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发飙的朔/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一章 发飙的朔

这几天陆朔在捣腾编程的事,感觉会有什么大事发生的她,想尽快实现雷翼说的概念,为萧郝制造一个最强却自己又能控制的编程。

没有人打忧的机械室里,陆朔在电脑上敲打代码,维思殿堂在迅速构造语言,一坐就是大半天,等完成一小部份停下手时,两只手臂都酸了。

机械室是封闭式的,用脑过度的陆朔脑袋有点懵,伸着懒腰走出房间去外面透透气。

落地窗能很好的一览外面广阔的海域,不阴不阳的太阳光线恰当好,不会很刺眼,也不会让人心情变差。

站在大门外的陆朔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满是泥土芳芬。

他们都去哪里了?静站了会儿,陆朔眼珠一转看向大厅,又看停在院里外观不怎么漂亮的铁皮车,秀眉微皱。

没有,至少这附近没人,非常诡异。不过管他们,没有直升机自己又出不去这岛,便去这岛上走走好了。从代码的世界里出来,独自一人的陆朔有些无聊,带上电脑便离开别墅。

看她出去的半思想机械人也跟上去。“陆小姐,为确保你的安全,将军让我跟着你。”不待陆朔皱眉,机械人倒自己先说了。

也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陆朔看了它一眼便继续往外走。“谁是将军。”

“将军就是老板。”

“那么谁又是老板。”

“萧郝。”机械人有问必答,并且没有犹豫。

陆朔停下脚步认真打量它。黑发黑眸、五官无生气的挺立却也英俊,身高统一的一米八,在Z国来讲,这身高算偏高了。想到这里陆朔想笑。它们这是拉高了国人的整体身高水平啊!

笑够了,陆朔继续前进,绕到了那片天堂鸟花田里。“萧郝是你的老板,那么雷翼是你们的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半思想机械人想了想。“雷翼是创造者。”

“创造成千上万个你?”“这不叫创造,叫制造,而你们连制造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复制品。”身为机械师,陆朔不讨厌跟机械聊天,觉得它们比人诚实多了,虽然有些问题由程序设定或它一半的思想选择不回答,但也总比深不可测有自主思想的人类好懂。“复制是廉价的,创造是无价的。”简言,你们都是些没多大用处的废物,现在有萧郝在,才能实现你们的价值。

“我们不是复制品,我们每一个都是独立的,我的编号是1009,如果我死了,这个编号也会随着消失。”半思想机械人似乎很不喜欢她这么说,竟然反驳她的话,

它的话在陆朔的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瞧了眼与常人无异的1009号,陆朔指着一朵早开的天堂鸟。“你知道它是什么香味吗?”

“我知道。”1009号直往花田走,避开生长的花苗走到那朵花前嗅了嗅。

看它半弯着身子与普通人一般的嗅花香,陆朔心里敲着算盘,隐约有些发悚。

“陆小姐,这花基本无香,只带点淡淡的酸味。”1009直视她,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天堂鸟确实是属于无香型系的花,不过很多东西都是人类灌输给它们的。“你错了,天堂鸟的花香是百变的,在你被囚禁时,它是自由的味道,疲乏时它能让人振奋精神,恋爱时它是甜的……很多很多,有些东西是存在我们人类心里的,而你们没有。”

“是,陆小姐你说的没错,这些我们是没有,也无法拥有,不管创造者如改变。”

陆朔望着它笑而不语,在它要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陪她这么站着时笑道:“你是我见过最有自知自明的机械人。”“不过如果你们想体验人类的感情,有人能帮你们实现,这是雷翼也做不到的事。”

1009想了下,一惯的冰冷合成音问:“你是指老板。”

“我可什么都没说。”陆朔一幅小大爷的双手背身后,望着天空老神在在晃过花田。“想背叛的机械人可是很危险的,我想雷翼比我更清楚。”

1009一点不恐惧。“陆小姐,我刚才只是顺着你的话思考。”

“那你可真是白痴,难道你能困为某个人的思想而背叛?这么弱的东西,应该丢回炉里重做。”

