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和萧郝的游戏/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四章 和萧郝的游戏

吃了饭,萧郝如言给她送了几本书,看她心不在蔫的样子,说了句非常安慰人的话。“祝你逃跑成功。”

陆朔讶异看他,眼里一片茫然,猜不透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她还是很有冲劲的握拳。“我一定会成功的!”

看她信誓旦旦的话,萧郝热烈的鼓掌,向她展开双臂。“为了提前祝贺你成功,来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吧。”说着不待她同意将人拥怀里。

被他抱住的陆朔,望天花板眨了眨眼睛,脑袋更混乱了,混沌的想:既然想让自己逃跑成功,为什么不直送自己出去?

紧抱着怀里柔软的人儿,萧郝深嗅她的体香,在她轻微挣扎时不着痕迹的放开手。“晚安小呆猫,想长高就算着时间来逃跑,要么早点,要么晚点。”

“嗯。”陆朔傻不愣瞪的点头,目送他离开还抓了抓头发,满脸疑惑。

难道萧郝突然想开了?陆朔看手里的书,甩了甩头,决定逃跑时带上这几本书。自己对这个世界了解的确实不多,最好的证明就是萧郝本人。他比自己强多了,还会那么好看的将牛排切整齐,自己好像显得处处不如别人啊?

郁闷了阵,陆朔将书塞怀里,决心逃跑大计。不管萧郝是不是变好,她都要离开这里回到血刺,告诉他们毒鸩那蠢货被萧郝给杀光了,而且连全尸都没有。

而离开房间的萧郝,看了眼关上的门,便敛去脸上的浅笑,走进了机械室,亲自盯哨去了。

“老板,刚才那幕表演的太精彩了。”雷翼看到他,热情的给他搬凳子、让手下泡茶,待他坐下后就大力夸他,像个跟着二世祖的马后炮。

萧郝看了他眼,淡薄无所谓的坐下,视线紧盯屏幕里的女孩。

“丢不了,这里的安全系统比总统府的级别还高,她还没踏出房间一步就会被拧回来。”雷翼跷二朗腿,十分自信的讲。“最多就是被你的小猫抓伤几个机械人。”

看她把书塞进怀里,萧郝思索了会儿。“让她进林子。”

“林子太远了,进了那里她就是小鸟归山,难找。”

“让她进去。”“不用你负责。”

“行,老析板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雷翼看他讲的坚决,便撒手不管。“我的安全系统只涉及这栋城堡,出了城堡就无用了,要是老板你的猫跑了,可别找我发火。”

听他这么刺耳一点没属下该有的态度,萧郝仍是一脸漠然,似完全没听到他不恭的话。

雷翼故意说完这话看他表情,心里微微泛毛。像雷庭那样的人实际太好搞定了,现在这个老板有点深不可测,摸不着他在想什么。不过这不关他事,他玩他就好了,只是可怜那小猫,刚才一定被他忽悠到了吧?瞧她一脸珍惜将几本破书塞怀里就知道。

部队一直有句话,叫做早起的鸟儿有饭吃。现在虽然是大晚上了,但陆朔还是决定能早点跑出去就早点跑出去,免得夜长梦多。

进入常年无人的森林,她不能只想着跑出城堡,她还要想逃脱萧郝之后要怎么走出去,森林可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

陆朔没有鲁莽,收回窗外的视线看向房内,寻找可以当武器的东西。

她的风暴坏了,没有枪和刀,得找些防身的东西,不然逃出这个狼窝,又跑进虎嘴里就不好了。

眼珠灵动转了圈,最终视线停在白天被自己咂杯的镜子上。

有一样是一样,没得嫌弃了。陆朔取下块碎镜片,想到自己还被人盯着,便舞着泛着白光的玻璃冷冷看向那些藏在角落的小球。

小球看到她看它们,个个转动脑袋想躲。

陆朔大气磅礴、压倒性的走向它们,把它们吓得瑟瑟发抖后便一腿一个,把它们踢得转圈,在它们迷糊后,全部让它们面壁。

丢掉手里小镜片,陆朔拍拍手,再次回到柜前,盯着整面镜子看了五秒,拿出钻戒在上面比划几下。

取下自己想要的形状,陆朔又用小玻璃片把椅子几个螺丝钉钮出来,拆下钢板贴在镜子背面用撕成条的床单缠起一头,没会儿一把自制长刀便完成了。

陆朔用挺有分量的长刀把床单割成条,把布条做了个根绳子扔下窗户,便用剩下的床布将粗糙的长刀绑背上,开始她的第一次逃跑旅程。

顺着床单做成的绳子下到半空,便有一支巡逻队从底下走过。

陆朔吊在空中,双脚抵着墙壁身体呈负八十度立定。

巡逻队无异样走过,屏息的陆朔抓准时机曲腿将自己往外荡,同时松手流星般往下滑,落在花园的一处盆栽后面。

看她轻巧的成功跌出第一层牢笼,雷翼吹了声口哨。“挺活泼,上次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都没摔死,她不会真是猫吧?”

