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爱你到永久【朔VS龙】/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四十二章 爱你到永久【朔VS龙】

陆朔这个想干“大事”,不愿下厨的大家闺秀,和结合两名军官所有优秀基因,却唯独对做饭没天份的萧郝,在两人折腾大半天后,都一身狼狈加疲惫。

看着锅里蛋壳抄饭,陆朔没有责怪与报怨,想了想便说。“萧郝,我们让机械人做吧。”

萧郝满脸苦闷,皱着眉盯住锅,似做数道难题,他听到陆朔的话偏头看她,见她掩不住的疲乏,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它们做的大多是程序的东西,不过我想应该能吃。”

确实是能吃,但也仅限于能吃。

陆朔勉强把肚子填饱便不愿再多吃一口,瞧着桌上颜色不错,可味道总觉得不对的菜犯难。

同样需要食物维持身体机能的萧郝,也无话。

陆朔安慰他。“偶尔换下品味还是不错的。呵呵……”

“嗯,等下睡的时候我给你再煮两个蛋。”饭可以不好吃,但绝不能阻止这个做梦都想着长高的人的伟大梦想。

又是鸡蛋啊。想到在血刺里吃的鸡蛋跟鸡肉,陆朔表面笑得开心。“谢谢你。”她不想吃鸡蛋!

“陆大少,你要打听的那事情有眉目了。”包小青年就穿着个半短裤,工字背,脸上豆大的汗不断滚落,脸也晒得红红的,不过他本身就黑,看不太出来。但血刺的刺头们就不一样了,来这里没三天,个个黑了圈,快要跟包小青年差不多了。

同样在外奔走的陆龙他们才回酒店,后脚包小青年就来了,几人还没顾得上喘气,听到这话便全盯着他。

包小青年不急的恍进他们屋里,给自己倒了杯水,接连喝了两杯才看他们,差点被吓倒。“你、你们全盯着我干嘛?”

只想洗澡的陆龙皱眉,仍税利的盯着他,不吭声。

莫默深呼口气,给自己集些力气才说:“你快说结果吧。”

本来咋呼的周佳佳和苏仲文他们,都靠的靠墙壁,扶的扶桌子,奈何长官都没有坐,他们再松散都不敢坐下,个个挑着眼皮看包小青年,用眼神示意你再磨蹭,等他们“活”过来就扁他。

“咳,那个,在皮特凯恩群岛,有人说谁特意去附近邻国购买了天堂鸟。”看他们个个东倒西弯的,包小青年迅速将消息告诉他们,免得他们这些狼光用眼神就把自己杀死了。

“立即买到特凯恩群岛的机票。其他人回房收拾东西,三十分钟后出发。”陆龙蓦然一变脸色,雷利风行看向几个部下。

“是!”五个刺头低吼的应着,便哗一下出了房间。

周佳佳见少了一个,又与苏仲文进房将包小青年拖出来。

被他们瞬间充满战斗力的模样给唬住的包小青,被人拽出来扔走廊看他们都各自回房,不解的问。“你们不让个人去订机票?”

五人反头看他。

被十只眼睛盯住的包小青年,后知后觉的摸鼻子跑去订机票了。

“有这么白痴的人?”随苏仲文进房的周佳佳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忍不住拿包小青年开筛。“白痴就算了,还跑来异国他乡做这份工。”

苏促文从阳台进来,把他的衣服扔给他,还是跟他反着来。“别忘了他身上也有一半这里的血统,人家在自己的家乡,如鱼得水着呢。”

“得水?我怕我们烤成鱼干还差不多。”

苏仲文一裤子甩过去,抽他。“嘿、嘿嘿,说话注意点。”说着看了眼门。

周佳佳也看向门,顿时明白什么冲他横飞口。“说中文的,你嘿嘿、嘿什么嘿呢?你丫啥意思?”

