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毒鸩巢穴/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二十八章 毒鸩巢穴

陆朔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到天亮,等着萧郝送餐来就想吃饱开始侦察环境,谁料她粥还没喝到就看到雷翼满脸怒容进来,身后还带着两个皮相不错的半思想机械人。

雷翼一挥手,半思想机械人便把床上的陆朔提起往外走。

没力气挣扎的陆朔干脆懒得动,被他们扔进一间看起来像实验室的地方,就被按在一张病床上,四肢被锢定住。

“小机械师,没想到你身体还藏着这么个小东西,若不是我今早检察一遍别墅的安全系统,还真没发现这个。”雷翼戴着手套的手指摸向她雪白的脖子。

后颈一凉的陆朔也是突然醒悟。对啊,她还带着戴校彬的追踪器,被带来的路上还怕陆龙找不到她,这下好办了。

雷翼似是为自己的这个疏忽很不满,没多讲,直接让医疗机械动手将追踪器取出。

可怜前面一个洞还没好全的陆朔,后颈又开个洞。

追踪器只有绿豆大小,如果用正当手段取出来没多大疼感,可雷翼或者是机械人,它们可不懂温柔,强行用磁石吸出,让连取子弹都不用打麻药的陆朔发出不小的痛呼。

几秒钟的事情,取出追踪器手上的桎梏并松开了,陆朔捂住流血的后颈,眼里闪过抹残忍。总有一天,她会将这些流失掉的血都讨回来!

雷翼把追踪器洗净,见到这个特殊的小东西,脸上有股异样之色,又看向捂住后颈的陆朔讲:“他们居然给你这样的身份,真是出呼我意料。”

陆朔不说话,只凶悍的看他。

“雷翼,发生什么事了?”正在雷翼还想说什么时,雷庭带着张功进来,问的是自己的手下,眼睛却是看床上的陆朔。

陆朔见到他,拳头紧了紧,清明的眼睛里隐约浮现血色。

对欲扑上来咬断自己脖子的陆朔,雷庭忍住怒气,没有靠近她。

“情况很不好,不过幸好发现的及时。老板,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相信血刺很快就会找来。”

听到血刺,雷庭很明显一惊,便什么没讲,叫张功准备直升机,趁天未完全亮时火速撤离了此处。

被押上直升机的陆朔望向别墅,眉头紧蹙。如果被再次转移,陆龙他们肯定需要更多时间来找寻。她没那么多正义,没有保护红星二号义务,也不是怕疼,可这些都是紧扣一起的,毒鸩在得到参数之后肯定不会留自己,而她现在最大的筹码便是他们对红星的未知。

陆朔在维思殿堂里将这里形势分析透澈,预测自己能承受的高度。现她身上的伤都好得七七八八,想要离开这里不是完全没可能。

看了眼近在眼前的直升机,被触手紧缠住的陆朔沉默的被押进机舱,被机械人用坚固的手铐铐住手脚,呈一个蛹般扔在座位上。

雷庭、张功、雷翼、萧郝先后上来,没多废话,直升机紧急起飞,不像撤离,倒有逃跑似的仓促。

直升机的旋桨叶转动,草地逐渐远离,陆朔看了眼似有些紧张的三人,扭头看窗外。盯着玻璃的瞳孔缩了缩了,确定这只是普通的防弹玻璃,并且已到突破口时,伸长脖子看地面。现在距离地面有十多米,从这里被缚住手脚跳下去,有些风险,但还是可行的。垂直下降到达地面的时间最多几秒,她可以在这几秒之内挣脱手铐,摔在地上虽然受冲会有些严重,不过只要她还活着,这点摔伤能很快愈合,后面便是要想办法躲过毒鸩的追捕。

没时间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陆朔看越飞越高的直升机,又扫了眼对面的雷庭,咬了咬牙,弓背蓄势待发……

“小呆猫,从这里跳下去,你就变成死猫了。”轻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从对面坐到她身边的萧郝略带笑意的提醒她。

行动被他看穿,陆朔一震,反头看他。“小呆猫是谁?”不能窥视他思维,却能感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友善?陆朔更加疑惑不解。“同类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诱惑力,能让你不顾毒鸩的命令。”

萧郝暧昧的凑得更近,能将人吸进去的深褐色眼睛专注看她。“同类没有,你有。”

陆朔:……

看她不死心,萧郝解释的讲。“这里高度已达到一百二十尺,即使你有自愈力都需要一阵时间自动恢复,在这期间毒鸩有的是时间再次抓住你,何必给自己找罪受?还是你觉得血刺能来的这么快?”

