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童养媳/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 童养媳

大妈热心的又问。“那你们是要回哪里去?我看看有谁出去可以捎上你们的。”

“我们要回帝都。”“对了大姐,请问这里有住房的地方吗?我们想换身衣服,再顺便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陆龙礼貌的讲,俊帅的脸敛去冷冽和严肃,同样赢得大妈的厚爱有佳,直叹他们这对是俊男美女,实在是般配。

“我们这里是小村庄,没有住店的地方,两位要是不嫌弃,就去我家洗漱吧。”

“大妈你这说的哪的话,现在能有个地方让我们洗尘便是天大的好事。”

“那你们跟我来吧,刚好我表妹是做衣服的,我让她送两套过来。”大妈说着带他们往村里走,一路闲不住的唠叨。“你们城里人都穿好吃好的少爷小姐,这次可算是吃了苦头,也是难得的体验吧?呵呵……”

,大妈,你好直率,可是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幸灾乐祸呢?陆朔怕生的抱住陆龙手臂,向热情的大妈投以哀怨。城里也有穷人,不是所有城里人都是金主,虽然……呃……好吧,她未来老公是个少爷,自己好像也是个小小姐……但她真的不娇贵啊!

大妈家里是个三层楼的新房,瓷板崭新,家里弄得干干净净,看起来是刚盖不久。

陆朔被她热情的迎进去,看她忙碌的给表妹打电话,又给他们泡茶,不禁想村里人就是敦朴、好客,若是在城里,谁敢就这么把人往家里领?

泡了茶,大妈还端来盘连陆龙都没见过的山果。

陆龙起身赶忙道谢。“大妈,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来打扰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没事没事,大妈我反正也是闲着,难得有个远方的客人,不好好招待我过意不去。”大妈乐呵呵说着,便也搬来条凳子,在等表妹送衣服来时跟他们闲聊。“这姑娘怎么称呼?看着还很小啊?就结婚了?”

似确定这位大妈没有恶意,陆朔才懦懦的开口。“我叫阳朔,快十八了,老公家的童养媳。”说着露出八颗牙的灿烂笑容。

陆龙:……

大妈惊愕。“童养媳啊?这个年代还有这东西?”“真搞不懂城里人的思想。”后面一句是大妈嘀咕的。

陆朔听得真切,只是呵呵笑,并不看旁边黑着脸的陆龙。本来就是嘛,你敢说我不是你养大的?“大妈,我老公你就叫小龙好了。”

“哎,好,小朔、小龙。”大妈念了两遍他们的名字,赞道。“果然是城里人,名字都取得这么好听。”“我老头子姓贺,你们叫我贺大妈就行了。”

“嗯,贺大妈。”清脆甜美的话配上纯真无害的笑容,顷刻让贺大妈喜欢的紧,若不是碍于人家可能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对,是大户人家的童养媳,她真想收她做义女。

“呵呵,好好,小朔、小龙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大妈说,别跟大妈客气啊。”

她们两个聊得热络,被遗忘的陆龙看了眼院外咯咯叫的鸡,转向贺大妈。“贺大妈,你家有电话吗?”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有有,你跟我来。”贺大妈一拍大腿,领着他往房里走。“我家的电话装在里面,小龙你看着点,这里有点暗。”

“嗯。”

穿过大厅进入偏房里间,光线确实有点暗,加上她刚才可能是外出,家里没人的原因就将门关起来了,现在基本是要睁大眼睛才看得清虚实。

大妈没开灯,而是熟练的几步走到门边,开了后门。“电话就在这里,小龙你自己打吧,贺大妈不打扰你说事儿。”

“嗯,谢谢。”虽然是村里人,却不逾越。陆龙向她道谢,等她出去才拿起电话按了串号码,趁在接线的当,打量这个小房间。

小房间只有几平方,一张空床和堆方床下的冬瓜南瓜,更显村民本色。税利的视线扫了圈房间,陆龙看向后门。外面是山脊,上面有挖土机留下的痕迹,想是把这面山脊挖陡,离房子远些,这样即使下大雨引起山土滑坡都不怕土漫金山。