“没啥意思。”苏仲文耸肩,冲他抚媚笑了下。“佳佳老兄,我这是提醒你以后说话注意些,长官现在心里铁定比我们还烦着呢。”

“切!”周佳佳冲他比中指。“你以为长官是你啊,烦,我看到你就烦,娘们唧唧的。”

“碰!”话刚说完的周佳佳笔直倒地,响得震天动地。

苏仲文一腿踩他背上,身形不高的他直踩得周佳佳大叫。

“我靠,你够了!老子又没上你!”一时半会翻不得身的周佳佳,只能在嘴上讨便宜。他那句娘们唧唧又没说他是娘们,是说他像娘一样磨叽而以。“说中文的,你这是欲盖弥彰。”

“哟?难为你还知道这么个成语。”

马上就要出发了,东西还没收拾的周佳佳发狠了,翻过边就一腿踹出去,被他避开后想着自己跟他的鞋子亲了两次,自己一定要踹一脚回来。

于是两人又成功的扭打起来,大汗淋漓的抱成团,真让人误会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些了什么。

莫默早已习惯,看他们两个夹的夹头,掰的掰腿的两人,说了句。“还有三分钟出发。”

这话就像什么灵药似的,听到这话的两个唰一下分开,飞快起身秒速收拾东西,背包袱随副队他们去长官房外集合。

秦朗这几天跟长官住,期间跟他说过的话屈指可数,除了浴室不时响起的水声,便只有偶尔几次命令,晚上更是要抬头才能确定床上睡着个人,真的非常怪异啊!

把两套换洗的衣物叠起来,秦朗看旁边的长官,见他瞅着窗户瞧,说不上什么感觉。感觉他很担忧,比那个时候机械师在毒鸩手里还要担忧,又或者没有?可有时看他又像什么都不担心,等消息便静静的等,除了每天一次给七处及特情局的人施加压力,便不会多摧一下,似是有消息就有消息了,不会刻意去时时摧,但……

看他不常皱起的眉,低敛着脸不知在想什么,仿佛自己不存在的长官,秦朗越过他,想帮他收拾东西。

“我自己来。”

秦朗看没有动的长官,犹豫下,还是让他自己来。

陆龙又坐了下才动身,走向柜子,打开、拿包、背上、走人。

秦朗:……

感情他时刻准备着!

“长官。”在他要开门的时候,秦朗踌躇的叫住他。

陆龙停下来看他。

被他盯着的秦朗咽了口唾沫,壮着胆讲:“长官,萧郝是通过我们考核的,包括心理,我想他是喜欢陆小姐的,而且他能为陆小姐杀了雷庭,这已经能确定现在的萧郝,即是以前的萧郝。”跟萧郝之间的战斗他们没有忘,但除川西事件,他都留了余地,也不是顶坏的一个人。

陆龙深深看了他眼,转身开门。“这才是我担心的地方。”说罢开门出去。“全速赶往机场!”

“是!”

吃了两天机械人做的饭,陆朔感觉自己走路都有点飘了,精神更是好不到哪里,趴桌上便蔫蔫的没力气动。

萧郝坐在她旁边,用匕首给她削苹果,极有耐心的让薄薄的苹果皮一圈一圈往下垂,直至最后整个苹果削完都未断掉。“小呆猫,来,把这个苹果吃了。”

陆朔掀起眼帘看了眼苹果,又趴回桌上。“苹果越吃越饿。”然后像是想到什么,迅速接过他递来的苹果起身往外走。“我去看看雷翼好了没。”

猜想她要做什么的萧郝没有跟上去,在琢磨自己是不是应该买本菜谱来好好研究研究?

雷翼自两天前被陆朔打了后,便一直住在小白洋房里,不知情况如何。

陆朔拿着水灵灵的苹果刚走几步,发现苹果慢慢变黄,便往嘴里塞,边吃边走,等去到小白洋房时只剩下个核了。

白洋房里没有人气,比别墅还不如。在地上一层的休息室里找到雷翼的陆朔,搓了搓脸,厚脸皮的扬起笑容走进去。

“雷翼,感觉怎么样?”

