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叫老公/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一章 叫老公

武直没多久就抵达十三号界碑,因为地域问题并未降落,且因为地域特殊,血刺小分队是趁着夜色空降的,没有让武直飞低。

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梁柯、魏勇六人率先跳下武直,在降落伞最低高度时打开。

陆朔看空中六朵蘑菇,拿起作战包也要往下跳,被陆龙拉住便疑惑的看他。

陆龙眼里依旧平静的淡漠,紧崩的脸刻板严肃。“陆朔士官,你可以跟我一起跳。”

一起跳?陆朔足愣了十秒钟,前五秒想这要是殉情得多感人?后五秒明白他在担心什么。“放心吧长官,忘记不代表人会失去活着的本能。”说完便抱住背囊脚步一抬,轻松跳下。

“忘记不代表会失去活着的本能?”看她瞬间变成一个小点,陆龙黑眸轻眯,念了遍她刚才说的话便也紧随其后,跳下机舱时还是提醒她应该打开降落伞了。

而事实证明,她说的那句话没错。陆龙的话还未落音,就看到下面升起朵蘑菇,紧接慢悠悠往下飘。

有些事却实是因为人本能的想要活着,所以有求生欲望,但这种欲望只代表行动力,并不能丰富知识。陆朔之所以敢这么跳下去,一个是她温习过血刺特种兵的所有训练课程,二是她想报仇,促使她忘记害怕,三个则是……这是本能,身体强烈的告诉自己她可以做到,于是她便跳的毫不犹豫,干脆利落。

莫默他们六个早已经在地面集合,在等着与他们的机械师和长官汇合。

一落地的陆朔因为动作不熟练问题,被降落伞给罩住,在那扭打阵才在战友们的帮助下,成功钻出,呼吸到了山里新鲜的空气。

看到大口呼吸的人,周佳佳永远都不忘记损人。“我说一号,记得你第一次跳伞时也这样,重蹈覆辙可不是血刺的精神。”

陆朔眼帘倏一抬,视线扫向他,不甘下风。“我这是重温当年。”

“你当年可不怎么勇,重温果然也如此不尽人意。”

陆朔气得咬牙,耐何对他还不够了解,无法找到他的痛处进行有效反击。

“龙朔,收起降落伞。冷刺,清扫地面痕迹,三分钟后离开降落点。”就位的陆龙走进他们中间,简言的下达命令。

“是。”几人干炼点头,分头行动。

陆朔也迅速的转身把摊地上的降落伞收起,可事与愿违,她看了怎么使用降落伞,并不知道要怎么收它,所以折腾许久就把它弄成了一团豆腐渣,目标大而不好隐藏。

站一边拿地图看的陆龙,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返头就看到她对着一团白色物体发愁,认真的模样像一个思考的智者。

看了下时间,陆龙收起地图走过去。

“长官。”正在想要拿它怎么办的陆朔,看到走来的陆龙,以为他要骂自己,顿时有点紧张,但在见他帮自己重新收起降落伞,又有点受宠若惊。

陆龙没半分钟重新将降落伞收好,将它隐藏树叶底下,敌人要是不展开地毯式搜索,很难发现。

没会儿,莫默带着周佳佳他们集合,血刺小队便迅速撤退降落点,往南面跑去。

在夜色行军三十公里,起初刺头们包括陆龙都担心他们的机械师,可在她没拉下半步后,这种忧虑化为墟无。

自她重回血刺那刻起,刺头虽然对她离开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在她回归后都知道她不一样了,看着很懒又没有以前强,但也不弱,身手方面她可能欠缺实练,却多了股韧性,这股韧性促使她完成自己想做之事,即使头破血流她都会坚持,这不单是意念,而是她有这资本。

血刺一行人很快到了十三号界碑面前,此时已是星辰高挂,月儿中央。

在指挥官的停下手势后,瞥着口气的陆朔急促喘息,差点就趴祖国亲爱的界碑上了。

这里风景优美,在月光的华光之下,山川河流静静相依,在星空下默默养育这个世界的文明。世界因它们而生,人类因它们而繁衍,希望它们继续爱戴它的子民,虽然这么讲有点迷信,但不可否认,它们创造了人类、生机。

“这里距离村庄还有十公里,我们原地休整十分钟再出发。”陆龙发令,一干人等才摊下来,仰躺地上看头上的星辰。

三十公里的穿越丛林不是好玩的,别说陆朔,就连梁柯都有点吃不消。

几个刺头躺了下,便迅速爬起来补充体力,期间周佳佳那张嘴终于说了句能听的话。

“小美人,体能不错,没给懒惰磨平。”

整张脸都涨红的陆朔,此时没办法跟他争论,倒地上就成一摊软泥。什么叫懒惰呀,她那是懒得动,觉得那些训练很简单才不想动而已。不过经过这次实战,她以后会注重实干的。

十分钟,休息补充好体力的刺头们,继续整装待发,在丛林里全速前进,靠近边界的一处大村庄。

“这里共有一千三百二十一个市民,是个大村庄,为确保信息万无一失,今晚暂做休息,在天明之前七处没新的消息传来,我们便进村庄侦察。”拿望远镜的陆龙一边观察村庄,一边下达命令。

