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如鱼得水的纨绔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十五章 如鱼得水的纨绔朔

对于订婚,陆朔除了有些不爽之外,倒像是回归大自然的鸟,欢腾的不得了。

从没几个人的科学院,严肃要死的白色大楼,随心所欲的基地,可这毕竟都是从这一处到另一处,而回家就不一样了,家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她可以跟几位叔、爷到处玩,让她回去就没闲着。

“三叔,我们一定要呆在这里吗?”陆家老宅,陆朔双手抱膝,下巴抵在膝盖上,眼睛无聊的半磕着,全身透出股慵懒,就连声音都是有气无力。

陆飞跟陆将坐她旁边,望着跟长辈商谈事宜的陆龙,两人想了下,陆飞就跟她讲:“我想应该是的。”

陆将寻思着开口:“怎么说都是陆家几十年来的大事,我们要是跑路,爸爸应该会很生气。”

何止是生气,简直是会气炸了,如果真到那地步,陆刚将军会给他们各配两个下属,美其曰差遣,实际的看守,不准他们这些兔崽子跑了。

可是这里真的很闷啊。陆朔垂下眼帘,看自己的脚趾。听到他们不时谈论陆龙,又扯到自己,说什么自己一定会喜欢那个后妈?很抱歉,她连后妈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她想她喜欢不起来,所以干脆耳不听为净。

看她像霜打了的茄子,小恶魔终于也有这么一天,陆飞那少得可怜的爱心泛滥,大手罩住她小小的后脑勺,摧残了下柔软的青丝。“小朔,真不想呆这?”

“嗯。”

陆飞眯起眼睛看着陆刚那堆人,舔了舔下唇邪魅无比。“走,带你玩去。”

“三哥。”看到他真要走,陆将惊讶的叫住他。

站起的陆飞侧头瞧了他眼。“要去就跟上,不去就顶着。”

陆将犹豫下,看了看父亲跟大哥,决定跟三哥走。

“这才是好兄弟。”陆飞抱住陆朔的肩膀,可却对陆将坏笑道。“去开车吧,四弟。”

对他的笑,陆将习以为常,居高临下瞧了他眼便去车库。

看四叔走掉,陆朔抬头看陆飞,纯真的讲:“三叔,身高没什么的,你不必介意。”

被戳中疼处的陆飞瞧着她磨了磨牙。恶魔就是恶魔,即使伤心难过也还是恶魔,处处不忘挤兑人。“嗯,确实是,小朔你也是,不必介意。”不经意说完,陆飞又问。“今年十五了吧?明年就十六了,都快过了成长的高峰期。”

被他用四十五底角低视的陆朔,垂头看脚趾。“我还会长的。”离十八还有几年,她现在也有一五三了,到成年时肯定能长到一米六、七!

“把头抬起来,老低着头做什么?这可一点不像我们陆家人的作风。”

“那陆家人的作风是什么?”陆朔被他拉住头发,被迫抬头看他。

陆飞连想都不想,头抬四十五度,铿锵有力的说出四字。“狂、拽、酷、霸!”

想了下的陆朔非常认定的点头。“嗯!”

“走吧,你四叔在等了。”

“让他等,我们喝杯茶再去。”

陆飞一巴掌拍她脑袋上。“这四字是对付外人的,给我走快点!”

不得不说,陆飞虽然跟陆家军比,不算个好军官,可气势还是有的。他这一声呵,陆朔迅速的跑上车,不敢违令。

“去皇朝。”陆飞对陆将说了句,就看向往大厅瞧的陆朔,把自己的手机给她。“小朔,这上面哪个名字你看的顺眼,就给他们打电话,叫他们出来玩。”

听到这个陆朔唰回头,在车子稳当的开出大门时惊喜的问。“真的可以?”这个机械时代,手机就是人的第二隐私,现在三叔让自己看他的手机,而且还是自己打过去,这份荣幸得多大呀。

看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光亮,陆飞有些疑惑。这次的小恶魔,跟以前的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什么真不真的,三叔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尽管拿去玩。”

“是!谢三叔。”陆朔喜洋洋应着,就开始看他手机里的内容,期间偷瞄了眼陆飞,怕他会不准自己看这里那里,结果她担心多余了,陆飞看路面不知想什么,难得狂妄的脸沉寂下来,细一看他比几个兄弟都俊逸。