已经看不出哪里伤着的雷翼看到她有些惊讶,又看了看旁边的电脑才安心。

其实说起来,像他这样的机械师也是最苦逼的,他不像陆朔这么耐打耐操,当时他一个是没防着她,二个是机械人都被萧郝控制,才会让他落得那么个惨败下场,而这次负伤,不管是以前、现在、以后,都将是他人生里最狼狈的一次。

“你觉得我应该是好还是不好?”雷翼望着她清澈无辜的眼睛与纯真的小脸,答得模棱两可。

“科技这么发达,我想应该是好。”陆朔装天真无邪,又关心的问。“头还疼吗?”

黄鼠狼给鸡拜年?雷翼瞧着这个不安好心的女孩,闭嘴不答。

哄人都得要颗糖,她找找。陆朔扫了圈房间,居然还真在桌上找到糖了。陆朔把苹果洗了,懒得削,整个给他。“病人要多吃水果,这样好得快。”

看手里带水的苹果,雷翼没所表示,没什么精神的讲:“陆小姐,你说我应不应该跟一个孩子计较?”

“嗯,不应该。”陆朔认真的想了想,摇头。

“嗯……我已经记住了,头现在还疼。”科技再发达也只是治伤的,差点脑震荡的雷翼现在确实还头疼着。

陆朔数手指。“多吃点补脑补血的,我刚才想煮来着,可惜我不会。”

“原来如此。”雷翼是什么人?她一说这话,就知道她安的心。果然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见他识破,陆朔可怜兮兮的讲:“雷翼,你这么大个人,头疼下,饭还是能做的吧?快去做吧,我要饿死了。”

“我记得有人说我得下地狱。”

陆朔:……

“我可是杀人凶手,做的饭你敢吃么?”

陆朔:……

“而且,我可是记仇了,你要吃一个仇家做的饭?”

陆朔:……

看她越来越低的头,雷翼突然笑着讲:“不过……”

陆朔雪亮着眼睛看他。

“如果你说一句我是最厉害的机械师,最大的好人,我就原谅你。”

“去死吧!”陆朔骂完就走,干脆利落。她是饿,可还没饿到这个地步,大不了继续吃机械人做的饭。

见她走的决绝,雷翼咬了口苹果便靠枕头上假寐,似刚才未发生过任何事。

陆朔愤愤走出白洋房,看到萧郝坐在另辆已改装漂亮的车里,翻身跳上车。

“被他嗝硬到了?”萧郝不意外的问。

“嗯。”

“小呆猫,低声下气可不适合你,我们出去吃饭吧。”萧郝说着开车走。

“出去?去哪里?”

看她真不知的疑惑,萧郝敲了下她脑袋。“当然是下馆子。”

下馆子在复活节岛是没可能,所以说……要出岛?陆朔倏的瞪大眼睛,紧接又眯起眼睛笑。

萧郝将车开进别墅,便带她上了直升机。

看脚越来越小的房子,陆朔哼了声。“让雷翼懒死算了。”

这两天他们两个都没管那个病人,要饿死也差不多了,如果没饿死,那他自然是有解决吃饭的方法。

自被雷庭绑架起,便没见过什么人的陆朔对岛外的异国生活充满好奇。“萧郝,我们去哪里?”

“皮特凯恩。”萧郝从上机就望着她,未转过视线。

皮特凯恩?皮特凯恩群岛?知道这是什么岛的陆朔刚飞扬的眉垮下来。“那里好像很小?”

