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比漂亮比可爱比天真无邪!/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十九章 比漂亮比可爱比天真无邪!

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大都汇的路面停车场,但两辆车里的人都没有下车,想是两辆车的目标人物还没有出现。

陆龙扫了眼后视镜,看到停在第三辆车后的跑车,微微一笑,满面春风。

相对前面人的龙颜大悦,后面的陆朔可是愁云惨雾的。因为她看到大都汇对面走来个亭亭玉立、长发飘飘的美人,而经她向陆飞证实,这个温柔恬静的美人就是她后妈?

看到陆龙下车,走向高挑又气质绝佳的美人,陆朔有点退缩。后妈看起来什么都好,温柔贤淑,真正的大家闺秀,再者她身上的出尘气质,是自己绝对装不来的,她什么都比不过人家,计划便失去了意义。

陆飞侧过头,看她萎了吧叽的,笑之以鼻。“怎么了小恶魔,不下车吗?”

陆朔哀怨的看他,扁着嘴不说话。

瞧她小可怜的样子,陆飞恶劣的十分开心,伸手去摸她毛茸茸的脑袋,还没摸到就被她躲开。陆飞也不恼,兴致高涨。“小朔朔,难道你要临阵退缩吗?”

“她再过几天可就是陆家的半个人了,你要是现在就怕了她,你会被她虐待一辈子。”她不吭声,陆飞照样自说自话,还越说越有劲。“到时她整天霸占你爸爸,还给你生个弟弟什么的,到时你可就要失宠了。”

“爸爸是军人,他呆在部队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要长。还有,不要拿骗小孩的语气跟我说,刺激不到我。”陆朔瞥了他眼,说完就把自己缩进坐位里。

被她鄙视的陆飞仍然如故,将坏人一词贯彻到底。“这可不一定,大哥迟早有天会退下来,也许是转业,也许是弄个闲差,到时他在家的时间就多了。”“而小朔朔你就要在一边看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陆朔重新掀起眼帘,剪水般的双瞳迟疑的望着他。

“到时你就只能在一边干看着,谁让你比弟弟大这么多,比后妈小没几岁,这个不尴不尬的年纪,很难溶入他们吧?”

迟疑减退一分,缩在位置里的人坐起来了些。

“到时候大哥肯定不会喜欢你了,比起又小又软的儿子,你这个快成年的女儿,似乎有点无足重轻了呢。”

“我才不是无足轻重。”陆朔激愤的讲,小脸满是决然。“我绝对不会是无足轻重的人!”

陆飞笑得像只狐狸。“对国家来讲,你确实不是,但对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讲,恐怕就不一样了。”“不过若是你现在占上风了,估计你后妈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到时你再装装天真无邪,也许大哥会更喜欢你一点。”

对他的激将法,回应他的是,车门碰一下开了,差点打到路边的行人。

行人冲陆朔骂了句神精病,在看到她杀人的脸色时,气愤的走了。

前面跟高季说话的陆龙,听到后边动静并未反头,只在进商城时瞥了眼像吃了炸药的漂亮女孩。

而看到战斗力满格的陆朔,陆飞大功告成的搓了搓手,迫不及待的紧随下车。“小公主,有一切要以文明手段竞争,来吧,我们来个偶遇。”说着风度翩翩伸出手臂。

陆朔目切齿,看到同一战线进入商城的两人,重重腕住陆飞手臂,然后一路披荆斩棘,视路人如无物,眼中只有陆龙及后妈。

承受她大半重量的陆飞,这时很有伸士风度,全然将她奉做小公主,她爱咋咋地。只尽职的提醒她。“要是冷了,等下去买件披风,挑贵的买。”

听到这话的陆朔,眼珠转了圈,对陆飞蓦然一笑,诡异非常。“我知道了。”“谢三叔。”要就一定要是贵的!