“我们在这里安全,正在找回去的方法,天黑之前我要是没再打电话给你,明天便派车来接我们。”电话接通,陆龙冷峻讲完就啪挂了电话,标准的大少爷气派。

再次扫了圈不大的房间,准备走的陆龙余光看到片从上面飘下来的红色花瓣。

看了眼外边的门,陆龙抬步走出后门,看了下落在地上的一层花瓣,抬头望山脊上面。

“小龙,打完电话了吗?衣服送来了。”

听到贺大妈的喊声,陆龙转身出去。

来送衣服的不是贺大妈的表妹,是大妈表妹的儿子。

十二、三岁的孩子,跟所有小孩一个样,晒得像煤炭,脸上满头大汗也不知是刚才跑的还是精力太多玩的,所以被他拿在手里的两套新衣服,很不幸的染了个五指印。

“你个顽皮孩子,怎么这么贪玩呢?这个可是给客人穿的衣服。”贺大妈拿到衣服看到那手印,抄起墙边的扫帚就抽他。

小孩跟猴子似的上窜下窜,看样子他经常这么被教训。

一个当长辈的哪会真舍得打孩子?陆龙拦住气势汹汹的贺大妈,说没事,并给了孩子五百块,说是衣服的钱。

“哎小龙,这怎么成?”看到钱,贺大妈有些不好意思。“哎那个,小龙呀两百就行了,都是粗布麻衣,还怕你们城里人穿不习惯。”

陆龙把钱塞给小孩就问她洗澡的地方。

贺大妈让小孩回去把钱交给他妈,就带他们上楼。

楼上比楼下还要卫生,洗澡间跟新的一样。看到这级别待遇,陆龙别说那几百块钱,再贵他都愿意。

“那小龙你先洗,我带小朔到处走走。”把衣服给他,贺大妈想带这位可爱的姑娘去走走,顺便看她有没有做自己义女的意思。她女儿可怜死得早,膝下就一个不争气的儿子,现在看到这般水灵灵的姑娘,那是打心眼里喜欢。

谁想……

“不劳烦贺大妈了,我们两个一起洗就成。”陆龙说罢,将错愕的陆朔给扯进浴室。

看到眼前关上的门,贺大妈足愣了好久才嘀咕的红了老脸下楼。

浴室没多大,就三比三大小,装了热水器等东西,再塞两个人就没地了。

陆朔被拉进去就抱住他腰,使劲往他身上蹭。“爸爸,没想到你这么迫不急待啊?那别等了,我们快脱衣服吧。”

陆龙:……

把蹭在身上的人推开,陆龙按住她还想往身上靠的人儿脑袋,让她抬起头来,便把刚才的花瓣给她。“看看这个是什么。”

瞅到他夹在两指间的鲜红花瓣,陆朔甩掉脑袋里那些涟漪,紧盯住花瓣看了半秒,不确定的取过来,放鼻子下嗅了嗅,脸色有点不好看。“这……”

陆龙做了噤声动作,看了圈浴室,伸手将浴头往上掰,调整了下再打开水。

水一下飙得老高,落下来更是稀里哗啦好大的声音。陆龙带她站开些,避开落下的水,但落在地上的水还是飞溅的把两人裤子打湿。

“说吧。”做完一切,陆龙才让她继续。

陆朔感叹他的细心,便低压声音皱眉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罂粟花瓣。”“可是这里怎么会有罂粟花瓣?再说即使有,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开花。”

“有种罂粟是四季都开花,而且它提取出的原料是普通罂的一倍。”陆龙冷沉的讲。“如果我们都没有看错的话,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这个村庄这么繁华。”

如果真是罂粟,以平均的一年一季到四季,四季再乘以四……“这个庄子不简单。”

“嗯,今晚暂且在这里住下,下午我们四处探探情况。”

“好。”陆朔沉着小脸点头,随即灿烂的笑着看他,眼里闪着熠熠光辉。“爸爸,你洗澡不脱衣服么?”

