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寒战逆袭/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一章 寒战逆袭

愈合力是测试愈合时长,以及伤势轻重是否影响愈合。这些测试在国科院里时,陆朔是连着战斗力一起进行的,不用再特意制造伤口,而重伤需要多久时间愈合,完全是姬鸿博士以一道小伤口来算出一系列的精准数值,但在毒鸩这里就不同了!

陆朔不知是昨晚被教训的厉害还是没睡好的原因,难得的老实,被带到实验室就任由他们像解剖小白鼠一样解剖自己。

雷庭那变态似乎很喜欢虐待人,亲自执刀,在陆朔白嫩的肌肤上制造一道道伤口,看血液渗透出来,就异常兴奋。

雷翼瞟了眼雷庭,又看“温驯”的陆朔,将机械上的数字记录下来。

“你不是挺狂的吗?来杀我啊,哈哈。”在雪白的手臂上划了刀,雷庭猖獗大笑,近呼于疯狂。

陆朔懒得理他,眼睛扫过他身边大一号的刀,若无其事看向萧郝。现在他是什么样心情呢?看到惜日的老同学,陆朔无声笑起来。

见她熟悉的笑容,萧郝一怔,眉头又皱了几分。终于肯认真看自己一眼了吗?多日来被她陌生的眼神刺痛到,萧郝几乎失去靠近她的勇气,没想到现在还能见到她的笑,虽然这笑多半参着轻嘲,他也觉离阳光近了。

“这点疼对你来讲应该不算什么吧?”看她还能分心思想其它,雷庭盛怒,叫雷翼打开她右手上的桎梏。

雷翼迟疑了下,看床上安安份份的女孩,在旁边的电脑上按了几下。

右手的禁锢消失,陆朔还是老实的没有任何举动。

看到她手腕因桎梏太久而泛着浅红,雷庭忘我的大笑,刀刃毫不犹豫割破她大动脉。

血,一下迸发的涌出,在地上聚了小滩。

所以人均盯着她的手腕,看那道伤口自动止血,慢慢愈合,就像在看一个神话或高科电影一般。

陆朔眼帘轻轻一掀便没了表情。

伤口几分钟就消失了,众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毕竟大动脉不同其它地方,它流血就像破掉的水管,她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自动止血,实在太神奇了。

“真是让人惊讶。”雷翼感叹。“不知把你手脚都下来,还会不会重新长出来?”

陆朔抖了下,接着妖娆一笑。“还有更惊讶的。”

无害说完的陆朔快如闪电抓起银盘里军刀狠狠扎进雷庭眼睛。刀军戳进去大半,就快戳穿他脑袋。

陆朔在他流血不止鬼哭狼嚎之即,手起刀落斩断左手的束缚,在机械人扑来抓自己时猛然坐起,正欲劈开脚上的桎梏,感到身后强风袭来便只得侧身躲。

事发突然,张功、雷翼去顾他们的老板了,机械人变态的触手很快便要层层缠住陆朔。

脚还被绑着,无法离开床的陆朔视线一暗,只得伸手护头等待冰冷的浸袭。

碰的一声巨响,预感中的紧窒没到来,陆朔迟疑抬头,看到飞出去的触手机械人,又看站在床边的萧郝。

萧郝眼睛泛红,目露凶光望着地上挣扎起身的机械人。

看到这幕的雷翼顾不得雷庭,阴沉看他。“萧郝,你想叛变?”

张功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目瞪口呆望着萧郝。

雷庭满头血,双手捂着还插着刀的眼睛倒在地上哀叫。

实验室情势一下逆转,陆朔顾不得这么多,趁他们对峙的当,将脚上的束缚也劈开跳下床。

萧郝看她生龙活虎的跳地上,才以不屑的目光看雷庭。“从未忠诚过,何来叛变?”

张功大惊失色,无法相信他们千辛万苦实验成功的思想机械人会是这样?!

“哼,你想杀我们吗?为免太看得起自己了。”雷翼从容不迫,没有一点惊慌,手指轻轻一挥实验室便从各个角落窜出机械人,且等级都不低。

永远都是两手准备啊。陆朔看那些围拢的机械人,眼睛看向离自己不远的电脑。

雷翼也是看那电脑,两位机械师看看对方,又看看电脑,弓起背蓄势待发。

萧郝看到这些机械人,暴唳一声,如龙在吟,瞳孔变成血色的红,双手成爪超分呗的咆哮震破玻璃,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他的叫声似是某种召唤,实验室所有人均是脸色大变,突然一个巨大黑影荡过窗外,紧接在室内那些机械人发动攻击时破窗而入。