“4。5万平方公里,英国殖民地。”

“而且只有十几户人口,总人数是一百三十八个。”陆朔说得比他更具体。还想着能去个热闹城市,方便她耍下小聪明,这下好了,人数还没有安乐村的村民多。

想到安乐村,陆朔肩膀又垮下一分。当时还想着回去看贺大妈,现在自己离开血刺都这么久了,连爸爸他们的情况都不知道,更何况是安乐村的?不过她想肯定该处理的人应该早就处理了。

“那是去年的人数,现在的原住民有一百四十个。”萧郝看她套拉着脑袋,以为她是在担心菜色问题。“那里怎么说都是英国岛屿,许多船支都在那里进行中转、补给物需,经济不比国内三线城市差,而且他们也注重享受。”

“嗯。”陆朔点头,不明白。“那他们干嘛不干脆搬到别的地方去?”一百多个人住个岛?说起来好土豪的样子。

“有些人想要守住什么,同那些非物质文化一样道理。”

“萧郝,我觉得你说的太有道理了!”“真的,改明儿去当老师吧。”

萧郝:……

皮特凯恩群岛,做为英国最小的岛屿,它并未被放弃,虽然它仅生养着一百多个人,但还是有统治有法律的,总督维多利亚。特尔非常驻在2030年上任,至今已经三四年光景,他上任做出的改革是瞩目的,最大成就便是让这个岛平均的人流量达到了千人,并且还设立了机场,方便渡假贵族的交通保证。

陆龙他们几人搭一天唯一的一般飞机抵达皮特凯恩,便低调去了包小青年早就安排的住处。

这里住房都得身份证登记,更让血刺他们不方便的是,即使用了早就准备好的证件登记都不行,因为登记之后还要拍张照片,以便更安全的保护原住民,所以他们以为包小青年安排的地方会是某个难民房,才会在看到眼前这栋漂亮的洋房意外不已。

复有英国浪漫式气息的白色洋房,离它最近的房子开车都要几分钟,这要是放在国内没一定身家的人想都别想,可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地了吧?

小洋房院子里苏格兰风情的木栏被人打开,一个穿着牛仔裤格子衬衫比陆龙还高半个头的帅哥冲他们打招呼。“嗨~”带着浓重的国外口声,上扬妖娆的尾音有些轻挑,又或是他们活得快乐。“我等你们很久了。”

粟色头发的帅哥是用英文,紧崩的苏仲文几个松口气,周佳佳更是萎下肩膀像狗一样喘息。“哎呀妈啊,终于能通语言了。”

帅哥迎了出去,热忱的向陆龙伸手。“Mr陆?常听我朋友包提起你。”

陆龙跟他握手礼貌讲:“打忧了。”

“NONO,我非常欢迎你们,欢迎,非常欢迎。”“我叫迪克,我妹妹叫麦芽,就是你们中国麦芽糖的麦芽。”迪克说着请他们进去,边往里面带路时热情的跟他们介绍家庭成员。“我爸爸跟妈妈都出去了,要晚上才会回来,你们可以随意,这是你们的房间。”

陆龙打量眼房间,向他打听天堂鸟的事情。

“天堂鸟?代表自由的天堂鸟啊。”感叹完的迪克才回答他的问题。“前段时间茱莉帮一个人从国都购买过,听说对方是个不错的男人,茱莉差点卖花送自己了。”

对他的幽默,陆龙无法感同身受,只直接问他要了茱莉的地址。

迪克见他们一脸急切样,便将地址告诉他。“你们出了门往回走一公里,就能看到她家的花园了。”

“谢谢。”陆龙他们把行李放下,便带着周佳佳、苏仲文去找那个茱莉。

迪克送他们到院门口,将三个家族的徽章给他们。“带上这个,你们在这里办事会方便许多。”

陆龙看他手里的银色徽章,拒绝他的好意。“不用,我们只是来暂住。”

看他们呈三角形背影挺拔的走远,迪克收拢手握住三枚徽章大胆的想。“他们可是包口中的人,这岛上百来个人,只要他们想对付,他们恐怕都会消失吧?谁能为难他们?”

