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恢复记忆/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二十九章 恢复记忆

拿到视频带,未发现其它有用价值的陆龙没有回张扬安排的住处,而是直接回了基地。

陆龙走进大厅,管家就传来最新的情报。“陆龙大校,七处未有结果,称从川西那带离开的直升飞机没有侦测异常,应是他们的机械师屏蔽了信号。”

“嗯,让他继续查,扩大范围。”

“是,陆龙大校。”

陆龙径直走进总指挥室,让苏仲文把带子给他,便让他退下。

苏仲文犹豫了下,盯着拷贝出来的监控带,也想知道别墅里发生的事,但他最后还是服从命令,什么没讲,将带子给他便退下了。

毒鸩一直行踪不定,想要找到他不是这么容易的事,现在不仅七处,就连政府都参与了进来,他必须赶在政府之前把人救出来。陆龙回想这些年跟毒鸩交手的行动,明白现在已经得到陆朔的他肯定不知会退到哪个角落躲起来,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便是冷静,冷静等他露出破绽,等七处传来消息。

可在看到全息屏里的监控视频后,差点把指挥室毁了。

毒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回到寝室的苏仲文不意外看到在那里等的战友们。“嘿,要NP吗?”

刺头们:……

“笑下嘛,别这么沉重。”苏仲文自己都笑得牵强,努力装什么事没发生,可他说完见战友们还是闷沉着脸,顿时自己失了趣,垂头丧气的走进寝室。“你不回去休息,跟着我做什么?”

莫默看周佳佳。周佳佳僵硬的讲:“文文呀……”

苏仲文:……

“别叫得这么恶心。”苏仲文抖了层鸡皮疙瘩。“有什么事就说吧。”

“好,爽快!”周佳佳嘻嘻一笑,凑他面前神神秘秘的问。“那个监控带子,你有备份吧?”

苏仲文扬起眼角看他,又看直定定望着自己的副队及冷焰他们,不给他们绕弯子,没心没肺的咧嘴。“当然啊。”“早猜到长官不想我们担心,不让我们看的,在拷贝时我就备份了。”

“文文你真聪明,快拿出来看吧。”

苏仲文一脸嫌恶的推开他。“看看看,你不准再叫我这么恶心的名字。”

周佳佳委屈的问。“为什么小美人叫你不嫌弃呀?”

“你是小美人?”

周佳佳立即瘪了。

莫默他们早坐在了全息屏前,等他们两个活宝吵够办正事。

急着想知道的苏仲文没多废话,把数据传输到全屏就找到昨天的时间。

几个刺头严肃的排排坐地上,盯着全息屏的眼睛一眨不眨,在看到雷庭划破陆朔的脸时,周佳佳操骂的差点把桌子掀了,尤其是在他用刀对准她眼睛,发狂的周佳佳被苏仲文、秦朗两个联手才压制住,可是当看到抠子弹那幕,所有人不定淡了,就连莫默都紧崩起脸,在极力容忍克制。

血刺的机械师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训练时没少摧残她,但人就是这样,自己怎么欺负都行,别人连碰都不能碰下,况且他们连自己都没舍得欺负,现在却被毒鸩欺负的这么惨,心里意味不言而喻。

莫默还算有点理智,毕竟他是副队,他们全疯了唯独他不能疯,相信长官也是一样。他重放了一次视频,一直盯着萧郝看。

发泄一阵的周佳佳他们几个凑近问他。“默默,你在看什么?”

“萧郝。”

“萧郝这个杂碎!若我知他是这样的人,我当初就该一枪嘣了他!”一说到这个叛徒,周佳佳火气更大。

莫默摇头,紧盯阻止毒鸩又帮陆朔取子弹的萧郝,迟疑的讲。“你们不觉得萧郝哪里不一样了吗?”

“能有什么不一样?败类!”

“在川西事件中,他完全就像入魔般,浑身充满不可控因子,现在他看起来很平静,而且还救了陆小姐的眼睛,至少我们看到的是这样。”莫默长吁了口气,孤注一掷的讲。“现在我们只能希望萧郝还记得以前的事,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让陆小姐少受些罪。”

听到莫默的话,又想现在他们毫无头绪,周佳佳等人只有沉默。

许久后秦朗才问。“我们都这样了,长官不是得疯狂掉?”

周佳佳其异的看他。秦朗被他们看得莫名其妙。

“朗朗,你终于长大了啊,知道长官也会难过了。”周佳佳拍他肩膀,一脸终于望子成龙的表情。

秦朗:……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莫默心里也沉沉的,回答了秦朗的担忧。“知道什么叫勇者吗?”“朗朗,等你什么时候能变得像长官那样,就是勇者了。”

秦朗:“能不能别叫这么肉麻的名字!”