陆朔提心吊胆的偷看他信息,发现他的收件箱里都是空的,包括他发出去的也没有,想是被他习惯删掉的,而手机除了电话簿有上百人的联系方式,便只有几个常用软件,其它什么没有。

好奇的陆朔想把他删掉的数据恢复,想看他这个风名在外的三叔,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陆飞似是看出她的想法,转过头望她。“删掉的数据恢复不了,小朔,你是机械师,可不是唯一的机械师。”“别磨蹭,快打电话。”

陆朔有些失望的点头,在电话簿上找看得顺眼的名字,给他们一一打电话,在他们戒备问自己是谁时,陆朔腰杆一挺,咳嗽了声。“我是他女儿。”

陆飞:……

陆将:……

陆朔:咧嘴笑得露出两排大白牙,静等那边人的反应。

王永大脑当机三秒,随即了然点头。“你是陆龙的女儿陆朔吧?行,告诉三少我马上就到。”

没骗到!陆朔萎下肩膀,想这个叫王永的人太聪明了,她得挑个名字看起来很笨的人。

“什么?”林泽惊疑了五秒。“你是小朔吧?是你一个人还是跟陆龙一起?”如果跟陆龙一起,他就要考虑一下去不去了。

“没,就我三叔、四叔。”陆朔粗声粗气说完,啪达一下挂了电话。

看她气焰高涨,小脸满是不爽,陆飞支着下巴好奇的问。“小朔,你这话明显漏洞百出,他们是不会信的。”

“为什么漏洞百出?你跟我爸爸又没小多少。”

听到这话,陆三少怔愣,陆四少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车里气氛沉默了会儿,随即被陆飞邪气的话打破。“小朔朔呀,你三叔我虽然很厉害,可你出生的时候叔才十来岁,我还没这么厉害哈。”

陆朔翻白眼。“那就是我爸爸比你厉害了?”

呃……陆飞脸色僵硬,无视前面瞥笑的四弟,讪笑的讲:“算是吧。”

“嗯,所以还是可以试试的。”陆朔努力不懈,给看名字无限风雅的夏候东风打电话,同样先报出三叔的名字,又报出自己的身份。

结果想当然,还没一下就被他说中真实身份。

直到最后一个,看上去老实本份的名字,陆朔决定打完这个就不打了。“许叔叔吗?陆飞叫你出来吃个饭。嗯,我是他女儿。”说完的陆朔屏息听那边动静。

那边动静挺大的。

嘴里咬着笔的许臣惊呆张嘴,笔唰掉在衣服上,害得他跳起来,撞倒画架。还好那画他才刚上了颜料,不然得毁了。

“三少的女儿?”许臣大脑慢慢转过来,想了下就想通了。“你是陆小姐吧?虽然有段时间没见,但我记得你的声音。”

陆朔:……

“嗯,你快点来吧,在皇朝。”说完便狠狠挂掉电话,把手机扔给陆飞。

陆飞嘴角含笑,饶有兴趣的望着她,在她要老羞成怒时开口。“小朔,你为什么要说是我女儿呢?”

陆朔用眼角看他,不急不躁。“好玩。”

“哦~”

听他意味深长的哦,陆朔秀眉微皱,被他看得非常不舒服。

见她不住扭动,陆飞也不逗她,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又丢给她。“叫他出来,你会喜欢的。”

为什么她会喜欢?陆朔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罗耀君?看名字不错,而且三叔指名要叫他,想必也是个有君子风度之人。

事实证明,她的第一感觉没有错,那个罗耀君确实是个品行俱佳、言行谦逊、温和有礼的谦谦君子。

他们以前似乎都认识自己,可现在的自己不认识他们。陆朔便在他们进包间时天真烂漫的笑,在他们还没入座前,在他们与三叔、四叔打招呼间,对照他们的声音与名字,找出相应的人,然后再仔细观察这些人身上的细节,猜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从而得出他是干什么的,因此她除了前面几分钟的不在状态,后面如鱼得水,跟他们聊得甚欢。

几个大少爷海聊了半天,也没叫小姐,喝了些酒就转场去下面的KTV,带他们的宝贝开荤去了。

罗耀君皱眉不赞同。“三少,这里虽然是皇朝,可毕竟是混乱场所,陆小姐现在这个年龄不适合去那些地方。”

看他说的一本正经,陆飞摸着陆朔滑顺的头发,不可一世的讲:“罗先生,你也管得忒宽了吧?”人确实是他叫的,可不代表他有这么跟自己说话的权力。

被他摸脑袋的陆朔忍了忍,最后忍不住动了动头。别老摸她头,她不是小孩子了!