他说的确实如此,如果自己这么做了,下面必须要有人接应自己,但谁知道后面会发生未知的情况?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机率她都要试上一试。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刚才说到血刺时,有轻微异样波动,不是惧怕,而是……怀念?他以前跟血刺关系不浅。陆朔迟疑看他,又撇了眼望着自己的雷庭,最终放弃跳机的行动。

看她放松紧崩的背,萧郝坐正身意味深远的望着对面三人。

雷翼始终一幅生人不近的模样,对上萧郝的视线也没什么情绪,似真如他昨夜所讲,不归他管的事便不插手,管他是好是坏。

张功则深深的担忧,望着与陆朔走得极近的萧郝,犹豫不决。萧郝生前与陆朔的关系他们是清楚的,虽说被改造成思想者的他已经没了记忆,但他那颗天才脑袋虽不常用,可也没有人能猜透他在想什么,更让他难办的是,他没有质疑毒鸩的权力。

雷庭倒不担心萧郝,对他似乎很放心,他的注意力全在陆朔身上,想着接下来要怎么折磨她的事,而不时发出冷笑,机舱等人起了层鸡皮疙瘩。

总有一天让你再也笑不出来!陆朔咬牙,暗想陆龙可得快点找到自己。

“信号是从那里发出的。”苏仲文接收戴校彬手里的追踪信号,在到达地址后,再次确认了位置。

陆龙看向别墅,扫了眼别墅周边低矮的风景树,没有下车,而是唰的方向盘一转,脚低油门踩到底。

性能很好的悍马“嗖”一声,飞驰如黑豹般撞进大门,将整片坚实的玻璃撞碎。

没顾纷纷掉落的玻璃碎片,刺头们拿起家伙冲下车,对长官的做法没一点意外与惊讶。

不用指挥官发令,默契的他们迅速展开搜救,在解决掉几个半思想机械人后,没有找到任何活人的迹象。

站在房中的陆龙对莫默他们的报告没有意外。在进来前,他就看出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才会这么直接了当的将车开进来。鹰隼的黑眸看了圈大厅,寻找他们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苏仲文在与周佳佳他们搜完别墅后,不死心拿出掌上电脑,看到上面的显示,疑狐抬头看雪白的墙壁。“这里还有其它暗道。”

队员全看向苏仲文,顺着他视线望向无破绽的墙壁。

“找出来。”陆龙同样看着墙,沉声下令。

“是!”苏仲文应道,便迅速寻找破解的方法,获取到众多代码后,花了些时间才找着门的位置。代码非常严密,苏仲文擦了擦汗,紧张讲:“给我点时间,我能破解它。”跟着那位天才机械师,他这位三流机械师勉强成了二流,要破解这道代码只是时间问题。

正在苏仲文要全神贯注破解时,耳边突然响起轰的一声暴炸,整个别墅震动,天花板悉悉索索落下层白灰。

周佳佳把火箭筒背身后,朝战友们讲:“这样快多了。”

莫默他们看到被强行打穿的门,向周佳佳伸大拇指就防卫的跟着陆龙进去。

周佳佳咧嘴笑,拉起震惊还没回神的苏仲文跟上。

跨过废墟的苏仲文终于惊醒,甩开周佳佳的手大呼小叫。“你想害死我们吗?这要是塌了怎么办?”

周佳佳笑得没脸没皮。“放心,我是爆破手,有分寸。”

“你的分寸就是在房里放火箭弹?”