巨大的蟒蛇挤破窗户,从地面以雷霆之势如离弦之箭攻进实验室,瞬间将几个攻向陆朔的机械人吞掉,以川西事件同样手法将腹中的机械人搅碎。

屋里的人被这么大冲击全往后飞,伸手挡住眼睛的陆朔一脚踢起床板,挡住飞溅的碎玻璃。

离窗户近的雷翼、张功被滑进的巨蟒逼得仓惶后退,在蟒蛇翻滚时被刮出许远。

雷翼没忘自己要做什么,即使身上擦得头破血流,都顾着桌上的电脑。

就在桌边的陆朔率先拿到电脑,得意的挑下巴看雷翼。

电脑被她拿去,雷翼反倒怪异的恢复平静,从口袋里拿出了掌上电脑。他之所以要那台电脑,是因为这里还有个机械师,不过……即始她有电脑也一样斗不过自己。

陆朔微微皱眉,见将机械人灭得差不多的巨蟒,决定先下手为强,便全神贯注对付起雷翼。

雷翼也马不停蹄迅速舞动手指,不一会儿潜藏暗处的机械人全部出动涌向实验室。

张功看到被冲击到器械底下奄奄一息的雷庭,又看跟陆朔对决的雷翼,转身往外跑。

红着眼睛的萧郝看向他,举手轻一挥,巨蟒便如龙过江,大半个身子窜进室内追上张功,一下将他吞进大嘴里。

在张功大叫落进蟒腹里时,第二手准备的大批机械人涌进实验室,形成盾牌把蟒蛇逼出窗户一些便进入室内,将雷翼团团护住。

陆朔鳖气,凝神要攻溃雷翼的防线,将他那边的机械人全部摧毁掉。

雷翼又哪是她能对付的?即使同事死无全尸,老板也差不多挂了,但这些完全影响不到他,现在他跟陆朔对手,似有愈战愈勇之势,只是少了份轻松。以前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能全身而退,而现在,未必了。

萧郝不断让巨蟒冲击护着雷翼的机械墙壁,将整个城堡都撞得颤抖三分。

坐在悉悉索索下着石灰雨的房里,快变成白人的陆朔在与雷翼交战十五分钟,发现萧郝那方的机械人开始崩溃,想是雷翼正在向他出手。

与此同时,护着雷翼的机械人墙壁也越来越薄,每次撞击都会有几具机械人被撞飞,再而被巨蟒吞进肚里。

他动作太快了,自己赶不上。陆朔预算萧郝攻克雷翼的时间,和雷翼将叛变机械人破解的时间,很忧伤的发现还是自己的老对手要快些,便看向如音乐指挥家的萧郝,转而看离巨蟒不远,躲在机械下瑟瑟发抖的雷庭。

“萧郝,把那个杂碎给我毙了!”陆朔指着雷庭冲萧郝大喊。她想留着他慢慢折磨回来的,但现在显然他是核心人物,她倒要看没了BOSS的雷翼会怎么办。

萧郝红色的眼睛看了下陆朔,似想说那人留着给你玩的,但他还是决定听从机械师的话,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一挥,撞击机械人的巨蟒像条贪吃蛇似的滑了个弯,抬起大大的头颅看雷庭,在他惊恐万状之间,迅猛将他吞进肚里,翻滚间撞倒护住雷翼的一排机械人。

全力保护雷翼的机械人只剩下不到二十个,再一击便能攻溃。

知晓自己做什么都没用的陆朔,吊着心紧盯电脑里的代码,期望萧郝能比雷翼快一步,不管能不能杀了他,只要将那些该死的机械人灭掉就行了。

但很快,雷翼露出个微笑。

陆朔搓败的叹口气。

巨蟒从尾开始纷纷掉落,瓦解。萧郝伸手五指成爪,控制蛇头最后一击的撞向机械人。

蛇大巨大,在快撞击到机械人时全部触体,但落下飞溅的机械人将雷翼那边的撞飞许多,差不多是两败俱伤,顶多他的半分,萧郝的八两。

颠覆性事情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发生,等一切平静下的三人,面对实验室一堆废墟相望无语。

陆朔抹了把脸,把尘土抹掉,看满地的狼藉与几滩血,又看恢复平静的萧郝,心里无比复杂。毒鸩是血刺追了十年的强敌,战友们多次在毁灭行动中负伤,九死一生也末灭掉的敌人,竟然蠢到死在自己的机械人手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实验室里陆朔跟雷翼都是一身尘土,十分狼狈,唯独萧郝身上看不出一丝大战后的痕迹。他看到被自己攻克的机械人全部死掉,眼睛里的红色退去,转身看向地上的雷翼。

残暴、疯狂的战斗后,该是他们人类的战斗了。

雷翼拿着电脑站起,几个幸存的机械人站在他左右。“萧郝,真是出乎我意外,不过也在我意料之中。”雷翼从容,如生命受到威胁的不是他。

这里所有机械是全听他指令,但机械人也就他身边几台,萧郝除了能占领比自己低等级机械人思想外,自己更是一个超时代的开辟者,本身能力不弱,再加上他在血刺学的东西,对付他足够了,更别说他还有个陆朔。

萧郝只是望着他,拳头缓缓收紧。

雷翼看了眼他的拳头淡然笑道。“在上面决定将你的尸体带回来时,我就不同意这项实验,不过这不关我的事,但结果如我最坏的意料,你重生了,没有人能控制你。”

