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们交往吧/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章 我们交往吧

被包裹进温暖的衣服里,陆朔轻叹了声。下次还是不要这么虐待自己了,虽然有魔法卡,可比常人更怕冷的自己,这温度真受不了。

光顾着感受温暖的陆朔,在拉衣服时才迟钝的感到大家的大异样,同时转身看把外套借给自己的人。

这一转身,看到个不得了的人物,陆朔脑袋哐啷一响,不知该如何反应。

对他们的静默,保贤笑得从容自得,向陆家两位少爷打招呼。“陆大少、三少。”便看向比那夜更漂亮的陆朔。“嗨,陆小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被警告过离他远点的陆朔,僵硬的笑着点头。“嗨……”

“你们这是在买……戒指?”习惯察颜观色的保贤,打量她们圈,看到她们手里提的袋子十分讶异。“小朔,你就要嫁人了吗?新郎官呢?怎么没见着他?”

陆朔笑得更尴尬。“那个,不是戒指,是项链。”真的不是故意撒谎的,她总不能说是提前让老爸把戒指给自己买好,免得他到时不认帐吧?

保贤也不疑有他,点头就看陆龙和不认识的女人。“大少,听说你要订婚了?这位漂亮的小姐应该就是那位幸运的女孩吧?”

高季看陆龙不说话,礼貌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高季,高兴的高,季节的季,你叫我小季就行了。”

“保贤,保证的保,贤士的贤。”保贤也直当的说出自己名字,并未有所隐藏。

陆朔看跟保贤说话的高季,又看沉默的陆龙,在他寒冷的视线扫过来时,脖子一缩,握在手里的衣服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便垂着脑袋装鸵鸟。谁让你不快点,被人捷足先登了吧。

“保先生,你是要逛这商城,还是要回去?”陆飞瞥见大哥没有说话的意思,也不好让高季一个女人跟他聊天,便纡尊降贵的问他。

保贤随他们走,无事的摇头。“今天出来随便走走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陆家小小姐,还真是有缘。”

我可不想跟你有缘啊,看陆龙冰冻三尺的脸她牙齿都冷了。

他们一路走,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似乎是罪人的陆朔低头看地板,直到身上突然一凉,紧接一件更温暖的东西包住自己才抬起头。

西装被还给保贤,陆朔偏头看披在身上柔软的白毛披风,又见身前的陆龙绑自己系带子,只觉得心里都暖了。“爸爸,你真好。”说罢扑过钻进他怀里。唔,让她放肆下吧。

披风的毛很长很厚,长到腿裸处了,是件纯展示装格调的昂贵披风,现有一日被人用到,实在是它的荣幸。只是披着它的人太小,现在又埋在陆龙怀里,远远一看像团毛球。

看爱粘着陆龙的陆朔,高季嫣然一笑,向保贤道:“保先生,谢谢你的衣服,不然小朔得冻坏了。”

保贤穿上外套,望向抱成团的两人不这么认为。“我想以陆大少对她的宠爱,即使没有我也冻不着令千金。”

陆龙听到他的话,斜了他眼,扣住陆朔脑袋推开让她站好了,才淡漠疏离的讲。“保先生,想必你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就不耽搁你时间了。”

对他明显的敌意,保贤微怔,但他是个聪明人,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知趣的告辞。“确实有些小事,那么陆小姐,我们有缘再见。”

最好不要见。陆朔保持警惕,等他离开店面,完全消失视线才松口气。

一个未知敌与友的人,她想不见面是最好的选择。这种人际关系,她真是不懂,她不能像爸爸这么不理不睬,也不会像高季那么随和,嗯……装鸵鸟吧!

