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贪欢是不对的/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十七章 贪欢是不对的

庞大的陆家,即使是可有可无的早餐,都是一次非常热闹的会餐。

在看报纸的陆飞,看到从楼上下来的陆龙,好奇又邪恶的讲。“大哥,你是不是欲求不满?”

一晚没睡的陆龙气势仍然不减,冷冷一记眼刀,成功让他闭嘴。

陆飞摸摸鼻子,继续看新闻。

可他惹到了陆大少,怎么可能就此揭过?

“陆飞,我听陆朔讲,你有女朋友了?”陆龙坐他对面,黑眸不减丝毫锐利,冷傲的挑着下巴看他。

陆飞顿了一下,随即疑神疑鬼看四周,见陆刚跟几位兄弟聊什么,才紧张的跟他讲。“大哥,这事可千万别让爸知道,我可还不想结婚。”

“嗯……”意味深长、若有所思想点头,陆龙望着陆飞突然残酷一笑。

陆飞打了个哆嗦,跳起来。“哥,你可是我亲哥啊,不带你这么玩的。”

陆龙恢复面无表情,挑着眉儿。“你想怎么玩?”

“不,我一点都不想怎么玩。”

“不玩明年过年就带回来见面。”

陆飞:……

“大哥,你不都要订婚了么?给兄弟们顶几年吧,求你老了。”陆飞这幅低声下气的话,若是让外人知晓了,一定得跌破眼镜。

陆龙十指相抵,看向笑容满面的陆刚,无情道:“哥给你们担过不少事了,这事得你们担着。”说罢起身走向饭桌。

后面的陆飞经过一番挣扎,紧追上去。“大哥,我们担着可以,但你得给我们个解释,不然免谈。”

“你这是在威胁我?”

“呃……”被他眼角视线扫到,陆飞直冒冷汗。“这不是威胁,是交易。”

陆龙没回他,拉开椅子便端坐下。

陆飞把椅子拉近他些,神神秘秘的问。“大哥,你是不是喜欢什么人,还没追到手啊?”

“是又怎么样?”

“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高季怎么办?”

陆龙瞧了他眼,淡漠的扔出两字。“凉拌。”

陆飞:……

还想再说什么的陆飞,在梅姨叫开饭的时候,看到走来的几个长辈,将剩下的话吞嘴里。

落座的陆刚看了圈饭桌,问陆龙。“小朔呢?”

“睡晚了,没起。”陆龙面无表情的讲。

陆刚点头,一大家子这才开饭。

等陆朔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多,大厅里只有几个佣人在忙碌,看到她下来,都恭敬的向她道早安。

陆朔点头,看了圈大厅。“我爸爸他们呢?”

“回小小姐的话,大少爷出去了,三少爷被朋友叫出去了,四少爷公司有点紧急事件,回去处理了。”佣人将三位少爷的行踪跟她一一报备,至于老爷那辈就没有提起,是个非常聪明伶俐的佣人。

“知道我爸爸去哪里了吗?”

“这个我们不清楚,少爷们的事我们不敢过问。”

得,又不是封建社会。陆朔听她左一句少爷,右一句少爷,也懒得再问,饥肠辘辘的吃了早餐就琢磨着今天干嘛。

三叔出去玩都不等她,太可恶了!把肚子喂饱,陆朔在大宅子里逛了圈,没发现好玩的就让佣人找几本内容丰富知识面广的小说来,想在房里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

佣人很迅速的搬来几本书,内容涉及古代历史,现代黑帮,未来科技。

古代历史太摇远,未来科技太扯淡,就现代黑帮吧。陆朔挑挑捡捡,拿起本书滚床上看起来。

别说什么躺着看书不好,对于机械师这样的懒人,她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将懒怠主义发挥的淋漓尽致。

书不是很厚,陆朔几眼看过去,感觉学到不少东西,但唯一缺欠的是打架不够激烈,然后……心里痒痒的陆朔勾手指,叫来站在旁边的佣人。

“小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吗?”聪明伶俐的佣人小琪,眨眨眼睛,凑近她。

陆朔红着脸咳嗽了声,不自在的讲:“那个,能有点其它的书吗?”

“其它什么书?”

“就是、就是感情戏份多点的。”陆朔说出来红了老脸。

小琪恍然大悟的点头。“我知道了小小姐,我这就去给小小姐找来。”说完唰一下跑出去了。

看她隐约兴奋的背影,陆朔不莫所以。这种事、这种事,应该是成人后看的吧?为什么小琪不仅不阻止,还这么高兴?

不一会儿,小琪捧着大堆书籍飞奔进来,也不知她这些书是从哪里找的。

“小小姐,这些都是浅面一些的,这些口味有点重,我觉得小小姐你应该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不然你会接受不了。”比起陆朔的“天真无邪”,小琪可是真善美呀。

看到书封面一本比一低俗,陆朔好奇问。“小琪,你这些书哪里来的?”

