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抛弃,不放弃/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三章 不抛弃,不放弃

Z国帝都。

一无进展的张阳望着全息屏里的相片,支着下巴眉头微皱。

照片里样貌完美无可挑剔的男人,漠不在意的指挥战场,让那些机械人舞动如一曲超前乐章,伴随着纷落的碎片、子弹、销烟,差一点便赢得整个战斗的胜利。

手指摩挲会儿下巴,张阳坐正身调出萧郝的父母档案。

王国锋,军龄25,现已经是集团军的大将,坐镇帝都拥城,是个非常有魄力与手段的男人,现在虽以过不惑之年,但强硬的他与慈眉善目的大叔扯不上关系,凌驾于人的气势逼人,即使是照片都让人心生敬畏,而样貌在有萧郝这个完美继承者后,更无需多讲。

谭露,军龄22,一年前是武装警察部队的大队长,现在已退役,是个风华与能力并存的女人。

这两人分别组建了家庭,王国锋妻子离异,留下一子一女,女儿十七岁,儿子很不幸夭折。谭露则家庭美满,老公是商界的成功人士,生了一对双胞胎,因为两男孩太调皮,被扔进军校磨练去了。

仔细看完他们两人的所有资料,张阳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到最新传来的消息一时无法做出决定。

国家兵器属于一级保密事件,其中还包括萧郝。现在萧郝反叛,闹得血刺不得安宁,这事虽已全面封锁下来,但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当初国家兵器停止实验后,幸存的几个孩子全部改名,小的被领养,领养之人都是经过层层考核最终决定下来的人选,而稍大的些则进了遗孤军校,这些孩子在最开始的一年里,都有专人观注他们,确定无事才解除戒令,和正常小孩子一同生长。

这些孩子本来会如政府人们所想那般长大成人,再而组建新的家庭,问题就出在萧郝身上。

萧郝是当时几个孩子中最有可能成功的实验体,初入学校他的表现出乎观察人员意料,却也让他松了口气,只是没想到他最后加入毒鸩,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血刺的多次重创,引起军界多人注意,即使明着装做不知情,背地里还是忍不住的旁敲侧击,而长得与拥城坐镇将军神似的萧郝,自然也不是政府说能压制就能压制住的。

现在张阳收到的这则消息,便是王国锋已经有插手的意思了。

王国锋意气风发之年丧子,晚年也想有一子半女给他送终,还有延续家族血脉,再生养一个又得二十年,现在便有一个完美的继承者,他当然想将人要回来。前面就说了,他是个非常有手段的人,并且为国家立下累累功绩,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他的,现在他要插手,这事情远比血刺与七处想的困难的多。

“长官,五大行政招开紧急会议,请你一并参与。”正当张阳头疼时,部下一句话让他预想成真。

血刺漂洋过海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是五大行政集体签字同意的,现在五大招开紧急会议,还让隶属于血刺的七处参与,事件不用想都知道是关于什么。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揉揉太阳穴,张阳等部下离开后,接进了通话,与五位将军进行全息会议。

回程的路上陆朔各种心花怒放,抱着带刺的玫瑰说什么都不松手,一下直升机便不管身后的萧郝,飞跑的回房找花瓶,将花都插起来。

看她剪掉些茎再小心翼翼的插瓶子里,精心罢弄着它们,萧郝站房中看她忙碌,看她直达眼底的笑,想这花有这么好?“很喜欢?”

“喜欢啊!”爸爸送的,虽然很别扭,很傲骄的不屑模样,可还是他送的啊。

陆朔答这句纯属是下意识的,谁想往后她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会收到大束鲜花,直将她屋子都堆满了。

瞧着快要睡在花的海洋里的陆朔,愁眉苦脸的。她是喜欢爸爸送的,不是喜欢花?好吧,她也喜欢花,可是这样送很浪费啊,它们可以开好几天呢。

想到陆龙,陆朔搔搔头发趴窗户上看大海。

都三天了,怎么还没有收到他们登岛的消息?难道爸爸不要她了么?不对,他们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毕竟这可是在英国的领土上。想到这里,陆朔又急得团团转,下午趁着萧郝出岛时迫不急待离开别墅。

上次跟1009出去时,她在一片林子里攻克了一处的防御,在那里建立了临时站点,不过以防雷翼与萧郝发现,她通常只在萧郝离开岛才去,并且只用极短的时间获取数据,目的就是在血刺登岛时,她好掩护他们。

这岛四面是海,雷翼的防御系统覆盖整个岛屿,血刺不管是空降还是泅渡,在没有人接应的情况都只能强攻。可这里有成千上万的高级智能机械人,血刺那么几个,强攻个屁啊。

陆朔从草堆里扒出一个怀表大的东西,打开掌上电脑后便开启“怀表”。

还是没有任何信号,怎么回事?没有侦测到血刺的信号,陆朔疑惑的皱起眉来。她给的那张纸条上有坐标与时间,陆龙要是想跟萧郝打一战,这么些天也该有动静了。

百思不得其解,陆朔将“怀表”又埋进枯树叶下,便回了别墅。难道是雷翼做的怪?

