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禁锢/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禁锢

“只是喜欢不是吗?但我爱你,所以不会放手。”笃定不可更改的语气。“陆朔,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就爱上了你,比你爱上长官还要早。”

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陆龙的。陆朔夸下脸,看他把事情说破了,便干脆跟他讲清楚,这关系不清不楚的,只会害了他和自己。

“萧郝,如果是同学,我会很高兴成为你的同桌,如果是朋友,从前到现在,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将你当成过兄长一样来爱戴,却从未想过这些感情以外的事。”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对长官的喜欢,就是爱情?”

“因为我爱他呀。”陆朔洋溢着笑容,如一只被顺毛的大猫。“刚好他也爱我,于是我想这就是最幸福的事。”

看她扎眼的笑,萧郝心里被狠狠抽了一下,几乎无法坐稳。“小呆猫,你这么呆,不要被长官骗了。”竭力忍着嫉妒,萧郝冷静的讲。“他从一早就设下的圈套,等着你一点点掉下去,还站陷井边看你挣扎,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爸爸确实如他所讲,看到自己掉进他的陷阱里,还饶有兴趣的看她挣扎,抱住他大脚打滚撒泼才肯拉自己一把。但这些都是她自愿的,她从未见到他便喜欢上了,感到他每天站在床前压抑、悔恨、难过、犹豫,她以为会是个糟老头,可在睁眼看到他时,他却是那么年青,一个比父亲年青许多的心浮气躁年纪,他所承受的远超过常人,那么坚硬的一个人,即使对世界充满未知的自己都觉他是安全的。

“他跟你之间差距太多,谁知道他是不是对你真心?也许他只是喜欢你青涩的气息来达到他的变态欲望。”见她不语,被嫉妒蒙蔽双眼的萧郝尖利讲了许多难以入耳的话。

他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比字面还要不堪,但他清楚自己的对手是什么人,在说出口时硬生生改了口,显得整张脸有些扭曲,却无损他英俊面貌。

“爸爸却实挺变态的。”陆朔想到另可自己忍着都不动她的陆龙,不否认他的话。“不过你不了解他。”“萧郝,陆龙是个勇者,却也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你救了我,他以及血刺都会感谢你,反之……”他会将你毁灭,这是她最不愿看到的。

萧郝身为曾经的血刺队员,自然知道陆龙是个什么人,可他面不改色,反而带着挑衅之意。“你这是在为我担心吗?”“放心好了,现在我不再是血刺的兵,你觉得死过一次的人还怕什么?”

听到这话陆朔牙齿一寒,紧崩惊恐的盯着他,看他残酷的笑,克制不住发抖。对啊,他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怕什么?他占据毒鸩最优厚的资源,留下了雷翼,难道目的还不明显?

“萧郝,你不要一错再错!”

萧郝无所谓噗笑。“什么叫对?什么叫错?”“国家创造了你,你却引起毒鸩的贪婪,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的流血牺牲事件,这些难道就是对的?”“还是为国家兵器的实验,牺牲的那几十万孩童就是对?”“小呆猫,我可以明确的讲,你留下,天下太平,你离开,我定会让国家不得安宁,血流成河!”

看到已经疯狂的萧郝,陆朔倒抽口凉气,不再与他交谈,甩出手里的风暴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要说狠心,没有谁比陆朔更狠心,她刚摸枪就杀过人,目睹过M国的屠杀,跟着血刺执行过多次行动,打别人从不带犹豫。现在让她牺牲自由留在这里陪萧郝?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

国家关她鸟事,不管是毒鸩惊人的非人类计划也好,还是国家兵器的实验也好,她最关心、最担心的都只有陆龙及那些战友,所以她和他们一起做正确的事,走正确路,如果没有他们,她管什么毒鸩或是非人类计划?关她屁事!