想当然,莫名变成话唠的雷翼,没有人搭理他的话。

盯着屏幕的萧郝,在她翻出墙壁时起身,离开了房间。

看他背影,雷翼啧了句。真搞不懂现在的年青人呐,不过挺让人好奇的。没多想,雷翼敲了敲键盘,派了只小宠物去现场直播后,便端起萧郝未喝过的茶悠闲喝起来。

落到墙后的陆朔没有往后看,紧盯白天的小树林就拔足狂奔,恨不得一口气冲进林子里。

对黑暗毫无压力的陆朔,用了五分钟的时间穿过辽阔的草原,跑进茂盛的森林才稍稍松口气,按着白天走的路谨慎寻了进去。

晚上的森林是大型动物活动的时间,走了没几分钟的陆朔,便能清晰听到各种野兽的叫声,声声让人毛骨悚然。

吞了吞口水,陆朔硬着头皮往前走,在一处地方找到白天遗留下的箭支,一一拾起它们,当防身用。

他们打完猎没走多远就发生了争执,小棕应该就在这附近。陆朔扫了圈阴森森的树林,闭上眼睛感应小棕熟悉的波动,意外的什么没感应到。

难道小棕不在这里?陆朔皱眉,心脏一下一下跳得厉害。现在她真到了前有虎后有狼的地步,可不管是狼是虎,她都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又走了十多分钟,陆朔惊喜的在地上发现了小棕脚印,大喜的沿着脚印追了上去。

跑了一阵的陆朔发现,脚印的长短似乎有点不对劲,而且她追的有些久了,她不能在这森林里迷失方向,不然到时马没找到,倒把自己弄丢了。

陆朔停了下来,深呼口气,看蒙蒙夜色思考她是要留记号找小棕,还是跑出森林沿着有路的地方走。

“哼哼。”一声从背后突然窜起的兽叫,惊得陆朔怔愣原地,尤其是刚出过汗,现在被风一吹,直觉全身都凉飕飕的。

身后响起树叶响动,陆朔缓慢转身,握紧手里自制的刀,左手抓住两支箭,弓背像炸毛的猫一样盯紧声源。

树叶后边哼哧两声,跑出头大野猪。

陆朔看到大黑猪,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老虎什么的,一只猪而已。陆朔长吁口,紧崩的背松懈下来。但她只知森林里厉害的是老虎等猫科动物,要么就是群居动物狼,当然,相比它们这只野猪是逊多了,不过人家好歹也是野外生存的呀,能活到这么大没被生态食物链给吃掉,就必有它的过兽之处。

所以当陆朔转身要走时,把后背留给了野猪,在它扑向自己时后脊一冷,本能反应将手里的刀刺出,锋利的镜尖直戳野猪腹部,本以为皮破血流,可野猪皮厚呀!虽然出任务良多的血刺机械师,碰到过凶悍的敌人,碰到过漂亮的蜘蛛,可没碰到这些大玩意儿,一个是血刺的队员因为它们珍稀会避开它们,二个是就算实在碰到了也会先发制人干掉,哪会让机械师动手?

因此当看到刀尖断掉的陆朔张大嘴,正在庆幸还好有块钢板时,被野猪发狂的吼叫吓得拔腿就跑。

见她跑,野猪哼叫的追她。

别看人家身材不咋的,跑起来那速度可不慢。

狂奔的陆朔不时反头看,看到它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忍不住直骂娘。她可不想逃过毒鸩、萧郝这两大敌人,最后死在猪手里,那样太丢人了!

陆朔挥了一把汗,慌乱瞥到前面垂下的树枝,无暇多想,攀住树枝便翻上树。

“哼哧哼哧……”野猪急停,撞了几下树没将她撞下来,就吡牙对着树上的人直叫,似在叫她下来单挑。

陆朔冲它比中指。“傻子才下去。”

不过她也不能一直呆在树上。陆朔看了看左右,瞄到垂下要断不断的树枝和手里的箭支,顿时有了想法。“白天没打到猎,晚上补上也一样。”将树枝彻底掰断,陆朔将杂枝清除掉,再用有些残破的刀割树皮。在不知明的树上撕下几条长长的坚韧皮后,把它们拧成一股做弦绳。

没会儿,一把简便的弓就出来了,模样还是跟刀一样粗糙。

粗糙没事,只要能用就是好弓。陆朔拉了拉弦,感觉韧性不错,就猖狂冲树下的猪讲。“别撞了,再怎么撞你都改不了是猪的事实,这么笨。”说罢便像袁帅一般帅气的搭箭拉弦。

“嗖!”锋利的箭头扎进野猪身体,让它发出哼哧哼哧的惨叫。

射中的陆朔没有高兴,眉头皱得更紧。受伤的野猪发狂的撞树,力道不小,这说明刚才这一箭对它效用不大,并且它现在受到了惊吓,在瞄准程度上加大了陆朔的难度,而她手里只有最后一支箭了。

