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变身农民工/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三十九章 变身农民工

“陆小姐,老板说要是你醒了,就要你下去吃些东西。”样貌端正,身高八尺与常人无异的半思想机械人,还穿着毒鸩的制服,想是时间太赶,新BOSS的标志还没改过来。

陆朔点头,越过它下楼。

外面已是近黄昏,楼下木制的地板被斜阳染得更加温馨,随着飘动的白纱,有股遗尘世之意,任谁都想不到这里住着Z国的二号通辑犯雷翼及侵占别国的思想者和国家兵器。

坐着轮椅的萧郝,打着厚厚石膏的一条腿架在轮椅上,无比被动,不过他英俊的脸仍是透着一股淡然无谓之色,让人只想到被折了翅膀的雄鹰,让人有几分难过与钦佩,而非同情与笑谈。

“萧郝,感觉腿怎么样?”陆朔走下楼,看到发现自己努力转着轮椅转过身的萧郝,快步走到他根前,将他推向摆好饭菜的桌边。

萧郝看了眼雷翼,漠不在意的讲:“没什么事。”

“那就好。”陆朔点头,叮嘱的讲:“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要做什么让它们做。”

“嗯。”“你吃饭吧。”

看到满桌子还不赖的菜色,陆朔不客气的坐下,准备动手时问萧郝。“你吃了吗?”

萧郝点了点头,陆朔便一个人吃了起来。

站一边的雷翼无比惊悚,想世间还有太多事情是他不能理解的。

这次吃饭,不知是陆朔坐一天飞机累着了,还是在两个男人的监视之下,吃得慢条斯理,颇有大家闺秀之意,只是她眼睛不住瞟雷翼,看起来不像表面这么平静。

她在打量雷翼,雷翼同样在看她,神色古怪,像是在看她从自己脑袋里得知了多少东西。

而萧郝纯属欣赏,看她难得的细嚼慢咽,想偶尔收起爪子变温顺的猫,也还是挺可爱的。

陆朔吃着吃着没什么胃口,只将碗里的饭吃完便不再添,抹了下嘴将双腿交叠搭在另张椅子上,直勾勾的盯着雷翼。

雷翼搬条椅子,大方的坐下任她看。

与是便形成诡异的三角阵。萧郝看陆朔,陆朔看雷翼。

最终,陆朔开口,却是问萧郝。“萧郝,我能出门吗?”

“可以。”没有为城堡的软禁感到不自然,萧郝说得干脆。“在这里,你可以随意去任何地方。”

陆朔得寸进尺。“我需要台电脑,你们可以屏蔽我的信号,但我就是需要台电脑。”

“没问题。”

“然后我还有一个要求”陆朔杨唇一笑,看向雷翼。“能不能请雷先生帮我个忙?我正在编写一个半思想机械人的程序代码,所用语言与雷先生的不同,我的是以数字为源代码,可在一个地方上碰到难处了,想请雷先生帮我看看,也许雷先生会知道解决办法。”

数字为源代码,这是改变了整个代码的模式,颠覆传统代码结构,就像打战时的密语,只有知道它的人才懂它,不知道密语的人则无法破解。而他在十几年前也有这样的想法,耗费几年时间都未成功便放弃了,现在她居然说用数字为语言编写了半思想机械人的代码?雷翼惊疑的看她,一时未做出回答。

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对她,他可是从来没小觑过。

陆朔无害一笑,天真无邪的问:“雷先生不愿意帮忙吗?”