风暴“倏”一下钉进远处的树杆,陆朔拉住风暴飞离坐骑,远远的甩开坐在白马背上的萧郝。

看她从眼前晃过,越来越远,萧郝望着她急切逃离自己的视线,除了瞬间的难过,便只剩下平静,如早知道她会这么干。拿枪,伸手瞄准快要上树进行再次飞跃的陆朔。

陆朔看到他的枪,踏过树杆将自己晃到树后,再次甩出风暴便远远的荡了开处,正欲落地速跑时,安静的林里响起枪声,惊飞鸟兽。

手上的承重力消失,风暴断掉的陆朔从空中摔在地上。她还来不及呻吟,急促的马蹄声便由远而近。

看到朝自己笔直冲来的白马,陆朔忍着疼滚过身,避开飞奔来的马。

骏马嘶叫的转头,萧郝拉住缰绳往左侧,将地上的陆朔拉上马。

不得不说萧郝是个天才,学马才仅仅半天时间,便能练得此等技术,让陆朔即惊讶又害怕。

被他抱住坐在马前的陆朔手肘往后一送,被他躲过后全不顾这是马背上,又一拳迅猛往上打去,同时扭腰准备一脚将他踹下马。

萧郝侧身闪过她一击,眼明手快挡住她包子大的拳头,便捉住她另只手反身后,抱住她腰禁止她反过身。

“别拿步队那招来对付我,说你呆还不承认。”萧郝轻松将她锢怀里,骑着马返回城堡。

挣扎不开的陆朔气急,涨红脖子大吼。“萧郝,你他妈的放开我,有本事跟我一对一单挑!”

“单挑你也打不过我,想找机会逃跑?我劝你省点力气。”萧郝不受她激,进入城堡就让它们严密守各个出口。

又看到那扇高大的门,陆朔心里升起恐惧。“萧郝,我会恨你的,一定会恨你的!”

萧郝一路无言,高大的他漠不在意,休闲的装束散漫非常,但此时他却像在做一件极为重大、严肃的事。

把怀里张牙舞爪的女孩放回她休息的房间里,萧郝弯腰看她瞪圆的眼睛,在她粗重的鼻息喷自己脸上才无所谓笑着讲。“爱的极端是恨,如果不能让你爱上我,便恨我好了。”说完抽身,将她关在里面后向门外的两个半思想机械人冷淡讲:“看好她。”

“是。”

房里的陆朔敲门,打不开后一脚踹厚实的房门上,震得落了层灰才摆手大骂。“萧郝,你个疯子!”

疯不疯萧郝不清楚,他只清楚,如果让她走了,他会忍不住做些什么,即使成为全民公敌。

机械室里,雷翼看到进来的萧郝,了然的问。“得手了?”

“她还能跑了不成?”萧郝不愿提此事,眉头微蹙。“雷庭那蠢货以为这里安全,我可不这么认为,血刺迟早会找到这里。”

“那你想怎么办?”对他骂前老板的话,雷翼表现的相当兴奋,似终于遇到个聪明人了。

萧郝没多想,猖獗无所顾及的讲。“一座岛屿,我需要绝对独立的领地。”

“真敢想。”

“越快越好。”

“我知道了。”雷翼干脆的点头。“要玩就玩大的。”

萧郝审视雷翼,后者大方让他看。

“时刻监视安全系统,那只小猫不知又会想什么法子跑出去,给我看好了。”萧郝哼了句收回视线,说完便起身往外走,在出了门口时返头看他,冷冷的讲:“她跑了,你也就没用了。”

她跑了,你也就可以去死了?雷翼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并不担心。“我会看好她的,老板。”

不理他这句老板有多少讽刺在里面,萧郝离开机械室便让人去查看血刺的动静。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血刺有几斤几两他清楚的很,自不敢怠慢轻敌半分。

**

爱的极端是恨?萧郝他妈的就是欠虐!陆朔气得浑身发抖,踹了半天见没丝毫用才停止。

看雕刻着古老图腾的门,陆朔深呼吸几下,后退,抱手臂,深思。

她一定会逃出去的!

扫了圈房间,陆朔冷静下来,看到墙上的摄像头,光明正大的拿东西挡住,挡前还朝它挥了挥手。

看到黑掉的屏幕,雷翼云淡风清一笑,瘦得差不多只剩骨头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一串溜代码便出现屏幕,接着按下确定键。

几个小圆球从窗户翻进来,掉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站起。

在房里走来走去的陆朔看到它们,不屑撇嘴。

萧郝了解自己,现在他肯定是防自己防得厉害,在没有好的计划之前,她还是暂时不要去与他发生冲突。想到自己有可能逃跑的路都被萧郝截断,陆朔看到望着自己走得远远的圆球,没有一脚踩下去。

“啪!”最后一个小圆球也掉下窗户,摔得比前几只格外清脆,并且它还笨得起不来身,在地上滚来滚去,最后竟然滚到陆朔脚边。

陆朔盯着脸朝地板的银色小球一会儿,伸脚将它踢开。

“啪!”小圆球飞到衣柜上,把玻璃撞出个蜘蛛网,再而掉到地上。

看来这种母体分解出的小机械球,也不是每个都这么完美。瞥了眼终于站起来的圆球,陆朔脚步一转倒在床上,闭眼不断在维思殿堂分析可以逃跑的路线。

她觉得,最严峻的时候,就是最安全的时刻。

莫约半个小时后,陆朔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是下午五点,还有两个小时完全天黑,而才和萧郝撕破脸皮,他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一定会跑路,但绝料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会行动。

