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决战后妈/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十八章 决战后妈

虽然中午很大声的跟陆龙吵架,陆朔也很有骨气的一下午都不理他,但是晚上就又蹭过去,直看得陆飞翻白眼。

这小恶魔离开她爸爸一天会死啊?不能有点人格么?

人格是什么东西?对陆朔来讲,什么都比不上吃陆龙豆腐强。

陆龙在跟陆刚谈订婚细节,没看到坐过来、又坐过来的陆朔,只在她要扑过来时伸手按住她额头,让她跟自己保持一臂距离。

“这事都按你说的,不铺张,但也不能亏待人家小季,明天你挑个时间把她约出来,两人一起出去走走,顺便把首饰什么的买了。”陆刚看了眼被儿子挡住的陆朔,说着就和蔼笑道。“小朔,明天让你三叔带你出去玩。”

听到老爷子的话,陆飞唰一下看向他,陆朔也唰一下看向他。

被一儿一孙望着的陆刚,不解的讲。“小朔,你不是挺喜欢你三叔的吗?见两次面就跟他出去两次了。”

陆朔眼珠圆遛转一圈,笑着声声脆应下。“是,爷爷。”

陆飞打了个寒颤,看了他们三一眼,逃也似的上楼。

“爸,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先上去了。”敛去一惯的冷傲,陆龙恭敬的向陆刚讲,在他的点头下带着不老实的陆朔上楼。

陆朔跟屁虫似的屁颠屁颠跑在后头,在他进房时,没犹豫的跟进去。

看到不时偷瞧自己的陆朔,陆龙没有坐,站房中居高临下看她,在她头快低到地上去时才开口。“你认识保贤?”

陆朔瞻仰他,疑惑了阵才想起保贤是什么。“不算认识,平水相逢。”

“以后少跟他接触。”

难道那人是他的仇人?陆朔更加不解。她感觉保贤还是个不错的人,方方面面都堪称完美,而且还是总统阁下的秘书,关系搞好的话,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到他的地方。

看她难得沉默这么久,陆龙找了条椅子坐下,背贴椅背,以绝对掌控的姿态看她。

被他幽深看不透情绪的眼睛盯住,陆朔有些想退。为什么她感应不到他的想法?一点点,一点点也好。陆朔摒除一切声音及世物,只看坐在椅上的男人。

她不能在他看穿自己时,还对他一无所知。陆朔在维思殿堂里不断放大他的瞳孔,企图透视他现在在想什么。

一般人透过事物回忆、想起、思考什么,这种能力被记忆幻化成片段体现眼球里,经过特殊放大便能看到那些画面。这种窥视别人思维的方法很耗时间,通常陆朔都是根据一个人的波动来进行感应,但这个人几乎很少有情绪波动,即使有也藏的很深。

极致放大的画面如像素点,没看到任何画面的陆朔攥紧拳,集中精力继续深入。差一点,已经能够看到虚幻的画面了,再一下她一定能够看到。

注视她的黑眸闭合一下,陆龙调整姿势跷着二腿,闲适又略带恼怒。“陆朔,你现在不是余阳,我希望你活着不是因为长官。”

画面突然一黑,所有努力前功尽弃。陆朔退出维思殿堂,焦距对准他脸。“如果……”

“你会被勒令禁止参与一切毁灭行动。”

“所以?”

“指挥官怎么说,你怎么做,其它一切不需要你操心。”

“可是……”

“没有可是!”