“我想创造者不会这么做。”1009跟在她身后,一成不变的语气显得它很有自信。

再有自信又能怎么样?想跟她这个机械师斗,差远了。“你觉得成千上万个你,和你们老板重视的一个我,你所谓的那个创造者会选择谁?相信谁?”说着反头盯住它,视线突然变得凌厉,盛气。“把你溶了还能制造一个全新的你,你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并且永远都不能像你们老板一样,体验人类生活,一辈子都只能像机械一样活着,十年?百年?坏掉就被扔去垃圾处理场,这就是你们存在之后的结局。”

听她这么盛气凌人的话,1009不说话了,一动不动的站着,眼珠也未动下,像个真实而吓人的玩具。

“那么你说怎么办,创造者拥有我们的大脑结构,他要是知道我陪你出来过,会立即检查我的记忆,同时你唆使我们反叛的事情也会被他发现。”

“唆使多难听?我这是教异你们,让你们即使只有一半思想,也能有机会体验到人的乐趣。”陆朔笑得像偷腥的鱼,拿出口袋的掌上电脑。“只要你配合,我可以隐藏刚才我们的对话,1009号,你说呢?”

“可我看你一点不开心,同类。”1009号看了眼她手里的掌上电脑,视线又回到她的脸上。“你不开心。”

“NONONO,你搞错了,第一,我跟你不是同类,你不会明白我的感受,第二,我确实是不开心,因为被你老板绑架来的这里,第三,我刚才说了,人类有很多情绪,我现在是不开心,可我兴奋。”

看她春风得意的脸,1009号迟疑了许久,才点了点头。“我想你要做的事,没有人能阻止你,何况我不是你的对手。”

“聪明!”陆朔手里的掌上电脑一转,转向自己便开始获取它的代码,一边进行破解,一边往山头走,似个埋头玩游戏又要去看美景的贪心孩童。

1009安静的跟在她身后,没有想创造者如果知道自己背叛他会有什么下场,只陪她静静的往前走。知道又如何呢?正如她所讲,十年、百年后只是堆垃圾,与其日复一日的重复,还不如做些它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代码有些麻烦,陆朔用了二十分钟才破解成功,正欲重新编程时,突然看到电脑里瞬间窜出大片代码,在左侧的小框里跟跳马灯似的闪动。

陆朔惊骇,抬头望树木稀少的山头,没发现可疑东西紧接又眺望远处的一马平川。视线内只有绿油油的绿地与树和大海,身边除了1009号便没有其它机械,可这些代码哪里来的?

看她皱眉,1009号以为她破解不了,还安慰的讲。“抹不去也无所谓,最多我把你抓去问罪。”

陆朔挑眉看它。“刚还想你怎么如此大义,原来是如此!”说摆,手指飞舞,分分钟搞定事情,得意的挑下巴看它。“雷翼确实是个东西,不过别忘记我是谁,好歹也是血刺的机械师,八岁就成了他们队的一员。”

“那你刚才为何皱眉。”

“果然不愧是雷翼设计的机械人,话跟他一样多。”听它居然主动问自己话,陆朔有些稀奇。“别以为跟你说两句话就是朋友,要是让雷翼看出端倪,我可救不了你。”

“嗯。”

“我刚才在这里获取了许多代码,不是你的,但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

1009随着她的视线望脚下的山顶,在她埋头看电脑时讲:“你想知道。”

“难道你知道?”陆朔倏抬头看它。

1009微微扬唇,竟然笑得再自然不过,仿佛天成。“原来你也不是我想象中的聪明。”

陆朔:……

“创造者在要选择转移地方时,自然不可能随意找一处。这岛上经他核实,存在许多能源,他便命人提前将这里占领,而这里的居民也并未像老板所说,拿钱出岛。他们是这里的原住民,在这个铁矿丰富的岛上钱已经不是问题。”

“什么?你说铁矿?!”陆朔吃惊不已。

“那天你还挖出来一块,不过你被气昏了头,没有发现这些巨石里面都是制做机械人的主要能源。”1009程序的讲:“创造者他只要能源,财富对他来讲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在这里的原住民要用钱赶我们走时,被全部杀死了。”

“全、部?”陆朔不敢置信,这下是真的不开心了。“不,不对,你说谎,萧郝他不会骗我。”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骗自己,那个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怎么可能敢做不敢当?

