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悍匪血刺/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七章 悍匪血刺

萧郝走近床,把托盘放在床头的柜上。“我想你应该吃点东西,不然你负荷不了下面的测试。”

“这是雷庭意思?”

“雷翼先生的意思。”

“雷翼?”

对她的疑惑,萧郝虽然不耐,却也回答她。“那个瘦高的家伙。”

“嗯。”陆朔点头,渐而明白了一些东西。那什么测试,想必跟科学院差不多,毒鸩是想得到红星二号的参数再复制一个或无数个跟自己一样的人,那个雷翼应该就是这个事件的主要负责人,他跟自己的以前交过手,同时也是位不错的机械师,所以他想让自己好好的一点不意外,倒如果是雷庭,他恐怕会饿自己三天三夜来个下马威。

思及现在自己还有筹码,陆朔更加不惧,坐起来指了指腹部。“在吃东西前,我想得把子弹取出来,雷翼呢?我想他不会让我拖着个带金属的身体参与他的实验。”

萧郝如上帝之杰作的脸紧崩望着她,没有说话。

陆朔皱眉。这个人太奇怪了。

许久,萧郝像是免为其难的开口。“这也是其中一项测试,子弹留在身体里会发生什么变化,又或者你把它抠出来的承受度。”

“操!”陆朔眉头皱得更紧,要是那个雷翼在面前,她一定一脚踹倒他,让他随风去了。

骂归骂,骂完陆朔还是得想办法把子弹弄出来。她想到萧郝送进来的饭,视线立即转到托盘上。幸好,在Z国还是以筷子为主,而在这个年代,筷子已不再是竹子,而是不锈钢的。

陆朔捏着眉毛移向柜台,瞥了眼还站在房中的萧郝,怕他恶毒的将筷子换成勺子,便没有立刻去拿。“吃饭也在测试中?”

“不是。”萧郝摇头,却在陆朔怒瞪的视线下拿起那双筷子,在她咬着牙要扑上来咬自己时,先她一步讲。“我也挺好奇你的身体,同类,我可以帮你把子弹取出来。”

陆朔戒备的看他半响,没有马上回答。这个萧郝到底想做什么?真是因为对国家兵器的好奇?若是这样,他不是已经看过了?脸上消失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那还有什么好看的?

见她不说话,萧郝不在意的笑了下。“不答应你就只能用手吃饭。”

意思是他会把筷子带走。陆朔权衡一下,盯着他缓慢的点头。不管有什么阴谋,自己已经落在毒鸩的手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

另个房间里,张功看到走向陆朔的萧郝,不赞同的问。“不阻止吗?”

雷翼往后一靠,信心十足。“阻止什么?没有麻药,没有专业的医师,就连手术刀都没有,完全在测试范围内。”

“我是指萧郝。”

听到这话雷翼笑容加大,嘲讽的讲。“对你老大的不信任?这可不是好事。”

张功不说话了,盯着屏幕里的萧郝瞧。

“我只负责我的,其它的我不管,你要是想留下来继续看戏,就离我远点,我讨厌除自己以外的体温。”

张功脸色变了变,对他十分不满,可就像他说的,他们各自负责自己的一块,即使是自己也不能拿他怎么办,又知道他就是这脾气,便什么没讲的后退一些。

瞧了眼身后的张功,雷翼勾了勾唇,望着屏幕里差不多抱在一起的两人,突然心情大好。小机械师,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啊,真是十分的不容易呢。

看床上要把被子咬破的女孩,萧郝摸到子弹可能的深度,便抱起她,让她形成绻缩的姿势。

已到这步田地的陆朔,从心底感激他这个细微举动。她对疼痛的忍耐度已超过十二级,而她对寒冷却有股制命的恐慌,虽然她已经掩饰的很好,成功骗过了姬鸿。但她最害怕的不是疼痛,而是钢筷那种冰冷的触感伸进身体里,她想她会撑不到最后,现在绻缩起来至少能让她有些安全感,谁让人类便是以这种形态来到世界的呢?

对她的极力克制,如大敌临前,萧郝表示的相当从容,利落干脆的短短几秒将子弹取出来。

浑身像被水洗过的陆朔大汗淋漓瘫在萧郝身上,已顾不得他是敌是友。

“要以身相许可得换过个时间,我想你没有在别人面前表演的习惯。”萧郝无所谓的讲,举着手里血淋淋的子弹,眯了眯眼睛。

陆朔抬帘,看到角落的摄像头,使出最后一点力夺过子弹轻轻一掷。

摄像头“咣”的一声被击碎,掉落几片碎玻璃。

屏幕意料中的变成雪花点,雷翼一点不急,手枕着头在想什么。

张功急起来。“你不担心?”

雷翼滑动椅子看他。“需要担心?”

