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天堂鸟/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七章 天堂鸟

死得七七八八的机械人与宠物开始撤退,血刺见它们退开还有些疑惑,在长官一句全部剿杀命令下,再次举枪,将它们全部干掉。

有了血刺机械师的改良武器,现在他们杀这些机械人就跟杀普通人差不多,所以当血刺对上这群只想跑的普通人,那跟切萝卜似的,一打一个准,将雷翼留在这里一千名机械人全杀个精光,彻底将这些杂碎清除掉。

看到屏幕上的点全部消失,雷翼扔开电脑摊座位里。“还想让它们分批去那个岛的,这下血刺是帮了我大忙了!”卧操,这血刺也太他妈疯狂了吧?!不是不杀俘虏的吗?好吧,虽然它们都不是人……

陆朔挺得意的挑下巴。“这下知道血刺的厉害了吧?我劝你们快点送我回去!”

雷翼:……

萧郝:……

“小机械师你在开玩笑吗?我们五千万把城堡给卖了,损失上千名机械人才把你给绑来,放了你?想得美。”雷翼看萧郝莫名兴奋的讲:“至少也要老板玩过瘾不是?”

陆朔拿手里长长的天堂鸟花杆指着他,正义凛然问道。“雷翼你他妈到底有何目的!”

对他们两个的话,萧郝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被陆朔用残破的花茎指着的雷翼。

雷翼摊手,笑得无害。“我能有什么目的?”

“别装蒜,你二吊子的给毒鸩打酱油,现在又这么快归顺萧郝,信你才有鬼!”

雷翼举手发誓。“真没鬼,我现在不是全心全意在为老板做事?”说着谄媚的看萧郝。

萧郝看还被自己抱着的陆朔,莫名愉悦的问。“小呆猫,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呸,我担心自己安危!”

“我会保证你安全。”

“我首要条件就是离你越远越好!”

***

用牛逼的武器将大波机械人全消灭掉,血刺几个兵没有一点兴奋,几个人小老头似的全蹲人家大门前抽烟,吞云吐雾的愁眉苦脸,直到天亮,一架私人直升机降落大花园里。

贴着大刺刺沙滩画的骚包机舱打开,一个脚踏大拖鞋,穿着五颜六色肥短裤,宽大胸前印着飞机的白T恤,戴着夸张墨镜的胖子下来,接着两个穿黑西装的保镖护在左右,很牛叉的朝陆龙他们走来。

大胖子看到满地狼藉,一惊一炸的捏着嗓子惊叫。“欧米伽!这、这、这是怎么了?”

两保镖什么不说,只搀扶着他走,免得他圆滚滚的摔倒。

陆龙看到突然有人来怔了下,但他没发令,几个脸上都画着迷彩的兵哥就看那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来。

他是来搞笑的吧?周佳佳抽了抽嘴巴,肯定的想。他一定是来搞笑的!

“欧米伽!欧米伽!欧米伽!你们是什么人?!”大胖子发出怪声怪气的尖叫。

血刺小分队齐齐皱眉。他难道没长眼睛么?他们穿着这么大制服,贴着这么明显的胸章,他还敢怪叫?

保镖看到他们,向胖子低声说了句,被胖子打了一巴掌。

“你才眼睛有问题!我看得见!”胖很气愤的大吼。

这下连莫默都不忍直视。他如果没听错的话,那位保镖大哥是讲他戴的眼镜有问题。

胖子嚣张的指着他们,理直气壮,相信没理他也气壮。“你们是什么人!”

陆龙掐灭烟头,冷冷反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进入这里。”

胖子被他冷气一刮,哆嗦了下,但马上就伸长粗壮的脖子,气势磅礴很有力量的朝保镖伸手。“我是这城堡的新主人,昨天我刚买下的这里。”说话间,那保镖已将一个小盒子放他手上,他打开盒子,拿出里面厚厚一叠房产转让证什么的亮给他们看。

看了眼房产证,确定如他所讲,只是来接收房子的陆龙起身,准备带部下走。

把几个大老爷赶走,胖子很自豪,风洋洋得意的讲:“啊,这里风景真是太好了,这花园……”看到门口的花被蹂躏残破,还缺了大块,胖子惊叫的让保镖拦住他们。

陆龙不愿起冲突,见到冲上来的保镖,不用他们拦便停了下来。

胖子指着秃了一块的花激动大喝。“你们这些粗人!你看你们把我这花园摧残的!得把它们修好!修好!”

他们又不是园丁,要怎么修?而且这又不是他们弄坏的。几个兵哥看确实有点惨不忍睹的花园,齐齐看长官。

陆龙望着少了块的天堂鸟出神,在胖子又叫起来时走进花丛里,顺着零碎的天堂鸟花叶走去。

“喂喂,你想干嘛啊?陪钱,给我陪钱,我要让你陪得倾家荡产!”见他不听自己的话,还继续往前走,胖子炸起来。“来人,快给我揍他!”