**

陆朔美味的吃了顿饱饭,摸着圆鼓的肚子舍不得走。

萧郝望着她,薄性的眼里带着抹温色,比深情还沉,比宠爱还宠,似她喜欢坐便继续坐着,不摧她,一切全凭她喜好。

把玩着手里形状漂亮,做工考究的咖啡杯,陆朔撑着下巴打量美不胜收的小岛风情,看他们个个笑容满面,刚见面就能热情的像多年老友那般交谈,实在是人文不一样,所以一切便是天差地别。

“萧郝,上次你那些天堂鸟是在哪里买的?”陆朔收回别处的视线,问对面的萧郝。“这里没有看到有人种那东西。”

“托花店去他们的国都买的。”萧郝仍旧淡淡,靠椅背上视线透过她望向外面的绿景,似这真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飘洋过海的,就因为自己吗?如果他知道这是自己跟爸爸之间的联系,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陆朔敛下眉眼,沉默了一下便小心翼翼的问。“萧郝,能带我去那个花店走走吗?”

“看花?”

“不是。不想回去。”陆朔苦着脸说:“走下路,消耗完后继续吃。”

看她说得这么慎重其事,萧郝粲然一笑,起身结帐。“走吧,等下吃了给你打包份带着走。”

“这感情好,连宵夜都有了。”难得看他笑得这么开心,陆朔也跟着心情好,愉快的跟在他身边往外走,离开私人饭店。

这里没有几辆车,连来旅游的游客,除了到达与离开的交通工具,其它全部禁止使用,当然,如果你空运或船运辆自行车还是准你骑的。

陆朔走在空气清鲜没有污染的岛上,抬头看天上的飞鸟惬意的讲:“这里就是梦想中的居住地,友善的岛民,失落的浪漫却不寂寞的繁华。萧郝,我在想,为什么要国富?国富便能像这里一样,人们对金钱贪欲少了,活得便会更快乐,虽然我不了解他们,但我从登岛到现在,没有看到他们伤心难过。”说这些话的陆朔学着陆龙那样用眼角瞟他,装做漠不在意,实则就等着看他反应。

等自己想明白这个让人觉得不屑眼神背后的含意,陆朔想起以前陆龙瞧自己的事情,不禁憋笑。

萧郝没有异样,一如以往的漠不关已,看她的眼里多了抹复杂。“小呆猫,你才见了几个人?难道安乐村的事还不够给你教训?”不管是否正义,他都只是在做自己想做之事。

想到安乐村大宝家的事,陆朔垂下脑袋。

“哇呜呜……呜呜……”刺耳的孩童啼哭声惊醒陆朔,陆朔慌忙抬头望向声源。

一个褐金色卷发像洋娃娃的姑娘,张大嘴在哭得很伤心,泪水洗劫整个脸蛋,想是真有什么十分伤心的事。

看到她的难过,陆、萧两人停下来。

萧郝挑眉看陆朔。

自己的话又一再被人反驳的彻底,陆朔重叹了口气。“很正常,她还是孩子。”一点不顺心的事就哭,就难过,常理之中的事。

“那么总有原因。”萧郝看了眼还在大哭的女童,拉起她拐进另条道。“她家不好找,不过应该是这条路。”

“卖花的店不好找?”那她怎么做生意啊?陆朔各种不能理解。

萧郝握住她手没有松开,看她疑惑的表情,心想她不管说得多大义,实际也还是个少女,一但放下那些老成的想法,立即就回到这个年龄该有的心性。

**

“大少,那个茱莉看来是真的不知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周佳佳纠结的讲。“这已经是在英因的殖民地上了。”就代表他们的行动受到的限制会更加大。

陆龙没说话,黑眸沉沉的望着路面,剑眉紧蹙,直到听到女孩的啼哭才被惊醒。

三人望向哭得很伤心的女童,不可思议的默契,一同想到了他们机械师小时候的样子。那时也是这五六岁的女童一般大,抱住基地的白扬树痛哭,说什么都不去上学,最后还是被指挥官给哄去了。