思想机械人不同半思想机械人,半思想机械人虽有思想,但受程序设定,可以通过电脑观察它的第一个思想,若发现叛变可以用程序摧毁,而萧郝就不一样,他的源代码完全独立,上面还只能写出编程,并未找出破解方法,本来思想机械人没这么快问世,这一切都是雷庭那家伙太急,急着灭掉血刺而让萧郝牺牲,便不得不将实验提前,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听到雷翼的话,陆朔清醒过来,看走向雷翼的萧郝,与有所动作的机械人,急忙阻止。“雷翼,现在你老板都死了,你还要硬撑吗?”萧郝再怎么厉害,也是血肉躯体,她可没忘能分解出圆球的变态母体,跟有机械人护航的雷翼动手,是不明智之举。

“我没撑啊?”对她的话,雷翼回的直白。“我只是不想死在这里。”

“你老板都死了,难道你不为他报仇?”看他神情,没有一点难过之色,陆朔疑惑。他不是雷庭的人吗?现在雷庭一死,这个城堡几乎就是被萧郝占领了,他还能这么平静?

“只是老板而已,死了就再找个。”雷翼说着笑得更愉悦,对虎视眈眈的萧郝讲。“现在你是这个城堡的领主,要不要顾请我呢?每个月供吃住就行了。”

萧郝:……

陆朔:……

看他不像开玩笑的脸,陆朔想扁他,打得他姥姥都认不出来。卧操!若不是他毒鸩能活到今天?若不是他,她父亲也许就不会死,若不是他,自己和战友更不可能尝到子弹的味道,现在他居然这么轻快的就投城?她只想说:去你妈的!

相对磨牙的陆朔,萧郝却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顾请?我怕你噬主。”

“你会怕?只有你最了解半思想机械人的思想,你可以轻易攻溃它们,而这城堡有近三千名半思想机械人,你想要全部控制他们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我这个机械师又怎么敢在你手下翻出半点浪花?”

还没见过他这么干脆的叛徒,陆朔气得肝疼,大吼。“你妈的知道什么叫忠诚吗?!”

雷翼笑着看她,兴奋的像个瘾君子。“小机械师,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忠诚,只有好不好玩。”

陆朔咬牙仇视他,像只被惹怒炸毛的猫。

在他们两个斗的时候,思考了会儿的萧郝眼睛深不可测,他望着呲牙咧嘴的陆朔,点头。“我顾请你。”

“那么实在太好了,老板,你有吩咐随时支声,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听他这不要脸的话,陆朔牙齿咬得咯咯响,但耐何萧郝答应了,她便只能像只恶猫叫两句,用爪子使劲挠地。

而对他那句轻车熟路的老板称呼,萧郝没有动容,似早习惯这种优人一等的生活,顿即指着变成废墟的实验室。“把这里清理干净。”

“是的老板,我马上去修复能源机械人,叫它们来收拾,不用两个小时这里绝对看不到半点打斗痕迹。”雷翼像变了个人,自销自夸的说完就带着机械人出去了。

目送变成话唠的雷翼出去,陆朔啐了声,不打算质问萧郝,只跟他道谢。

“萧郝,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这次你又救了我,我不跟你计较以前的事,同样血刺也不会找你麻烦,你就好好在这里当你的国王吧。”陆朔说完便要走,迫不及待想早点见到陆龙。

沉静萧郝,在她一脸期待雀跃的离开时,伸手挡住她。

看到面前突然横出来的手臂,陆朔疑惑看他。“萧郝?”

萧郝怔忡一下,眼睛渐而恢复以往的淡薄,泰然自若的讲:“小呆猫,都这么久没见了,不留下来陪老同学两天?”

听到这话陆朔悄然松了口气,眼珠转了圈,想着让陆龙急两天也好,便点头答应了。

**

城堡被易主,做为新主人同学的陆朔,自是受到礼遇,被当成女王级别的招待,光服侍她的机械人就有四个,且都是半思想机械人,让他们来伺候人,着实有点大材小用。

不过这里最不差的就是机械人,因此陆朔并未在意,悠然的享受她的意外之旅。

换了房间的陆朔,洗去一身尘土,本想出去走走,但被萧郝这里还不安全为由给制止了。

这么大的城堡,用陆朔一辈子的军饷都买不起一个房间,的确不能保证萧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清除完毕,况且这里还有个雷翼!

没地可去的陆朔,趴在窗户上看视野辽阔的景色,思绪随着柔和的风飘远。这个时候爸爸在做什么呢?会不会在担心自己担心的睡不着觉?还是在折腾莫默他们跟张阳?这个时候要是小白在就好了,没有人管着他,他完全是会乱来的。

思及那个总是无时无刻像神一样保护自己的男人,陆朔嘴边含笑,想象他此时气急败坏的样子。

现在他肯定气坏了。陆朔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眺望远处的景色,觉得它们又美了十分。

“会不会很闷?”门被机械人推开,萧郝带着两个机械人走进豪华如宫庭的房间。

陆朔扭头看他,敛去了嘴边的笑。“确实有点。”

“明天带你出去转转,这里风景不错。”萧郝说罢挥手,在身后的机械人走向她时讲。“这是你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