“小机械师,你就这么喜欢天堂鸟?”已经康复的雷翼坐在走廊上,喝着咖啡悠然自得的看从外面回来的陆朔。

陆朔手上还沾着泥,方向也是后面那块花田,现听他这么讲,便高傲的瞧着他,也不回他话。

对她的小家子气,雷翼大方的似不是她打了自己,仍然自言自语的跟她扯着这事情。“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爱好?从城堡到这里,你抱着天堂鸟就不撒手,有时我真怀疑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陆朔眼皮跳了下,还是斜斜的望他,不答。

“先是天堂鸟,现在是玫瑰花,看你一屋子的花香都飘我房里去了,怎么,你这是准备接受,成为我老板娘了吗?”

陆朔眼角一挑,瞪他,凶悍说了句:“要你管!”便咚咚跑上楼。

看她小身影摇拽着消失,雷翼抱手臂望向远处的海,突然无声笑起来,有些莫名的疯狂。就快到了么?真期待。

得到确切的坐标,陆龙便迅速联系包小青,让他想办法帮他们的武器弄来,同时自己也联系熟悉的境外雇佣兵,向他们购买了武器以备万一。

两天的时间,从恰好在附近飘荡的雇佣兵买了武器,未等到包小青年消息的血刺决定先去蹲点,可在第三天出发时他们收到了个消息,让准备动筋骨的人都将武器藏床底下,个个一愁未展的坐等指挥官命令。

看长官拿手机进房打越洋电话后,周佳佳几人面面相觑,心想他这电话一时半会结不了,还有电话费贵,不过又一想,这些完全不必要担心呀,人家是大少,家底比他们厚实多了,不在乎这点话费。

“麦芽,你都不要上学的吗?”周佳佳反头看到门口探头探脑的麦芽,伸手招她进来,揉着她细软头发问。

麦芽茶金色很是漂亮的眼睛瞅住他,懦懦的开口。“我们不上课。”

“不读书可是不行的。”想当年他们机械师去上学的场景,十年后他们还是如此的记忆犹新。

麦芽翻白眼。“笨,我们都是在网上听课的。”“这个岛,跟我同年的就一个,小学都在家听课,只有到了初中才会有老师。”

“那你也还挺幸福的。”

“一点都不幸福。”麦芽扁嘴。“都没人陪我玩。”

呃……“哈,那个,有得必有失,麦芽你去找迪克玩吧,叔叔们还有事。”长官在里面指不定跟谁瞪鼻子上眼,他们还是别太放肆了,现在可是在站队中,虽然他们是坐着的。

麦芽又伤心了一分,被他们赶出房才可怜兮兮的讲:“你们都是坏蛋,我哥哥今天上课。”

刺头们:……

这一下就从好人变坏蛋了?周佳佳摸摸鼻子,想到那个看着二十多的迪克,实际还未满十八岁,各种羡慕嫉妒恨啊!外国人神马的,就是来拉仇恨的。

陆龙出来看了眼外面的麦芽,对莫默他们平静的讲:“行动取消,等待进一步指示。”

“是!”几个唰站起,大声应着的背后是深深的疑惑。

陆龙没解释,扫过他们一圈,最后把莫默叫了进去。

看他敛沉的背影,莫默关上门没有说话。

“坐,有些事情需要跟你说明白。”陆龙除去长官的严肃,伸手请他坐。

莫默微微诧异,还是听从的坐到充满艺术风味的白色椅子上,不知是怕坐坏它了,还是怎么的,没敢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那条观看性质更高的椅上。

陆龙坐他对面的沙发上,沉默似在酝酿该如何开口。

而看他坐在造型可爱,五指朝天的绿色沙发里的莫默,各种惊悚。长官这是怎么了?

“莫少校,你做为血刺的副官,有足够的权力知道及做出决定。”冗长的静寞后,陆龙缓慢的开口,看他真挚的眼睛斟酌的讲:“刚才接到通知,我们这次任务,会有新的人参与进来。”

莫默吃惊不小。像这样的保密任务,在中途加人?他们没有叫救援,没有向上级披露任何的难处,怎么会无缘无故加人?

“现在我们要等他的到来,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静听的莫默开口,满是不解。“长官,什么名义?”

“父子名义。”陆龙十指相抵,靠在沙发背上统揽全局的讲:“等到他的到来,我们就有了新的可公开性行动借口,一位Z国将军亲自处理反叛血刺的儿子,两国协议已达成,不参与Z国内战,让我们尽快将事情解决离开。”

父子名义?莫默不知道萧郝的实际身份,资料上早说明他是孤儿,现在他冒出个父亲?“那位将军是?”

