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萧郝的无畏/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 萧郝的无畏

气闷一晚上,第二天醒来的陆朔还在想自己之前怎么就被萧郝忽悠了呢?明明自己要比他聪明的?

好吧,他确实还算聪明的一个人。陆朔越想越气愤,狠狠锤了两下床垫便翻身跳起,打开关闭的窗户。

阻隔窗外的阳光洒了进来,柔和的清风吹动,带起凌乱的长发微扬。

来叫人的萧郝便看到这幕,怔住静赏的同时又怕她跳出窗户再次逃跑。

被刺眼的光照得眯起眼睛,清醒不少的陆朔撑窗户上,眼睛直盯着下边巡逻的机械士兵,又眺望远处的林子。看来就这样赤手空拳的逃出去,也是行不通的,她必须得想要怎么穿过林子,不然又被只猪追就太丢人了。

抬头看高阔的蓝天,一只鹰展翅在空中盘旋会儿便落在了树梢上。如果这里有武直接应,就再完美不过了。想到这里,陆朔想自己已经离开血刺快十来天了,没有自己的消息,爸爸跟莫默他们肯定急坏了,得想办法通知他们才行。

转了圈眼珠,陆朔准备去找萧郝。“萧郝?”转身就看到站门口的帅哥,陆朔惊乍。人是挺帅的,可她无福消受啊。

“很好,我以为你会跳下去。”萧郝意外的讲,走进了几步。

“我说过三天就三天,才不会让我的小人体现你的君子。”

萧郝笑了起来,对她的君子或小人之争不以为然。他会在乎那些?“该吃早餐了。”

“萧郝,别想用柔情攻势,就算你对我再好,我也还是会逃跑的。”陆朔崩着牙,狠狠说完便越过他下楼。

看她转瞬消失的背影,萧郝渐而敛去脸上的笑容,垂眸望了地板会儿,抬步出去。不会让你逃掉的,再者……

他非常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

早餐非常丰富,想是他还记着自己的长高大计,为她专门准备的营养餐。可越是这样,陆朔越急切想要离开这里。

恨恨将鸡蛋敲破,陆朔边敲边瞪着对面的人,看他无所谓似什么没发生的样子,就想把手里的鸡蛋咂过去。

“小呆猫,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萧郝看出她意途,和煦的提醒她。

陆朔咬牙,手下敲得更重了,把鸡蛋壳敲进了蛋白里,才愤愤收回视线,将壳一一挑出来。鸡蛋可是好东西,蛋白质多,想当初长白山那次野外训练,让她真真切切的明白了食物的重要性。

已经吃过的萧郝也不走,靠椅上看她专注的剥鸡蛋壳,没会儿一颗被她摧残的鸡蛋就完整的出壳,却比她白如玉的手指还要逊色几分。

被人视奸的陆朔,一口咬了半个鸡蛋,直接无视对面的人,自顾自的吃。

“陆龙有亲过你的手吗?”

“咳咳!”冷不丁听到他这话,被鸡蛋呛到的陆朔剧烈咳嗽,鸡蛋黄被喷出一些。

萧郝一脸如常,似自己只是说了句今天天气很好。

手忙脚乱喝了大半碗汤才顺口气的陆朔,眨了下咳出眼泪的眼睛怨恨望他,从牙隙嘣出两字。“没有!”不过他亲过自己的嘴,哼。

“嗯。”萧郝点头,仍旧无所谓淡然,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陆朔懒得猜,迅速的吃完早餐,搓了搓手同样“友好”的叫他。“萧郝,能给我台电脑吗?这里很无聊。”

“你觉得我会给?”听到她的话,萧郝有些讶异。

陆朔很认真的点头。“我想你会给。”实则心里打鼓,不过管他呢,先把他捧上去再说。

看她漂亮的眼睛直定望着自己,萧郝沉默了下,点头。“我会让雷翼送台电脑给你。”

陆朔装天真可爱的笑。“谢谢。”有了电脑她就有办法跟血刺联系了,她就不信雷翼能无时无刻的防着自己。

有了电脑你也还是别想逃出这里。看她明媚的笑靥,萧郝跟着一笑,推开椅子走向她,在她防备、紧崩、疑惑下拉起她手,在她雪白的手背上印了个吻。“我的女王,除了离开我,你想要的所有条件我都会满足你。”

听到他这话,陆朔像被蛇咬到一样迅速抽回手,炸毛的大叫。“萧郝你他妈少恶心了!”

看她张牙舞爪的模样,萧郝心情相当愉悦,凑近与她平视,缓慢的道:“小呆猫,这只是开始。”说完,在她蹦起来之前抽身退开。“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谁让你陪啊!”陆朔锤桌子,震得盘子与金属餐具哗哗响。

**

雷翼没有马上送来电脑,陆朔只得在房里走来走去焦急的等,无意瞟到书桌上的几本书,想反正也没其它办法,便看书好了。

刚开始看时,陆朔集中不了精神,总想着怎么逃出去,心浮气躁。后来慢慢看着看着,倒也还能看进去一些。

几本书有讲各国礼仪的,还有一些比较浪漫风花雪月的,不过这个风花雪月并不是陆朔之前看的小黄书,只是一些意思唯美的故事。

看完的陆朔猛然一想,接着大骂。“卧操,谁要跟你烛光晚餐了!”

