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萧郝的圈套/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三十二章 萧郝的圈套

“明天带你出去转转,这里风景不错。”萧郝说罢挥手,在身后的机械人走向她时讲。“这是你的东西。”

银盘里是陆朔的军刀、枪、风暴等武器。

看到这个陆朔安心不少,如有了同伴。“谢谢你,萧郝。”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他始终都是自己的同学,那个从一开始就保护自己的萧郝,就连刚才他都为了自己挺而走险。昨晚他送来的药瓶是写着两天,他是想用这两天时间将事情都筹备好吧?只可惜自己一刀戳穿雷庭眼睛,他便为了自己提前发起叛变。

“不用谢,小呆猫你记住了,我所为你做的任何事都不用谢,理所当然接受就好了。”萧郝一幅大哥哥的口气讲。“还叫郝哥吧,许久没听到了。”

陆朔疑心的望了望他,抿着小嘴一时没回。他还在血刺时亲过自己,对自己说了大通莫名其妙的话,那时不懂不代表现在还不懂,现在他这么讲……是再次告白吗?

“萧郝……”

“快吃晚饭了,小呆猫你今晚想吃什么呢?”萧郝装做没听到她吞吐的声音,看了一下时间问她。

陆朔搓败的垂头。“我随便。”

“哪能随便?我记得你以前喜欢吃鸡?”

“我哪里喜欢了?那是爸爸吩咐小刘的。”原因是自己想长高,他便妥善的给自己定制了营养餐,可惜自己还是没能长多高。想到每个细节都为自己打点好的陆龙,陆朔心里一阵感动,想见他的冲动又强烈了分。

看她每次一提起陆龙,眼睛就会明高许多的陆朔,萧郝微顿,不露声色道。“那还是吃鸡好了,长官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陆朔重重点头。“嗯啊,小白说过,只要听从长官的话就对了。”因为他是指军官,血刺传奇的延续者。

“那行,我去让它们准备晚餐。”萧郝没多停留,浅笑着说完转身后脸色蓦然一冷。小呆猫,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看他离开,陆朔嘟囔。“我不想吃鸡啊,吃得想吐了……”

陆龙没有乱来,陆朔所担心的事没发生,只是他愈加阴翳的脸色让血刺成员们连吼一嗓子都不敢,都战战兢兢像新来血刺的菜鸟。

“长官,据各个城市的特情局反馈,排除了东南几大城市,现在我们正在缩小范围,最迟三天就能查到毒鸩的巢穴。”知道发小儿急得头发都白了,张阳一有进展便向他报告,免得他担心……呃,虽然即使这样,他还是会担心,但总比什么没有的好。

陆龙点了点头,沉默。

张阳顶不住低气压,要结束通讯时想到什么,提醒的讲。“长官,听说你爷爷似乎病了。”

听到老老爷子的事,陆龙稍稍动了动眼睛,正眼瞧他。“管得倒挺宽。”“家里没来电话。”

“嗯,那就好。”张阳点点头,也将提起的心放下。“对了长官,还有件事我想有必要跟你汇报一下。”

“说。”

张阳对他更加少的话,已经相当淡定。他动了动手,把两张资料及两张照片放到屏幕上。“在深入调查毒鸩及萧郝时,我发现了这个。”

陆龙黑沉的眼睛望着屏幕没说话。

张阳继续道。“原则上来讲,这两位军官是萧郝的父母。男的叫王国锋,集团军中将,女的叫谭露,武装警察部队的副队,并且,他们两个都还活着。”

听到这话陆龙并不意外,似早就知道。沉默会儿后他沉吟道。“别打忧他们生活。”

国家兵器对知情部队并不算是秘密,但对不知情部队则是一点风声不曾透露,而当选取优良基因做培育时,所参与的军人都签了保密协议,并且保证不会有任何纠缠,仅仅只是提供两个不同的染色体。

张阳表示明白,他刚才也是随意一讲,现在看他早知晓便不再多讲,让他早点休息就结束了通话。

眼前光线暗下,陆龙闭了闭干涩的眼睛,一种不安的预兆弥漫心里,挥之不去。

休息?他一直在休息,只是睡不着。

陆朔,不管如何,活着等我找到你,我真的承受不了再失去你一次。

雷翼换了个老板,照样活的自在,似乎还比以前愉悦不少,自言自语的像个话唠。陆朔不理他,直接把他无视掉,若是被他说得烦了,直接拿起到处跑的小圆球咂他。

她是绝对不会向他讨教这变态母体是怎么做出来的,绝不!

于是她就带着颗高傲的心,愤愤的虐待小圆球,把它踢过来踢过去。

雷翼支着下巴有趣的瞧她,在她不小心踩断小圆球的脚后,兴趣盎然的讲:“小机械师,你要是有问题,可以向我讨教,毕竟你是我老板的同学,而且我想你很快就会成为他的情人。一个是思想者,一个是国家兵器,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陆朔:……

难道雷翼要改行当媒婆?陆朔怒瞪他,捏着嗓子吼。“谁他妈让你开口了?滚!老娘才不稀罕你的破代码。”

“啊,原来真是有问题啊,说出来听听吧,我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哦。”

陆朔低冷的瞧他。嗯?奇怪,为什么觉得他支着脑袋的这动作特别熟,像在哪里见过。

“怎么?不用你求我,只要你问,我便会说。”看她一会皱眉一会舒眉,雷翼十分大方的讲。

“谁要问你了?滚一边去。”这动作平常人都会做,见过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你要去哪里?”