“哎,我这不是想快点找到小美人嘛。”

听他的话,苏仲文一怔,没了声。

通道里的灯不知是什么原理,在经过周佳佳火箭弹的摧残竟没有灭。秦朗、冷焰打头战,几人迅速将通道内的门踹开,发现都是些陈放机械零件的房间,但在周佳佳踹开一间房门时,被震住了。

掩护他的苏仲文、秦朗感到他的不对劲,也反头看过去,同样被怔在原地。

陆龙拨开他们,走进充斥血腥味的房间,锐利的黑眸深沉扫过变成黑红色的床单,紧握血刺的手崩得咯咯响。

房间气氛僵凝,莫默几人都静站不说话,不时看长官的脸色,忐忑他要是暴走,他们得怎么将人拉住。

出呼莫默他们意料,他们担忧的事没有发生。站了会儿的陆龙移动视线,打量房里的一切,在看到角落的玻璃碎片时,抬头看被人打坏掉的摄像头。“芒刺,找到安全系统。”

苏仲文很快在电脑上找出长官想要的东西。“报告,在二楼。”

陆龙转身往外走,有力的步调没有任何变化,沉稳没有因为刚才这幕而乱了分寸。

莫默他们几个看他笔直的脊梁,心底更希望他能失常些,这样他们联手把人敲晕落个关禁闭下场,又或者陪他做任何疯狂的事,也不愿他如此冷静,冷静的让人害怕。

退出房间,苏仲文看电脑上的红点问陆龙。“追踪器显示就在后面那间房,我们不去看看吗?”

“追踪器被雷翼发现,那是他们取下遗留下来的。”陆龙平静的解释,在上二楼时雷厉风行下令。“仔细搜查每间房。芒刺,拿到这栋别墅的监控视屏。”

“是!”

直升机飞的有点久,陆朔估计这恐怕已经到了祖国边界,且看下面的平原与水域,已是绝无人迹的地方。

又经过漫长的飞行,在以为要出境的时候,视线终于出来一栋城堡。

没错,就是城堡!

一栋欧式复古城堡,蓝色的尖屋顶,跟童话里似的。陆朔有些惊奇,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房子。这里应该就是毒鸩的巢穴了吧?

看到城堡,雷翼提醒的讲。“老板,你确定要带他进去吗?”

雷庭听到这话看向萧郝,见他比自己还拽,难得的没有生气,似是对他很是满意。“你难道怀疑我的能力?”

“没有老板,我只是想谨慎一些。”

“呵呵……年青人谨慎一些是好,可不能胆小。”回到老巢的雷庭似乎心情很好,难得的和颜悦色笑了起来,还跟他们多说了两句。“他是我们最成功的实验体,凌驾所有机械人之上。”

面对老板信誓旦旦,雷翼不再说话。张功则时时盯着萧郝,对他抱着极大的不安,又无法去反驳怀疑,想着到了城堡得多派些人看着他。

而对老板的夸赞,萧郝始终淡淡的,无所谓他们对自己的评价。

这时陆朔看萧郝侧脸,企图在他身上看到些其它情绪,可惜,没有。不过在听了雷庭的话后,她还真生出一点“同类”的感觉。

直升机降落城堡,陆朔大睁眼看越来越近的城堡,惊奇的转不开眼。

雷庭不疑有她,想道她可能是第一次见这建筑,忍不住小孩的好奇而已。

城堡占地面积几千平方,周围是广袤的草原,不利于偷袭,而城堡外面不断有人巡逻,统一的制服,五人一队,谨然是军队化了。

陆朔被变回原形的触手机械人押进城堡,在靠近那些巡逻士兵后,看他们统一的模样,知道了它们都是半机械人,而五个小队的大队长则是半思想机械人。

半思想机械人见到雷庭,带着手下恭敬向他与雷翼、张功敬礼。“将军。”“长官。”

陆朔翻白眼,萧郝不可察觉的抽了抽嘴巴。

雷庭点头,坐上一个半机械人开来的豪车。

几个坐着车进入城堡,穿过被机械人修剪漂亮的大花园,沿途看到许多统一面孔的士兵,他们队列整齐,井然有序,场面壮观、宏大,让陆朔越看越惊心,再也不敢轻视。这规模……若是发动战争,对国家来讲会是场灾难。

