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萧郝的信念/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 萧郝的信念

说到这里,萧郝微一笑。“小呆猫,你不觉得我们有些地方很像吗?一样的无情,一样的为所欲为,用那颗超级大脑做各种随心所欲之事。”

“我跟你不一样,以前不一样,现在更不一样。”听了他这么多话后,陆朔的情绪有些激烈,发现心里那点对他少得可怜的恨都消失了。

对她的激动,萧郝表现的愈加平静,不在意的似在说别人的事。“我们是一样的,以前一样,现在也一样。”“你不是一直好奇我为什么处处比你厉害吗?”

“不!我现在一点不好奇!”

没理会她的话,萧郝继续讲。“因为我是由全军最为优秀的两名军人的染色体合成,在培育室里由多名科研者从成形那一天便精密检测,确定各项数值都符合国家兵器的条件,才能够睁开眼睛,才能够幸存下来。”

“不要再讲了!”陆朔捂住耳朵大吼,很想说你他妈的这些事关我屁事,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没什么,相反,我非常感谢他们,是他们造就了我。”一个足够与陆龙匹敌的人。

他是真的无所谓,无所谓任何事情,不管是好是坏,他只是在做自己想做之事,而自己便是他唯一在意的人,为了她可以不顾所有,就像飞蛾扑火,因为它活着的目标就是扑向那烛火。

陆朔内心一阵激荡,为他心疼的想哭。“怎么会感谢?那是因为你没有得到过。”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没体会过母亲的爱护,父亲如山的爱,所以才会无所谓,才会不在意。

“你是要哭了吗?因为我?”萧郝很好奇,问的直接。

陆朔狠狠吸鼻子。“谁会为你哭啊,少自恋了!”

萧郝却不在意她的狡辩,不以为然。“学校里成千上万的同学,这没什么好在意的。不过我很惊喜,你能为我哭。”

“我没有!没有!”

看她通红眼睛据以力争,萧郝顷身将她抱住,没有任何情欲色彩的搂住她。“确实是没有得到过,所以不会感谢。但现在我想得到你,如果成功,我会感谢所有人。”

陆朔一震,把那些跑出眼眶的水狠狠瞥回去,正欲挣脱时想到自己最开始的计谋,任由他抱了会儿才讲:“萧郝,我想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极淡的,若有似无飘渺的气息,她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的气息,被他抱会儿也没什么吧?

思极要骗这个抱住自己的人,陆朔有些不忍,但想到现在不知多着急自己的陆龙,便不做多想。“我想可以试着和你和平共处。”

“真的?”萧郝惊喜松开她,望着她被水洗过的眸子不确定追问。

看他不敢置信飞扬的表情,陆朔犹豫的点头。“我不保证会爱上你,但……我想,可以试试。”。

萧郝重重的重新抱住她,抑制不住激动。“谢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被他抱得喘不过气的陆朔苦笑,最终还是缓慢的伸手抱住他。

如果爱上你,爸爸怎么办?陆朔徘徊的闭了闭眼睛,握了下拳,便推了推他。

萧郝迅速松手,紧张的查看她,急切的问。“是不是抱疼你了?抱歉,我刚才失控了。”

陆朔摇头。“萧郝,能让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吗?”看他僵住的笑容,陆朔连忙讲道:“血刺都知道我被毒鸩带走了,我想给他们报个平安。”

听到这话萧郝缓和下来,没有立即答应。“我让雷翼给你准备电话。”

“好。”

“先回房休息,可以了再叫你。”萧郝捧着她脸,深情的讲完就松手,目送她上楼。

从这里打出的电话,自然是要监控的,陆朔不疑有它,并没表现的太急切,听从他的话回了房。

看她消失视线,萧郝敛去脸上的喜悦,沉默的望着壁炉。他还真是无可救药,明知她是骗自己,竟然还会这么欣喜?

如果你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他真的会感谢所有人。反之……谁也别想阻挡他!

回房的陆朔等那个电话,这一等就一天,让她渐而不安起来,眉头越皱越紧。因为……她明显的发现巡逻的机械士兵少了,虽然还是五人一班,间隔时间不长,可陆朔还是敏锐的发现数量少了。

吃饭的时间,陆朔得到自己想要的电话,却疑遇重重。

看她盯电话看,萧郝轻扬起声催促。“快打吧,免得岳父担心。”

陆朔在心里骂了句不要脸,谁是你岳父啊?那是她老公!

迫于他的视线,陆朔忐忑不安的拿起电话,拨了串熟于心的数字,在嘟嘟响起来时,提起心戒备的看对面的萧郝。

电话很久都没人接,就在陆朔准备挂掉时,那边竟然响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顿时激昂不已,紧戳成拳的手还是不住发颤。太久了,仿佛分开半个世幻般,一个字便勾起她所有感官与记忆。

不行,她一定不能让萧郝看出什么端倪来,得镇定、镇定。深呼吸,陆朔极力平静的唤了句。“爸爸。”却听到那边坍塌似的响声,紧接一声低呵敲进陆朔心里,让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两字的所有含意。

“陆朔!”正准备出门去找那些人的陆龙,一声大呵震得整栋楼都震三震,后边的莫默他们差点跪倒。

陆龙没管被自己吓住的部下,沉声低问。“你现在在哪里!”