众人一怔。

他们好像都被那个小机械师带坏了。

陆朔填饱肚子,下午又小睡了会儿,在晚上的时候,又被那个触手机械人给缠成粽子带出房间。

被举在高空的陆朔轻轻挣了挣手,纹丝不动,便放弃挣扎,仔细打量所经之路。通道不是很宽,不知是这里布局本就如此,还是因为雷翼的身份原因,而且装饰也没有刚才大厅来的豪华,不过也许是雷翼不在意这些,又或是他根本没打算在这里长住。

没多久,陆朔被带进本层楼最后边的大房间,看到房里的医疗设备,一点不意外。

地上铺着一看就贼贵的地毯,墙壁上虽没浮雕与油画,但一些细微地方还是透着股子英伦风气,所用的医疗机械都是最前卫,非正规渠道能购买到的先进设备。

陆朔眼睛转溜了转,打量房里几个穿白大衣的男人和一个护士,又看高瘦坐离病床不远的雷翼,老实的没有反抗,没有尖叫,任机械人将自己放到病床上,被固定四肢。

“雷翼,你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找科学院的博士要?”她没有要出卖姬鸿博士的意思,只是好奇他们这么千辛万苦找自己下手,却不动科学院的人。

雷翼对她难得的安份展露个笑容。“有一些原因,你想知道?”

陆朔毫不迟疑点头。

“这个呐。”雷翼有些为难的揉了揉头。“跟你说了也不懂。”随即看向准备妥当的医生讲。“开始吧。”

陆朔脏话还没骂出来,身上就被电流击中,抽搐一下似被冰冷的蛇从身上滑过。

“感觉怎么样,小机械师?”

陆朔睁着清澈不受影响的眼睛看他,挺爽快的讲。“棒极了,瞌睡全跑了。”

雷翼认同的点头。“我想这种程度的电击对你来讲只是小意思,直接玩大的吧。”

于是玩大了的陆朔,在那些医生停手后,全身崩直躺床上直翻白眼,大张嘴不能呼吸,汗水将两鬓青丝浸湿,眼睛迷离惝恍,看什么东西都是两个。

窒息、冰冷、疼痛袭卷身体每个感观,手指连弯曲都做不到。

陆朔呆滞望着眩晕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意识才回到大脑,并且大幅度的影响思考。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美好。闭了闭眼睛,陆朔企图能迅速恢复清醒。

雷翼贴近问她,看她睫毛上颤抖的汗珠建议道。“如果你直接说出结果,便可以从这种折磨中解放。”

粗喘口气的陆朔偏头用死鱼眼看他,噗笑。“那时我都死得差不多了,这个你真得去问博士。”

看她软硬不吃,雷翼挥手。“加到最大码。”

听到命令,医生们毫不停滞实行。

陆朔紧攥拳头,咬紧牙跟瞪着天花板。

准备就绪的医生们看了她一眼,便缓慢推上拉杆,伴随着一声能渗透人心的惨叫到达最高点。

无意识并出喉咙的嘶叫,大脑彻底停止运作,血液静止,世界一切都寂静下来,就连空中的尘土都没再飘动。

大睁眼的陆朔眼前一片黑暗,感觉六魂七魄离开身体,如得到神的洗礼,她听到了自己惨烈的叫声,觉得似曾相识。

陆朔,你愿意帮爸爸吗?

无需担心,这项训练没有过死亡记录。

应该不算惨,至少有人挺过来了。

想看莫默的忠诚度训练视频吗?

不用在意,他是所有队员里叫得最惨烈的,才拿来做范本。

飘浮空中的灵魂回归本体,陆朔在慢慢控制想法时嘲笑。爸爸,现在叫得最惨烈的恐怕是自己。

意识随着大量的记忆窜进维思殿堂,从小到大的这十年片段不断在殿堂里放映,缓解了超出身体负荷的痛处。记忆归位,十年的空白堆满总是空虚的心灵,陆朔突然感觉不到痛苦,心里反而胀胀的,让她如躺在温水里。

看到出现假死亡现象的陆朔,雷翼合上本子心情愉快的走近她,柔和的讲。“科学院归他,毒鸩归我,这就是我不动科学院的原因。”

陆朔回了神,动了动大睁的眼睛,费了点时间才找到说话的人,看清他脸后有气无力问。“科学院归谁?”

“呵……以前我问过你,如果你想知道我本名,我可以告诉你,可是你没有问,让我失望了好一阵。”雷翼抽身退开,准备走人。

“那我现在问你呢?”

