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男扮女装?/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八章 男扮女装?

雷翼摊手。“我不会,到基地后会有医疗机械为老板你治疗。”

“你会写不会冶?雷翼,你这是违抗老板指令!”陆朔气势汹汹,阵地谨然转到了萧郝这边。萧郝不是自己,他没有愈合能力,这骨折了就是骨折了,看他不时轻蹙的眉,就知道他一定在忍着极大的痛苦,现在雷翼还敢睁眼说瞎话?她能不气么。

“我真不会。”雷翼无辜的讲:“我又不是你,有颗超级大脑。我一天不知道要写多少程序,多少编程,所有的医疗知识我只负责写成代码,写完就忘了。”“不过还是记得一点的,如果你们不介意让我这个半吊子医生治疗,我是不介意的。”

陆朔幽怨的望着他,在他耸肩时突然诡异一笑。“如果你不介意我进入你思想的话,我能将你遗失的记忆找出来。”

雷翼露出个惊悚的表情。“不可能!”

谁管他同不同意?陆朔说完便闭上眼睛,全面入侵他的大脑。

雷翼惊骇,恨不得把她敲晕。

对一个有防范的人,进行记忆读取是有困难的,因此,两名机械师像武林大侠一样对峙,谁都没动,可却在进行激烈的交战。

而萧郝则在一边看,腿上那点痛楚早被忘记,满眼只有为自己而和雷翼抗战的陆朔,直到一辆铁皮车开向他们。

感到外界的纷扰,陆朔退出维思殿堂,看向那辆粗糙的不能再粗糙的车。

雷翼出了一身汗,双腿都有些发抖。他看着无事般的陆朔,惊心不已。

陆朔刚才并未消耗太多心神,缓了下便恢复了,不过她没获取到多少东西,只是模糊的感到他不简单,还有什么重要事情埋着自己跟萧郝。

又看了眼望着自己的雷翼,陆朔啐了句:“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雷翼承认的大方。“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陆朔不再理他,走向萧郝。“上车了。”

代号:清除的任务里,陆龙只带了莫默、周佳佳、苏仲文、冷焰以及秦朗五人。

六个大男人为了掩人耳目,便报了一个迪拜五日游的团,陆龙、周佳佳、苏仲文一组,莫默、冷焰、秦朗一组,小分队分两组分别进入该团,登上了最后一班飞往迪拜的飞机。

飞机是民机,普通舱能坐百来个人,因此血刺队员们虽然分了队,但因为都是最晚报名的,他们的座位挨的近,一反头、一侧头就能看到对方。

周佳佳和苏仲文及指挥官一排座位,右边的两个座位是莫默跟秦朗,白莲花的冷焰坐在莫默的前头。

看了大家伙一眼,周佳佳埋怨了声。“出国就是麻烦,这得飞多久。”

这话被其他人听去了也没什么,无为就是旅客飞行太久、太远的报怨而已。但血刺有他们独特的交流方式,那就是听话只听一半,说话多说一句。

“还有更麻烦的事,去到迪拜还要去这里那里,恐怕不是玩,是去折腾人的。”苏仲文接话,同样有些精神不济,似并不热衷这次旅行。

右边的莫默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柔道的讲。“别浪费钱,即使去了就要玩大的,你说是不是?”

周佳佳、苏仲文两人点头。“肯定会有收获的,虽然不是花我们自己的钱,哈哈。”