这个时候她不给面子怎么行?陆飞大手使劲按着,让她老实点。

罗耀君动了动嘴,看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昂,又见陆朔低拉着脑袋看地面,明显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便不再多说。

于是这事就揭过,几个纨绔子弟转场KTV。

一走近KTV大门,远远就能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让陆朔有些热血沸腾起来。好刺激,她的人生从五岁到十五岁,她跳过十年来做这些事,虽然中间十年只是忘记,可感觉就像她还没读完幼儿园,没有经历过逃课,没有一步一步成为坏孩子,然后她一下就来这些成人场所了,各种莫名兴奋。

门口两个穿黑西装的强壮男人,看到他们,恭敬的向他们点头,为他们推开大门。

紧闭的门一开,金属撞击的音乐、人声,潮涌而来,激烈的能让人窒息。

陆朔被吓了跳,怔在原地,看里面的群魔乱舞,眼睛瞪得老大。

“来都来了,别想逃。”陆飞站她背后,把她推进去,后面几个也没所顾虑,跟了进去。

皇朝是高档娱乐场所,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之于它为什么有这么多大人物来这里消费,全在于它的保密工作做的好。

陆朔被推进人群,近身感受别人的快乐,耳朵听着他们的欢呼,在激动得颤抖了会儿后,也跟着嚎了一嗓子。“操,太他妈怒刺激了,我才不会逃!”说罢冲进人群。

被她震住的几个大少爷:……

小恶魔终于恢复本性了。陆飞。

这样真的好吗?陆将。

她是猴子派来嘲笑他们的吧?比他们当初进入这里,有过之而不及。王永。

有种人天生就这样,丢在淑女堆里是淑女,丢在野兽里面是野兽,丢在坏人堆里便能是坏人,所以在这个群魔乱舞的KTV里,她无疑也能如鱼得水。夏候东风。

爆发力真强。许臣。

“走吧,看来今晚的公主名头非她莫属。”林泽说着走进去,找那个一下不见踪影的宝贝。

陆朔跑进人群里面,感受各色各样的人,看他们在昏暗灯光下的笑脸,看一男一女斗舞,活色生香,完全抛却烦恼,享受这种气氛。

看他们的衣着都价值不菲,故意解开的衣服扣子恰到好处,即使有的人头发上花花绿绿,可陆朔知道那些除黑色外的其它颜色都是假发,临时带上去的。

没有造型奇特的“形为艺术”,没有自己眼中的外星,也没有别人眼中她们是火星人,都一个种族,这只是群压力大来这里放松的人,所以并没有出格或是陆朔不能接受的事,最多就是……

“嗨,小姑娘,你怎么混进来的?”一个穿着某名牌衣裤的男人主动搭讪。

陆朔头一抬,视线像X光一样把他从头看到脚。样貌合格、气质合格、举止合格……确定他每项都达标后,展露笑颜,一点不怯场的朝他露出口白牙。“先生,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白衬衫男人意外了下,不知是反被她调戏,还是因为她在这地方说了不适宜的话。

在这里要说碰到眼熟的,还真是经常的事,但他们都心照不宣,即使认识也当不认识,如果搭讪也不会提及各自的身份。

感觉到他的异样,陆朔笑着朝他伸手。“我叫陆朔。”

本来就意外的男人,听到她说出自己的本名,又犹豫了会儿,似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该告诉她真名。

穿越人海,终于看到陆朔的三少、四少,看到他们两这表情,就想着小恶魔这么快就出手了,而且还把对相给难住了。

白衬衫男人,在她纯真的视线下,表示友好,报出了自己的本名。“保贤。”

单这名字陆朔对他好感又提高不少。“那我就叫你贤哥吧?”

保贤:“嗯。”

陆朔:“贤哥你是下班了吗?”

保贤:“算是。”

陆朔:“这里一直都这么热闹?我几乎没有看到不开心的人。”

保贤:“应该是。”

陆朔:“感觉这里气氛真好,即使什么不做,都觉得开心。”

这时保贤终于不再以被动者角色,反问她。“你不开心吗?”