“数字编程我从未接触过,恐怕帮不到你。”

“唉,原理都是一样,像雷先生这样的聪明人,肯定一看就明白。”“要说这半思想机械人都是雷先生的作品,我不过是防制而已,难不倒雷先生的。”

她一口一句雷先生,雷翼就更防备她,猜她到底是想玩什么花样。

卖萌对他没用,陆朔转而看向萧郝。“萧郝,你说句话吧。”

美人相求,萧郝没犹豫向雷翼讲:“辅助她完成程序。”

这样雷翼才答应。

陆朔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雷先生,那就麻烦你了。”

雷翼崩紧头皮,冲满芥蒂的看她。这小野猫一露出这种笑,准没好事。

得到雷翼被迫的同意,陆朔没有表示的太急切,而是摧着萧郝快点买来天堂鸟的种子,她要种花。

对于女王的要求,答应过她的萧郝没有犹豫,没几天他弄来的了东西,不过不是种子,而是半大不小的苗,有几根甚至还开花了。

“能活吗?”看到翠绿的茎叶,陆朔抱有怀疑。

同样望着苗的萧郝不确定的讲。“我想应该可以。”

“应该?”

“嗯。”

“嗯,那就种吧。”陆朔撸袖子,拿起了铲,搬起了苗,准备下工地了。

萧郝要帮她,转着轮椅跟在她身后,在要下楼梯时为难了起来,让手下帮忙抬下去。

扛着小半把苗的陆朔转身看他,眼睛在他腿上转溜了圈,直言道:“萧郝,别装了,你不嫌麻烦我看着都累得慌。”

“那就拆掉吧。”萧郝没有半分尴尬,手一挥,让两机械人帮自己把碍事的石膏拿掉。

没几分钟,半瘫的萧郝就潇洒俊逸的站她面前。

陆朔打量的点头,像挑肥拣瘦的大妈。“这样顺眼多了,走,我们种花去吧。”

于是两人便扛起锄头、铲子等家伙事儿去翻土种花。

雷翼带着两手下在一边看他们,心想这种事情,还用自己动手?

陆朔、萧郝没理会他,似这里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

他们是在别墅的后面种。后面是一片草地,泥土松软,沙石也少,适宜种植物,就是不知道这里的气候,天堂鸟会不会成活。

翻完面积半大不小的地,陆朔便挖了个小坑,把一株小苗放进坑里,一手扶正,一手埋土,有模有样的有几分农工样子。

种东西?这是书中才有的事,只存在维思殿堂里,现在一动手陆朔倒觉得有几分乐趣,尤其是当看到一株绿油油的小苗在自己手里扎根土壤时,感觉特有成就感,特伟大。

“萧郝,扔我一株。”陆朔一次种两行,种了十来株后手里就没苗了,不想折过去弄坏了种好的苗,便冲前边一点的萧郝喊。

萧郝抛给她五株,看她朝气洋溢着笑容的脸,不禁看呆。“小呆猫,要不要休息一下?”

陆朔看看自己种好的,又看刚到手里的五株。“把手里的种完。”

“我帮你种。”

“站住!”见他走过来,陆朔指着他脚大喊。“刚翻的土,你给我飞出去。”

萧郝:……

土呈黑色,显示这里的土壤多肥沃。萧郝看腿下松软的土和小苗,踮着脚几步跳出要种植范围。

陆朔见没留下多少脚印,勉为其难的算了。“我把这株快开花的种了再换你来。”

“这个根有点多,坑要挖大些,要我帮忙吗?”

“不要小瞧我!”陆朔瞧了眼根一把一把的花苗,舀起铲子就扎进土里。“锵!”一声清脆的硬撞击声,陆朔被震得虎口一麻。

萧郝迅速握起她手,紧张的问。“疼不疼?”

只是被震了下,能有多疼。陆朔摇头,心思全在刚才被挖到的硬物上。“萧郝,我没事,你松手,我看看这东西是什么。”

“别看了,应该是石头。”

陆朔偏头看他不耐直皱眉的样子,迷一样的笑了下,便埋头挖。“也许是宝藏!”这个没什么人的小岛上,指不定几千年前有先辈们在此活动,然后留了下什么古物啥的。

“这里能有什么宝藏。”萧郝无奈,看她热情的忙活,守一边看她大把大把刨土,往深处挖。

“确实有宝藏。”雷翼走向他们,模凌两可的讲:“只是别人还未发现。”