陆朔被他吼得心脏一下一下乱跳,瞥了眼没什么异样望着自己的萧郝,才压了压心脏,平静的讲。“爸爸,我现在很好。”

那边没了声,陆朔继续说。“爸爸,毒鸩已经死了,我现在很安全,你跟默默他们不用担心。”

那边还是没有声音,陆朔喋喋不休自顾自的说了许多,大多是毒鸩怎么怎么蠢毕了的事。

说了莫约五六分钟,陆朔瞧了下窗户闲聊的问:“爸爸,你那边天气好吗?我这里什么都好,就天气突然变差了,连天堂鸟都萎了。你知道天堂鸟吧?老宅花园也种有的,盛开时像只要展翅欲飞的鸟。”

静默会儿的陆朔奇怪唤了句。“爸爸,你还在吗?”

“嗯。”陆龙嗯了句,嘱咐的讲:“天气不好就别出门,在房里呆着。”

陆朔露牙一笑,重重点头。“我知道了爸爸,那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好。”

陆朔咬牙,瞅着萧郝,硬是强迫自己瞥下那句我爱你,又自然的将电话挂掉。“我打完了萧郝,谢谢你。”

萧郝挥手让手下把电话收走,走近她不带歉意的讲:“是我疏忽了,应该早点让你跟岳父通话的。”

看到越来越近的萧郝,陆朔腰杆往后仰,擦汗。“那个,萧郝,没事的,我爸爸强键着,刚才听他声音哄亮,不像有事的人。”

逼近她的萧郝停在她身前,半弯的身躯一手撑在桌上,形成将她困在臂膀与椅子之间的局面。望着她害怕、惊慌却强装镇定的眼睛,萧郝顿了许久,紧握的拳头松开,抚上了她因刚才那通电话而酡红的白玉脸庞。

浑身崩直的陆朔不敢动,看他极力克制而显得狰狞的俊脸,心里冒着寒气,连他手温柔的摩挲自己脸都未能做出反应。

手里的触感真实而让人着迷,被嫉妒冲昏头脑的萧郝渐渐冷静下来,看她瞪大眼睛像只被惊吓到的猫,不禁缓下怒气,迅速掐住她下巴顷身吻上她轻颤的红唇。

“啪!”不是耳光声,是椅子倒地声。

往后躲的陆朔连人带椅往后倒。摔地上的人也不顾被自己摧残的椅子,和大腿内侧的擦伤,蹭一下跳起来就咚咚窜上楼。

看她受惊的往窝里跑,萧郝看了眼倒地的椅子,深呼口气把它扶起,坐她的位置上。

不知想什么的萧郝,莫约三十分钟后才动了动,轻轻吻了下刚才碰触她的手。

艰难吐出那个好字,挂了电话的陆龙冷沉的进房,未看后面的部队便迅速下达命令。“搜查这片岛天气差与能种植天堂鸟之地!”

“是!”

有了大体位置及标识物,这减低了七处及血刺许多时间。

小半天的时间,便查到了陆朔所说的位置。张阳将那处城堡的全景图调给他们看,解释的讲道。“这是上个世纪一名外交官遗留下的城堡,历史资料已无,进一步信息我需要些时间。”

“两个小时。”看到城堡的经纬度,陆龙未看张阳,起身边走边给他扔了句。

张阳行礼。“是,长官。”

走至屋中的陆龙转身,站定,税利的黑眸扫过莫默他们,透着冷酷无情的唇低呵了句:“出发!”

城堡机械室里,雷翼将所有产权发给对方,对方却拖拖拉拉跟他闲聊,大意是你们将房子卖得真急切。

雷翼迅速一句话回去:要移民了。然后又隐晦的提醒他快转钱吧。

突然机械室的门被人从外踹开,萧郝皱眉道:“准备撤离。”

难得看到老板这么急切的脸,雷翼为难的讲。“对方钱还没打过来。”

萧郝扔下句:“拿我们应得的。”便匆匆走了。

跟血刺交手这么多年的雷翼没多迟疑,手指飞舞两下,便将对方帐号的钱划了五千万进帐,临关电脑前还给他拜拜了。

哗拉收拾桌上重要东西,雷翼边走边命令手下大动员,准备全体移民。

陆朔还在想刚才自己表现的太狼狈了,不就是一吻么?居然给丢人的摔地上,她明明是想往后仰再给他一脚的,唉……

“陆朔。”匆忙上楼的萧郝走进她房里,看到她不知想什么想得出神,不由自主的缓下脚步。

陆朔皱眉看他,戒备的问。“干嘛?现在离吃饭还早吧?”

“是有别的事。”萧郝让自己表现的平静,若无其事看了眼窗外。“呆在这里很闷吧?想不想出国玩?”