所谓的偶遇,就是两个未知的人,在某天某个地方碰到了,称之为偶遇。

一进入茫茫人海的大商贸中心,陆朔踮起脚尖张望刚刚先自己一步进来的陆龙。

人朝流动大,无法一时找到的陆朔摒除路人,寻找属于那个人的感知,在看到他们坐乘电梯上去二楼时,急急拉陆飞追上去。

陆飞脚步未变,还是一惯的调性,俊美的脸悠然自得,如真是来陪美人逛街的。

“三叔,人要丢了。”

“丢不了。”看她急得跳脚,陆飞才闲闲的开口,教育的口吻讲:“偶遇,当然是不经意碰到,你这么跑过去,哪能是偶遇?”果真一恋爱的人智商都变得很低吗?嗯……

恋爱?想到这个词,陆飞认真打量穿得隆重的侄女,若有所思片刻后便保留意见。“我们从那边上。”

陆龙跟高季是从东电梯上的,陆朔和陆飞从西电梯上,整个商城非常大,转半圈也得两分钟。

上到二楼的陆朔,由陆飞带着走,自己伸长着脖子的找人。

二楼是层卖珠宝首饰的,世界各大名牌这里都有店面,而且店面都搞得富丽堂皇,家家引人注目,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是盯着店里面的东西看,只有心思不在这上面的陆朔,在傻愣愣的看男人,似怕一眼没看着,他就会被人吃了似的。

也是第一次跟踪大哥的陆飞,有点小紧张加未知与兴奋,他看到大哥与高季进入一家店面后,将要变成天鹅的陆飞也拉进一家店。

“如果我预计没错的话,小朔你有十分钟的时间来挑选自己喜欢的首饰。”被服务员迎进浓重国外风情的店里,陆飞谨然一幅公子哥派头,真是走到哪都能镇压全场。

经过刚才一段路,陆朔也冷静下来,没再那么热血冲头。她看了看不大但琳琅满目的店面,并没有随服务员去里面,而是走去它们热推的款式。

“这位小姐是想买戒指吗?”美丽的服务员笑容可掬的问,并未将意外显露出来,可见其功底有多深厚。

陆朔笑而不语,只顾着去,在看到一对情侣走掉后,立即占领玻璃柜前最好的位置。

服务员不经意扫了他们两一眼,虽疑惑,可却没忘记自己职责,走进柜台后面与同事共同推荐。“小姐、先生,你们看看喜欢哪款,我可以去拿最小号的给这位美丽的小姐试戴。”

陆朔趴在玻璃柜上,挨着陆飞小声讲。“我能只霸着位置不?”

十指交叉的陆飞看了眼小市民,便很有魄力的讲。“去拿你们店里最好的来。”

“这位先生看来是行家,我这就去叫我们经理来,二位请稍等。”服务员一号笑得更甜,礼貌的说完就往店里走。

服务员二号要请他们两个去贵宾室,被陆朔这个小市民拒绝了。

陆朔往左右看了看,发现身后还站着一对想围观的情侣,当即指着这店里热销、价格对它款式来说也不是天价的戒指漫不经心讲。“我想看看这对。”

“好,请稍等,我这就为您取出来。”服务员二号笑眯眯,为这对奇怪的顾客取出打特价做促销的钻戒。

服务员二号的想法虽然不明显,可陆三少是什么人?这小店员一个笑容就知道几分真假。“我说小朔,你能别这么丢人么?”

“怎么就丢人了?还不兴我看看啊?”还没阶级等级意识的陆朔,是真没觉得有什么。对于她来讲,都是石头,看哪个都一样,反正她又不买。

陆飞翻白眼,看她在服务员拿出戒指时伸手去夺,直想回去得教她什么叫高人一等才行。

服务员错愕一秒,很快就恢复笑容。“小姐,我来帮您戴吧。”

我又不会抢你的。陆朔刚一张口,被陆飞给捂住嘴,同时抓住她爪子按玻璃柜上。

看到动手的陆飞,服务员掩嘴笑得欢乐,熟练轻柔的抬起紧贴玻璃的小手指,将戒指戴上去。“这个是中号的,小姐要试试小号的吗?”

“不用,让她玩玩就行了。”松开她的陆飞迅速道,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陆朔幽怨的瞅了他眼,抬手看戴在指上闪闪发光的东西,又瞥了眼上面的价格,想着几万块呢,纸币的毛爷爷都能拍死人了,现在就买这么小点东西。

“闭上你的嘴,什么都别说。”陆飞继续向服务员放电,同时提醒皱眉的侄女。

服务员没陆飞那么深功力,以为她是不喜欢,便笑着解释的讲:“这款式比较普遍,小姐不喜欢也是正常。”

“三少,小朔?”