陆龙:……

陆朔不怕死的继续道。“现在谁出去都很可疑哟。”

陆龙定定望着她,最后瞥出三字。“转过去。”

“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我都不怕。”

陆龙:……

三十秒钟后。

“你放我下来,长官,爸爸,老公~”被军服吊窗上的陆朔蹬着腿儿不敢大叫,只得小声求饶。

陆龙没理她,脱掉T恤时感到被人注视,便冷沉的转身凶狠注视她。

握住衣服脚下一荡的陆朔翻过边,现在正双手被绑,可脸上还是挂着色眯眯的笑容。“爸爸,看一下又不会怀孕,让我看又有什么事?”

自见过高季之后,她爸爸、爸爸的就叫得勤快,但前不久已经确认关系,现在处在这样的情况她还这么叫,让陆龙恨不得抽死她,免得她招自己恨。

“啊,爸爸,是不是我这么叫你反应强烈些啊?你兄弟醒来了。”陆朔噙着笑,色情的视线直盯他裤子。

陆龙:……

十秒钟后。

吊在窗户上的人儿眼睛被条军用绑带封住,换个场地,不知情的人还以血刺指挥官抓到个俘虏,正要严刑铐问呢。

只是这不是对她的严刑,而是他自己的。

不过陆朔不屈不饶,坚韧不以的继续道。“爸爸,自己动手时别哼出来啊。”

“再吵把你嘴巴也堵上。”绝对是咬牙切齿的威胁。

“那你来堵吧,堵了我还有耳朵,鼻子也可以嗅出空气中的其它味道哦。”陆朔轻扬起下巴,说的一点不惧。故意加重的味道两字怎么听怎么暧昧。

额上并出条青的陆龙走近她,然后真堵上她嘴,不过是用自己的嘴。

民居楼里的窗户都不是很高,陆朔被绑窗上离地不过二、三十公分,刚好与陆龙差不多高,于是这吻便接的毫无压力。

终于安静下来的陆朔紧抓住手上的衣服,承受他热烈的吻时不禁想:他是不是故意的啊?故意把自己吊这么高方便他下手。

不过这话她聪明的没有说出来,不然肯定直接被他丢出窗外。

**

洗了个漫长的澡,出来的陆朔脸红扑扑的,粉妆玉琢的像孩童般,更加证实贺大妈先前的不健康心思。

陆龙依旧很平静,对贺大妈也没多热络,只是比礼貌多了份平和。

贺大妈不介意,想是也知道他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不可能因为落难就对她这个老婆子低声下气。“小龙、小朔,你们饿了这么几天,光吃点包子不行,大妈刚才给你们煮了些粥,你们快趁热喝了吧。”

“谢谢大妈。”陆朔继续一惯天真,看到一些自己没见过的下粥菜就迫不急待去夹,然后又很惊喜的问贺大妈这是什么菜,顿时整个气氛被她带得活跃不已,笑声都飘出门外了。

陆龙看她迅速的将每个菜都吃一遍,确定没事才骨碌转着明亮的眼睛看自己,不禁好笑。这只狼没白养,虽然有点色,但看在她护主的份上,就随她去吧。

“贺大妈,我刚才已经给家里人打电话,要是我们今晚没找着回帝都的车,明天会有人来接我们,要是今晚没走成,恐怕还得打忧你一晚上。当然,我们一定重谢。”吃过简单的青菜小粥,陆龙向贺大妈谦恭地讲。

他说的每句话,都有种莫名的魄力,贺大妈对他说的话很是信服,现在他说到重谢,连忙摆手。“我老婆子就喜欢小朔,而且我家境还算过得去,不图你们那些钱,你们还是留着钱路上花吧。”

现在还没走,在这个当,陆龙也不跟她争,便繁衍点头,揭过这事。

陆朔坐的不安份,不时动动手扭扭腰,跟个多动症孩子似的。最后她忍不下去了,笑眯眯问贺大妈。“贺大妈,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好玩的地方我们这里倒真没有,到处都是山,也没有游乐园。”

陆龙看着摆碟子里的果实,新奇的问。“这是什么果?”