“不会很闷,不出。”自己中午才告诉爸爸消息,黄昏就离开?他还特意叮嘱自己别乱跑,她怎么可能这个时候答应去国外?

“不是想跟我交往看看吗?我们去国外旅行。”

看他真挚的眼神,陆朔咬唇皱眉、犹豫怎么接话。答应跟他交往虽是缓兵之计,但让她伤害一个爱自己的人,她真的做不到。“萧郝,我们去国内怎么样?”

“国外,已经打点好一切了。”

“一定要去吗?我觉得这里挺好,没有人打扰。”

萧郝消除她一切顾虑的讲:“那里同样不会有人打扰,能看到海,安静。”

原来他是早有预谋!陆朔眉头皱得更紧。这么快,他才问了自己久?就已经找着一处这样的地方,并且这么迫不急待就想带自己去看。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如果是跟爸爸去度假当然去啊,可是不是啊,谁知道自己去了那里还回不回得来。

“哗、哗、哗”正在陆朔为难之际,房里的灯突然一暗。

陆朔疑惑的抬头看灯。难道真的能源短缺了?

萧郝脸色大变,拉起陆朔便匆匆往外跑。

走廊的灯在一格一格迅速熄掉,被萧郝拉着跑的陆朔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爸爸来救她了啊!啊!如此迅速!

陆朔兴奋的想甩开萧郝的手臂,见甩不掉便去踹他。

萧郝侧身躲开,长臂一伸将她拦腰扛起,飞快下到一楼,往早停在下面的猎鹰战机跑去。

地面已整整齐齐站了近千名机械人,还有大型机械狗。

那种狗就是幻世界里差点把秦朗吃掉的机械狗,陆朔现在看到它还心有余悸。

眼见就要离猎鹰战机越来越近的陆朔剧烈挣扎,在挣不脱时一口咬他肩膀上。

萧郝手一抖,那只野猫就跳出老远。

陆朔不敢往后看,也不知战友们在哪个方向,只拼命的往反方向跑,反正她现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逃离萧郝。

看她跑掉,萧郝拔出了枪,瞄准她快速弯曲奔跑的左腿。在要扣下板机的前一刻,狠狠收手,追了上去。

在还是人类的时候,萧郝的各项成绩都是出类拔萃,现在变成思想者就更不用说了。没三分钟,他在城堡大门逮住陆朔。

陆朔发了狠反抗,那套练刀法的拳体操发挥了用处,凶猛几招倒让萧郝近不身。

不过她再怎么凶猛,在萧郝眼里都算不得什么,想当年他们在练拳体操的时候,她短手短脚的连站都站不稳,现在五年过去了,仍旧没多少长进。

萧郝侧头躲过她带着风声的小拳头,便不理会她另只手,仍由她揍一拳的同时从后方紧抱住她不堪一握的腰,便任她像翻壳的螃蟹张牙舞爪挥动四肢。

陆朔被他倒带着走,咬不到抓不到的她在穿过一片天堂鸟花时,伸手死死住一把花茎。

不敢松手的萧郝一使力,将她连人带花拽走。

看到远远跑来的老板,雷翼打开机舱迎接他们。

进入旋转叶受风地带的萧郝反头看陆朔手里的花。“还抱着干什么?扔掉。”

陆朔死死抱住,堵气的讲。“带出国种。”

远处已经响起枪声,那几只大形宠物率先加入了战争。萧郝不再理会这种小事,一路将她抱上战机,途中未再松过手。

她这一走可是出国呀!陆朔据力抗争,在被他拖上阶梯时紧抓住舱门,说什么都不上,还扯着嗓子尖锐的大喊。“爸爸爸爸爸爸!”

萧郝抽了抽太阳穴,松动手臂绕过她,自己上去时将她下半身也给拽进机舱里。

不管她是不是还有一半没进来,萧郝冲雷翼急切讲:“走。”

雷翼看了眼陆朔,又看远处已经炸开的火花,不停留的让手下起飞。

于是陆朔就这么猴子捞了大捧花的,由猎鹰战机给带上了高空。

劲风打在脸上生疼,看到离开林子进入草原的陆龙及莫默他们,刚张口要叫,便被灌进嘴里的风给堵了回去,只能呆怔的看他们离开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在风吹掉怀里外围的天堂鸟花瓣时,他们终于完全消失视线。

萧郝用力抱住陆朔,已免她掉下去,在飞到无边无际的海面上时才说。“上来吧。”

这么吊着却实挺累的。已经看不到希望的陆朔,慢慢松手,由他把自己拖进去。

萧郝看她沉寂的小脸,什么没有说。

雷翼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拿出掌上电脑,让那些宠物与手下撤退,别跟他们做无畏的牺牲。

“长官!”周佳佳一枪轰烂一只机械狗的脑袋,大吼望天空的陆龙。

陆龙仿若未闻,直定望着越来越小的直升机,在一具半思想机械人偷袭时瞬间抽刀,又迅速收起。

调整下耳麦,陆龙冷冷向七处讲:“拦截南边所有出境直升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