正当陆朔要说它们哪不一样时,背后响起温柔的女声,便和陆飞同时转身看过去。

陆朔只扫了眼高季,便看她旁边没什么情绪变化的陆龙,垂头看他们的脚。嗯……目测两人距离,相当安全!

“大哥,高小姐。”陆飞看到他们两只招呼了声,算是知道他们的存在。

高季则显得很意外,温柔的笑比这里的灯光还绚丽。“三少这是陪小朔……来买戒指的吗?”

陆朔将戴在手上的钻戒高高举起,挑衅了一番。“突然兴起,只是这成色一般,是碎石拼起来的,虽然做工很精致。”说这话的陆朔撇了眼吃惊的服务员。哼,让你小看我?老娘虽没上过几天课,可要唬住你还是不难的。

“果然是行家,这位小姐里面请,您想要的东西已经为您备好,请移步里边。”这时一个微胖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可掬的笑容出来,听到她这番话,还以为她是大客户,顿时恭敬至极的邀请她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谈。

“好啊。”目的达到,陆朔爽快的点头,脱下手上的戒指就扔给服务员二号,让她手忙脚乱吓掉条小命才傲气十足的进去。

目送瞬间成女王的小恶魔从身边走过,陆飞看向陆龙及高季。“大哥,你们要一起看看吗?这里可是有位现成的专家,说不定你们能买到喜欢的。”

高季微红着脸的看陆龙,谨然是看他意见。

“要进去看吗?”陆龙礼貌的寻问她。

“嗯,也许真能找到适合的。”对他的风度,高季心里又喜欢了分。虽然跟他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但每次都能让自己更喜欢他一点,她相信以后也会是一样。

贵宾室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大都汇里,自是也不会大到哪里去,不过装修的不下五星级会客室。

陆朔走进开足暖气的房间,就看到圆形玻璃桌上放着个小盒子,想必那就是他们的镇店之宝了。

经理请他们都入座,又让店员倒了四杯水,便一句毁话不说,直接拿东西给他们看。“在行家面前那些虚的我就不说了,小姐你自己看看这颗钻石,你要是能看出一星半点的不是,我就把它送给你了。”

好大手腕!听他说这样的话,陆朔心里由衷生起股敬佩。单放在最外面的都要好几万,这个锦盒里的少说也得多个零吧?要是真有点瑕疵,他不得把下半辈子都赔给老板?

“那我可得仔细点看,要真有不是,你可就得送我。”陆朔戴上白色手套,拔出红宝石钻戒举在灯光下看。

旁边的经理听到她的话,心里不禁有点打鼓,不是怕自己的货疵,而是被她唬的,于是他不断讲解这宝石是怎么怎么地,说服别人的同时也更加说服自己。

“这颗钻石是从纳米比亚冲积床中开采出来,(Clarity)净度IF级,3EX顶级切工,最为昂贵的是,这颗三克拉完整红宝石钻戒,集团每年都是限量出售,并且每个男人只能凭身份证一生制定一枚,寓意为一生唯一真爱。”

“嗯,确实不错。”他话都说完了,陆朔还举着手在看。一般看钻石十倍显微镜就行了,这对她来讲小菜一碟,看一眼就知道它是好是坏,让她看这么久是因为……“一生只能买一枚啊?那买的时候可要谨慎一点。”

经理哭笑不得。“这枚钻戒的售价是二千零一十三万一千四百,代表爱你一生一世,能买这样的钻戒,若非真爱,谁人会买?”

“二千多万?”陆朔下巴掉地上,随即黯然销魂的萎下脸。“把我卖了吧。”

经理错愕,大睁着绿豆眼看其他三位。这这这这……这个行家不会是个行为艺术吧?以她这本事,二千多万对她来讲应该不算钱才对。

没理会表情纠结的经理,陆飞盯住她手里的钻戒瞧,有点心动。

陆龙正襟危坐,面不改色。

高季有些想法。如果能拥有这枚钻戒,便完美了吧?