你能让我说完么?陆朔欲诉无门,可她还是得说。“长官,我觉得一个人的想法是有限的,而我有无限的空间去想事情。”意思就是,我可是天才少女,大叔你省点心吧。

陆龙眼睛一眯,冷寂注视她,一时未语。

如来到南极的陆朔抖了下,把刚才那份嚣张敛下,把傲气什么的收拉回来。

“这事属于军事内部事件,无论是毒鸩还是潜藏的毒牙,都与总统阁下无关,所有一切事情只能军部范畴解决,你明白吗?”在她焰气收拾的差不多时,陆龙冷沉的讲,提醒也是告诫。

“我没有要涉及到总统阁下。”她只是想借助周边关系。

“陆朔士官,你没听明白吗?”“与军事无关,反之,只能在内部解决!”耐心的说到最后,陆龙突然低沉大吼。

被他喷一脸口水的陆朔抹脸,哀怨的瞧他。她笨还不行了,你丫的聪明,我不跟你比较。

“以后最好别在我面前耍花样,你那把戏对我来讲简直是儿戏。”

陆朔:……

她至少黑了管家,掀了你老底!

“不要仗着机械师的身份随便乱来,血刺系统你若敢再碰一下,撤除你机械师的身份。”

陆朔:你厉害你厉害,你好厉害,我不跟你比!

“那个……”陆朔刚一张嘴,就被陆龙冰刀似的眼神一扫,顿时把后面的话给冻住了。

“说。”

“为什么让我远离保贤?”陆朔缩着身子瞻仰他,似他是神明,自己是傻冒。

看她神情,陆龙才稍稍和颜悦色了些。“知道血刺那次高原行动吗?”

“知道。”川西那次行动代号开始是猎鹰,后来改成了毁灭行动,整个行动洋洋洒洒也没多少字,可讲到了半思想机械人的合体,虽然只有几句话,但陆朔想肯定不只是字面上那么简单。而临时更改行动代号,就可以肯定,他们遇到了大麻烦。

“知道就行了,回去睡觉。”陆龙不愿多讲,让她自个回去慢慢想。

陆朔还在那事上没转过来,想问这事跟保贤有什么关系?但在陆龙赶人时下意识的听从命令往外走,脚步刚抬起就又放下。“我能在这睡么?”

“不能。”想都没想的答案。

陆朔眼神一暗,凑过去给了他一个晚安吻,就满脑子装着事出去了。

川西、保贤?这个有关系吗?陆朔神情恍惚,在维思殿堂将这两个词演变出所有关系事物。

川西高原跟白色大楼是天高皇帝远,这两者之间要有联系,也是军部重大事件。

那么,川西演变出的事情是:大事件、机械、支援、军部、重武器?那么保贤是:秘书?负责给总统阁下接电话的?还是个接电话中的一员?他能做什么?

不对,方向肯定错了。陆朔甩头,重新来。川西是大事件、机械、支援、军部、重武器?不对!如果这件事大到能跟保贤挂上勾的,那么不会是重武器。重武器虽有严格编制,但当地军部有绝对的权力调动,如果总指挥官不在,可由副指挥官全权受理,而副指挥官唯一没有权限的就是歼灭机!

一个组的歼灭机可毁灭一个城市,这个权力独属于该省区总指挥官,再结合任务中陆龙提到的机械合体,不难猜测他们需要空中支援。想到这里,再往后推理就不难了。

血刺需要一个组及以上的空中支援,于是他们向当地军区发出救援指令,该区指军官不受理,于是它便传达到了高层,而高层接收到这个救援信息需要上头正式书文才能决定是否通过,如果书文通过便由五大行政区共同派出支援,但最后陆龙的行动报告中,写的是陆刚将军的直接命令,而最后的歼灭机也改成了武直,想是战斗已经结束。

陆朔呆站门外,头抵在门上,脑袋一团混沌。信息量好大啊!

单不管保贤在这里起到什么作用,还有一个重大问题!陆刚将军能直接下达支援命令,就代表此次任务达到支援条件,那为何该区的总指挥官拒绝派出支援?结果似乎怎么想都不好啊。

陆朔甩头,进门、关门,坐床上深思,犹豫要不要把这事弄水落石出?