“叩叩。”“小机械师你穿衣服没有,给你送电脑。”

陆朔:……

大白天的她不穿衣服穿什么?!陆朔翻白眼,扔了书走去开门。

雷翼大方的走进她闺房,大刺刺的四处打量,随后看到都躲角落的小圆球,语重心长道。“以大欺小,这是不对的。”

“是啊,以大欺小是不对的。”陆朔认真点头望他。你丫的比我大多了,干嘛要跟她过不去?

对她的话不以为忤,雷翼将掌上电脑给她,头疼的讲:“老板为了你可真是什么都敢做,他难道不知道你是机械师吗?”

“恰好相反,他知道。”陆朔一把抢过电脑,挑衅的看他。“雷翼,你会想办法拦截我信号的吧?”

“噢,不仅如此,我还要防着你入侵这里的安全系统。”工作量顶大啊。

陆朔摊手。“谢谢你告诉我,我还能这么做。”

“小机械师,你别装,你的天真可爱也只能骗倒想被你骗的人。”

“这又关你什么事?”

“我是为老板工作的啊,如果他变得很笨,我这个手下也要跟着做一些笨事,比如给你电脑。”雷翼望着她手里的电脑,为难的皱眉,有要把它再抢过来的意思。

陆朔迅速把电脑背身后,唬道:“这是你老板答应的,难道你想违抗命令?!”

“NO,当然不会。”雷翼摇头。“只是为老板感到不平。”“我说小机械师,你们两个在一起不是顶好的?何必要回血刺呢?这里更适合你。”

“NONONO,我想我更适合血刺,这里就算了。”陆朔用他口气煞有其事的摇头。

“唉,现在的孩子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陆朔:……

“雷翼,你是不是装错系统了?”陆朔恢复正常,对他不忍直视。“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多话。”现在他简直就是话唠、话唠!想当年他们两个对手,拼得你死我活,一直以为他是个挺厉害挺冷酷的人,即使唯数不多的几次对话,虽然他话多了点,但她一直以为他是在逗她呀!今日一见,形像全毁!

雷翼讶异,随即弯腰凑近她,消瘦的他笑起来还是有几分俊美之意的。“小机械师,难得你这么念着我。”

呸,谁念着他了?

“不过我的系统本来就是这样,只是遇到你们这些后生,更活跃了一些而已。”伸手拍了拍她头顶,雷翼迅速退开便往外走。论技术他是要胜她,但论身手,呃……他还是早点撤,不然等她炸起来可不得了。“小机械师,随时恭迎你的入侵。”

陆朔咆哮。“你给老娘等着!”

血刺总指挥室

“长官,最新情报。”张阳一接通通讯,便迫不急待的讲。“特情局的人在南部发现几个长像一样的可疑人,他们个个身高八尺,每天却只是去市场采购。”边说着的张阳将照片传了过去。

是一个冷到极至的男人,黑色的眼睛专注望着面前的菜,从照片看没什么异常,但根据张扬刚才的话,他们很有可能是半思想机械人。

不管是不是,陆龙都决定去看一看。“地点。”

“南沙群岛附近。”张阳说完看到他起身,叫住了他。“长官,你家似乎发生了些事。”

他再次提到这事,陆龙迟疑的望着他。

张阳犹豫的讲:“现在还未确定那里是否是毒鸩老巢,你或许可以先回家看看?”

“只要有一点线索我都得去看看,家里的事情爸爸会解决。”想到视频里的画面,陆龙冷峻的讲完往外走。“管家,紧急集合。”

“是,陆龙大校。”

看他离开指挥室,张阳皱眉,关了通讯。陆刚将军是能解决的很好,可……但死去的人已经死去,重要的是活着人。

在城堡这三天,陆朔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的入侵雷翼的安全系统,但结果就是被K。O。了。

然后第三天晚上,她不再入侵,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怎么将求救信号发送出去。

按下确认键,陆朔紧张的盯着正在发送的字样,全神贯注的连萧郝来了都不知道。

屏幕的输送条变成红色,接着消失,陆朔挫败的趴桌上。她明明已经隐藏信号了啊,为什么还是能被雷翼发现?

“不是已经有结果了?还用一遍接一遍的重复?”萧郝走进去,看趴桌上的女孩。

陆朔蹭得一下坐起看他。“只有试了才有希望,说不定什么时候雷翼打个盹,没逮到我呢?”

萧郝看她说的认真,没为雷翼生起一点同情,走到她身边便坐她旁边,朋友间的问道。“小呆猫,你喜欢哪个国家?”

“干什么?”听到这话陆朔立即紧崩起来。

“没什么,只是好奇。”萧郝渴求的讲:“你就当我们还是同学好了,随便聊点什么都可以。”

看他浅薄眼里的忧郁,陆朔放下些戒备。萧郝从学校开始就很孤僻,在血刺部队也是许久才和梁柯他们勉强走到一起,离开血刺就更不用说了吧?难道毒鸩还会同他聊天?