被他们三个虎视眈眈,陆朔眼光扫了圈,把钻戒攥手里。“我要了!”二千多万对陆家的少爷们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但并非不能承担。要看这个东西是三叔说出来的,反正她不管,她就要它了,谁都别想抢她的东西。

陆飞捶胸顿足,低声下气的哄。“小朔,你要这钻戒做什么?”快,让给三叔吧。

陆朔挑着眼角看他,趾高气昂。“玩。”“三叔,你结帐吧。”

“啊?”陆飞一声惨叫,差点晕死过去。

“啊什么啊?你说要最好的。”

陆飞:……

那是场面话!你男朋友都没有,谁知道你要买什劳子的钻戒?而且还是他喜欢的!“宝贝乖,这东西让你未来老公买。”

“我现在就要,三叔,你想说话不算话?”

“宝贝,这东西不好玩啊,二千多万不是二千多块,等你需要了,去黑你未来老公的。”

经理:……

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的陆龙,向擦汗的经理沉声静气讲:“我需要对戒指,有和她手里相同款的吗?”

听到陆龙的话,争吵的陆朔、陆飞二人齐唰唰望向经理,就连高季都看着他。

经理飙汗,小心的陪不是。“对不起这位先生,这款钻王级戒指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整个帝都也只有这一枚,错过便要等来年。”

高季跟陆飞均露出失望之色,陆龙没什么情绪,只有陆朔一幅洋洋得意高傲挑着下巴。

“经理,帮我订了明年的,这是我的联系方法,什么时候到货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陆飞迅速的拿笔写下电话,就怕陆龙说明年再结婚。

“先生,明年我们可以联系你,但不保证还是这个价。”

“价钱不是问题,你只要给我留着货就行了。”陆飞豪言壮语,引来了大麻烦。

陆朔四十五度角仰望他,显得他无比高大。“三叔,钱不是问题,你给我买了呗?”

陆飞:……

“那么麻烦拿几款上品过来,让这位女士挑选。”陆龙无视陆朔跟弟弟,向经理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经理和气的应着,让服务员一号去拿几款一等品的来。

服务员一号很机灵,没多久就送来五款有贵有实惠又漂亮的钻戒摆在高季面前。

看到挑选自己的戒指了,高季修养很好的没有因为得到不是最好的,而嫌弃这些同样漂亮的钻戒。

在服务员的服务与推荐下,高季一一试过后看中两枚,便问陆龙意见。

一个是二克拉的蓝钻,一个是三克拉的白钻,两枚各有千秋。

实际对这种东西,看一眼心里就有了喜好,高季问陆龙主要是挑起话题,希望这是两个人共同完成,而不是单单买一枚戒指。

“白色。”陆龙看她期望的眼神,简言吐出两字。

“白的太大,还是蓝钻好了。”意外的,高季没有听从他的话,跟他逆着行。

但对于她明显不给面子的话,与勤俭持家的选择二克拉的做法,并未引起陆龙的丝毫情绪,他看着被陆朔整惨的弟弟,眼里有些儿同情。

高季不掩失落,转向服务员。“我就要这枚了。”

“好,小姐您稍等,我去为您包起来。”服务员一号笑眯眯的拿走戒指。

看到成功销售出去一枚蓝钻,经理心里才松了口气。总算碰到对正常的了。

这边已经买成,那边还在拉锯,情况不容乐观。

“小朔,这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是我真的不能给你买。”陆飞就差给她下跪,求她这位祖宗不要再用激将法了。

陆朔紧崩着小脸鄙视他。“没钱早说,我让四叔支付。”说着便拿手机要打电话搬救兵。

这么丢人的事哪能让四弟知道?陆飞按住她手,近乎卑躬屈膝的跟她讲道理。“小朔,不是三叔不帮你,而是买这戒指得拿身份登记的,给你买了我明年的怎么办?”“你给四叔打电话也没用啊,他以后娶老婆档次肯定不低,说不定也要用到身份证,你这不是断两位叔的幸福路么?”

这个……好像确实有点难办。看到向来飞扬跋扈的陆飞这般神情,陆朔皱了皱眉,想到什么问经理。“能拿我的身份证吗?”

听到要给自己买戒指的经理有点凌乱。“可以,只要成年都可以。”

“差三年可不可以?”