两个保镖听到老板让自己揍他,都不敢动了。

这时陆龙反头看了眼周佳佳,平静的讲。“陪他个大礼。”

全都是老伙计来的,周佳佳自是知道长官说的这个大礼是什么,于是跟兄弟们窜个眼色,往大门里扔颗手雷就哗一下追上长官脚步。

背后轰的一声响,震得地面轻微颤抖,血刺队员没当回事,那个胖子和两保镖趴地上瑟瑟发抖。

跟在陆龙身后,莫默见他在找什么,疑惑的问。“长官,你是有什么发现吗?”

陆龙指着间隔距离越来越远的天堂鸟花瓣讲:“顺着这些花走。”

花瓣越到后面越少,也分散的更宽。几个刺头们花了一天时间,分散进行地毯式搜索,最终他们站在了海边的悬崖上。

海风有些大,一片残破的天堂鸟花瓣在几双靴子前,夹在青草里被风吹得摇拽。

陆龙没看脚下的花瓣,望着辽阔的大海向莫默伸手。“望远镜。”

莫默立即递上望远镜。

平静的海面飘着几片花瓣,还有几片被浪卷到岸边。

“对面是什么地方?”陆龙放下望远镜,问副官。

莫默迅速答道。“马尼拉与斯里巴加湾市。”说完又担忧的讲:“就怕他们最终目的不是这两个国家。”

陆龙弯腰拾起地上的天堂鸟花,冷森的讲:“不管是哪里,都会有这个。”“联系七处,让张阳动用各国的特工,寻找天堂鸟。”

“是!”

一直在空中飞的陆朔,已有些手脚发软,被萧郝松开就蔫蔫的趴位置上不动了。

这次飞行长达六个多小时,她已没力气去想,为什么这架破战机能顺利通行这么多国家,只想快点到地面,快点到地面,啊,再不到地面她腿就要没用处了。

看她蔫不啦叽的,萧郝看向雷翼。“还有多久?”

雷翼半睡半醒的回答。“才一半吧。南美洲啊,我国的底部。”

萧郝顿了下,望着脸色不好的陆朔皱眉。“中途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早安排好了,再一个小时我们会降落迪拜,已经跟那里的人联系过,我们去那里补充燃料和休息。

迪拜上次陆朔跟陆龙来过这里中转,那时他们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了,没留下一片云彩,所以当陆朔晕头转向的下机,看到全是陌生的人,陌生的语言,啊啦啦吵得陆朔头晕目眩。

萧郝让雷翼办好事情去找他,便扶着陆朔进入一家餐饮店。

脚踏实地的感觉也不是怎么好,陆朔还是萎靡不振,在女服务走来又啊啦啦一通时,冲进洗手间吐去了。

萧郝不放心的跟进去,但还没进去就被一个强悍的妇女赶出来,便只得在外面等,任由那妇人在那骂个停,完全不受她影响。

“小呆猫,你还好吗?”

“还活着。”

听到这软趴趴又透着强势的话,萧郝笑了下,没再多问。

陆朔进去没多久,出来后比之前更虚弱了,被萧郝半抱住也没力气反抗。

后进来的雷翼看到还在骂的妇人,又看到扶着陆朔出来的萧郝,忍不住笑道:“我说老板,不用跟得这么紧吧?到这里她还能跑了不成。”

萧郝小心翼翼让陆朔坐里边,便点餐,全完不在意雷翼的话。

陆朔愉瞧他,看他无所谓的样子,又思及他刚才对自己的紧张,顿时觉得更不舒服了。萧郝就是她的一根刺,拔出来疼,不拔出来又时不时扎她。

在迪拜休息了小半天,三个人便又重回高空,往中国的另边飞去。

于此同时,各个国家。

“天堂鸟?这里到处是天堂鸟,怎么找?”英国。

“这地方连草都活不了,别说鸟了。”非洲。

“这地儿不长那玩意儿。”……

“天堂鸟?我昨天看到过,一个小女孩捧着的。位置迪拜。”

经过一天的查找,确定位置是哪里,血刺的人却不能立即动身。

关乎出境任务麻烦的很,并且萧郝属于Z国的人,更让上面头疼的是,国家兵器还跟他们在一起,这事是绝不允许向其它国家披露一星半点的。

所以上面不仅让他们隐藏身份,还要二手准备,给他们安排个名正言顺的头衔,但这头衔只是以防万一,用不用得到还是个未知,不过有备无患嘛。

这一折腾又去掉半天功夫,所以当陆龙秘密起程时,已晚萧郝他们一天半的时间。

经过一天多飞行,陆朔终于到达地面,此时降落海边的她,茫然看前面的绿地后边的海水,已迷失方向。

直升机送他们到达地面就又往回飞,萧郝半扶着脸色苍白的陆朔离开受风地带。

雷翼跟在他们后边,除了一台掌上电脑什么没有,而陆朔也是除了手里的破花,也什么都没带,萧郝也就只有手里的人儿。

三个人穿越大半个地球,均两手空空,还真是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小呆猫,你要一直抱着这个吗?”萧郝看她手里萎得差不多的花问她。

陆朔低头看残破的花黯然神伤。“这里我一无所知,只有这花是Z国带来的。”

莫生的土地,全然不知的世界,对一个背井离乡的人来讲,借国土之物来思念,是唯一的寄托。

萧郝没强求,折中的讲:“这花怎么种都种不活了,我让人在住处栽种些?”

