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非人对待/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三十章 非人对待

满脸阴霾的陆龙紧盯近乎抱着陆朔的萧郝,黑眸眯了眯,更加紧盯住他。

这段不长的视频他看了不下百遍,每看一次便心痛一次,但他还是不断重复的观看,像自虐又像积攒仇恨。

“嘀。”“陆龙大校,七处张阳少校请求通话。”死气沉沉的指挥室,蓦然响起管家的话,将要把自已置身地狱的指挥官拉回人界。

“接进来。”

“是。”管家刚说完,陆龙桌上的全息屏便自动亮起来,显示出张阳那边的景像。

一惯随心的陆阳这次意外的严肃,他看到陆龙没说一句废话,直奔为什么这么晚还找他的主题。“长官,在不久前七处收到封加密信息,我们破解发现这是封资料信息,我现在传给你。”

张阳说着传来四份资料。“四封资料分别是毒鸩雷庭、机械师雷翼、秘书张功,还有他们的新成员萧郝。”

陆龙听到他的话,虎躯一震,坐正身点开毒鸩的信息,在他的讲说下迅速看完。

“前面三份的资料大多与我们得到的情报差不多,但萧郝的资料十分宝贵,是我们根本无从掌握的信息。”“原来毒鸩已经把他变成了思想机械人,为机械人又开创一个新的里程,不过资料有写到,思想者机械人思想是独立的,完全与人一样,拥有人类所有感情,即使是制造者都很难控制它,属于危险性机械人。”

张阳有些不解的问陆龙。“长官,这萧郝从小在遗孤院长大,后来又加入了血刺,毒鸩为什么会选择他?”

已看到萧郝资料信息的陆龙沉了沉,没有隐瞒。“在国家兵器正式宣布停止前,科学院有几个特殊实验体,他们分别要在五岁、十岁、十五岁进行实验,在文件正式下达后,他们有的被领养,有的进入了遗孤院。”

张阳略一想,明白了。“其中就有萧郝?”

“嗯。”陆龙沉吟点头。“所有实体均是优秀军人基因结合而成,方方面面都优人一等,毒鸩挺而走险收编萧郝,无不意外。”可毒鸩是怎么知道萧郝的?那份名单从五大行政到自己手上便摧毁了,谁泄的密?

“能查到寄信人吗?”

张旧摇头,据实以报。“不行,匿名寄的。”“他即然知道思想机械人,一定是擅于此道的,他选择了匿名,就不可能让我们找到。”

“嗯,你继续去查,务必要在政府之前找到陆朔。”

“是!”

第二天,陆朔接受了体能测试,而雷庭他们就在外面看她做困兽之斗。

雷翼他们还不够了解红星,轻视了陆朔,让她有所保留。

被几个半思想机械人围攻的陆朔,被打得浑身疼,皮肤青一块紫一块,许多似随时会破皮流血,可她却全然不在意,疼了就想爸爸、战友,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药。

大半天后,被拖出去的陆朔受了雷庭一阵低劣的嘲笑后,就被拖回房。

出去时,感到一直被注视的陆朔,偏头看了眼萧郝,复又垂下头。同类?她的同类是人类,不是机械人。萧郝,你在这次事件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呢?川西任务中给了血刺最难忘一课,让他们知道了机械改革性的突破,这次却又从毒鸩的刀下救了自己眼睛,你到底在想什么?

这次可能是她伤得太重,触手机械人没有将她缠起来,而是两个半思想机械人把她带出去。

满脸血看起来很吓人的陆朔装死,在雷翼和雷庭说话当,眼里精光一闪,盯着一个半思想机械人身上的配刀,在被拖到拐弯处时迅雷不及掩耳夺过刀,利落致命两下将他们的芯片捅破,给予毁灭性一击后陆朔不停留,翻出窗户从近三十米的高空无任何防卫措施跳下,身体熟练做出系列减震动作,等摔到地上时她护住脑袋,只光荣了一条腿。

下面巡逻的机械士兵发现了她,立即朝她围来,同时通知雷翼。

陆朔咬牙捂住摔断的腿,强忍着疼往直升机一跛一跛跳着奔去。

后面的机械士兵紧追不舍,迟迟未开枪,想是在等命令。

直升机离自己越来越近,陆朔扔出颗从机械人身上顺来的手雷,咬住军刀以最快速度爬上直升机,便急促开启所有能开启的开关,粗喘着气紧张到手指发抖。

“操!”折腾半分钟,无法启动直升机的陆朔锤了下控杆。

“小机械师,怎么,你连直升机都不会开吗?”直升机外响起雷翼戏谑的声音。

陆朔愤愤看向走过机械士兵包围圈的雷翼,咬牙讲。“你对它做了什么?”