其他队员:……

**

飞了大半天,飞机终于降落迪拜最大的国际机场,几个刺头穿着某旅行团的衣服,扛着个大包下机,各自分散没看四周繁华的景像,跟着“团长”上了大巴便直接去了酒店。

陆龙趁着车上的时间,开了关机的手机,定位寻找那间饭店的位置。

那个位置碰巧,就在酒店的附近,想是“团长”坑人,订的酒店并不在多繁华的地方。

不过血刺是不可能去计较这些,反倒感谢这位坑人的“团长”。

进了家三流酒店,团长大志说了下接下来的行程,便让他们去休息了。

陆龙单手提着包,看了下时间便扫了眼莫默才进房。

缓慢开门的周佳佳他们四个,看到看他们的莫默,仅一个眼神交流,便是奸情发生时。

下午三点到六点是自由活动,旅客可以休息,可以自己出去玩。

而换了衣服的血刺六人,则先后离开酒店,先后进入那家餐厅。

陆龙扫了眼不大的餐厅,挑了处靠窗的位置。

渐而,空桌旁边突然多了两个人,周佳佳笑嘻嘻无害的讲:“搭个台。”

陆龙没表示,似看到他们又没看到他们,独断独行带着股子傲慢。但周佳佳他们知道,那不是什么傲慢,那是焦躁。

“请问三位,你们要吃些什么?”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小伙子拿着菜单欢乐的问他们。

听到中文,陆龙终于挑了挑眼帘看了他眼,又瞥到柜台后面的女人,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一碗牛肉面。”

“好的。”小伙子脆声应着,看到他望了眼妇女,便凑近他神秘兮兮的讲。“可别被女人的外表迷惑,我刚来这里工作几天,被那母老虎骂了不下十次,而且她最恨男人走错厕所,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行,要是不小心被她抓着了,非要骂得那人无地自容为止。”

对他的多嘴,陆龙表示不悦。“不要烦我。”

热情的小伙子贴了人家一冷屁股,可也不生气,只是他不屑翻了个白眼,又笑着问周佳佳跟苏仲文他们。

三人都点了碗面,不紧不慢吃完,在周围全是哇啦啦它国语言时,周佳佳大大方方的讲。“女洗手间一定有问题。”

苏仲文瞧着那个粗一看漂亮,细一看凶神恶煞的妇女,在想他们要怎么进入女洗手间。正在他想多种可能时,莫名感到身上多了几注目光。苏仲文看看望着自己的周佳佳和陆龙,又转头看对面桌的莫默、冷焰、秦朗。

五个人也不说话,就盯着他看。

苏仲文夸下脸,求救的看陆龙。

为了陆朔,陆龙有什么不能牺牲的?想当然,对苏仲文求救当没看见,反而压迫他。“三十分钟,我要得到结果。”

于是苏仲文狠狠的挣扎了下,便率先离开座位。

目送他离开餐厅,周佳佳眯起眼睛笑得很奸,就连莫默他们脸上都挂起这些天来难得的笑容。

十分钟,对血刺来讲,是非常没效率的,但以事情的艰难度,还算挺快的了。

迪拜时间,四点三十分。

阳光明媚的餐厅里,透过玻璃射进来的太阳虚幻飘渺不真实的美,贴着画报的玻璃门被推开,引得门头一阵铃响。

一个长发飘飘,穿着长裙身材高挑的美人踩着高傲优雅的步子进来,白皙的脸上戴着大大的太阳镜,露在外面的嘴抹着精致的红。当身材姣好的“她”在餐厅一站,便是一道风景,迪拜这些高个粗大的女人哪是能比的?

刚才那个服务员一阵惊艳,捧着餐单就哗一下冲向她,笑眯眯,非常非常热情的问。“小姐,我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

“一碗牛肉面!”从牙隙嘣出来的声音。

美人当前,小伙子没有介意,反而想她肯定是心情不好才会如此,便迅速的拿着她的单跑去厨房,并且让师傅先做她的,免得美人久等。

没多久,面上来,小伙子站在旁边不肯离去,想一瞧芳容。

可美人吃面的时候也未摘下眼镜,就是吃面的时候吃得很用力,一根一根塞进嘴里,又狠狠嚼,似把这碗牛肉面当成了谁。

刚才他们几个就一个人点了牛肉面,不过那人并不在意。

看到部下们的眼光,再次瞥了眼“美人”的陆龙扭头看窗户,身体微微发抖,紧抿的唇明显上扬了半公分。

连陆龙都如此,可以想像周佳佳这个发小儿的什么神情了。

“嗨~美人,你一个人来渡假的吗?”来国外旅游,顺便泡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周佳佳长袖善舞的跑到“美人”那桌,非常友好、善良、伸士的问。“我也是一个人来的哦,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吃晚饭吗?”