“去外面走走。”呆在房间里快发霉了。陆朔走出宛如英国宫庭的大厅,站在三米多高的大门外面眺望一望无际的鲜花、绿草,想这下总算可以好好看风景了,进来的时候可都是被押进来的,哪有心思去看别的东西?

雷翼看门外逆光的女孩背影,笑意加深。小机械师,不知再过几天你还会不会这么悠闲。

想到那头老谋深算的野狼,雷翼在算她斗过他的机率是多少。结果是没太可能,唯一能跟他抗衡只有两个人,她不在其列。

深吸口气,陆朔放远视野,准备走时被门口两个机械人拦下,大为疑惑。“你们干嘛?”

“陆小姐,你不能离开城堡。”机械人用冰冷的合成音回答她的问题。

陆朔扫了眼它们两,露出抹精明的笑。“我不出城堡,我只是去花园走走。”

“你不能离开城堡。”被她问倒的机械人重复指令。

“嗯,我不会离开,就在前面走走。”说罢,陆朔绕过它们两,走向若大的花园。

两个机械人呆呆的看她走过自己,望着她背影站在原地,在想让她出门对还是不对。

笨得要死的高级智能而已。斜了眼身后的机械人,陆朔望上千平方的大花园,随后仰望天空,想这里大就是好,至少在不准离开城堡时,还有这么大的空地可以走走。

只是……为何不准离开城堡?还是这么强硬。陆朔皱眉,失去了赏花的兴致。

在陆朔为这事郁郁不乐时,萧郝给了个很合适的理由。“小呆猫,这里离城市可不近,你确定能不迷路?”

“怎么说的我好像很路痴。”陆朔戳着碗里的饭,眉毛皱得更紧。“萧郝,我明天……”

“明天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带你去骑马。”萧郝放下饭碗,深情的望着她。“陆朔,多陪我两天吧。”

“我……”她想见爸爸。看他叫自己的名字与眼里的哀求,陆朔咬了咬下唇。“好吧,我最多留到后天。”骑马?应该不会太无聊,爸爸?让他多着急会儿吧。

看她点头,萧郝没有因此而高兴。后天吗?如果不能和平相处,那么就让她讨厌自己好了。

一边的雷翼看他们两个,自个儿吃了饭便撤了。

游戏很快开始,这只暂时安顺下来的猫又将露出爪子,他真是非常期待,国家兵器与思想者之间的战斗,光让人想想都觉期待万分。

第二天清晨,草上还挂着露珠,穿着劲装的陆朔看到两个机械人各牵了匹过来,有些儿好奇的垫起脚尖。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马。

一棕一白两匹马咴咴的叫,马尾巴在晨阳下甩得欢快,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他们。

看到真马的陆朔唰一下冲出去,摸棕马光泽亮丽的毛,看它大大的眼睛瞧着自己,不禁笑出来。“这马的眼睛真大,好漂亮啊,萧郝你看它这睫毛长的,它是不是女生呀?”陆朔萌心大动,好奇的伸手去摸它一根根挺长的眼睫毛。

萧郝走过去,静看她飞扬的眉,一颦一笑润色万物,灵动调皮的像个对人间充满求知欲的天使,如此美好,让人想将她禁锢起来,离她更近些。

“它是男生。”视线不舍的从她如玉的脸移向马,并未说出她想要的答案。“小呆猫,挑一匹,它们都很温顺,先让它牵着走两圈就会骑了。”萧郝的这个它是指机械人。

陆朔抱胸,咬手指,将两匹马仔仔细细打量会儿,便果断指着棕色。“我要它。”

“好。”本来给她准备白马的萧郝没有意见,将她抱怀里走到马的侧面,帮助她上马。

陆朔皱了下眉,瞥到已完全退去稚气变得凌厉的脸,推拒一下便妥协,垂头望他手臂的视线闪烁了下,从犹豫变得坚决。

抱着怀里的柔软,青丝搔过手背,痒痒的感觉直达心抵,萧郝想狠狠将她抱住不放,让她留下来陪自己,那么他便甘愿隐居这里,不再去看外界的纷扰。

“萧郝,我可以上去了。”一脚踩到踏板,一手已攀上马鞍,陆朔见他不放手,不悦的提醒他。

萧郝清醒过来,立即松手,揶揄道。“抓紧缰绳,我们的天才兵王可不能从马上摔下来。”

陆朔冲他比中指。“等着吧,我保证比你先学会。”

对她的挑衅,萧郝乐意奉陪,翻身上马便拉起缰绳。“我会让着你的,小呆猫。”

谁要他让?陆朔摧动胯下的马,表面一幅有啥了不起的样,心里却是紧崩着弦儿。这马好像……还挺高的,摔下去应该不会有事吧?