“我现在突然不想告诉你了。好好休息吧小机械师,现在只是开始。”

陆朔:……

她确实需要休息。浑身没力的陆朔没躺多久,又被机械人给押回房里,让她庆幸的是,她不用自己爬回去。

趴回床上的陆朔维持倒下的姿势,半磕的眼睛无焦距望着被子上俗气的小花出神。

维思殿堂里很乱,又觉什么没有,一时找不着主心骨。在冗长的静寞后,陆朔扬唇,露出个虚弱的笑。

十年,真是个漫长而又如此短暂,她真希望回到那十年中。不过……爸爸,我果然还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啊,明明已经喜欢上自己了,还什么不讲,硬是要自己先开口,可好不容易知道你心意,自己竟然死了,不过死了就死了吧,谁让你这么可恶?但为什么重生后没有记忆,还掉你坑里?

最最最最可恶的是,竟又为你搭上命,实在很不甘心啊!

想到总统府事件,又想这次事件,更让她气愤的是,明明自己都不记得他了,为什么他还沉得住气,让自己死懒着往他身上蹭?太可恶太可恶了!出去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她要找小三!呃……男的应该叫情夫?小白脸?呜不管,反正她生气了,非常生气!

接连两次掉他大坑里,陆朔气愤难当,躺了会儿,待身体机能恢复后便坐床上打量这个房间,寻找逃离这里的方法。她要快点回去“报仇”!

宽大的房间、椭圆形穿衣镜立在衣柜前,衣柜里自然是什么东西也没有,而摄像头在穿衣镜的正对面,能一揽整个房间。

不对,应该不止一个摄像头。熟知所以侦察反侦察的陆朔,知道像雷翼那样的聪明人,通常都是双保险,不可能只给自己一条路。

陆朔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藏在长睫毛下的眼珠不住转动,再次看了遍房间,发现了藏在柜子后面的小圆球。

小圆球是昨天为毒鸩挡子弹的那种,也是幻世界那次战役中从机械母体分解出来的变态球,属于高智能机械,具有小型攻击力,通常是团队攻击性质,很少单个行动,当然,像这样的监视最适合不过。

陆朔盯着那漂亮的小球看了会儿,把它吓得躲进柜子后边才魅惑一笑。几组小小的代码程序,在自己面前连一堆破铁都算不上,还想监视自己?

乌黑的眼球一转,看向穿衣镜的摄像头,陆朔怀着颗少女心,好奇期待走向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镜前,睁着无辜的眼睛打量镜子里同样好奇的女孩。

要说自己还真是狼狈呀。看到镜里衣服上的血,脸上干掉的血粘在脸,一条长长的红色痕迹,像未抹开的胭脂。陆朔伸出青葱白玉的手指,摸上镜里女孩的脸,按着那道鲜红的胭脂良久,收回手指将脸上的血迹抹开。

摄像头后面,雷翼看她无害的脸,有些怔忡。是陆龙把她护的太好了吗?那双眼睛太干净了,时刻都照映出他们的丑陋,真是让人……很想毁灭她呀!

屏幕里的女孩回到床上,看样子是准备睡了。雷翼没有动,在计划明天的测试。

而床上的陆朔关了灯后,在黑暗里扬起抹灿烂的笑。

轻手轻脚钻出被子,陆朔跑向穿衣镜后边,让那个小球面壁后,把穿衣镜往后移了些挡住衣柜前的镜子。

陆朔摸了摸衣柜整面玻璃,从衣服里拿出那枚硬是让陆龙买的宝石钻戒,在玻璃上划了下,便收起钻戒取下大半块玻璃,将还存留的粉末摸镜面上。

这种粉末是昨天别墅里的特殊镜片磨碎而成,陆朔刚才照镜子就是将这种粉末抹在了穿衣镜上,现在她同样借用这种反射原理,去迷惑楼下的士兵。

陆朔把大片镜子插在窗台下面,挡住下面小片视线,便翻出窗户攀着城堡的雕花往上爬。

雷翼合上文件夹,看了眼床上的女孩,关了电脑离开办公室。

而外面,陆朔攀上一个蓝色的尖屋顶,举目远望,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跟山林,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有交通工具,徒步要走出这里的希望太渺小了。

陆朔转移到另个尖屋顶,将整个城堡查看了一遍,看到不断有机械士兵出进一个房间,又看到一块圆型水泥地坪上的直升机,陆朔没再继续侦察下去,迅速反回房间收起玻璃、关上窗户、把玻璃装回衣柜上、把穿衣镜搬回原位便躺回床上。

直升机离机械士兵不远,离开这里得以最快速度到达直升机……嗯……自己好歹也是独自驾驶过一次直升机的,虽然不同型号,原理应该差不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