“是!”低声应下,莫默让他们搭建睡袋,安排值班人员。

陆朔随遇而安,也不怕蚊子虫子之类的东西,可能是它们也怕了她吧?所以也相当安逸,在机械师的特权下,她并不需要值班,所以她打个哈欠就钻进睡袋睡觉了。

看她睡下,莫默让周佳佳苏仲文值第一班,便与陆龙往远处走。

“长官,第一次就带她参与毁灭任务,会不会太着急了些?”莫默望着远处的睡袋,皱起了眉。

陆龙背手身后,看他的同一个方向,平静淡漠的讲:“我想国科院已经将她锻炼的很好,而且上面也希望看到效果,更重要是……她现在知道余刚是谁,这是她想要的。”

听到这话莫默异样看了陆龙一眼,皱起的眉渐而松开。这几年不仅陆朔在变,连长官都在变,变得……更近人了,而且也会为她人着想,不一味的铁血。

陆龙向他挑了挑下颌。“去休息吧。”

“是!”莫默敬礼,想叫他也去休息一下,最后看他望着村庄不知想什么,便没再多讲,回到战友的身边。

上千人口,毒鸩你又想做什么?望着山下亮起的寥寥几盏灯,陆龙深黑的眸子专注平静,看不出他的情绪与思想。

陆朔很累很想睡,可她睡不着,她想知道陆龙在想什么,可她看不透,便只得在睡袋里翻来覆去,想毒鸩,想余家,想了许多许多东西,她还想到若是见到毒鸩,她应该把他碎尸万段,还是挫骨扬灰。

正当她在烙煎饼时,睡袋似被人踢了脚,惊得陆朔睁大眼紧盯投影在睡袋上的巨大双腿。

“睡觉。”低沉熟悉的言简意赅,不多一言一词,利落的直白,处处体现一名职业军人的干练。

陆朔呼了口气,轻嗯了声便又趴回去,把军用被拉至头顶便强迫自己入睡,最后实在睡不着,才进入深度睡眠,逼着自己睡了两个小时。

障碍物后的几个睡袋在树影下无处可寻,两名值班的刺头,一个坐在他们的睡袋前面,一个在树上架好枪,没有生火,所以本就不喧哗的夜又静寂下来,只剩下虫叫与风声。

周佳佳与苏仲文守了两个小时,由莫默与秦朗值班,再后是冷焰与梁柯,基本这三组轮流完,就差不多天亮了。

只是苏仲文睡下没三小时就起来了,抬建无线电跟七处联系,但情况不容乐观。

“长官,七处那边表示还不知道毒鸩在里面的具体情况,他们正在竭力核查,最快也要晚上才有结果。”苏仲文摘下耳机向指挥官报告。

陆龙沉了沉,才讲:“太晚了,等天一亮你跟书生进趟村子。”

“是!”

这些事都在黑暗中进行,因此在天亮后,陆朔只知道少了两个人,但看他们都各做各自的事,没有一点惊异,便也不担心,老实的跟着他们等。

等是最讨厌的词了。陆朔手指轻弹,将面前树叶上的毛毛虫弹开,就撑着下巴望天,老成的想:等是一种煎熬。

更令陆朔讨厌的是,窒息的沉默,就连话多的周佳佳都不说话,几个刺头在等的过程里,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脚下的大村子,害得她也跟着不安,不住分析这个并不怎么落后的村子。

这村子名叫安乐村,属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它的前方是成都,后面是巴基斯坦,虽前后有一大城一大国,但方圆千里都是大山,安乐村就像是个与世隔绝的村庄。但这个本以为是原始地方的地方,却建起了栋栋高楼,不及大城市的华美,可就那几层楼高的新平房,可都不是泥巴糊上去的,那是真真实实的水泥钢筋砖头砌成,而刚才他们跑过来都花费这么长时间,虽不是走公路,但路程只有近不会远。这么多建材从外界运输进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他们得修条长达四十多公里以上的路,然后再从成都进建材,这来回花费的钱,都足够他们去三线城市买层房了。

陆朔皱了皱眉,自言自语嘀咕。“这村子应该叫富裕村。”

她刚说完,苏仲文跟梁柯就回来了,证实她这个说法。

衣服上没任何标识物的两个刺头向陆龙敬礼,报告这次侦察结果。

“长官,暂时未发现可疑地点,只是这村子忒邪门,发达的直逼帝都了。”苏仲文不加修饰,在外头他们都显得随和些,没有在基里那么多规矩。

陆龙点头,沉默了半秒只是让他们去休息,未有命令。

两名刺头便回到队伍,一屁股坐地上就跟战友们说见闻。

“你们一定想不到,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不仅电器齐全,还有管家型机械人,大街上打电话的人许多直接用全息聊天,呢玛,比帝都还嚣张啊。”苏仲文想不通的挠头,把他那个刺猬头弄得像鸟窝。

周佳佳万年不变的跟他唱反调。“怎么,你还不兴人民过好了?这实事是证明了我天朝的昌盛。”

“去你丫的,这也太前卫了吧?你问问撼山,看他们那里有这么繁华么?”