“他们已经不再我们的监控之中了,雷翼先生。”

听到他厉声的警告,雷翼没当会事。“那又怎么样?整栋别墅都在我的控制范围,怕她跑掉?还是张功先生你有变态的窥视欲?人家小两口子情投意合,我劝你还是别阻扰的好,毕竟他们两个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张功怒气填胸,却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只得愤愤离去。

看到离开的张功,雷翼啧了声,自言道:“思想机械人可不是这么好控制。”

萧郝对她的举动并不意外,把她放床上就收拾餐具走人。“我想你现在也吃不了东西,明天早上我会换成粥。”

陆朔虚弱的问:“能现在送么?”她饿啊。伤口很快会好,等疼痛淡下去,她就该饿肚子了,今天可真是什么没吃。

“别得寸进尺。”萧郝说完走了,没多停留片刻。

看他背影,陆朔挪动了下,把一侧干净的被角拉到肚子上盖着。以自己的恢复迅速,这枪伤要好全至少得明天,雷翼最晚会在明天下午开始另一项测试,自己得在离开这房间的时候想出离开的办法。

想着想着,肚子没那么疼的陆朔果真饿了,便只能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在睡着前别去想肚子,于是就想到了中毒的陆龙及战友。还有贺大妈,还好那晚上贺大妈给自己煲了鸡汤……呜……更饿了。

这次行动对血刺来讲是颠覆性的事件,几乎全军覆没,从未有过这样的失败,但幸好的是在超前的医疗设备下,他们全都平安醒来,只是他们的机械师却成了俘虏。血刺第一次如此不堪的让一个机械师当了俘虏,救了整支小分队,包括他们的指军官!

不过比起血刺来讲,面对这次的化武战争,黄猛是损失最惨的,共牺牲了八名刑警,还有五个属于重度中毒,救过来可能都得负伤退役。

面对辑毒大队的损失,血刺没有从中找到平衡感,他们的指军官一醒来便联系了七处,并且不顾上头派来的人怎么劝说,带着所有安然醒来的成员离开医院,不知去向,着着实实让陆刚好一阵担心,不得不暗中派人帮助他,替他开好道路。

当天晚上,陆龙带着莫默、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五人,换上了便服,武器也改用普通烂大街的九八式突击枪与八六式的手枪。他们直奔当地警局,跟悍匪似的横着走进局里,遇人扔人,遇桌子扔桌子,可以说是遇什么扔什么,镇住几个小片警去到局长办公室才咣当关门拿出家伙“友好”问话。

满头油光的小地儿局长哪见过这架式,被两把枪抵着脑袋,顿时吓得差点求爹爹告奶奶。“好、好汉,你有、有什么事吗?”

面无表情的陆龙坐在他的办公椅上,阴暗低睨着跪地上的男人。“安乐村的最大买家是谁?”极轻极平淡的问话,似是跟朋友之间的闲谈。

被他震慑住的局长不知此人是谁,听到他冰冷但算“友好”的话,蹦蹦跳的心便慢慢回到肚子。“那个,什么买家?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龙看他的视线没变,但他紧抿的嘴说明他正极度不悦。

跟他久了的几个兄弟还不了解他?听他平静的话,又见这局长不识相,周佳佳跟苏仲文默契配合,一个把他手按桌上,另个直接一刀插下,在他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时重复长官的话。

这次局长才知道他们不是开玩笑,抱着血流不止的手痛哭流涕把自己知道的全倒出来。“我只知道他们身边有很多厉害的打手,个个人高马大,初次见面我本来是想多讨点好处,哪想他直接把我的一个部下给杀了,其它我真不知道了。”

“他的住处。”

“这个我真不知道。”局长猛摇头。

陆龙眼角一挑,看了眼周佳佳。

周佳佳立即将他另只手也戳个洞,把两只手搞匀称了。“说不说?下一刀戳的就是你的脑袋。”

“我真的不知道啊,好汉饶命,所有交易事情都是安乐村的村长负责,我什么都没参与啊!”局长疼的脸色青白,有要晕过去的趋势。

陆龙十指交错,沉稳的像座山,即使他正干着如此暴力的事,仍如坐在山中看风景,无一点焦躁忧虑。“去把那个村长带过来。”

因为事发突然,黄猛自己都负了伤,所以安乐村的村员全部押在当地局子,由他手下的人员看守。

局长被苏仲文从地上拽起,想到外面还有部下在,支支吾吾想让他们给自己留几分面子。

血刺的人都火烧房子,还管他什么面子里子,把他踹出门就拖他走。

就在苏仲文连人带门踹飞的当,警局又进来批人,全幅武装很牛逼的样子。

“黄队,就是他们!”吓得不轻的小片警察打电话叫在这里驻守的成都大队长,现在见他带着部下浩浩荡荡进来,便像见到母鸡的小鸡似的冲向他们,向他们求救。

黄队的人看到周佳佳他们,有种莫名的狭路相逢意思,却也没到要动手的程度。

局长看到黄猛,顿时就像看到救星般,张嘴苦哈哈的让他救自己。“黄队黄队,你来的正好,这般贼子太猖狂了,我一定要把他们判无期!”