周佳佳、苏仲文没有擅自行动,全看着陆龙。

在这异国他乡,他们又是怀着国家兵器这样的任务前来,本应该能少管事便不管事的,但不知是那女童特别像某个人还是其它什么,陆龙迟疑了下,便走近她。

“怎么了?”不像质问,也不像关心的语气,似只是个路人。

女童哭得嗓子都哑了,她看到终于有个人理她,虽然是个不同肤色的人,可还是抽抽噎噎的停下来,眨着茶金色的眼睛看他。

“没事就回家。”看她哭花的脸,陆龙微微蹙眉,冷淡的说完起身要走。一点都不可爱,也不可怜。洁癖莫名发作的陆龙,无法跟她和平交流,为避免吓着她,他选择不管她。

“我、我在等哥哥。”女童见他要走,急切的讲,想跟人诉委屈。“哥哥说过要陪我去茱莉姐姐家看花,让我先来这里等,可我等了他一个小时。”说着万分委屈的又要哭。

周佳佳看不下去了,过去安慰她。“你那哥绝对不是亲哥,娃,你还是快点回家去吧。”

女娃倔强的讲:“可我想去茱莉姐姐家,她家的玫瑰快要开了。”

得,感情她等了一个小时,就是看玫瑰?该说现在小孩太奔放,还是被这里国情给薰陶的?

周佳佳用她衣服给她擦了擦脸,转头看陆龙。

陆龙点头。“送她去。”

“走咧,叔带你去茱莉家看玫瑰。”周佳佳抱起她,将她托手臂上,恍然想到若干年以前,自己也这么抱过小美人,那时候是哥,现在他就变叔了,小美人也变成大美人了,这时间还真是那啥,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陆龙没有让他单独行动,和苏仲文一起又折回那个花店。

英语勾通完全无障碍的周佳佳,抱着个屁都不懂的奶娃,闲不住的唠叨起来。“娃,你哥哥怎么那么坏?他叫什么名字?叔帮你去揍他好不好?”

挺豪言壮语的话,一般的小孩听了都会拍手叫好,可这位女童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要不要,我哥哥平时对我很好。”“嗯,我哥叫迪克,我叫麦芽,叔叔你真好,你是好人!”

周佳佳:……

他确实是好人,可是这世界真小呀。

瞧出他在想什么,苏仲文说风凉话。“能不小么?连五万平方都不到的小岛,才一百多个人,遇到的人中就有差不多百分之一的可能。”

周佳佳:……

**

花店也不能算是花店,只是有个甜美可爱的姑娘自己平时收集种子,在院里种着玩的。

陆朔扫了圈,在白色的围栏后找到那个花丛中的美人。火红的玫瑰花盛开,直盖美人风华,只是美人不想和它比美,穿梭鲜花盛开的小片玫瑰园里,脸上露出真切的笑,如守护多年的孩子长大成人的喜悦。

“嗨喽,你们是买花吗?”感到有人来了的茱莉,率性的冲他们打招呼。

陆朔同样扬起个阳光灿烂的笑,以流利的英语问她:“嗯,请问你这还有天堂鸟卖吗?”

“刚才也有几个人来问天堂鸟,很抱歉,我这里暂时没有。”茱莉认识萧郝,放下工具去给他们开院门,喜爱的看着小小个的漂亮少女问道。“Mr萧,你上次订的天堂就是给这个孩子的吗?”

萧郝温柔的点头。“是她。”“茱莉,你说刚才有人想买天堂鸟?”