陆朔不待见他,自然不理他,自己一个劲的埋头挖“宝藏。”萧郝就更不用说了。所以雷翼这位了不起的机械师所说之话,完全被人无视了。

不知道当她知道为什么来这里之后,还会不会这么平静。雷翼看她挖得起劲,便抱手臂一边站。

挖了会儿的陆朔,把一小块地方的土清理出来,看到露出黑土的黑色硬物。

用手摸了摸,陆朔微蹙眉。“难道真是石头。”

“这里最多的就是石头。”萧郝打击她。“挖了也白挖,别挖了。”

“不!我一定要把它挖出来!”陆朔信念坚定,不到黄河不死心,操起铲子就继续刨土,像只土拨鼠似的。

这东西不知道有多大,陆朔到后面已顾不得是不是会挖坏“宝藏”,手起铲落大刀阔斧的挖。

三十分钟后:……

萧郝蹲麻了脚,难受的动了动。

雷翼站累了,蹲下身。

陆朔继续挥舞着铲子。

五十分钟后:……

萧郝起身准备帮她。

雷翼看向两个半思想机械人手下。身为一个机械师,却在重复着做件机械一样的事情,不觉得很白痴吗?

陆朔紧崩坚毅的脸终于出现一抹喜色,接着脸色变白大骂。“操!居然真是石头。”“还是个人头!”

人形石头起码有一米多,呈黑色,雕刻的栩栩如生,把它挖出来的陆朔被狠狠吓了跳。挖到石头就算了,还挖到人头,这多晦气啊!

萧郝把她抱出泥泞的新土,没安慰反而打击的讲。“都说是石头你还挖。”

气愤的陆朔看把整片好好的花田弄得不成样的石雕,生气将铲子狠狠甩出。“这该死的岛上怎么会这么多石头!”吼完便心情极差的走了。

铲子“锵”一下咂在石人头上,两个硬物直接相撞,铁铲撞碎了一些石头,露出呈银黑的颜色。

萧郝、雷翼两人望着石人头,谁也没说话,直到最后萧郝也转身走雷翼才出声。

“老板,你们还种吗?”

“我们种了,还要你干什么?”走远的萧郝不客气下命令。“把石头移走,把坑填起来,按原来计划将天堂鸟栽好。”

雷翼:……

“是,老板。”你们早说嘛,一句话的事,偏偏在这里折腾个把小时。

“长官,还是未有消息。”五天已经过去三天,后天就是返回的日期。苏仲文心里同样着急,不时问七处情况,得到的答案几乎一样。

南美洲有十二个独立国家,总面积1784000平方公里,差不多有两个中国,搜索起来谈何容易。

坐椅上的陆龙背贴椅背,手指交叉握着,让人觉得他势在必得,很十分冷静自信的样子。

在他们几个沉默会儿后,陆龙看向萧仲文。“缩小范围,除去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圭亚那及巴西,主要向厄瓜多尔、秘鲁、智利、阿根廷等几个国家下手。”

“是!”

在苏仲文传达命令时,周佳佳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可以排除那些国家。

做完事的苏仲文嘲笑他。“叫你小时候不学好,地理没一次及格过,这下乡巴老了吧?”

周佳佳凶神恶煞的瞪他。

苏仲文一幅优越者的模样,瞅着他不紧不慢的讲。“哥伦比亚这几个国家在这个机械横行的时代,做为矿铁稀缺的他们早已走下陂路,萧郝同那个雷翼都是机械狂,你觉得他们会往那里钻?”

“嗯,所以我们应该去厄瓜多尔?”在正事上,周佳佳没介意苏仲文的态度,反正他这态度都见几十年了,完全不影响他。

“对,长官,我们去厄瓜多尔吧。”秦朗觉得这个国家占绝大可能,提议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莫默及冷焰没有说话,等着长官做决定。

陆龙没动,似对被绑架的女儿一点不急,淡漠冷沉的反问他们。“如果是你们,你们会去厄瓜多尔?”

热血冲头的周佳佳及秦朗,听长官这么一说,迟疑了。

“厄瓜多尔是除中国最大的矿铁国,我们能想到的,萧郝他们也会想到。”所以肯定不会是那里,但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秦朗吁口气,靠桌上无所事事的问。“那长官,我们现在做什么?”