“哎呀,当然是书店租的,人家也好奇嘛。”

陆朔:……

“小小姐,不然我们一起看吧?”小琪笑眯眯大胆的讲。

反正她的工作就是陪着小小姐,而且自己虽是陆家的佣人,可陆家几位老爷子都没把她们当下人,陪小小姐看书还是可以的啦。

陆朔当即摇头。“不用不用,你出去吧。”

对她的羞涩,小琪热情奔放。“小小姐,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当你好奇的时候,就说明小小姐你长大了呢,现在的女孩子一般十二、三岁就开始好奇了,小小姐是我见过最纯洁的女生了。”

纯洁?陆朔想到昨晚的事,一点都不这么觉得。

对她滔滔不绝的赞美,陆朔挥手让她出去。

小琪只得恋恋不舍的出去,临走还不忘帮她把门关上。

而等小琪出去,陆朔漂亮的眸子在两堆书上扫过来扫过去,最后白净的手在右边的重口味堆里挑了本。

要看就要看重口的,她承受能力好?!

“事情超出预计范围。”一间雅致茶馆里,陆龙看了眼杯里的绿叶,说着看向对面的美人。

如歌拨了拨利落的短发,没有犯难,而是兴奇。“哪里超出了?”

做为国内屈指一数的最年青的心理师,如歌在第一次看到陆龙跟陆朔,就敏锐嗅出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在谈话中也给过陆龙暗示,最后她留下名片,然而一切不出她所料,这位军界传奇的人物就给她打电话了。

想到害自己整晚失眠的人儿,陆龙微微扬唇,不着无痕的呷口茶掩饰。

他这情绪变化没能逃过如歌的眼睛,意外自己也能有看到他笑的机会。做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师,她自是将他公开的资料都看熟了,能见得他一笑,实仍罕见。“我想是往好的方向超出,我是现在应该恭喜你呢?还是提醒你那孩子还是未成年?”

“我不会伤害她。”陆龙笃定的讲,声词坚决。

闻言如歌一点不避讳看他下半身。“这可要辛苦你兄弟了。”

陆龙:……

“行了,你别用这眼神看我,我可受不了零下一度的寒冷。”如歌恢复正经,又是一位气质绝佳的白领精英。“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听爸爸的消息,十天后你会跟高季订婚?”

“不是还有十天?”陆龙无所谓的讲,平静淡漠,一点没将这件人生大事放心上。

看他毫不在意的样子,如歌为高季小小的抱不平。“我见过她,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我的人很多。”

“但你这么做,对她始终是种伤害。”

陆龙对她的指责漠不关心,喝了杯里的茶便起身整了整衣领往外走。“时间会让这一切都消失。”

看他走得潇洒,如歌看着手里的茶苦笑。陆大少,你要走也至少把钱给结了啊!叫女生出来不结帐是没风度的表现!

刚抱怨完的如歌收到条短信,看到上面一笔高额的咨询费进帐,笑得眼珠都看不见了。啊,还是大少阔气,别说一次茶钱,海鲜钱她愿意出啊。随后又自言道:“不过那小天使还真是可爱,一听他爸爸要娶媳妇,行动力她丫的直赛飞毛腿。”

看小黄书的“小天使”,没有用超级记忆力,而是一字一句的很认真在看,最后看得她自己在床上打滚,直想着陆大少他快回来吧,快回来吧,然后她好学以至用。

然后,就在她滚过来滚过去时,她心心念的人回来了。

坚起耳朵听到小琪热情洋溢的声音,陆朔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正欲把小黄书收起时,就看到房门嚓咔响,被人推开了。

要把犯罪证据藏起来的陆朔,看看一身浅色风衣俊美不凡的陆龙,又看看指尖下的书,一狠心一咬牙,冲过去、扑不倒?

想像书中写的那样,给他一个热吻做为迎接的陆朔,仰望、仰望,妈的,她发誓,她一定会努力长高的!

“这么急,有事?”以为她会投怀送抱的陆龙,见她生生停住,忍不住好奇问。

陆朔脚一伸,把门踹上,阻隔小琪好奇的视线,无辜天真的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能抱起我吗?”

陆龙没抱,而是提起她扔床上。

好吧,不管是抱是提,反正她现在够得着了。陆朔敏捷的拉住他衣服站起,抱住他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亲上去。

见她主动献吻,想她刚才为什么要让自己抱起她,陆龙忍俊不禁,伸手将她抱怀里加深这个吻。

这个吻没有激烈的战斗,在照进窗户的阳光下,显得越加平和、美好。

陆朔没有章法,现学现卖的东西在陆龙的搅动下,早成了一团浆糊,只是本能的不认输,还在死扛着,像小动物似的回应他。

最后陆龙败给她了,拧住她衣领将人拉开,声音有些沙哑的问。“今天在做什么?”说着视线扫了眼床边堆放的书,看到书名及封面,了然,在她还要扑上来亲时,将她拧开自己。

“看书,学习。”陆朔清脆的答完,又不依不饶向他伸手,想往他身上蹭。后面还有好多啊,她要做全套的!“爸爸,要脱衣服么?”