思及自己也是没什么朋友,莫名的有股感同身受,便希冀讲:“萧郝,我们做朋友不好吗?”

萧郝笑得深远。“如果能跟你做朋友,我又何必走到今天这步?”

陆朔垂头,沉默了会儿才回答他刚才的问题。“我喜欢Z国。”

“国外的。”

“那应该是南美洲?不知道。”然后又一想,想到黑鹰他们住处,刻画的讲。“最好是能看到海,然后别那么吵。”

萧郝想象她说的,赞同的点头。“似乎很不错,也是很容易满足的要求。”

“嗯?”陆朔疑惑看他,不安起来。“萧郝,你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早点休息吧,明天你恐怕又要浪费体力了。”萧郝起身,看她警惕模样,忍下了拥抱她的冲动。“晚安,小呆猫。”

才不是浪费体力,她总有一次会成功的!陆朔握拳,随后想到他刚才那句晚安,心里微微泛疼。

让人习惯从而记住,一点一点攻占对方心里,当哪天少了这句话时,会让对方觉得缺少了什么。这是她当初对陆龙用的招术。萧郝,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她们本来是很好的朋友不是吗?

**

“雷翼,联系那边的买家,必须要在三天之内将这里卖出去。”机械室里,萧郝大刀阔斧的讲,谨然一股王者风范。“不管如何的价格都接受,不接受分期付款。”

正和小机械师玩得起劲的雷翼,听到这话看着他沉默了会儿,才问。“老板这是准备撤离?”

萧郝反问。“陆龙已经离开血刺,你觉得他找到这里需要多久时间?”

雷翼微微吃惊,但很快便应下。“我知道怎么做了。”

“撤离地方选定了没有?”

雷翼摊开张世界地图,指着一小块绿地。“有海、安静、与世隔绝。这座岛屿。”

“南太平洋?”

“是的,在智利,叫复活节岛。”“不过老板放心,各国通行证我都可以搞定。”

萧郝没有想太久便点头。“拿到钱便立刻撤离此处。”

“是。”

**

三天一到,陆朔自然是又进行一次逃跑,结果想当然是没成功。

在这里呆的越久,越浮躁的陆朔就越想逃离,被抓住的她很不甘心,又或许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再像之前那般与萧郝和平共处。

“萧郝,我们这么玩有意思吗?”郁闷的陆朔被机械人扔大厅里,有些气急败坏又破罐子破摔的讲:“以后血刺的敌后训练应该加这一项,谁逃出去了就及格。”

萧郝悠闲的笑道。“如果你这么想,我可以想办法将你的意愿传达陆龙。”

她想自己说行不?陆朔看他如好友的平和看着自己,眼睛骨碌碌转了圈,半磕下眼帘深思了十秒,并也敛去绫角,和睦回忆的讲:“萧郝,你还记得以前我和梁柯、魏勇、袁帅他们训练的事吗?那个时候你一惯的跟他们不和,还因为我打了起来。”

萧郝视线变得摇远,似在回忆她说的。“这是很久以前的事。”

“不久,才五年。”

“那些已经过去了。”

看他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陆朔不信他真这么薄情。“你还记得不是吗?后来你们打完架就和好了,我想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事在人为,就像……”陆朔说着把自己也带入回忆里。“就像我们一起打败老鸟,完成白色计划里的任务,又或是撑过残酷的忠诚度训练,只要是我们想做的,就都能做到。”

萧郝沉默的看她,没有说话。

当年的他们都年少,一个个坚持心里那股信念,一路挺过来,留在了血刺,现在想来都叫人热血沸腾。“萧郝,我相信长官的选择是正确的,每个进入血刺的兵,不管是身体素质或心里素质都没得说的,同样你做到了。”他战胜了毒鸩,找回了自己,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萧郝默了默,仍旧无所谓的开口。“小呆猫,你是要改成当说客了吗?”

“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我想至少我们当初的信念是一样的。”

“你这么确定?”萧郝好整以暇的换了个姿势,放松的靠在椅背上。“想知道我当年是抱着什么心态进入血刺的吗?”

陆朔突然不想知道,不想听他说话。

“我被林军官领养时,计划在未来两年里接替他的职责,一年收编他的所有势力,两年内让那个部队成为可以与血刺匹敌的特种队。五年,也就是今年,我们年纪适当的时候,我就有足够的能力与资格追求你。”萧郝不等她回答,径自讲道:“但可惜,林军官是毒鸩按排的第一步棋子,在知道后我一人之力无法改变什么,便按照雷庭的意思进入血刺,进行特种兵选拔。”

“在那三个月里,我确实与梁柯他们产生了友好的感情,包括血刺里的所有人,但那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的最终目的是你。在离开前我找过你,如果你那时接受我的话,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我从来不畏惧任何人,为了你而背叛毒鸩,这对我来讲不存在任何意义。”

书荒的妹子可以看看香瓜的另本书《宠妻之首席设计师》这是陆家的系列文,写陆将的,也是强强文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