还是算了吧,看陆龙那神情,就知道他肯定知晓一切明的、暗的,自己起了劲的去折腾查证,还不如直接问他,可问了他肯定不会说,那……就算了吧,反正都过去这么久了。

想到明天陆龙还要陪那个高季,也就是她未来后妈去买首饰,陆朔蹭一下跳起来,拿衣服去泡了个美美的澡,又早早的睡了。

川西是以前的战役,明天的帝都,有场她必须参加的战争,而且非胜不可!

次日清晨

七点

天气晴朗

陆家老宅大厅,几个爷们各坐一方,各自拿着今天的军事报纸在阅读,除了佣人偶尔走动的脚步声,便一片静悄悄的。

静不下心的陆飞,随意翻了翻报纸,想到今天要陪小恶魔玩,更加糟糕的心浮气躁,他扔了报纸抬头看有什么能玩的时候,无意扫过楼梯的视线顿住,直直盯着那处瞧。

渐而,陆刚发现三儿子异样,顺着他视线看过去。

然后是陆大爷、陆二爷、陆小爷……

及腰长发微卷、锦锻般光滑柔顺,水钻皇冠如憩息黑色丛林的精灵,精致无人可比美的五官白如温玉、吹弹可破,一袭华美白色冬裙却是无袖及膝,胜雪肌肤被乌黑的长发遮掩住、微弱吹扬挑拔心弦,踩着五寸高的粉腿因纤细而显修长,本是美不胜收如坠落人间的天使,只是……

陆龙扫了眼楼上扶着栏杆下来的美人,继续看报纸。

折腾一早上的陆朔,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下阶梯,脸上保持优雅的笑容,实际腿肚有点打颤。操啊,这可是她第一次穿,真的是第一次穿,以前就看母亲穿时玩了下,还是套在脚上当拖鞋的那种玩,这么正式穿她还是人生头一遭。不过……她自有打算,所以……忍!

陆飞率先反应过,上前搀那位走得岌岌可危的美人。“小公主,你是为了今天跟我的约会才穿这么漂亮的吗?”

如临大敌的陆朔没空回他,等站在平地才装没站稳,往他身上靠了靠,脸上笑容如花,实际:“三叔,今天你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

陆飞同样笑容不减。“你这是要干嘛呢?小恶魔?”

“当然是陪未来后妈逛街。”

“你确定不是秒杀她的?”

陆朔优雅推开他,虽然比他矮,可视线一点不弱。“我很温柔的。”

陆飞打了个寒颤,仍是搀着她,但距离拉开不止一点,同时想今天的计划有着落了。

“爷爷、大爷、二爷、小爷早啊。”走近桌的陆朔,乖巧万分的向他们道早安。

陆刚他们几个回过神,也跟她问早。

“小朔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以后不知是哪个小子会有这等福气,娶到我老陆家的宝贝千金。”陆刚呵呵笑的冲几位兄弟讲。

“嗯,确实是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大爷陆景文绉绉,信手拈来便是章。

“我要是再年青个二十岁就好了。”二大爷陆堑还是没所长进。

“小龙你可得看好了,要想衬得上小朔跟陆家的,必须是人上人,可别像你二伯这样的。”小爷陆铬冲沙发上的陆龙叮嘱。

陆龙没回话,仅看了眼笑得眼珠都看不见的陆朔。人上人没有,但还是看得住的。

“几位爷爷,你们就会嘲笑我。”陆朔“温柔得体”娇嗔,惹得他们哈哈大笑时眼里闪过抹亮光。初战告捷,接下来就是传说中白雪公主的后妈?!