雷翼摊手。“只是给了个小小的命令,毕竟这里所有的机械都得听我的。”说完微微一笑。“包括你,小机械师。”

腿已经没那么疼的陆朔,打开直升机的门下去,面对成千机械士兵丝毫不惧,反而如女王般挑下巴看他,抬起了手里的枪对准机箱油门。“后面的话我可不这么认为。”“让我走,不然我们同归于尽!”

雷翼举手,却一点没有害怕神色。“小机械师,别这么激励,我并不想伤害你。”

陆朔噗笑,狠厉道。“让我走,否则你们永远别想得到红星的数据。”

“你知道的,我们完全可以取出你的芯片,只是那样你就活不了。相信我,我们真的不想伤害你。”

“操你奶奶的,那是因为你们不能保证能实验成功!”陆朔不吃他那套。“我再重复一次,让我走。”

见骗不到她,雷翼露出个一点不好玩的表情,展开手跟她讲。“你开枪吧,我们同归于尽好了。”

陆朔讶异的看他,惊讶他决定的这么爽快。为了毒鸩付出生命?可是毒鸩最想要的不是红星的芯片吗?自己这枪打下去,他们可是连芯片渣子都找不到。陆朔有些忐忑,举棋不定,毕竟她只是唬他的,没真想过要死在这片陌生的国土上,更没想过就这么放过陆龙。

“开啊,怎么不开了?”雷翼笑道。“小机械师,要是不敢开,就乖乖过来吧,我保证后面的测试会温柔些。”

信你才有鬼!陆朔眉毛一竖,倏的转过枪口朝雷翼开枪。

控板不对!对枪械有过研究的陆朔,在扣下板机的当就明白刚才雷翼何来的自信。

看到愤怒将枪丢掉的陆朔,雷翼笑得优雅。“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所有的机械归我管,包括枪械。”雷翼说着挥手,叫两个半思想机械人制住她,才走近她。“不过你刚才竟然想到将枪口对向我,说明你还不是很笨嘛。”

陆朔咬牙瞪他,像只露出小白牙的恶犬。

雷翼终于脸色变了变。“把她带进房,派人看着她!”

“是,长官。”

陆朔蹬着腿想踢他,没踢到,被两个半思想机械人给强行拖走。

在上楼时,碰到站在二楼的雷庭。雷庭满脸阴沉,望着她的眼神似狠不得捅她两刀,然而他真这么做了。“把她带进实验室!”

听到他的话,两名半思想机械人忽视了雷翼的命令,听从雷庭的话将人带进实验室。

雷翼没什么情绪,见人被带走,便与张功萧郝跟进去。

看到玩着军刀逼近自己的雷庭,陆朔反抗起来。这他妈的就是变态,不是人来的!现在她终于相信雷翼的话,比起雷庭这变态,他的方法确实温柔多了,他刚才这么急着把自己带进房,就是想避开雷庭吧?可惜还是碰上了。

“你想逃去哪里呢?红星二号?”雷庭眯起眼睛问,皱一起的老脸另人毛骨悚然。

被冰冷的刀刃贴着,上次的感受窜进脑海,寒意从脚底升起。陆朔努力往后仰,想避开他的刀子,但刀子只越贴越紧,随时就有迸进肉里的趋势。

压抑住心里的恐慌,陆朔油盐不进的讲。“逃你姥姥家!”

“啪。”清脆掴掌声,紧接雪白的脸窜起五指印。

完全出乎雷翼与张功的意料之外。

而一直静站的萧郝手攥成拳,深褐色的瞳孔隐隐转成暗红色。

被打偏脸的陆朔脑袋嗡嗡响,一时懵懵的不敢置信,等她清醒过来发狂的大吼。“雷庭,你会付出代价的,总有一天!”

雷庭冷笑,锋利的刀刃压上她娇嫩的脸蛋,在划破皮渗出丝丝血丝时,猖狂的讲。“我倒是很期待那天的到来,不过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看到雪白脸上刺眼的鲜红,萧郝眼里的暗红暴涨,盯着面目狰狞的雷庭就要变成血红时,猛然闭上眼睛。

雷翼上前一步,劝道:“老板,今天她已经过一次极限测试,再折腾下去,我怕她撑不过明天那关。”

“明天是什么?”雷庭没收手,看着他问。

“愈合力。”

“呵,正合我意。”雷庭这才收手,哐啷一声将军刀扔进病床旁的铁盘里。“明天测试要等我来才能开始。”

“是。”

陆朔有些疯狂,如果先前是恶犬,那现在已是成魔了。

本来对她就要防着再防着的毒鸩机械师,没有靠近她,叫来那个触手机械人,才把她从床上弄回房。

萧郝睁开眼睛已如平常没两样,他望向门外叫嚷的陆朔,转步跟上去。

张功欲叫住他,被雷翼阻止了。“现在小孩金贵着呢,让他去陪陪她也好。”

“金贵?陪?雷翼先生,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个是俘虏,一个是机械人,用得着这些词?”