戴着太阳镜的苏仲文凶恶瞪他,手里的筷子吱吱的磨碗响,似是下一秒它就会插进对方眼里。

面对如此泼辣的美人,小伙子没离开,周佳佳更是不放弃,还装做深情的摸向他脸,恶心吧啦的讲:“啧啧,你看这皮肤水嫩的,天生就是美人的料啊……啪。”

周佳佳还没啊完,就被打了一吧掌。

被他调戏的美人很生气的进了洗手间。被当众打一巴掌的周佳佳没面子啊,气愤的追了上去,但还没近女洗手间一仗内,就被柜台后面的妇女指鼻子骂,其骂声尖锐,内容之难听,让周佳佳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谁让他们听得懂她们的语言呢?

不过几人听妇女的话,看戏的表情敛了去。

妇女的话大致是他们这些黄皮肤游客怎么怎么滴,上次也是,然后又是怎么怎么滴。

被骂个狗血淋头的周佳佳灰遛遛回座位,痛定思痛的讲:“我给祖国丢脸了。”

陆龙默了默。“祖国会记住你的。”

没多久,美人出了洗手间,狠狠往周佳佳这边瞪了眼,便踩着高傲的步子走了。

见到美人离开,小伙子叹了口气,刚才利索精神全飞了,萎头塌耳的像失去阳光的花朵。

周佳佳似乎也因为追求的对像走了,便觉无趣,结帐走了。

事情已经办完,就没有停留这里的必要。

他们几个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汇合。而早在那里等的苏仲文,看到陆龙,便立即向他报告情况。

“南美洲,范围不是一般的大。”将已经差不多干枯的天堂鸟花瓣给陆龙,苏仲文脱下了碍事的眼镜。

接过花瓣的陆龙深锐的看了它会儿,冷冽的讲:“将目标定在南美洲,还是以天堂鸟为线索。”

莫默不太乐观的摇头。“南美洲太大,有些偏僻的地方连卫星都没有它的记录,这么找恐怕需要很长时间。”

“那也得找。”陆龙看向苏仲文:“将情况告诉七处,必须在五天内取得精准位置。”

苏仲文担忧的问。“若是没有消息呢?”

陆龙沉默了下,眺望远处迪拜的代表建筑物。“如果旅游结束还未有消息,就直接去南美洲。”

“是!”

南美洲,一个对他们都陌生的大洲,这么冒然前去,着实有点凶险。不过他们本身就处在危险之中,况且这次不仅是为了机械师,而是国家兵器的秘密。

周佳佳看陆龙跟莫默他们离开的背影,凑近戴上太阳眼镜的苏仲文,动手动脚的去摘他眼镜。“说中文的,把眼镜拿下来让本大爷看……嗷!”

同样的,话没说完,眼睛挨了拳的周佳佳捂着右眼鬼嚎。“说中文,你太暴力了!绝对会嫁不出去!”

回应他的是,一阵暴打。

冷焰、秦朗隔岸观火,边走边有些幸灾乐祸的讨论。

“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发小,一定在他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掐死。”秦朗。

“穿开裆裤的时候装好奇把他鸟掐掉,这样多省事儿。”冷焰。

扭打的周佳佳、苏仲文后怕的看冷焰。“冷焰你个变态!”