经理:……

好吧,明显是不可以。陆朔不舍的看手心里的红宝石,又望了望摆在桌上价值不菲的盒子,难过的把它装回去。

看她与戒指生离死别的样子,还没忘记自己是个商人的经理,赶忙说道。“这位小姐,我想你应该认识这位准新郎,这对新人刚购买的钻戒并不需要登记,你若真想要,可以和他商量商量一下,看他是否愿意以他的名义为你购买这只戒指。”

闻言,陆朔死寂的眸子刷的流光溢彩,希冀的望向陆龙,因高季就坐在他旁边,顾而只无言寻问。

刚好这时去而复返的服务员一号回来。

陆龙拿出卡给服务员就将身份证抽出夹在指尖,漠不在意的讲。“只要你买得起,就拿去登记。”

陆朔惊喜盯住那张身份证,听到他的话有些迟疑,看看坐得远远的三叔,便走向他各种软化。“爸爸,我没钱。”

此话一出,经理和服务员一号差点跌倒。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嘛!女儿来买戒指,爸爸带着新娘来买戒指?这是在开玩笑么?

陆龙瞥了眼懦弱可怜兮兮的陆朔,由她继续打滚撒泼,气定神闲在服务员递来的纸上签了名。

“爸爸,求你了,给我买吧买吧,大不了我以后的工资和抚恤金都归你?”陆朔蹭他旁边,抱住他手臂撒娇,凌厉的棱角在这刻软化,仿若全身无骨般。

早习惯的陆龙不动于衷。

陆飞靠沙发上隔岸观火。

高季愁着眉不解的看她。

陆朔依然我行不素,铁了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爸爸,以后我会为你养老的。”

陆龙:……

软的不行,陆朔扬起眼角威胁他。“你要是不给我买,我就出去找买得起的人,我就不信在帝都还找不到能买下这区区两千万的东西!”

经理:这不是东西,这是戒指,戒指知道么?不是谁有钱就能随便买的,而且……两千万很贵了,你别再贬低它了。

“真想要?”一直没吭声的陆龙,终于出声问她。

“嗯!”

“给你买也不是不可以,”陆龙顿了顿,深意的问。“你要了它做什么?以后会有人帮你买。”

陆朔当即笑得讨好,话说的乖巧的不得了,崩管哪位父亲听了都会开心。“除非那人能买更好的,不然我就戴这个,当传家宝。”

更好的不是没有,而是那颗钻石现在被锁在瑞士最安全的保险柜里,不然就是法国女王的权杖,另外就没有了,要说与它旗鼓相当的,另两家同为国际品牌,便不难找到与它媲美的。

陆龙似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大方的把身份证与卡都给她。

“爸爸你最好了!”怕他反悔似的夺过两张硬卡,兴奋的陆朔在他脸上吧叽了口,就雀跃的奔向经理,让他赶紧的办手续,标准的只有东西真正到手才安心。

对她的献吻,高季跟经理还有服务员一号只道这两父女和好如初,被她的笑容感染,也跟着吁口气笑起来。

全面主导这出戏的陆飞,为大哥成功被她骗下而有点幸灾乐祸,但在小恶魔亲大哥时,看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宠溺,又不禁困惑。若是大哥这么宠爱她,何不一开始就答应?而是在她软磨硬蹭这么久后才同意?

陆龙撇了眼疑惑的陆飞,敛了敛欢愉的心,在手续办完后,便带她出去。

满载而归的两位准新娘?好吧,一位只是来买戒指玩的女孩出去,经理也是笑容满面。不管来这里买钻戒的人是否幸福,他都祝她们能遇到幸福。至少在刚才那一刻,他感到了这对父女之间的幸福。

一离开暖气十足的房间,为了风度穿得少的陆朔有点冷,还没一下手臂上就冒起小疙瘩,寒毛尽竖。

陆飞虽然性格有点高傲,但照顾女士是男人的本能,他当然注意到了抱手臂的小恶魔,不过他并未展示他的伸士精神。在来的路上,他可是被她叮嘱过,只是围观,其它什么不做。

陆朔往陆龙身边靠,走在陆龙另边的高季看到瑟瑟发抖的她,紧张的搓她手臂。

“小朔,你怎么穿这么少呢?大少,不如我们先去给小朔买衣服吧?”说着高季反头看陆龙。

陆龙凝视缩成团的陆朔,抿着嘴未吭声。

陆朔无辜的眨眨眼睛,“楚楚可怜”的仰望他。

僵持五秒后,正当陆龙要脱外套时,一件正式的深蓝色西装带着体温落在陆朔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