花园很大,车子开了几分钟才到达城堡真正的大门,一路看风景的陆朔看到靠近大门的花园里种着大片天堂鸟。

天堂鸟是为纪念英王乔治三世王妃夏洛特皇后而取,代表自由的一种花。但她现在只要一进入这里,恐怕就没自由可言了吧?陆朔有些自嘲,无法反抗的她干脆专注观察这里,由机械人提着自己前进,真像个来观光的客人。

面容赏心悦目、身高八尺、半思想机械人的强大代码结构、集攻击力与速度一体、真是具完美的机械人。陆朔将一具半思想机械人从头看到脚,没能找出他们的破绽后,又打量他们的制服。制服是造型简单的服装,条线感极强,最醒目的就是手臂上的臂章,一只展翅的鸩,还有后衣领上的数字编号。

这可真真是一支有规模有组织的强大军队。陆朔有些担心与惶恐。她倒不是担心国家会怎么样,她是担心血刺。在刚才之前她还希望战友们来救自己,现在……她真不希望他们来。

进入三米多高的巨大门里,里面有许多女佣在忙碌,不过也是机械人。她们看到雷庭,如常人一般迎上来,恭敬的喊。“将军,您回来了。”

雷庭便如帝王般被女佣拥簇到桌边,不稍一会就有人递上刚泡好的茶。

喝了口茶的雷庭叫他们都散了,在雷翼带着触手机械人及陆朔走时,提醒他。“测试尽快开始,我要旁观。”

“是的,老板。”雷翼点头,没有机械人的一半恭敬。

雷庭也不在意,挥手让他下去。

城堡很大,一路都是欧式复古风格,但在进入左边的走廊时,装修发生了一些改变。通道变得越来越宽,墙雕画没有了,天花板上也没繁复的壁画,渐而越来越有点与时俱进的感觉。

最后陆朔被摔进一间完全看不出有城堡气息的现代化房间,雷翼便带着机械人走了。

陆朔奇怪,跑向大开的窗户往下看。得,这里起码也得几十米高,没有风暴从这里跳下去一样会摔个半残,更重要是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出了这房间也逃不过层层包围的机械士兵。

早知道就该在直升机上跳下去,现在在这里,完全是死路一条。陆朔皱眉,为雷庭有这么大本事之外,还有为自己竟然听从了那个萧郝的话。他是毒鸩的爪牙,自己跟他可不是同类。

抬头望碧蓝的天,宽阔的视野能一揽这里的美景,如果没有底下行走的机械士兵和毒鸩那伙人,她一定会喜欢这里。

正当陆朔思考逃跑方法时,肚子很不适宜的叫了起来,一天一夜滴水未进的她,看向紧闭的大门,试着拉了下,竟然能打开!

“小机械师,你想要什么可以拉床边的绳子,会有佣人前来服侍。”陆朔前脚刚踏出门槛,雷翼那讨厌的声音便响起。

陆朔抬头看走廊上的摄像头,动了动嘴,什么没说,转身进去碰一声把门关了。雷翼是名机械师,他既然能这么放心把自己关在这里,自是有绝对把握能看住自己,她想不被他发现离开这里,除非自己能力比他强,并且还要有台电脑。

拉了床头的绳子,陆朔叫来佣人,决定什么事等吃饱再说。

推好友文文《霸宠之豪门悍妻》八戒抛绣球

她,“MAFIA”掌握生杀大权的幕后首领,她为了深爱的男人掩藏显赫身份追随而来,得到的却是他为了另一个女人,狠心绝情的给她注射了毒品,最终将她丢进了陌生的城市,暗无天日的戒毒所受尽折磨!

当爱情化为怨恨,在戒毒所中,在如万蚁蚀心的痛苦中,硬生生咬掉了手臂上的一块肉,她要让自己将这恨意烙印在心底深处。

强势回归,她已经不再是为了爱情冲动任性的她,她势必要让那些曾经推她入地狱的人生不如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