他们可不是一般的猖狂,黄猛抽了抽嘴巴,没理窝囊的局长,走进没门的办公室,酝酿了半响对陆龙讲。“大校,似乎但凡跟你们扯上关系的事,都不是什么好事。上次的萧瑞差点全军覆没,这次是我们。”

陆龙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他,没打算开口。

黄猛不甘下风的跟他对视了阵,妥协无奈道。“不过还是高兴能与你们扯关系,虽然这牺牲太大,但我想一切都值得。”

“不。”静默的陆龙冷沉开口,照样惜字如金,却多了股悔意。“不值得。”用她来换,一切都变得没意义,不管是什么样的胜利,况且,现在他们是失败。

黄猛一怔,看他不像开玩笑的脸,不知做何反应。

陆龙看向门外。周佳佳收到长官的视线,立即押着局长去提人。局长刚才听到黄猛叫他大校,一下就懵了,呆呆的由人拖走。而同时,局里的小片警心里各种滋味都有,你说他们好不容易见着个大校和市里的大队长了,可他们怎么一个瞧着像土匪,一个像是要助纣为虐的助凶?

周佳佳很快带来了村长,黄猛见到他便大意猜到陆龙的意思。安乐村一事还没解决,那个带走血刺的机械师肯定不简单,更重要是……黄猛瞧着不动如山的陆龙,回想今天上午的情景。

他离他们很近,血刺机械师与血刺指军官的互动自是也听到看到一些,知晓他们关系的自己在陆朔亲上陆龙时,本就迷糊的脑袋咣当一下晕了过去,后面醒来的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可现在看他紧张的气势,不像有错,可是这关系……算了,陆家的事情不是他这个小人物能说的,便当没看到吧。

村长是见过陆龙的,本来仗着他们是警察不能随便打人,硬是不说,只是他错了两件事,一件事是血刺不是警察,他们是特种兵,跟雇佣兵一样的三个字,一样差不多的性质,所以别说打人,逼急的他们就算是警察那也是会打人的,二个是他们现在就像群找不到发泄地方的暴徒,四个字名言:千万别惹!

被打得差点去见姥姥的村长,在又被打掉一颗牙时,才终于颤巍巍说出地方。

黄猛听到地方准备叫兄弟出发,见血刺的老大坐着不动,兵也站着不动,疑惑不解。“大校,我们不去抓人吗?”

陆龙用眼角看了他眼,不动如山。

同样看到那幕的莫默他们倒没有惊讶,只想着这两个好不容易磨一起了,却又要长官遇到这样的事,便同样的和长官一样,想早点从毒鸩手里将人救出来,可以说是血刺现在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救人,并且与他们的长官一样急切,才会没有任何意见的跟他当土匪。

现在莫默看坐着不动的陆龙,又看黄猛,安静的讲。“黄队,敌人不是笨蛋,这个时候他们早走了。”

“那……”那还这么兴师动众把人家局子咂了?

莫默没解释他的疑惑,同战友陪陆龙就这么杵着。

那是因为他们得找地方发泄呀,让他们干坐着等消息,太难办到了。

就在这诡异的安静下,突然谁身上发出B的一声响,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看向苏仲文。

苏仲文立即拿出电脑,看到七处传来的消息,便把电脑给陆龙看。

上面已经确定大概位置,没有确定到哪个具体地方,但这足够了,至少现在他们这群悍匪有事可做了。

陆龙把电脑给苏仲文,高贵的脚动了下,站起来往外走。

黄猛转身看他。“大校,需要支援吗?”

“不用,你们太次。”陆龙不留情面的直接拒绝,为他先前那句话。跟血刺扯上关系似乎真没什么好事。想到牺牲的萧瑞,陆龙黑眸又暗了分。

黄猛却误会了,想到这次事件若不是自己的人擅自行动,血刺怎么也不可能落到这般田地,便自责难当,肃穆的目送他们离开。

与梁柯、魏勇两人汇合后,血刺一行人直奔川西。

川西自那次行动后,给血刺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因此和川西达成了友好关系,这次他们回到川西,便是由副指挥官张扬接待,为他们鞍前马后,解决了他们一些生活问题,至少不用担心睡觉的问题。

不过即使有舒适的房间,他们也没有一点心思睡觉。

“都去休息,没有新一步情报前,谁也不准私自行动。”陆龙把人赶走,不管他们是不是会老实睡,但自己却是没有合过眼。

在天刚亮时,陆龙接到一个电话,让他愤怒又让他惊喜。

“陆龙大校,我很抱歉这么晚才收到信息,你现在会接我的电话,想必你也正在等什么。”清晨五点,戴校彬不顾时间打来电话,想是他也是刚得到消息,就给他打电话。“废话我就不说了,我主要是想告诉你,现在陆小姐的位置。”

“你知道?”靠椅上的陆龙猛然坐起。

戴校彬笑了下,挺出呼意料的讲:“每个离开白色大楼的行政人员,都会被注射追踪器,这是避免他们有不适宜举动,没想到现在却有了一条重要线索。”说完怕他发怒的戴校彬又紧接说出地址,好将功补过,让他快点去救人。

得到地址的陆龙不拖延,连一字多余的话都没讲,挂了电话便带着随时准备着的部下去地址上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