“王国锋。”

王国锋!莫默差点炸起来,特么不淡定。“长官!……”

陆龙伸手阻止他后面的话,神情淡漠而冷冽。“这就是我叫你进来的原因。王国锋不可能是来处理萧郝,而是想带他回国,萧郝既然跑到这里来便不可能老实跟他回去,以王国锋的手段,不排除解决他的后顾之忧之举。”

萧郝的顾虑是什么?他所做一切不过是因为陆朔,只要她消失,萧郝便没有留在这里的意义。不用怀疑,这种事情王国锋绝对做得出来,在以前的战役中,正是他的不则手段,明确清晰谁更重要谁可牺牲,才铸就他现在这般地位。

“那长官你的意思是?”

陆龙直定的望着他眼睛,薄唇紧抿,一时没有回答他的话。

莫默回以坚定,不退缩与他对视。谁说只有长官护短了?这是人的本性,血刺虽是个营盘,每年不断有人离开、进来,却更像个大家庭,谁敢欺负他们的人,对不起,他们可不会坐视不理,更何况还是看着长大的陆朔。

陆龙起身走向窗边,低冷的讲:“我打算与死池合作。”

“!”莫默这下更不可思议。死池是这次向他们提供武器的雇佣兵老大,是Z国人,手下却有一大批不同肤色的亡魂手下,他们在世界都混得一定名声,可以说是全世界都无法阻止他们的脚步。

现在血刺要跟庸雇佣兵合作?这有勾结外党对抗集团军的意思,不过Z国内部本就存在这种争斗,别看表面平静,内里实则波涛汹涌,不然在这和平年代,他们会无聊死。

“长官,我听令行事。”属于血刺一天,他便是自己的长官,他不会去反驳他的任何意义。不管是余刚还是陆龙,他们两个都是血刺出色的指挥官,他们无需要多想,冲着他指的方向前进便是,这便是信任。

“这事情重大,有可能比我想的好,有可能更差,给你一天的时间想清楚。”陆龙淡漠的讲,平静似这只是件小事。“去将这事转告其它的战友。”

“是!”莫默又看了眼他背影,要开门时转过身问他。“长官,我想不明白,陆小姐是政府的人,五大怎么会同意这事?”

“王国锋应该是向五大保证了什么,再一个……五大想知道国家兵器的真正实力,退一步讲,还有我们在。”

“我知道了。”莫默敬礼,开门出去,对面一张张熟悉热切的脸,默默回房。

周佳佳他们急切的跟进去,问他怎么回事。

莫默沉默的看他们,体会到了刚才长官的处境。如果与死池他们联手,他们需要承担的后果太大了,有可能十几年军籍最后背上叛乱之名,不仅要接受上面的处罚,还会连带家人跟着接受调查,这是所有军人都不想经历的事。

“默默,你到是说啊!”周佳佳啪的下,一手拍他肩膀上,让他别玩深沉了,快点把事情告诉他们才是大事,不然这么干等着,心里着急啊。

莫默看周佳佳,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开口,可他还没心没肺的急着往坑里跳。

“默默你就说吧,天塌下来也得让我们知道提前准备一下。”高冷的冷焰都出声,摧这位老搭档。

莫默招架不住他们,将这事一字不露跟他们说了遍。

听完的四个刺头均沉默,连周佳佳都少有的严肃。

“默默,上头就是想毁灭国家兵器啊!”周佳佳一语道出惊天密秘,让其他几个震惊不已。

被他们齐齐盯着的周佳佳有些慌,毕竟他这也是脑袋抽筋突然想通的。“你们想想看啊,王国锋想要儿子,一定是想要活的,所以跟智利扯开了面纱,有了正当的名义来这里,那么智利既然知道了这事,就一定会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事,萧郝手下那么多机械人,想不引起智利注意都有鬼了,上面是怕国家兵器暴露,血刺下不了手,让王国锋来。”

莫默失了一惯的温吞,蹭一下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周佳佳叫住他。“默默,别去了,长官肯定早就知道了,不然也不会提出跟死池合作这样的话。你忘了川西那次了吗?正规军是不会雇用雇佣兵的,现在长官这么做,已经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

莫默盯着门板颤抖的讲:“我以为上面只是想将陆朔要回去。”

“默默,你太善良了,不过幸好你有我们这些坏蛋战友。”周佳佳用麦芽的语气,成功将沉闷的气氛搞散了些。

对他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么不着调的话,莫默握了握拳,深呼吸艰难的转身看向他们:“那你们的答案?”

“切,这个还用考虑吗?”周佳佳一屁股坐五指朝天的手型沙发里,老大爷似的讲。“以前是祖国需要我们,我们便往前冲,现在是长官需要我们,难道我们要抛弃战友?别告诉我你们做得到。”

他们确实做不到。出过这么多次任务,如果不是长官的指挥,他可能早牺牲某个异国他乡,而他们也无法违背自己的信念。

不抛弃,不放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