧瑟的小身板看到来帮自己的战友,娇躯一震,差点热泪盈眶。战友,这就是战友啊。

周佳佳在坑上踩了踩,看感动得稀里哗啦的陆朔,洋洋得意的讲。“小美人,要不要以身相许啊?”

“要怎么许?”陆朔瞧了圈莫默他们。

梁柯冷不丁暴出来。“NP啊,重口味啊!”

陆龙:……

“莫少校!”

“到!”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报告,还剩下午的。”

就在陆龙要给他们加量时,陆朔连忙出声把他们救出火海。“报告!”

正欲开口的陆龙不善瞥了她眼,低冷着声音。“讲。”

“长官,正好他们训练结束,替我试试这些武器吧?”说着素白的手,指向大白杨树下被他们忽视的大纸箱。

陆龙:……

“长官!这是我以血刺机械师的身份,向你请求。”

听她粗声粗气,陆龙下颌微扬,看她像小勇士的在自己视线下崩紧身躯。

突然,就在大家以为机械师要被拧走私下教育时,陆龙付之一笑。“准了。”

陆朔被他真实的笑容给闪得晕头转向,踩着云似的走去纸箱,在拉不动又感到箱子一轻时,才清醒过来,看到帮自己抬箱子的周佳佳。

“小美人,你能有些出息么?”看到被长官一颗糖给迷得不能自己的陆朔,周佳佳万分鄙视。

陆朔咧嘴笑,不跟他争。她就是没出息,为什么帝王就能为了佳丽不早晨,她就不能为了陆龙神魂颠倒?

把纸箱抬到戒线外,陆朔打开盒子在里面翻找。

梁柯他们忍不住伸长脖子瞧。这个机械师虽然看起来小小个,在部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样子,拿着特权做自己想做之事,可她八岁那年创造了高能感知机械人,震惊学校同时也震惊他们,再加上川西那一战,她的机械人小呆救了大家,并且让他们见识了什么叫做变形,所以这次对她说的新武器,还是挺期待的。

刚刚说过她的周佳佳本想不屑,可经不住内心激荡,不时用眼角瞄。

做为喜欢酷、帅的陆朔,当然也没复他们所望,拿出的第一件武器,就差点被他们围扑。

这是把套手式机枪,陵型漆黑的枪管线条流畅,陵身优美霸气,而陵型管道下面是轮盘式弹夹,枪尾有个套手的装置,只要轻轻一按开关那装置就会自动圈住手臂,以防激烈战斗使枪支脱手。

“嗯,这个东西是给朗朗设计的,他太狂了,弄个套子套住他。”陆朔看了看枪,似在想它是什么东西来着,待想到它是什么后,把它给秦朗。

秦朗见她把又炫又酷的枪给自己,一点不介意被比自己小的孩子教训和调侃,接过枪便握住枪把一气呵成瞄准靶子。

看他耍帅,陆朔咧嘴笑。“动作不错。可惜你开不了枪。”

秦朗试了试,果真没法开枪,疑惑的看她。

陆朔丢给他一个蠢死了的眼神,在纸箱里拿出夹子弹。“没有子弹它就是把玩具,所以在战场上丢了枪都不能随便丢子弹。”

知晓她爱死各种子弹的秦朗,受教点头,换上弹夹抬手对准靶子就是一通打,直将一夹子弹打完。

“十环。”停止射击,响起报靶的声音。

掂量手里有点重量的枪,秦朗望向陆朔。“完全不用校准。”

陆朔得瑟的高抬下巴,神气的不得了。“它是你的,给它起个名字吧。”她脑细胞伤亡太多,懒得想。

秦朗爱不释手的摸了摸黑色三陵型枪管。“就叫黑甲吧。”

“小朔朔,还有没有?有没有给我们也设计款啊?”梁柯迫不急待问,眼里满满的渴望。太酷了太酷了!

“你的有。”陆朔又从她的百宝箱里拿出把枪。“内有高能电磁装置,在射击时它能制造出一个双极磁场,自动校准目标,这样即使你在进行急速奔跑,也可以百分百杀敌。”

“小朔朔你真是天才!”听她这么讲,梁柯眼冒绿光,拿起枪便看都不看,对准靶子试了试,结果果然是十环,全部打在红心上。

陆朔又陆续把武器都拿出来。

“X2冲锋枪,杀伤力武器,我改了后座力及推动力,让它劲道更大但不加重后座力。文文,这是给你的。”

“X3,榴弹发射器,它除了威力变大之外,上面还装有十倍光学定位仪,能够迅速定位目标进行有效攻击。佳佳,给你的。”

这些武器都是以他们擅长技能、行为辅助设计的,多加训练,在战争时能让他们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分完武器,陆朔看莫默他们在为战友高兴,在口袋掏了半天,掏出颗金色的子弹。

子弹与普通子弹差不多,即没有化武也没有芯片。

陆朔把子弹给莫默。“默默,装枪里,对着……”陆朔看了圈周围,最后指着在操场上清扫的小型机械人。“对它开枪。”

莫默看了眼子弹和机械人,什么没说,麻力的装弹、瞄准、开枪。

“碰!”机械人被打飞,肚子中间冒起白色的烟。

周佳佳跑过去看,惊骇大吼。“打穿了打穿了!”