等保贤离开,已经买了首饰的陆龙径直往商城外面走,没有多逛的意思。

高季脸上始终保持迷人的微笑,对他的冷淡席以为常,只在下电梯时犹豫不经意说道:“大少、三少,已经是饭点了,不如去我家吃午饭吧?我妈一直挂念着你们,今天一早还叫我一定要带你们回去。”

要见家长了吗?闻言,心怀鬼胎的陆朔抬头看她,半磕着藏在长睫毛下的眼睛变得阴郁,想推开她扑倒陆龙,向她宣誓所有权。但她很快想到,之后呢?这个世界她有太多未知,自己毕竟不是陆家的千金,若是惊动陆刚他们,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想怕是请大哥一个人吧?”陆飞噙着笑,配上他高吊的眼角,真像高山的雪莲花,高傲又吸引人靠近。

学识丰富的高季对陆飞,没有未来大嫂姿态,如一杯温开水般以好朋友的口吻讲:“能够同时请得两位少爷的光临,是我的荣幸。”

“小季别这么客气,再过不久我们就要是一家人了,小朔你说呢?”陆飞说着问脸有愠色的陆朔,不知她怎么突然显露本性了。

陆朔眼帘一挑,轻轻的看了眼陆飞,便从他们两兄弟中间钻过去,往陆飞的车走去。“我吃惯了梅姨的菜,怕不合胃口,就不去了。三叔,送我回去!”

伪天使终于不装了吗?可怎么觉得……好可爱?只是这个可爱的恶魔说话太刺了吧?不想去也圆润一点,果然是部队呆久了,连交朋处道都不会。

看她白色臃肿的背影在寒风中摇拽,似随时会被严寒吹倒,陆龙拉住要走的陆飞,自己追了上去。

迎着冷风,背水一战的陆朔耳听八方,算计脚下每一步,低垂的脑袋在感到后面的人追上来时,如蔷薇花粉嫩的唇角扬起抹即将胜利的笑意。陆朔抬头看前面匆忙走过自己的行人,在被人轻微碰了下肩膀时往左侧了步,红色的高跟鞋轻一转踩到旁边的小石子,身子顿时失重往左边栽倒。

在路人大惊失色的视钱下,陆朔计算出了几十种让自己稳住脚步的方法,但她却未试图去改变,因为……

身子蓦然腾空,预料中的温暖怀抱,几十种方法的第一种,那就是被别人接住,她什么不要干。陆朔露出两排白牙,手趁机紧搂住他脖子。“我就知道你会接住我。”

看她绚丽如盛开的笑容,陆龙抱住她的手收紧了些,并未放她下来。“待人要礼貌,什么时候等你能横着走,再给我耍性子。”

陆朔近距离看他刚毅的侧脸,除了想咬一口之外,她还想到了周佳佳的脸。“我说爸爸,你是不是有偷偷用保养品?部队里除了文文跟焰焰,就你皮肤最好。”

小麦色就算了,重要是毛孔也很小,比起周佳佳像月球表面的脸,他的实在要好太多了。

对她的思维转换之快,陆龙选择无视她,在高季紧张的走来时对她礼貌的讲:“小季,孩子闹脾气,今天就不去伯母那里吃饭了,下次有机会再去。”刚叫出她名字的陆龙皱了皱眉,说完掐了下怀里的人。

陆朔同样无视他的警告,藏在披风下的手灵巧的往他衣服里钻,先是外套,然后收拢五指从他衬衫扣子中间钻进出去,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狠狠摸了把。“爸爸,感觉如何?”

陆龙:……

被人当众调戏,他能如何?

“嗯没事,小朔肯定是刚才冻着了,龙哥你快送小朔回去吧。”高季体贴的讲,没有将不愉表露脸面。

这时陆飞不紧不慢走来,看在大哥怀里朝自己无辜眨眼睛的陆朔,想道小恶魔的复原能力果然强,分分钟的事,就雨过天晴了?不就是被大哥抱一下嘛,出息。

而看到陆飞的陆朔,没看到他眼里的鄙视,瞅住他脸直道基因好就是不一样,连天天风吹雨打,又被海水洗礼的三叔皮肤都这么好,自是很好的解释自己刚才那个问题。

“嗯。陆飞,你替我送小季回去。”陆龙面不改色的吩咐陆飞,只是紧锢住她,将她压胸口上,阻止她欲伸向别处的手。

陆飞惊讶。“我?”