陆龙:……

嘴角抽搐的陆龙,把她提下床,严肃的教育。“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以后不准看了,被我抓到一次跑三十公里。”

陆朔低着头,不知悔改。我不让你知道就是。

“管家会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别想跟我耍花样。”

那她把管家黑了。

什么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便是。

“你要是敢黑了管家,直接关禁闭。”

事实证明,政策对策都不管用,姜还是老的辣。

见她的脸又萎下份,陆龙缓了缓语气。“今天的晨跑跑了吗?”

“没……”

“现在去给我补回来。”

一直低着头的陆朔抬头看他。“现在中午了。”

“十公里,一步都不能少。”

陆朔皱眉,很不怕死的道:“你自己要憋着,不准拿我出气。”

陆龙森森的盯住她,阴沉的讲“二十公里,一寸都不能少。”

“你……”

“跑!”

事实再次证明,不要试着反抗长官的话,不然受罪的永远都会是大兵。

**

回来吃饭的陆飞看到围着大院跑的小侄女,又看坐在冬日暖阳下的陆龙,好奇的走向他。“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呢?”

“必备课。”陆龙视线盯着跑步的女孩,没有移开过。

陆飞站他身边,看到跑得稳当的小恶魔,忍不住称赞。“跑得挺上道的,不愧是你带出来的兵。”

“不是我带的。”要是他带……她现在应该早放弃了。

“那不愧是血刺出来的兵,这总成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冷哼。

陆飞不在意,双手揣兜里,看她挥洒汗水,心里莫名有股快感。小恶魔,终于有人能够冶你了!

陆朔步没跑完,陆刚他们也都回来了,看到被儿子虐待的孙女,除了刚开始一句质问,然后就被陆龙言简意赅给打发了,还直言这是对的,放假也不能荒废锻炼云云。

想找爷爷告状的陆朔,听到这话顿时像瘪了的气球,萎靡低垂着脑袋。为什么他不用做必备课?为什么他能看着自己跑,自己坐一边观赏?操,她一定会很快当上军官的!然后超过他超过他超过他!

实不知,此等豪言壮语,无一点可考性。先不谈及她什么时候大学毕业,毕业后也是在血刺服役,而血刺归总指挥官也就是她爸爸,她想翻出陆龙的手心?哼哼,这是根本没可能的嘛。

再者,如果她真当了将军,要么在别的军团继续服役,要么陆龙走人她上,不过这答案想都不用想,根本是在扯蛋。

**

中午陆刚他们匆匆吃完饭就去军部了,留下几个后生,在大厅里大眼瞪小眼。

陆飞手搭在沙发上,坐没坐像的看父女俩暗中交战,不时拿起小琪端来的水果吃。

陆朔不服气的瞪着陆龙,陆龙淡漠的瞧着她。

最后陆龙再次坚决的重复。“去洗澡。”

“我不。”你让我跑我就跑,让我先吃饭我就吃饭,现在你让我去洗澡?很抱歉,她不干了。

陆龙扬了扬眉。“不洗澡别靠近我。”

陆朔大睁的眼听到这话,唰的暗下来,低垂着脑袋晃上楼。

看到小恶魔被秒杀,陆飞迅速把手里的葡萄塞进嘴里,向他大哥伸大拇指。“厉害!”

陆龙扫了他眼,无视。

陆飞邪肆不放心上的笑起来。“大哥,最近我们的宝贝是不是谈恋爱了?总感觉她身上似乎要冒出粉色的泡泡了。”

陆龙睨了他眼,继续无视。

听不到答案,陆飞自言自语。“难道是罗耀君?还是那个保贤?”

“保贤?”听到这个名字,陆龙正眼瞧他。“什么保贤?”

看大哥的样子似乎是很严重的事,陆飞没给他卖关子。“昨夜在皇朝遇到的,他找小朔搭讪,我特意问的王永。”

陆龙沉默了下,随即警告他句少去那些乱七八糟场所,便上楼找人。

“陆朔,出来。”陆龙敲门,一个是让她别泡太久,二是找她有事。

谁想。

“不出!”哼,太可恶了!

“快点出来!”

“不出,有本事你踹门啊,我没穿衣服!”

陆龙:……

在下面看他们两父女大吼大嚷的陆飞,心情舒畅的戳块苹果放嘴里,闲适的细嚼慢咽。就说嘛,没有绝对的赢家,在那个小恶魔手里,他无所不能的大哥也有吃瘪的时候。

快哉快哉,他今天决定不出去了,就看他们父女两对着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