被无辜殃及的魏勇憨厚的笑了笑,尴尬的讲。“我们那里也有这样的楼房,不过很少,都是几家大户人家盖的,不过没有像芒刺说的那么有夸张,小呆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机械人。”

听他们聊天的陆朔,看向望着村庄的陆龙,心里同样疑惑。这个村庄可是二线城市生活的水准,太奇怪了。

“长官,我想去村里看看。”陆朔趁着他们安慰魏勇时走去陆龙,慎重说出这个提议。

陆朔本以为他不会答应,已经把大堆说服词准备好,正欲说的时候,却看到他点头,真是无限意外。

“冷刺,在我未回来前,由你全权带领他们在这等候。保持联系。”

“是!长官。”莫默敬礼,和周佳佳他们目送长官及机械师离开。

**

下山的陆朔紧跟陆龙身后,看越来越近的楼房莫名紧张,不禁全身紧崩起来。这个村子就像个未知世界,现在他们就要踏入,感觉像走进张大口的怪兽嘴里。

陆龙看她如大敌临前的模样,等她走上前时搂住她肩膀,让她放松下来。

“长官?”被抱住的陆朔先是一阵喜,又后疑惑不解的仰头看他。她虽然很喜欢他的怀抱,但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吧?

陆龙瞧了她眼,便搂住她往前走,面不改色的道:“叫老公。”

陆朔:……

啊啊啊,这升级的太快了吧?还没做过那个啊!

陆朔有点凌乱,刚才清晰的思维乱七八糟的。

撇了眼瞪大眼的人儿,陆龙才不紧不慢的解释。“像这样独立的村庄,对外来人很警惕,尤其是刚才已经进入过两个陌生人。”

听到这话,陆朔明白的点头。上千口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但就这么点大的村子,不说村民们之间都认识,但多多少少有个眼熟,不是这个村的人一眼就能瞧得出。

只是一下就升级老公啊?她还没向别人介绍过男朋友呢,应该说他们才确认交往关系,这突然的转变,让陆朔扭捏阵,硬是叫不出来。

停在安乐村的门牌前,陆龙望着远处活动的村民极淡的讲:“叫,练顺口了。”

于是陆朔磨叽关天,才哼哼叫了老公。

可陆龙并不满意,而是沉声讲:“你没吃饭吗?大点声。”

陆朔捂住肚子,可怜兮兮的讲。“我真没吃饭。”“老公老公老公!……”看他渐而变得锋利的视线,陆朔扯嗓子连叫几句。

陆龙这才满意的带她进村。

初看到他们的村民确实如陆龙所说,都有些戒备的看他们,于是这时陆朔就冲他们天真无邪的笑,转瞬间又埋怨的问陆龙他们还要多久才能回家。

“我也不知道。”陆龙犯难的说,看围观他们的村民。“前面有家店,我先去那里休息一下。”

他们两个走向那家包子店,村民的视线都跟着他们跑,随后还有好几个人跟着跑进包子店。

早饥肠辘辘的陆朔,一屁股坐下就叫了二十个包子,着着实实让店家记住了这位客人。

陆朔才不管他记住没记住,一脸涉世未深的稚嫩模样,赢得这店里所有人的好感。

店家更是让排长队的人等,率先把包子送到他们桌上。

“谢谢。”陆朔感激的向他道歉,便拿起包子就咬,跟饿几百年似的。她确实饿啊,正是长个的时候,她得多吃点,她要长高!在种种因素下,她吃的特别凶猛,虽然这包子只有小孩拳头大个,但她转瞬间就消灭七个,算是惊人的数目了,连成人都很难做到啊。

她这落难的模样,很快引起纯朴村民们的同情,有个正在吃早餐大妈和善的问。“姑娘,你是不是饿很久了?”

陆朔嘴里还塞着包子,不好张口就使劲点头。一晚上加一个上午,也算久吧?

陆龙宠溺的帮她撩开额前的发,替她回答大妈的问话。“嗯,有两天了。”

“这么久?看你们不像村里的人,是来寻亲戚的?”大妈说这话目光在他们身上瞧来瞧去。

寻亲戚确实是个好的借口,但他们穿的衣服不对。陆龙在她打量的视线下搂住还只顾着吃的陆朔,略带丝喜悦又难过的摇头:“不是,我们刚结婚,报了个野营体验团,两天前我跟老婆因为点私事与大部队走散,便在这林子里转了两天。”

他说的面不改色,陆朔在听到老婆两字时,差点把变成渣的包子喷出来,但为避免她起疑,便往他怀里钻,把脸埋在他胸膛里。

她这模样,配上刚才陆龙特意咬重的私事两字,让大妈呵呵笑起来,大意猜到这个私事是什么事,而且看他们身上到处都是树枝划痕,衣服也脏兮兮,便也不怀疑。“真是可怜的娃,幸好你们找到我们这村子,不然不得饿死山里了。”

饿倒饿不死,有谁听过哪个特种兵在丛林里饿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