冷焰反头白莲花似的笑,纯洁无比。“打够了吧?打够了就走吧。”

坐上铁皮车,跑过一马平川的绿地,陆朔便看到一栋平顶呈圆形的海景房,面积有些大,应该是这里供给土豪游客们的住所。

车不出陆朔所料,开进了别墅里,停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雷翼似乎早有指令,三人还未下车,便有两个长像一模一样的人抬着单架出来。

萧郝看了眼简陋的单架,不屑置之。

“老板,一切才刚开始,设备都还未完善。”雷翼为自己说话,让他别挑剔了,赶紧去治疗才是重点。

还内疚的陆朔看看单架,又看看萧郝,便伸手扶他。

萧郝看她才刚恢复一些血色的脸,无奈躺上了单架。

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雷翼有些困惑。按常理来讲,陆朔不是应该恨萧郝的?叛变事件、川西事件、绑架事件,难道不足以让人达到一个刻骨铭心的恨?可是她现在不过是踹了他一脚,弄个骨折而已,她应该再踹两腿,然后逃掉的。

陆朔跟着萧郝进去,无暇猜测雷翼的什么心思。

“我应该住哪里?”大厅窗明几净,是个舒服的渡假住处。陆朔目送萧郝消失房间,便看向雷翼。

雷翼诧异的讲:“楼上左手边第一间。”

“谢了。”确实有些不适的陆朔点头,礼貌的道谢上了楼,将疑惑的雷翼丢大厅。

真来渡假了?雷翼皱眉,想不通的进医务室。

萧郝不比毒鸩,陆朔进了房间也没多想,倒头就睡。大半个地球,是有时差的,尤其在读取了雷翼的记忆后,她的大脑急需要休息,所以她就随遇而安的睡着了。

反正爸爸会找到她,一定会找到她的。

萧郝被抬进临时改建的医务室,接上骨头后打了一支细胞修复剂,没几分钟便能行走自如。

抖了抖腿,萧郝脸不改色的讲。“把它包起来,打石膏。”

于是半思想机械人便着手给他打石膏。

对他们两个的共处模式已不奇怪的雷翼,看出他计谋,忍不住出声提醒:“老板,她可是国家兵器,骗不过她。”

萧郝不以为忤。“不一定。”

看他自信的表情,雷翼没再说话。反正后面看结果就知道了。

**

陆朔做了个梦,梦到了小时,那个时候萧郝还是个二痞子,和自己一样与同学们格格不入,但自己却是被欺一型,他则是欺别人的一型。

两个极端意外的走到一起,做了最好的朋友,那是她进入学校那几年最大的收获。

被他强悍的庇护着,也许是自己本来就是个格性张扬之人,让她非常喜欢那种感觉,所以后来她才会那么嚣张的扬言要保护小软。

可能自己真跟他是同一类人吧。陆朔翻过身,睁开了眼睛。

房间很大,一切布置皆是上品,算不上豪华,却看得出来它被用心打理过。陆朔跳下床,打开落地窗,海风吹了进来,带起白色的纱帘飞扬。

海水一望无际的蓝,不像海南繁华之地的浮华,也没有阳光沙滩来的亮丽夺目,它默默而安静,即使有海花都很平静,而天气不佳的天空灰沉沉的,将个景色染成了灰调,有些淡淡的伤感。

陆朔记得,在他跳极后自己问了他一个问题,大意是他为什么会跟自己做朋友?他好像是说羡慕。

不管是父亲在世,还是过世,自己确实都是能够让他羡慕的,如果……如果那个林军官不是毒鸩预谋的第一步棋,以萧郝的聪明,现在或许真会如他所说,成以能与血刺并肩的部队。

因此要说恨?她确实也有恨,不过这种恨就像对自己家人的恨,窝里怎么反都没事,要是别人来反,那可就不一样了,就像即使一个村的邻居经常吵架,可一有外来敌,便会马上团结起来,这是人的天性,而现在她的外来敌便是雷翼。

他这样一个人,会不求任何回报,就因为好玩?除非他是疯子,不然就是神经病,况且他还没有跟自己和萧郝坦白,她隐约感觉他还瞒着个什么秘密,足以毁灭萧郝,而血刺也会被殃及的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