“是啊,最近都有人来问,想是快到女王陛下生辰了。”茱莉没在意说着,请他们进屋坐,说完便忙给他们倒水。

陆朔打量窗外的花,嗅了嗅鼻子,连心都柔了。“茱莉,你种这么多花,平常生意多吗?”这里的确不好找,刚才她来就发现好几条小路都通到这里,真不是个做生意的地方。

茱莉耸肩,将两杯水放他们面前无所谓的笑着摇头,转头望向外面的花,如在看情人般缠绵。“种花不过是喜欢,有人恰好来了,恰好买了我的花,这就是缘分。”

“那我们就是有缘分了?”陆朔半调戏的讲。“茱莉可否送我这个有缘人一支玫瑰花呢?”

“好啊,不过我不能送你。”茱莉欢快的点头,从早上刚采下来插在花瓶里的玫瑰抽出一支,在她眼巴巴的视线下倩笑着递给了萧郝。“玫瑰只曾爱人,Mr萧,你不介意多个爱慕的人吧?”

有猫腻!真想要的陆朔见娇艳欲滴的玫瑰转向了萧郝,眼睛一眯,在笑容如花的茱莉和萧郝的脸上来回瞟。

对这朵火红的玫瑰,萧郝看她猜疑,没拒绝接过花,嗅了嗅花香。“还带着晨露的气息,茱莉你是个非常好的种花人。”

“是啊是啊,茱莉种的这些玫瑰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这一对要是成了,自己就解脱了啊,她就可以飞向爸爸的怀抱了。

“喜欢便给你。”

呃……瞧到突然伸到眼前的玫瑰,陆朔笑容一僵,瞧瞧茱莉又看看萧郝,心想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

看到被吓到的陆朔,茱莉咯咯笑起来,不时冲萧郝投去眼光,却什么没讲。

陆朔又不是傻子,看他们两个联合欺负自己,恼火的拍桌子往后走,快走到后院才讲:“我去下洗手间。”

茱莉伸脖子朝她喊。“过了杂物房就是。”

走出房间的陆朔非常郁闷,垂着头百思不得其解。她明明感觉到茱莉对萧郝的爱,为什么她在看到萧郝转手送给自己的玫瑰,还能如此自然应对,似早知道他们就是一对……

一想到萧郝,那根鱼刺就扎得自己生疼,更加愁眉苦脸的烦恼。

理不通,陆朔重叹了口气,看到堆放各种工具的杂物房,正要走过去时余光发现什么,在欲反身去看个究竟,猛然被人捂住嘴巴往后拖,惊呼弹跳起来的陆朔感应到周边波动,停止了挣扎。

陆龙直将人拖进飘着花香的洗手间才松手,贪婪的盯着她瞬息万变的表情,未至一词。

陆朔同样惊骇望着突然出现的陆龙,变得比五岁时还呆。

“瘦了。”许久后,陆龙一惯式的言简意赅打破沉默。

反应过来的陆朔转转眼珠,想佳佳他们肯定就在外面,便没什么好顾及,顿即咋呼窜起扑他身上,饿狼般啃上他唇。

没有惊讶与犹豫,陆龙紧抱住投怀送抱的人儿反客为主,扣住她后脑勺粗重的吻回去,长驱直入将她狠狠洗劫个遍。

紧贴的四片唇激烈交战,似要将对方的灵魂吸出来,热切、急促,又极致缠绵。

陆朔没会儿便溃不成军,不能呼吸的瞥得小脸通红,想到还在外面的萧郝,推拒的挣了挣。“唔……不行……”她等下还要见人!