陆朔摇头,眼睛望向扭动的人群,却看得更远。“现在开心了。”

一个人开不开心,看她的眼睛就知道。保贤这时充分发挥搭讪技能,带她去巴台,请她喝酒。

看到晶莹剔透的五彩液体,陆朔冲他无邪一笑。“谢谢贤哥。”

“得,你还没成年吧?喝出问题来我可不负责。”

“喝不出问题,我酒量好着呢。”喝过两次,醉两次的人大言不惭,有模有样两指高雅夹起高脚杯,便很享受的喝了小口,接着滔滔不绝又恰当的说这酒怎么怎么好,像久经风场的老手。

看她有说有笑,还这么干脆的喝别人送的酒,陆飞要上前把人叫过来,被王永拦住。

“三少,那人不会对她怎么样,我们在一边静观其变吧。”

陆飞看神色认真的王永,叫人在巴台对面要了个坐位。

于是疯狂的KTV里,形成一个这样怪异的局面。几个大少什么不干,叫来酒边喝边聊,可视线没一刻离开过漂亮、可爱的小恶魔陆朔身上,生怕她一不小心被人吞了,那可是大事件,把他们几个剥层皮都是不能解决事情的。

“我想来这里的人,都是生活不痛快的人,贤哥你有什么不痛快呢?”陆朔浅尝了口酒,还是以调戏者的姿态调戏别人,支着下巴色眯眯盯住他看。

保贤从容得体,没有在谁调戏谁这个问题上纠结,倒是以大哥哥的姿态跟她聊天。“不痛快的事多了,说不过来。陆小姐你呢?为什么会不开心?”

为什么会不开心?她也不知道。陆朔转着酒杯,不时瞟一眼保贤,思量该不该跟他聊深入。

“你完全不必要在意身份,在这里都是平常人。”保贤打消她的疑虑。

“贤哥,你有喜欢的人吗?”陆朔不是因为他的话才说的,而是她决定不透露与自己本身有关的一切,这样他就不会扯上陆家。

保贤没有敷衍她,想了会儿才讲。“应该是有的吧。”

“为什么是应该?”

“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说我的,说说你的吧,早恋的孩子。”

“我才不是孩子!”秀眉紧皱,陆朔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完,似是证实她不小的这问题。

保贤静望着她什么没说,只是又给她叫了杯酒。

没舒开的眉毛让整张脸都显得楚楚可怜,像摊上大事件,一件她无法解决的事情。“贤哥,要是你喜欢的人结婚了,你会怎么办?”

“这可真是道难题。”保贤虽是笑,眼里却闪过抹悲伤,快得连陆朔都没发现。“如果她结婚的话,我想我会祝福吧,至少她是幸福的。”

“放屁。老娘不开心,他凭什么幸福?”

“呵呵,比起失去,又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呢?”

呃……她似乎戳到别人的伤心事了。听到这话里的意思,陆朔在伤心难过时,发现竟然还有比自己更悲惨的人,顿时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惨。“那、那、那个……”

“继续说你的事吧,我很好。”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保贤笑道。“早恋的姑娘,你难道想劫婚吗?”

“怎么可能!”“他比我大、大很多,劫不了。”自己还未成年,劫了也打了不结婚证,劫个屁啊。而且他们一定会以为自己无理取闹,把劫婚看成是搅局的。

“原来你还是大叔控,陆小姐你是缺少安全感吗?”

“才不是!”陆朔喷火,凶狠瞪他。“他只是刚好比自己大。”

“大多少?一轮?两轮?”保贤很好的充当心灵调解师,听她一个小屁孩谈论自己的感情。他还真是病得不清,浪费一晚上的时间陪个未年成,最重要是这个人还是下不了口的。

听到他的话,陆朔想他们之间也没交集,说了便说了,权当跟一个陌生人聊天,谁会在意陌生人的话呢?“没一轮,不过也差不多了。”

“没一轮?陆小姐你不会在说在下我吧?”“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你?”

“你能别这么自恋吗?”