“栽的跟这些不一样。”

“这个也是英国的种子,我让人去英国买。”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陆朔为难瞅他,最后想了想,还是把怀里萎了吧叽的花扔掉。

长短不一,比猪草还糟糕的花扔在海岸边的草地上,被海风吹开的花茎叶里,还一朵尚且完整,摇拽的似要展翅欲飞的花。

看到这么宠着她的老板,雷翼有些不赞同。“周幽王为褒氏一笑,断送西周。唐玄宗为杨玉环,不理朝政,任用奸臣。啧啧,老板,你可得小心点。”

萧郝没有忠言逆耳,反倒轻笑。“我又不是帝王。”

陆朔冲他呲牙。“我要是杨玉环,你就是那奸臣。”

呃……雷翼吃瘪,看他们两个联手起来对付他,就当自己不存在。

看她即使是只病猫还这么牙尖嘴利,萧郝心想就算断送江山又如何?况且他还没有。

***

这个岛很奇怪,像是没有人烟的地方,只有一些奇怪的大石头雕像,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弄出来的。而陆朔走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看到任何一株高过四米的植物,并且种类很少,更让人惊奇的是在慌无人烟的地方走这么久,她没看到任何动物,就连蛇都没有。

“萧郝,这是什么地方?”陆朔忍不住好奇问。

“一个悲惨与奇怪的地方。”雷翼解说道。“这里被当地的人们称做复活节岛,因岛上奇怪的事太多,导致这里与世隔绝,而因其植物种类少,动物几乎没有,连科学家都对它失去了兴趣。”

“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对她的疑惑,雷翼笑得恐怖。“当帝王啊。”

陆朔:……

萧郝:……

没走多久,他们几个路过一个村子,村子非常落后,简直像是原始住民,都是小木头钉起来的,感觉风一吹就会倒。

村里莫约有十几户人口,院前种着青菜,一些鸡在到处乱飞,不时还咯咯的叫,似是受到了惊吓。

萧郝看了眼村子,拉着陆朔直接走过去。

陆朔更困惑,看默不作声的萧郝与雷翼,在走过村子的时候频频反头看。房间虽然破旧,但许多地方像是被人为的破坏,路上许多凌乱的脚印却未见人……扫了眼菜园的陆朔怔住,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

是血,蔬菜上面是血!一个恐怖的想法在陆朔心底形成,让她牙根轻颤。“萧郝,这里的住民呢?”

“弄走了。”萧郝漠不在意,径直前进。

“那血迹怎么说?”陆朔咄咄逼人,眉毛紧皱起来甩开他质问。“萧郝!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不走了!”

萧郝停下来,看她剑拔弓张的模样,神情微敛。

陆朔就是要问个究竟,没有一点退缩。

雷翼站一边看戏,置身事外。

最后,萧郝才耐心的讲。“愿意离开的给了笔钱,不愿意离开的喂鱼了。”说完便抓住她手,强行拉走。

喂鱼?什么叫喂鱼?陆朔震惊,被他差点拉倒时惊醒,活动的右手不留情挥出,被他敏锐的挡住后一个扫膛腿直攻他下三面。

面对她迅猛的攻势,要躲她腿部攻击的萧郝就势必松手。但了解她的萧郝没有松开她,便硬生生受了她这一腿。

“咔。”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在寂静的草地上显得尤为清晰。

陆朔怔愣,踩着他腿弯的腿不知是怎么收回来的。

抱着手臂的雷翼也是一惊,要过去扶他,在看到脸色怪异别扭的陆朔时,踏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萧郝……”手还被他握住,挣也不是,不挣也不是。陆朔歉意又带着不输人的语气。“你干嘛不躲啊。”

被痛楚微微牵动脸部表情的萧郝仍未松手,全身力道压在完好的腿上,似无事人般看向雷翼。“叫车来。”

雷翼点头,拿出掌上电脑。“刚刚完工,造型不怎么样,但绝对能代步。”

陆朔对他的做法,愤怒未消,可低头看他不自然弯曲的腿,又觉得自己太过了。“那个,我扶你找个地方坐下吧。”

萧郝犹豫的看她,没有马上同意。

“我保证老老实实的。”看到他怀疑的眼神,陆朔想自己又不是没良心,把人打到骨折了还想着逃跑。其实她真没想过逃跑,这位于海上的岛,没有船与飞机,她要游到对岸去吗?

“嗯。”萧郝最终点头,由她扶着走去静立草地的大石头。

陆朔背着他半边身子,走得有些吃力,但看他一蹦一蹦的跳,一张对世事无所谓的脸满是不耐,浓眉皱在了一起,忍不住想笑。

“要笑就笑,没什么关系。”萧郝望着前方的石头,漠不在意的讲。

陆朔忍着笑,把他放石头上后指着他腿严肃的讲。“萧郝,你看,你也会疼,你要记住你是人类,跟它们是不一样的。”

“哼。”萧郝哼了声,便看向站在三尺外的雷翼,指了指自己的腿。“你不想办法把它接起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