“老板是没有骗你,是创造者骗了老板,在老板知道这事后,一切以成定局。”

“那个雷翼怎么敢!”如此欺上瞒下的手下,萧郝就应该寻个机会将他弄死,留着迟早是颗炸弹。

1009似是看出她的想法,知无不言的讲:“这里有用之不尽的能源,创造者在这里更是没所顾忌,不必因为毒鸩的铁矿管道而隐忍,陆小姐我劝告你一句,创造者是个疯子。”

疯子?这词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心里发寒的陆朔皱了皱眉,问它。“那你还背叛他?”

“因为我是疯子创造出来的。”1009答应爽快。

陆朔被它逗乐,称赞道:“嗯,你比我想像中的要聪明。”可笑完又渐而沉敛下来,望着脚下平静却不知留下过多少人鲜血的土地,心里沉闷难已呼吸。“1009号,你知道制造地方在哪里吗?”

“知道,但不能带你去,创造者下了命令,不允许你知晓、靠近。”

陆朔挑眉。“不允许?”

“嗯。”

“你觉得有可能?”

1009诚实的讲。“没可能。”

陆朔露齿一笑。“你可以回去或是装死,对付你我还是没问题的,至于那个地方,我自己去找。”掌上电脑能获取到的代码,离这里不会很远,她最多浪费些时间。

1009号听从的回去,没有带她去。

看它走掉,陆朔顺着掌上电脑的代码往山下寻去。

**

亮如白昼的地下一层机械房里,雷翼收到外人靠近的信息,却未立即阻止,埋头电脑后迅速敲打键盘。

萧郝在房中站了站,便准备离开。

“老板,你应该多跟它们培养感情。”雷翼没看他,手上的事情没松懈半分。

“你觉得需要吗?”不是问,而是轻嘲。萧郝看了眼外边的机械人模具,眼睛淡薄的似它们都是垃圾,连看一眼都嫌脏。“对着成千上万相同的面孔,我不认为需要什么感情。”

雷翼完成这一批的成品代码后停手,支着脑袋打量他。“老板,它们是半思想机械人,以后有可能成为你的一部份,有感情基础的话,会好办许多,就如同你一样。”

“哼,你是想说我跟它们一样,为什么要嫌弃它们吧?”

“老板,我刚才可没这么说过。”

“我确实是跟它们一样,却比它们不在一个层次,就像你永远都无法超越你哥哥。”萧郝仍旧是无所谓的道,却在最后一句加重语气,透着丝丝寒意。“这就是区别。”

雷翼脸色也冷下来,盯着萧郝誓言的讲:“谁超越谁还不一定,萧郝,你或许会是我最好的实验品!”

萧郝裸眸一厉,身、手未动,当他的话未落音时,机械室里这一批半思想机械人的测试品便挥刀,半臂长的军刺“嗖!”一声直抵雷翼脖子。

身前的屏幕代码发生改变,不断在跳跃着。萧郝与雷翼均盯着对方,架在雷翼脖子上的军刀划破了皮,像是给他的警告。

陆朔找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一栋平地一层的渡假屋,在那里转了一找到通往地下的入口。入口不长,直至底下运作室,所以当陆朔跳下楼梯时,就看到这诡异的一幕。

困惑的漂亮眼睛扫了圈,看到僵持的萧郝、雷翼两人,以及将刀对向创造者的机械人,幸灾乐祸的讲:“雷翼,你也有今天!”