“刚才都是你一直在调戏我,我很难不想歪。”

陆朔:……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啊,各种纠结。

保贤微微一笑,工作的原因让他笑得比同龄人更加成熟有魅力,也……危险。“陆小姐,你刚才不是豪言壮语说不准他幸福么?那就把他抢过来好了,反正他比你大这么多,受得住打击。”

“其实、那个,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喜欢他?”听到他的话,陆朔高抬的头颅缩了缩。

保贤:……

“感情你在玩我呢?”

“不是,我是真不开心,可是我不确定原因是什么。”

“回去想清楚了再下决定。得,若不是你跟她有几分像,才懒得跟你聊这么多。”保贤把酒喝完,便进走人群寻找今晚的目标了。

看他消失,陆朔苦闷着脸把酒喝完。她是真的不知道嘛唉,好烦各种烦

“永子,那个人什么来头?”常年在外的陆飞,对帝都局势不是很了解,现在看他家的小恶魔,似乎因为调戏不成功正苦恼着呢。

王永瞧了眼走掉的保贤,没说透。“可大可小的人物。”

连王永都不方便说?陆飞看了下王永和耀君,没再多问。“别坐了,我们这些臣子,可得把小公主侍候好了,让她愁眉苦脸的回去,大哥还以为我们欺负她。”

应该没人能欺负到她吧?众人心声。

出来玩的,就是要人多才好,不然一个人呆一起,很容易想起不愉快的事。

因此陆朔在几位大少的众星捧月下,很快就将那些烦恼抛开,跟他们几个玩猜拳,喊得比谁都大声,引起周围许多玩家围观。

“喝喝喝,永哥,得喝干净,一滴不剩。”

“哈哈,又我赢,你们全给老娘喝!”起初不会玩的人,在玩熟后连赢几次,大块人心,乐不思蜀的忘记调子,左一句粗话,右一句粗口,豪言壮语的颇有一代豪杰之风范。

几个大少爷也是这么玩过来的,自然不怕她这个初生牛犊,所以拼到最后几乎全军覆没,就连罗耀君都没能幸免。

得善后的罗耀君喝得最少,只有些气血上涌,叫他们别喝了,免得出乱子。

七八分醉的三少、四少他们,想到严厉的父亲,便说今天就到这了,有机会再出来玩。

浑身轻飘飘的陆朔,脚下踩着棉花被陆飞拽走,在上车的时候听到他口袋的手机响了,便也没犹豫,拿出来就接了,只是这次她换了种玩法。“喂,你哪位?”

“哦,女朋友?我是他老婆!”

众人:……

“姓陆的!”电话那边一声咆哮,气壮山河。

被吓醒的陆飞一阵激灵,从小恶魔手里抢过手机就一边装孙子道歉去了。

众人被这一幕给震得回不过神来,看看被唬住的陆家小小姐,又看看跑远哄人的陆飞,各种凌乱。

这陆小姐也太会玩了吧?一晚上没过去,就从女儿变老婆了?不过……话说这三少怎么这么紧张?有猫腻!

对发小儿的疑惑,陆将同样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现下不是考问的时候,就让他们先回去。

看三少那电话一时半会完不了,王永几个人点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二十分钟后,陆飞回来,手还捂着电话,想是没有挂断,但又不能让对方听到。“小朔,乖,快跟你阿姨解释下,说你是我侄女,刚才开玩笑的。”

被风吹醒些脑袋的陆朔,瞧着低声下气,气焰全无的陆飞,十分新奇。她三叔也有今天?“我不。”

陆飞眼角抽了抽,耐着性子哄。“你解释了,三叔以后带你去海上玩,看战舰。”

这个嘛……想到威风凛凛的大船,陆朔犹豫了。

“那里有很多水手,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诱惑挺大的。陆朔眉毛皱了起来。相比以前的怕水,现在的陆朔就像许多孩子一样,无可厚非的喜欢玩水。

“好吧,我跟阿姨解释。”陆朔伸手,在陆飞如释如负的神情下,跟她讲:“弟妹,我刚才听错了,实际我是三弟大哥的老婆。嗯,对,就是大少。”

陆城:……

陆飞:……

唉,管她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能把事解决掉就行了。一下变成三弟的陆飞,已经懒得跟她计较,等来司机就带小恶魔回家,同时想着以后得离她远点。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来公司加班蹭空调,结果星期天办公楼没有冷气,嗷嗷。

在如此高温下,香瓜各种烦躁,还多更了,求安慰~~

话说,明天一章有奸情~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