见她伸着脖子小心翼翼往下瞧,萧郝冁然而笑,瞥到她戴在手腕上的风暴,宁愿相信她这一刻的真实。

两人都是生手,在花园溜了一上午的马,吃过饭后,有些小成就的陆朔提议道:“萧郝,我们去外边赛马吧?外边场地大,能跑得尽兴。”

“这么快就迫不及待想输给我了?”萧郝故意激她,果然看到记忆中张牙舞爪的模样。

“我才不会输给你!走着瞧。”陆朔磨牙,放了狠话就跑出大门,走向和它培养上午感情的棕马。

棕马看到新主人似乎很高兴,不时打着响鼻,大眼睛眨了眨,脑袋往陆朔身上蹭。

陆朔挺意外它这家伙这么快就认人了,欢喜又不舍的摸了摸它毛发。留在这里陪你的主人吧,自己走了他会很孤单的。

她跟马儿感情这么好,萧郝几乎脱口而出,留下来陪它吧。看她明艳隐含期待的脸,心里一窒。能够见到陆龙,真的能让你这么高兴吗?为什么在她再次重来时,第一个遇到她的还是陆龙?不过这次他已不比陆龙差,他会用一个足够大的笼子禁锢她,里面什么东西应有尽有,即使是自由。

想到之后的计划,萧郝扫去阴霾,向她道。“上马吧,不是想去外面走走?带上弓箭,我们去打猎。”

“好!”在马上打猎?像古代大侠做的事!陆朔暂时抛去离开的心思,接过机械人递来的弓箭,就豪迈利落的翻上马,挑着下颌看他。“萧郝,开始吧!”

“你喊开始。”我喊结束。

陆朔没多想,眼睛紧盯摇远的大门,手握缰绳凝神瞥气,准备好后就大喝一声:“开始!”便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萧郝不示弱紧随其后。

风在耳边呼呼刮过,带起青丝飞扬,道路两边的事物成景,只有那扇同样巨大的门清晰真切。

越来越接近,大门吱压一声缓缓开启,陆朔瞅到视线范围内的萧郝,紧摧马儿,在与他同时到达大门时,先他一步冲出去。

出了大门就是无边际的大草原,还有离城堡很远只看到小树尖的山林。

没有束缚,没有高墙圈起的世界,陆朔觉得自由,尽管她这几日从未被软禁。

跑了会儿,陆朔看到天空的鸟,在它飞不见后望向萧郝。“我们要进林子吗?”

林子是特种兵的老家,进入那里,她便能像归山的老虎?再想逮住她的可能性很小。

萧郝自是知晓这点,但他没有犹豫的答应。“这里可没猎物打,我们进林子。”

即然都这么想,两人同时策马窜向树林。

树木不是很大颗,比不得原始森林,且少有恼人的灌木丛。

“驾!”陆朔一拍马屁股,跳过横在路中的树杆,摧着马儿跳过去便抽箭搭弓。托袁帅的福,她虽没有认认真真学过弓,但好歹看过,现在架起弓来有模有样。

这森林很大,至今陆朔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敢深入森林,在外边看到有什么小动物就拉满弓射,当然,射中的几率为零。

萧郝也没玩上手,连射三箭都没中,便也不射了。

没拼出结果的两人有些微热,调转马头走到了一起聊天,没再挂念打猎一事。

“萧郝,你还记得川西事件吗?”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在斑驳的光影中,陆朔望向那个真正成长、脱变的同学。才几年的时间,他已从学生到军人,再到现在的萧郝,他杀了毒鸩并代替了他,如此迅速的成长,是他太快还是自己太慢了?

萧郝注视她,英俊的眉微蹙。

“不想讲就算了。”看他为难,陆朔摇头,接着问。“你当时加入毒鸩是怎么想的?到现在吞噬他你计划了多久?”

“起初是由他们建立的思想控制我,所有一切不过是完成上面交待的命令。”萧郝没有犹豫的讲,像在陈述一件事,而他先前的沉默不过是在想要怎么说。“后面我控制了它,自己的思想得到复活,在发现我能控制或是更容易破解掉那些半思想机械人后,便计划了除掉毒鸩。”

“毒鸩是血刺多年的心头刺,现在他死了,小呆猫,你跟长官就少了一个劲敌。”萧郝邀功的讲。“这么说来,血刺是不是还要感谢我?给我立个功什么的?”

“现在你还在呼这些?”陆朔不在意笑道。“萧郝,你对什么东西都没在乎过,会在意这些虚的?”

未遇见你之前确实没有。萧郝露出苦涩的笑,深褐的眼睛深深凝视她。“已经有了在意的东西,很在意。”

听到这话,陆朔心里咯腾了下,偷偷用眼角看他。

萧郝说完便望向前方,体贴不为她造成困扰。现在这样宁静的时刻,能多一秒也好。

“萧郝。”陆朔深吸口气,决定跟他说清楚。“我们不是同类,即使是同类也并不一定……萧郝,我有喜欢的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