眺望下午打猎的林子,陆朔心头一宽,愉悦的笑起来。小棕还在林子里,因为自己被萧郝带回,它还独自留在那里。

清晰的将晚上逃跑路线整理出来,陆朔心情好的想今晚还可以跟萧郝共同进个晚餐,算是跟他告别吧。

计划有些匆忙,不过不管,萧郝不是毒鸩,自己可以无限制逃跑,失败大不了被抓回来,反正他又不会打自己,完全不必承担后果呀,她只要想方设法怎么跑出去就行了。

“小呆猫,你有些反常。”长长的餐桌上,萧郝似洞察一切的望着她。

陆朔自顾的吃饭,不看他。

萧郝想了下,不在意的继续切牛排。“在想今晚怎么逃跑?”

“不是今晚,是无时无刻。”

“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萧郝放下一口未动的牛排,脉脉再次看对面的女孩。

被一个曾经少年这么望着,陆朔心里发毛,不禁默默将寒毛抹平。“什么游戏?”

萧郝抿了抿嘴,深陷的褐眸专注而深情的望着她,略带宠爱的讲:“你可以随时逃跑,成功你就自由了,不成功便至少要安分三天才可以继续下一次逃跑。”

听到这话的陆朔挑眉,诧异不已,看他不像开玩笑的神情,疑惑的问。“萧郝,你脑子进水了。”

“怎么样?你答应吗?”萧郝没有解释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只问她要结果。

不对劲,他不应该表现这么迫切的。陆朔皱眉,想不出个所以然,在他再次问时毅然点头。“好,我陪你玩。”

见她点头,萧郝点了点头,便拿起了刀叉吃牛排。

看他将叉上的小块牛排送进嘴里,陆朔没心思欣赏美男,闷头在想他怎么会开出这样的条件?哪有禁锢别人的人,主动让囚犯跑的?而且没跑成功的代价仅仅是消停三天?

皱着秀眉,没吃过牛排这玩意的陆朔懒得切,用金属叉子戳住,就整块举起咬上去,跟吃饼似的。

“呸。”“萧郝,你丫的虐待人!肉没熟!”用力扯拉,好不容易咬下块肉的陆朔,才嚼一下就皱着五官将肉吐出来,愤愤瞪着对面的人大骂。

看她鼓起的小脸气势汹汹的,萧郝愣了下便莞尔,不是嘲笑,更多是无可奈何的宠溺。“小呆猫,你那颗天才大脑都用来干嘛了?”

“当然是想着怎么干掉毒鸩……现在是干掉你!”

对她的挑衅萧郝似没听到,叫来机械人,让它们准备全熟的牛排才讲:“以为你在陆家学习的足够多了,没想到你还这么无知。”

陆朔憋着气,心底骂你才无知。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现在的你对世界了解的太少了。”萧郝深深的望着她,语气不再如刚才轻松。“是陆龙将你保护的太好,将你圈在他的羽翼下,遮挡你许多应该看到的风景。”

陆朔定定的看他,沉默,明显不信他的话。

“我会让人送几本书给你,如果你今晚不打算逃跑的话,看看它们就知道我说的话没有骗你。”

哼,今晚她是一定会逃的,别想打感情牌,她不吃这套。

看她油盐不浸的样子,萧郝不再多讲,将盘里的牛排吃完,刚好陆朔的全熟牛排也好了。

机械人撤掉她原来的盘子换上新端来的。

陆朔瞅着金灿灿冒油的牛肉,有些心动的像螃蟹一样舞着叉子,把它叉起来正要大块朵颐时,叉上的牛肉越来越远离自己,便不悦的皱眉往上看。

拉开她手的萧郝将她手里的牛排放回盘里,拿起她左手边的刀在一旁的餐巾布上擦了下,有条不紊将她的牛排整齐切好。

望了望盘里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的牛排,陆朔眨了眨眼睛,盯着他好看的手看了会儿,便抬头看他丰神俊朗的脸与鹤立鸡群的身高,磨了磨牙。为什么他窜得这么快,自己还是一矮挫?!

“萧郝,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到他举动好看的将切好的牛排推到自己面前,陆朔忍不住问他。“晚上就吃个牛排吗?我要长高,不用减肥,而且为什么有灯不开,点个蜡烛?”

萧郝:……

“你就当能源不够,节约用电好了。”回到座位的萧郝无所谓讲,看她无辜的模样,有些气恼,又有些欢喜。不明白是干嘛吗?没事,他会教会她的。这么说来,他还得感谢陆龙,给了他一个这样的机会。

陆朔也就是随口问,他说的话听了点了点头便没再问,低头使劲消灭切成刚好一口的牛排丁。她得储存力气,晚上还有逃跑任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