小果子一颗颗红彤彤像圣女果,可又不像,它看上去皮质较硬,外面应该是有层壳。这东西陆龙没见过,因此有些好奇。

贺大妈看到果子笑起来,有些骄傲的讲:“这果子叫神秘果,它可是大有来头的,据说是周恩来总理到西非访问,加纳共和国就是把这种神秘果做为国礼送给周总理,从那以后我国就开始栽种,听说是什么国玉级的珍贵植物?不过我们这地方有很多,吃完的籽丢地上就能长出树来,遍地可见。”

“嗯,没想到还有这个来头。”陆龙点头,拿起颗果子看了看,丢给眼巴巴望着的陆朔。

陆朔小狗似的接住,拿果子左右研究,最后放嘴里咬开。

看她笨拙的吃果子,贺大妈又是忍俊不禁的笑。“这果子还有个神秘的地方,一般都是女孩子们爱吃,大人通常都不怎么喜欢。”

“哦?还有什么神秘的地方?”陆朔一边吃一边问,

“呵呵,这个你自己去发现。”

对她的卖关子,陆朔没放在心里,只是在吃完第一颗时,觉得味道不错就大胆的揣几颗在口袋里。自己在这里享福,外边可是还有大票兄弟在喂蚊子呢,得给他们带点,管他们喜欢不喜欢?

吃完水果,陆朔实在闲得无聊。陆龙便向贺大妈说带她出去转转,看看神秘果树,便和她一起出了贺家。

跟在后面的陆朔,看到陆龙衣服后面那块湿的,忍不住咧开嘴笑。果然有洁癖什么的最麻烦了啊。想到他拿起那衣服时的表情,又放水下认真用力搓的冷峻样子,真是越来越觉得他可爱?呃……好吧,那叫龟毛。

安乐村毕竟是村,所以邻居之间相隔的较远,不像城市的寸土寸金。

陆朔和陆龙顺着小道走到主干道上,因为是下午的农作时间,村里没多少人,小孩还未考试,此时正在学校悬梁刺股的学习,所以除了一些老太婆,就只有几条大狗,偶尔看到几个年青的壮汉,还挑着担。

壮汉光着膀子,从他一身肌肉与穿着来看,应该是个有家低的男人,只是不知道他怎么还会来挑担?看他身姿矫健,分明是常做此事之人。

陆朔盯住壮汉看得目不转睛,被陆龙强硬掰过头才转回脖子。

“见着个男的就转不开眼了?以前怎么没瞧出你有这潜力。”陆龙冷淡的讲,语气有些刻薄。

被说的陆朔死不悔改,还一个劲的笑。“爸爸,你这是吃醋么?”

“叫老公。”

“不要,爸爸顺口一点。”被他搂住的陆朔反抗,在一个老婆婆走过来时,又立即装巧买乖,老公老公叫的能恶心死人。

陆龙没搭理她,嘴角却扬起微弱的弧度。他视线扫了圈居民房,便跟她讲去山上。

按照贺大妈的楼房位置,陆龙不用问人,带着陆朔就上山,往她那个方位走去。

山里果然像贺大妈说的,随处可见的神秘果红鲜鲜结满树,想要多少拿袋子来摘就是。

陆朔还想摘,被陆龙给拽了去,并且抓住她双手,防止她做些其它什么事情来。

双手被桎梏,陆朔算了下口袋的果子,刚好够莫默他们分的,便放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