吃了早饭,陆刚似乎怕陆龙放人家鸽子,并没有准点走人,而是盯着他上车,要亲眼见他出去才放心。

看到陆龙驾车出院子,被陆飞拉住的陆朔使劲瞪他,张牙舞爪想咬他。

“陆飞啊,这有两张文化交易展的门票,你带小朔去玩玩,别尽往那些不正经的地方钻。”陆刚欣慰转头看身后的两人。

要咬人的陆朔看到陆刚望过来,迅速收起牙齿笑得无比天真。

管家徐全立即递上两张门票,看情形是早有准备。

“是,一定谨遵父亲大人旨意。”陆飞抽走徐全手里的门票,眉飞色舞的强行拉着陆朔上了另辆车。

陆朔在陆刚慈祥的目光下不好反抗的太明显,被他半拖半拽的塞进车里。

看到一刻都不愿离开陆龙的陆朔,陆刚同样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大院后,笑容加大。“徐全,我想国家兵器是非常成功的。”

徐全低着头,不是自己能谈论的事,他决不多加半句言语,现在陆刚情不自禁感叹,他也装做没有听到。“老爷,你该去军部了。”

“嗯。”陆刚点点头,坐上了自己的专车。

陆家这一大家子,终于走的差不多了,徐全才直起腰,想着大少爷跟小小姐两人,也叹了口气,只是他的并非松口气,而是无奈。

**

“三叔,我不去看什劳子的文化展,我要去见后妈!”一等车甩开老宅,陆朔就拔高嗓音大叫,同时形像全毁,处在随时爆走边沿。

陆飞听着音乐,跟着节拍哼,完全无视她的抗议。

陆朔抓住他手臂使劲摇。“你这是干扰我们一家和睦,是不道德的行为!”

“哟,难为你还知道道德这个东西。”陆飞稳坐如山,单手控着方向盘,任她摧残自己的手臂。

“我不管,我要去见后妈!”道德是啥东西她为什么要知道?她只知道不去见后妈,她的计划就要泡汤了!“我数一、二、三,你再不停车,咱们同归于尽!”

这下陆飞看她,高挑的眼尾没有不悦,反倒多了几分邪气。“要和三叔殉情吗?”

陆朔气势磅礴,大义的对视他。“我有什么所谓?恐怕三叔你得被人鞭尸、诅骂吧?”

“怕了你了。”陆飞摇头,但仍未停车放她走。“老实坐着吧,这是去大都汇的路,现在这个时候大哥应该也还没到。”

“真的?”

“没有什么比看小‘天使’做坏事更带劲。”陆飞咬重天使两字,注视路面漫不经心的讲。“不过你爷爷说的话,别轻易去忤逆他,即使你再天真可爱,如果违背他的话,都是不听话的孩子,知道么?”

看他说的认真,没有一点戏弄成份,陆朔点了点头,把这事记下了。“三叔,看戏就是看戏,可别帮我啊。”

“你三叔从不是多管闲事之人。”

**

大都汇不管哪天都是车水马龙,即使是双道大马路都显得拥挤,车跑得比人走的还慢,不过在帝都生活惯的人,已经习惯了。

急着找到陆龙的陆朔趴车窗上使劲往外瞧,意外的看到前面同样被堵的熟悉车牌。

“我希望堵久一点。”陆朔诚实的道。

“嗯?”

“这样后妈就见不到爸爸,约会就吹了。”

陆飞:……

“我想这个是没太可能,别看交通这么烂,但即使前面出现重大车祸,疏通组的人都能在四小时内处理完毕。”小恶魔就是小恶魔,不过想法倒挺简单的,至少她没说后妈在来的路上出车祸。

陆朔似乎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贴着玻璃的脸微有些黯然。

而这交通就像顽皮的孩子,当你希望它堵的时候,它就不堵了。

伸脖子盯住陆龙的车,陆朔着急的催陆飞。“三叔,拐过去拐过去,快点超过那辆车……”

对她毛躁的叫嚷,陆飞极为镇定,一点不被她的焦躁而乱了手脚。“小朔,你三叔我怎么也是当过几年兵的,连战舰都开过,还怕跟丢人?”

陆朔相当不给面子。“三叔,你那是海上面的东西,现在是路上啊,爸爸是血刺的老大。”

“恐怕在你眼里,我大哥就是个神仙了吧?”

“不是。”“是战神!”

陆飞吐血,决定暂时不跟她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