打穿了?这让所有刺头都不敢相信。血刺的机械人都采用上等器材所制,即使是用魏勇的巴雷特都很难打穿,最多打凹,现在莫默用自己的狙,以他身手打进机械人身体里不是没可能,可打穿?太神奇了!

陆朔还是一脸得瑟样,感性的讲。“默默、焰焰及小勇都是狙击手,用惯的枪不好换,这种子弹是我针对机械人研制的,刚好给你们进行点名狙击。”“不过这种子弹密度极高,我还没有把数据整理出来,不能批量生产,我得继续研究,把它简单化,用于批量生产。”

众人崇拜的望她,完全无视了指挥官,以至于……

“陆朔士官,你确定这种武器的可靠性吗?”一直没说话的陆龙,望向高傲如孔雀的陆朔,慎重确认她的答案。

陆朔肯定的点头。

“那好,在再接下的一个月中,周佳佳、苏仲文、冷焰及梁柯,你们留在基地进行新武器的测试及熟悉,一个月后考核不通过,该武器将交于兵工厂处理。”

“是!”

对自己武器十分自信的陆朔,沾沾自喜,笑得跟芙蓉花似的。她归来做的第一件有意义的事,感觉无比开心,虽然这里大半功劳要归于以前的自己及留下那些设计稿件的武器学家。

瞧了眼乐不思蜀的士兵,陆龙想训她,最后想了想放弃,让她教导周佳佳他们使用,便自己去走程序。

血刺是正规编制,私自开发新种类武器不上报,是会视为反叛,而新武器是否能在基地使用,还得要上面的文书做批复,她倒只想前面不想后果。陆龙走进大厅,让管家给五大行政区的将军打电话,要求会议。

陆朔确实不知道改良、开发个武器还这么麻烦,只乐道享受战友的追捧,那感觉爽啊。

“小美人,给我们讲讲这枪的性能,真想迫不及待用它出战了。”周佳佳两眼放光,拉着陆朔就往课室走。

制造这些东西的陆朔,自是也想看它们展露锋芒的,便叫秦朗他们都跟上,统一给他们讲解。

**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中,陆朔没有离开基地,跟他们具体介绍过性能及注意事项,就看他们训练,看子弹飞来飞去,各种爽。

所以,当然,学校她是没去了,直到其末去参加跳级考才想起傅子沫那个朋友。

“小朔?”抱着书本的傅子沫看到往外走的陆朔,不确定的叫住她。

陆朔惊讶停住脚步。“小软?怎么样?考得好吗?”看到清清瘦瘦的傅子沫,陆朔心里想着,这才叫书生啊,家里那个没法拿出手比。

看她蔫然一笑,清风不及她半分悠然,傅子笑得有些无奈。在同一个班,他们再次相见不是面对面,而是在操场上叫住她背影。“应该还好。”

“嗯,那就好。”

傅子沫忍不住问。“你呢?”

陆朔点头。“跟如期的一样。”

听了这话,傅子沫有些失落。做为朋友,他应该希望她考上国防大,可他私心希望她考不上,这样她可能就还会留在这里,即使一个学期见不到几面。

被他专注的望着,陆朔有些不习惯,也许是她还没完全习惯他的原因吧。她摸了摸头,不自然笑道:“我走了小软,有人在外面等我。”

“是你爸?”傅子沫没有放行的意思,继续问她话。

“嗯。”是爸爸吧?对外界似乎是这样的。

“你爸爸对你真好,从幼儿园一直到现在,几乎只要你来学校,他都会来接送,连考试都一样。”

从别人嘴里听到他对自己好的话,陆朔有些意外跟激动、好奇。“他对我真的很好?”

“嗯。那次期末考试还记得吗?你叫我去跟你和你爸爸一起吃饭,虽然最后没吃成,不过由此能看出,陆龙大校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绝对不会浪费一分耐心与好情绪。”

所以听他这么说,陆龙是很喜欢自己了?愿意在她身上浪费时间。陆朔心里跟吃了蜜似的,笑得更甜。“我想我爸爸也是喜欢你的,可能是他当时心情不好。”

喜欢不喜欢一个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傅子沫知道她是安慰自己,不多言,静看了她会儿才讲:“你快回去吧,陆大校该等久了。”

“那我走了哦,小软。”陆朔想到正在等自己的陆龙,赶紧的回到现实,冲他笑着摆手。“再见,小软。”

看她轻快要飞起来的脚步,傅子沫默默的想。“朔朔,希望还能再见面。”

原来以前那个各种高贵的陆龙会送自己去上学吗?是出于什么用意呢?一个好爸爸的头衔?闲着没事干?这都不可能,以他做风,爸爸这词是个什么东西?做为一个军团的指挥官会很闲?所以……他是因为喜欢自己!

在心里非常笃定这个答案的陆朔,先是心里被塞得满满的,后又有些吃味。他是喜欢以前的自己,可恶,她居然吃自己的醋了!

“你喜欢我吗?”

看到冲上车的陆朔,没头没脑说这么句话,陆龙沉默了半秒。“有事?”

陆朔气馁的摇头。“没事。”

就说嘛,完全不可能啊!操,难道是小软骗自己?

陆龙看了她半晌,开车回基地。“准备一下,明天回家。”

“明天就回?做什么?”离过年还有个来月呢。

目视前方的陆龙低沉吐出两字:“订婚。”

香瓜星期天加班,哭啊哭啊,求安慰~

不过香瓜大半是来公司蹭空调的>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