雷翼友善一笑。“张功先生,我只知道他们都有思想,有独立的思想可不是件好事哟,别拿他们不当人,小心反噬。”该提醒的已经提醒,结果会怎么样他一点不在意。

被触手机械人似瘟疫的扔进房里,陆朔有些抓狂,在房里暴躁的走来走去。她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十颗子弹,十个耳光,二十刀!不,她要将他凌迟!

看她心浮气躁,小圆球钻出柜子,走到她脚边,抬头看她。

正在暴怒边沿的陆朔踢到个东西,看到是圆球,便弯腰去捡它。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有火没处发的陆朔气得不顾三七二十一,倏的将手里的东西咂过去。

萧郝接住迎面咂来的银白东西,看清是什么后把它扔地上。

“你来做什么?”陆朔唬着脸,十分不善的望着他。

萧郝似是没看见她的愤怒,看了圈房间,走近她。

陆朔摆出防备的姿势,警告他。“再前进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同类,我只是来给你送伤药的。”萧郝没再前进,拿出手里的药瓶扔给她。

陆朔反射性接住药瓶。“以我的体质,你觉得这些小伤我需要擦药?”

“至少担心你的人会好过一些。”

原来给自己擦药,是让担心自己的人好过一些?陆朔秀眉微蹙,想起给自己擦过药的陆龙。

“需要我帮忙吗?”看她又发呆,萧郝好心的问。

陆朔迅速摇头。“不用。”

“那我出去了,记得擦药,同类。”

鬼才跟你同类!陆朔狠狠皱眉,极力忍着没咂了药瓶。

压住心里狂窜的怒火,陆朔想到重复提及擦药的萧郝,便愤愤打开药瓶,擦药的时候渐而冷静下来,眼睛瞟了眼摄像头,擦完药便珍惜的将药瓶收进口袋。

上了床,累惨的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胸口里瞥着股屈辱,脑袋不断想着要怎么离开这里,怎么把雷庭凌迟了,许多事情让她想得烦躁,便干脆用被子捂住头使劲滚,发泄心底的怒火。

被子里的陆朔拿出瓶子打开盖子,拿下盖子上的隔纸打开,看到上面写了安份两天四字,便一头雾水把隔纸装回去,盖上盖子。2天?这个萧郝是什么意思?

不清楚萧郝是暗是明,陆朔疑惑的绻缩被子里。腿还在隐隐作痛,脸上似也还火辣辣的疼,从没觉得这么屈辱的陆朔,真的很想哭,可她知道爸爸不喜欢她哭,便又瞥住了。

好想念被爸爸抱住的感觉,可以不用思考,又温暖的让人沉醉。想到中毒的陆龙及战友,陆朔又惶惶不安。BZ虽不是致命化武,但他们呆在受灾区太久,而且爸爸还乱动……如果那个时候自己不站出来,会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呢?

陆朔想了想,若是让她重来,还是会这么做。这点罪算什么?总有一天她会让毒鸩十倍还回来的!

想到明天的溅试,陆朔有点不安,却无能为力。她斗不过雷翼,今天的事证实这里属他管制,她没办法逃脱。想到这里的时候,陆朔又惊悚想到,要是雷翼有异心,干掉毒鸩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想这些做什么?毒鸩既然信任雷翼,就自然有他的道理,她还是想着怎么挨过明天吧!

陆朔绻了绻被子,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可能是白天经历的事太多了,陆朔睡的不沉,似乎做了很多梦,又好像没有,待她醒来后,只觉头昏脑涨,精神欠佳。

不过没精神,并不能引起雷庭的同情,所以测试如期上演。

陆朔的失踪,不仅是血刺、政府,就连科学院里的几个人都紧崩,时刻观注他们两方的消息。

姬鸿疲惫的揉了揉睛明穴,看着全息屏上不断变化的内容,静坐。

推门进来的柳如风举止优雅坐他对面,抚了下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了解性的问。“看出什么明堂了吗?”

姬鸿维持坐姿,看对面的柳如风。“如果我们的秘密共享,我会告诉你。”

“我没有秘密。”柳如风摊手,笑的坦然。

“那么我也没有。”姬鸿收回视线继续看屏幕,盯着不断跳跃的细线。

房间寂静下来,两人一正一反望着全息屏。

两人的工作性质完全不同,现在柳如风完全看不懂,同样姬鸿也不懂代码。

坐了会儿,柳如风见他不愿说,便觉无趣,起身离开了。

姬鸿看了眼关上的门,水火不浸的俊美脸庞又对向屏幕,似机械般无感情的眼睛望着数据,微微蹙眉。根据她上个月留下的数据来看,情况很不稳,但一直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管是心性还是性格,还有不意外的再次爱上了陆龙,不过……有项数据似乎超出意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