陆龙没回他,因为他说完就抱着小恶魔走了。

看他们和谐的背影,陆飞挑了挑眉,转向愁着眉的高季。“小季,我们走吧,今天就我来充当回护花使者。”

高季有些苍白的礼貌点头。“麻烦你了三少。”

礼貌?是的,只是礼貌。她跟他相处这么久来,关系仅仅是两个人认识,又有长辈的原因,一直礼貌相处,多一分逾越的事情都没有,就连这次买戒指恐怕都是出自礼貌,因为再过几天她跟他就要订婚了。可婚烟是礼貌吗?

高季轻叹口气,觉得有必要重新考虑这桩婚事。

打开车门的陆龙钻进车里,看着像伸士将人放坐位上,实际是挡住外人的眼光,把她那只在衣服里做祟的手拿出来。

离开炽热的怀抱,尤其是手变得更冷的陆朔,在他绕到另边上车时,搓了搓手回味的讲:“还是爸爸的怀里最温暖了,肌肉真带感。”

陆龙面无表情的上车,面无表情的系上安全带,面无表情的看她,隐忍严肃讲:“别试着挑衅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陆朔遇强则强,不怕死凑过去。“爸爸,不挑战怎么会知道结果呢?”

结果是她被陆龙扔回位置,急速倒车开出停车场,把没系安全带的姑娘给甩玻璃上,差点就破窗而出了。

陆朔揉被撞到的脑袋,幽怨的看他。她都不怕,他怕什么?

抱着这个疑问的陆朔回到老宅,在要进房时问了出来。“爸爸,你是不是嫌我还没成年?”

陆龙按住她脑袋,把她往房里推。“你应该想些正经点的东西。”

正经的东西?陆朔深思了三秒,看比自己高许多的陆龙,又垂头看他下半身,突然醒悟。“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瞧她幡然醒悟的模样,要走的陆龙停下问她。

陆朔嘿嘿笑了两句,白净的脸如绽放的昙花,美的惊心动魄,只是从那张娇艳嘴里说出的话有点常人无法想像。“爸爸,我是非人类呀,坏不了。”

回应她的是门碰一声关上了,人被压住了。

将她按门上的陆龙抬起她下颌重重吻上去,如沙漠徒步的圣者,突然发现水源已顾不得身份,长驱直入急不可耐深深将她占领。

撞门上的陆朔怔愣了半秒,在让人迷醉的气息扑面而来时高高踮起脚尖,细嫩的手臂环住他脖子,近乎朝圣的青涩回吻。

紧贴的四片唇贪婪吸取对方的味道,被他紧紧抱住的陆朔一颗年青的心剧烈跳动,悸动不已,几近窒息。而品尝到粉色蔷薇里的甜蜜,疯狂攫取的陆龙在她呻吟出来时将她抱得更紧,似恨不得将她揉碎了与自己合为一体。

艰难狠狠的结束这个吻,陆龙一手搂住她瘦小的肩膀,一手抱住她纤细的柳腰,将头靠在她肩膀上用力喘息。

鲜花之所以美丽,是因为有人细心栽培,他愿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跌的粉身碎骨,就当是他这个老男人为自己一搏的最后战役。

陆朔不敢挑战自己脖子的长度,所以即使非常缺氧她都没有抬起头,而是将耳朵贴在他心口,听他急促的心跳声。“陆龙,我们交往吧?”

“好。”没有犹豫,没有多余的话,单一字代表现在仍是他,冷静的在做出决策,顺着自己的心意。

“真的?”他回的太爽快,陆朔有几分疑惑,在他沉默时问道。“那么高季怎么办?”