“叩叩。”正当秦朗问完,便响起敲门声。

屋里六个男人全部望向门,后又五个看陆龙。

这是苏仲文的房间,陆龙向苏仲文挑了挑下巴。苏仲文便去开门。

“有事?”只开了条缝隙,苏仲文问旅社的“副团长。”

“副团长”笑呵呵的讲:“我们下午要去迪拜的国家博物馆玩,你们要去吗?”

“不去。”苏仲文说着就要关门,被莫默挡住。

莫默向“副团长”平易近人的讲:“我们去。”

“那你们快点,一点准时出发。”副团长说完就走了。

苏仲文不解的看莫默。现在他们哪还有心思玩呀!

这时陆龙走出来,整了整衣服平静的开口:“出去走走。”

“是!”

血刺的机械师?只要她还有呼吸,就不可能坐以待毙,现在要线索没有,要什么没什么,又何必折腾几个部下?也许不久那只猫就自己回来了。深知她本性的陆龙,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她的安危,而是萧郝!

离种天堂鸟过去几天后,陆朔终于伸雷翼伸出了魔爪?咳,是天真可爱的笑。

“雷先生,你下午有空吧?”

“没空。”他确实没空。岛上一切都要调整,包括生产线。

没空?没关系,她有一级特权。“萧郝……”陆朔皱眉,为难的望向饭桌上的萧郝。

萧郝咽下饭便看雷翼。

雷翼不用他说,便点头。“我知道了老板。不过老板,这样可能会拖慢更新进程。”

一向无所谓的萧郝听到这话,略犹豫了下。“没事,她的要紧。”

对这个“昏君”,雷翼还能说什么呢?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一看就心怀鬼胎!

陆朔眼珠滑动一下,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便露出得逞的笑,埋头吃饭。“唔,又是鸡肉。”看到桌上的菜色,陆朔小声嘀咕句,秀眉轻皱。她喜欢吃肉,但真的不喜欢吃鸡肉啊!

吃得反胃的陆朔,为了长高大计,硬是将一碗饭吃完,便哗站起身冲雷翼讲:“雷先生,我们开始吧。”

才刚吃的雷翼看看她,又看看萧郝,认命的起身随她进机械室。

机械室已经改造的差不多了,设备齐全,全息与岛上的各种监控,还有一版全新的芯片。

陆朔扫了眼十几平米的机械室,便走到一台电脑前,撸袖子准备开工。

看她取出一片崭新的芯片插进接口端里,雷翼变了变脸色。“这芯片是新的。”

陆朔头也没回,啪啪敲起实体键盘来。“我知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重新写?”

“废话,先是被毒鸩绑,现在被你们绑,我能有时间写代码?”

雷翼揉了揉脑袋。“你先写,我还有事。”

“站住。你不准走,给我半个小时就行了。”陆朔继续敲打键盘,未看他。

“半个小时你要重新写出一份半思机械人的代码?!”

“只提前不推后。”

看她不像开玩笑的小脸,雷翼决定就等这半个小时。

陆朔手指如飞,屏闭掉身后盯着自己的雷翼,全心投入建构代码的世界里。

半思想机械人让血刺吃足了苦头,她做为血刺的机械师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破解,但之前她一直找不到最迅速的破解方法,总是在战友受伤之后才找出来,而在不久前她突然想通,才想把它写出来。

半个小时,不多不少,手指没停过一下的陆朔,在敲下确认键后长吁口气,虚脱的靠椅背上,待缓过劲才指着屏幕说出疑点。“雷先生,就是这里,你看看。”

被她紧密的代码建构给震住的雷翼,听到她的话才回过神来,仔细看她指的地方,兴趣全被她挑了起来。

“你看吧,我去喝口水。”陆朔完全不怕他偷师,说着就软趴趴的离开椅子,出去倒水喝。

雷翼兴奋的座她位置上,盯着满屏数字研究。

要出门的陆朔看了他眼,便开门出去。慢慢看吧,看瞎你看能不能找出毛病所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