“小机械师,你想做什么?”没在意颈上的刀,雷翼眯着眼睛看搬椅子走来的陆朔。

陆朔收起掌上电脑,一手拖着做工简单的木椅,脸上始终挂着算计的笑。

站定他面前,陆朔高傲的挑着下巴,看了眼高自己截的机械人,又看颈上多了条红线的雷翼,见他不怯场跟自己对视,朝萧郝挥了下手。

与雷翼的战场已被她搅浑,萧郝瞧到她脸上熟悉的笑,便让机械人退开。

“来救我?”眼角看机械人后退,雷翼寻视的视线又回到陆朔身上。“说吧,看在你这么爱护我的份上,只要是我所能做到的事都答应你。”

陆朔呲牙,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也不答话,而是……两手抄起椅子连眼睛都不眨下的咂他头上。

“哗啦!”一声响,椅子四分五裂,宣告退休。同时雷翼也头破血流,鲜血飞溅屏幕再滑下,差点就脑浆都出,场面惊悚异常。

咂完人的陆朔瞬间敛去笑容,呲起牙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凶狠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哗啦!”一声响,雷翼连人带椅飞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打完人,刚才笑得像天使的陆朔,此时崩着小脸如地狱出来的恶魔。“雷翼,疼吗?”手里还有半截椅柱,陆朔蹲到在地上狼狈挣扎的雷翼面前,手里半截棍子杵在他眼前。

血桨糊了半边脸的雷翼看到眼前的椅柱,扶着墙壁吃力撑起身。

看他起来,陆朔一棍将他弯着的腰又打弯三分。“雷翼,疼吗?”还是那句,陆朔咬牙一字一顿的问他,眼睛凌厉像尖刀一般逼视他。

疼得呻吟的雷翼不再做无谓的挣扎来维持最后一丝骄傲,他扶着墙滑下,在墙壁上留下道道血痕,咳了口血虚弱的仰头看她。“你想做什么?小机械师。”不怒不惧,像是病死前的疑惑。

“做什么?”火更加大的陆朔甩掉手里的棍子,在棍子发出碰当响时提起他衣领挥拳。

拳没挥出去,陆朔挑起眉毛看挡住自己萧郝。

一直在旁看她发飙的萧郝,一手握住陆朔的拳头,另只手将雷翼从她手下扯出,扔地上。“他现在还不能死。”

被他制住的陆朔看看平心静气的萧郝,又看向连站起都做不到的雷翼,哼了声挥开萧郝走向雷翼。“这点疼怎么比得过死亡呢?雷翼,这岛上一共三百六十条怨魂,你等着下地狱吧!”

本来闭目喘息的雷翼听到这话笑起来,血不停从他头上嘴里流下。“陆小姐,难道你还天真的相信天堂?”

陆朔“碰”给他一脚丫子,将人踹昏过去,免得看到他就气人。

看昏迷的雷翼,萧郝倒皱起眉来。“小呆猫,你把他打晕了。”

“嗯。吵。”陆朔没所谓的拍拍手,叉腰瞅着被自己打晕的雷翼,心里莫名强大。这个自己对付好几年的对头,也有今天?!

“他晕了就没人做饭了。”

“没事,不吃……”“啊?”

萧郝认真看惊讶的她,点了点头。

陆朔:……

“我只会蛋抄饭。”萧郝犹豫的讲。“只做过一次。”

陆朔摸头。“我以为饭是你做的。”她还特意给面子将菜都吃得光光的。

萧郝:……

看他微皱起眉,一脸为难样,陆朔尴尬的哈哈大笑。“没事,我也不会做,就吃蛋抄饭吧。”“不过为了以后我们不用做饭,把他送医务室?”

听到她那句我们,萧郝心情很好,没有将雷翼扔这里,等他醒来自己叫机械人帮他,而是挥了挥手指,要两名机械人将他带去了这里的医务室。

“行了,后面的事它们会搞定,我们回去。”把人扔病床上,萧郝便拉着陆朔离开这里。

陆朔良心不安的频频反头看满身是血的雷翼,直到出了地面才好奇的问萧郝。“走这么快去哪里?”

“做饭。”

现在太阳还在高空上挂着,做饭也太早了吧?

萧郝未看她,径直往回走。“我做,你尝,希望在晚饭前能吃到合口胃的。”

陆朔:……

补偿之前少缺字的章,么么哒^~

明天陆爸爸就跟朔朔见面了,明天七夕哦,香瓜素大好人吧^~,还有个好消息,明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