抱了她片刻,平息心脏跳动的陆龙松开了些手,看她满脸的忧虑,在她水雾盈盈的眼睛上亲吻了下。

脆弱的眼睛遭到袭击,陆朔本能的闭上眼帘,当他堪称温柔的吻落贴上薄薄的眼皮时,她莫名的笑了。她相信他能解决,不管是什么事都不会难倒他。

“这些你无需担心。”陆龙退开些,看她睫毛轻颤,睁开似被水洗净的清澈眼眸,沉稳稳操胜券的讲。“很快就会过去。”

然而这个很快就会过去,确实是很快。

在离与高家订婚的前一天,血刺指挥官收到紧急通令,事件重大到上面直接取消他的休假,命令他即刻、迅速赶回基地。

此命令是五大行政区发出,做为其中一员的陆刚只得对老伙计说抱歉,并未给出合理的解释。

能够阻扰一名指挥官的婚烟大事,这件事不用想都非同小可,高成表示理解,也未则怪,只是让陆龙小心点。

于是陆龙在接到命令的半个小时后,已经带着血刺的机械师返回基地,临走前连高季都来不及见一面,更别说留下一字半句,让就快变成未婚妻的女人等待或者什么别的。

他这一回基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做为一个女人,相信她没有这个勇气再等待下去。这是陆龙处理这件事件的最有效、合理、且不伤害人的解决方法。

紧急通令自然不是假的,不然陆刚是怎么也不可能让到门的媳妇就这么跑掉的。

陆龙和陆朔搭乘武直返回基地后,便是紧急集合。

在这集合的三分钟内,陆朔跑进寝室拿作战包,再跑出来时外面已经站了几排刺头。她跑过去站第一的位置,不多不少,加上去出任务的几个人刚好99个,再加上莫默一百个,连梁山好汉都凑不齐。

可正是因为这寥寥无几的几十个人,解决了国内外不少麻烦,另敌人闻风丧胆,创造了血刺这个传奇,并且,这个传奇还在延缓,他们都坚信,血刺这个传奇会一直传承下去。

刺头们全副武装,如林中猛虎般伫立操场之上,气势直盖热情洋溢的太阳,让它害羞的躲进云层里。

命令没有传达基地,莫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集合完毕也像其他刺头一样,崩直腰杆静等总指挥官的到来。

陆龙没让他们久等,仅两分钟的时间,他便拿着背囊和一份文件跑出来。

这是陆朔第一次看到装备这么齐全的陆龙,根据她身体里隐隐沸腾的血液,她猜想就连自己的“以前”都没有看到过。

背着重达四十五公斤的作战包,戴着手套、围脖、墨镜的陆龙以丝毫不比梁柯慢的速度跑到队伍前,把出任务的人员名单给了莫默。

莫默看到上面熟悉名字,心里一凛,紧接大声喊出他们的名字,让他们出列。

通常同一样任务,都会让相同的队员参加,因为对敌人更了解,才更容易解决,而至今血刺除了那个任务,还未发生过这样的事,那就是……

“任务代号,毁灭34。”

“目标地点,十三号界碑。”

直升机里陆龙简明扼要讲析这次任务情况,及做出初步的行动计划。“上面传来的指令是,那里整个村的市民可能被人挟持,存有大量武力型机械,目的不明,需要我们血刺暗地解救人质,其它事件交给上面处理。”

如果代号是毁灭的话,那么不可能单单只是解救人质。陆朔望着严肃帅气的陆龙,克制血里对毒鸩的热烈因子,猜想真实目的。

果然,不待陆朔发问,陆龙便继续讲道。“整个村是否被控制,这个暂时未确定,但七处的人传来消息,证实毒鸩在那一带出没,如果真是毒鸩,那么那一段的村民就会很危险,行动时必需全力保证村民安全,明白吗?!”

“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