陆龙吸吮着她甜蜜柔软的唇,没有松开,力道却逐渐小了下来,直至后面轻轻的贴合,温柔的磨蹭。

额头抵着他额头,两人呼出的气息打在对方刚才战况激烈的唇上,暧昧异常。

等平息下来,陆朔还抱住他脖子不愿下来,小脸紧贴他的,蹭了蹭又在他唇边吻了下。“爸爸,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顺着你留下的线索查来的。”陆龙紧锢着怀里的人,内心深处克压不住颤栗,一直空荡的灵魂似有了她才完整。

看她眼里氤动情的水雾,陆龙爱不释手的又亲了她几下。

陆朔躲了躲,被他亲到了眼角,顿时又羞赧的低下头,将脸在他脖子上蹭了蹭,嗅着他身上熟悉另人安心的气息,强迫自己不要在此刻沉迷。

“你先放我下来。”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陆朔推着他手,让他松开。

陆龙看她急切的样子,缓慢的松手,最后将她放地上,望着她通红的脸没有说回国。身上瞧不出一点虐待痕迹,想是受到萧郝无上的待遇,那么也应该有绝对的自由,她没选择跑路,其中必有原由。

被他幽深的眼睛盯住,陆朔心里莫名一慌,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讲:“爸爸,我留在萧郝身边还有点事,暂时不能跟你们走。”

“什么事?”

“真正的毒鸩!”

“说说看。”

陆朔皱眉摇头。“没时间跟你具体说明,我只知道真正的毒鸩并不是雷庭。”“外面萧郝还在等我,我得走了,你们要是想登岛,来这个地方。”急切说完,陆朔将一张早准备好的纸条塞给他便要走。

陆龙拉住她,高深莫测看她红艳的唇,挑了挑下颌。“洗个脸再出去。”

“嗯……唔?!……”

陆龙又亲了会儿才松手离开洗手间,临走时淡淡的讲:“反正都是要洗的。”

陆朔:……

捂着充血的唇,陆朔盯着镜子里的少女庆幸的想:还好她体质特殊,洗个脸再走去大厅,应该就没事了。

匆匆忙忙洗了脸,陆朔脑袋里想着新计划,擦手打开门就被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给咂个正着。

怔怔瞧着眼前大捧玫瑰,陆朔眨了下眼睛迷惑的看陆龙。

陆龙将花又往前送了送,在她还僵硬站着时略一皱眉。“拿着。”

陆朔飞快拿着。

“不走?”

走。往前走几步的陆朔反头看他手里的军刀,和被花刺扎得流血的大手,吸吸鼻子垂头迅速往外走。

直到她身影消失视线,陆龙静站了会儿,才叫杂物间的部下和麦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处。

麦芽以为他们在躲迷藏,听话的被周佳佳捂住嘴,最后在陆龙找到她,往家的方向走时还咯咯的笑,指着周佳佳、苏仲文两人大声讲:“你们好笨,要是我绝对不躲那里。”

周、苏两人:……

抱着大捧看不到脚的玫瑰花,陆朔像做错事的大孩子,套拉着脑袋、耳朵,一脸我来认错的神情走进大厅。

两个看到她,均吃惊她手里的花。

茱莉有些抓狂。“噢卖嘎,你采这么多花做什么!”

陆朔纠结着眉,软歉意的讲:“茱莉,我刚才看你院里的花太漂亮了,一时没忍住……”

茱莉哪管她的歉意,奔也似的跑出去看她的花了。

陆朔可怜兮兮的看萧郝。

萧郝走向她笑道。“没事,我们全买下来。”“只是小呆猫你要这么多花做什么?”抽了朵,萧郝凑近她玩味的笑。“是要送给我的吗?”

陆朔死盯着他手里的花,想着要怎么把它弄回来,这可是爸爸送的,谁也不给,因此并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不上道的东西。”看她只盯着花,萧郝宠爱又无奈,说着便将花还给她,出去找茱莉算算这些玫瑰花要多少钱。

茱莉是真生气了,本就不多的玫瑰花被她这一通采,只留下几十株了,所以在价格上收得颇高,并且仔细数了多少支花。

在茱莉痛心疾首下,萧郝的损失钱财下,唯独陆朔听到她说的那个数字后,笑得比这玫瑰花还娇。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爱你到永久。

万更,妹子、汉子们情人节快乐^~,有没有妹子向香瓜表白的啊?求包养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