跟它僵持几秒后的陆朔呼口气,摇了摇头,心想搏了。

把仅有的一支箭搭上弓,陆朔闭上左眼瞄准它脑袋,将它可能会避开的方位算了,才谨慎松手。

箭“嗖!”迅猛射进厚厚的猪皮里,又是一阵杀猪似的尖叫。

箭虽然偏离了原先目标,但也不远。陆朔收手瞧着它噗笑道:“确实是杀猪。”

没了箭,粗劣的弓就没了用处。陆朔扔掉弓,利落跳下几仗高的树,落在野猪的最远处。

瞧着它是奄奄一息了,不过还是谨慎些好。陆朔没靠近发出惨叫的野猪,转身便往森林外面走。这鬼森林里,不知道还会碰到什么,她还是早点出去为妙。

陆朔心里打算盘,没发现另只大野猪跑向快死掉的野猪身边,接着便如离弦之箭冲向陆朔。

袭向自己的劲道比先前的强一倍,陆朔狼狈的往左边滚,在它又迅速扑上来时,用刀抵住它露出的獠牙,同时用脚拼命踹它。

野猪咆哮一声,咔嚓一下咬断钢板,连同镜片也四分五裂。

惊骇的陆朔迅速反应过来,猛一脚踹断它几颗牙手脚并用爬起来就跑。

哼哧嚎叫的野猪拼了命的追得死紧。而陆朔也是拼了命的跑,但奈何人只有两条腿,眼见它要咬到自己腿的人,全身一阵阵冒冷汗,在它一个猛窜将自己撞飞几米时,想着自己英明一世,竟然要栽在一头猪手上,太丢人了!

“砰!”

突然的枪声在林里炸开花,休息的鸟兽惊飞咆哮。

改良版巨鲨、5。5口径子弹、每秒十公里的风速、位置西南方向。惊魂未定的陆朔听到枪声冷静下来,脑袋迅速分析完毕后有些失望。不是血刺,这枪是萧郝的。

果然,陆朔刚想完,萧郝便出现视线。

陆朔看到他,瞪圆眼睛,说不出什么感想。她应该谢谢他救了自己,但这代表自己逃跑失败了?不行!还没有失败!

猛然从地上翻起,陆朔对峙萧郝,中间隔了只猪。

萧郝没有邀功、没有胜利的愉悦,只是淡淡的望着她,在等着她自己认输走过来。

她才不会走过去!陆朔猛得炸起,踹了下离自己近且半死不活的猪,便调头跑。

皮粗肉厚的猪被刚才那枪伤的很重,但即使是命中要害都没这么快死。所以当被人踹了脚的野猪,立即嗖一下往前窜,也没看清他是不是踹自己的人,坚硬的头颅就撞向正要追的萧郝。

萧郝被猪挡下来,眼见她小身影要消失视线,咬牙低吼。“拦下她!”

听到萧郝的话,机械室里的雷翼又喝了口茶,当没听到。你狂啊,你倒是狂啊,你自己说要负责的,才不帮你。

没看到动静的萧郝,对着野猪连开五枪。

把死猪踢一边,望着安静的树林,萧郝闭上眼睛控制附近的机械人。

拔足狂奔的陆朔在撞到一排半思想机械人后,精疲力竭的她眼睛一闭。“操!萧郝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结果是,陆朔与萧郝的第一回合败北,被五个半思想机械人给拧回了城堡。

城堡里灯火通明,完全不像萧郝晚上说的节省能源。

被扔在大厅中间的陆朔愤愤瞪着洗手的萧郝,牙齿崩得咯咯响。

比她先一步回来的萧郝,换了身衣服,身上的猪血也擦干净了,此时他人模狗样以胜利者的姿态看她。

而弄得像逃难的难民的陆朔,自行惭愧的搓了搓裤管。

“小呆猫,你失败了。”坐椅上的萧郝惋惜的讲。“按照游戏规则,在接下来的三天,你得给我老老实实的。”

“你耍炸!”听到这话,陆朔终于想明白他的计谋是什么了,顿时不服气的大吼。“我明天也会继续逃跑的!”他就是想用一天的防御保三天的安宁,算盘打得比她还响,好狡诈!

被她戳穿的萧郝并不着急,非常了解她的讲。“你已经答应了,不守信用就是小人,小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呸!你才是小人!”

“所以,遵守约定吧,小呆猫。”

陆朔看他无害的笑,咬碎了一口白牙,但即使如此,她也只能仰脖子吞下。

“萧郝!我不会放弃的!”握了握拳,陆朔说完便咚咚踩着极重的步子上楼、回房!

三天,该死的三天!陆朔。

三天,美好的三天。萧郝。

情节原因,章节数字不够满,香瓜会在后面补回来的。相信是真爱的妹子,不会在意这几百字的对不对~(=3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