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传说中的毒鸩/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四章 传说中的毒鸩

迪克放学回来,感觉家里气氛有些怪怪的,不过他没有多问,在包小青年的夸赞下,让他这个热血青年彻底将他们神化了。

“麦芽,去叫叔叔们下来吃饭。”帮父母忙的迪克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叫在沙上看电视的妹妹。最后在麦芽不太情愿的起身时,率先扔下菜盘往楼上走。“你继续看电视,我去叫。”

麦芽望着勤奋的哥哥,直想哥哥真伟大,却不知哥哥只是想靠近神一般的几个男人。

“Mr陆,吃晚饭了。”迪克在门外拘谨的整理下衣着,才举手敲门。

门刚敲一下就开了,陆龙看到他礼貌的点点头便讲:“不好意思,我们不吃了,你们先吃吧。”

他用的是们?正当迪克狐疑时,莫默、周佳佳他们默契挺好的一同出来。

血刺六人加上一个迪克,七个大男人站在走廊上,着实有些怪异,尤其是迪克,直觉得十分的压抑。

陆龙望着他们没有说话。

莫默五个坚定的对视他,没有半分动摇。

“你们确定?”在迪克快要说停,stop时,陆龙平静的问他们。

莫默几个一致回答。“肯定。”

“那走吧。”没有意外,陆龙深深看了他们几个一眼,举步前进。

后面几个有顺序的跟上。

而在后边看他们如此魄力离开的迪克,好一会儿才回神,想到什么急忙冲下楼大喊:“爸爸、妈妈,别做那么多菜……!”

**

皮特凯恩岛很小,陆龙一行六人,虽然引人注目,但在做为中转站的岛国来讲,还不算是希奇的,因为原住民有绝对的安全保障,不怕他们在这里惹事生非。

因人少而路灯都极少的夜色下,陆龙他们用了三十多分钟才走到巷口,不知是想让他们吹吹风清醒些,还是让他们再考虑清楚。

一路无言,只有铿锵的脚步声有规律的响着,证实他们是未有一丝犹豫。

走近巷口,那里灯火通明、车水马龙,船支、舰艇均在那里靠岸,想是要在这里休息一晚才会走,连引擎都熄火了,不过因人多还是挺吵的。

陆龙站在巷口旁边,望着被灯光照得波光粼粼的海面,比黑夜还深的眼睛注视复活节岛的方向。

莫默、周佳佳、苏仲文、冷焰、秦朗一字排开,站在他身后,同样眺望黑麻麻一片的远方。

一海之隔,只要越过它便能与血刺机械师汇合,但现在他们还需要等待,等待那位将军,还有……

一阵舰艇引擎声由远而近,带着十几仗高的水花唰一下漂亮利落的停在巷口边,而驾驶舰艇的清瘦男子撑着甲板轻松跳上岸,对他们几个露出口白牙。

“嗨,我就说了,你们会找我的。”十多年过去,死池除了变高点,变黑点,还是原来那幅玩世不恭的样子,不过看他这么多年还没玩死,足说明他挺会玩的,尽管他以前被陆大少拿刀抵着过,现在还是能在他面前翻出点浪花。

被水花溅一身的陆龙,似没看到身上的水渍,言简意赅的冷冷讲:“条件。”

“啧,别这么俗嘛,一见面就讲这些。”死池摆手不在呼的讲完,话锋立即一转。“一千万。”

“没问题。”陆龙没有犹豫,同样严肃的给了他一句话。“只要你还有命拿。”

“哈哈,这世上还没有我死池拿不到的钱!”死池笑得猖狂,毫无顾及。

血刺小分队众人黑了脸。

这时死池的人也陆续上来,其中一个金发的美国帅哥接腔:“只要有钱,老大钻也得从棺材板里钻出来抱着钱再钻回去。”

死池详装生气。“莫亚,你怎么说老大的呢?没一点规矩!”

刺头们:……

他们有规矩吗?他们怎么没看出来?

莫亚华盛顿不害怕,照样有说不误。“陆大少,你们这次碰到我们还真是幸运,我们前不久才在摇远的Z国回来,钱花得差不多了,正想动动筋骨赚点佣金,就碰到你了。”

“Z国?”陆龙看向死池。

死池气急败坏的炸起来,指着莫亚凶狠的讲:“给我闭嘴莫亚,再说一个字就把你舌头割了。”

莫亚立即作封口状,和兄弟几个站一块儿,俯视站成直线的刺头们。

莫默他们一致仰望比自己高出一个头还有多的雇佣兵,什么不做,就死盯着他们。长得高有啥用,用眼神杀死你们。

被他们瞪,莫亚几个抱胸,个个不友善。

还想说几句为自己狡辩的死池,看到自己的人像几条恶犬一般冲“可爱?娇小?温顺?”的血刺特种兵露出獠牙,忍不住笑道:“大少,你的人真秀气啊!”

陆龙瞥眼对峙的几个,又扫了眼死池,淡漠的讲:“没你秀气。”

死池:……

陆龙顾虑的事,张阳自是也想到了,做为被坑进七处的发小儿,他怎么也不能见死不救。这事要是真硬碰硬,是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局面,陆刚将军顶着四位将军及总统的亲自指令,正处在水深火热中,他如果不做点什么,那结局只会有两个,一个:这事和平解决,二个:陆家与政府翻脸。

陆家要是想这么做,动静与古代的篡位一样大,不管对谁都是不能承受的。

其实那次会议远没有张阳及陆龙想的严重,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张阳中校,你来找我就是想讲血刺有多利害吗?”睿智冷锐的王国锋注视对面的年青军官,让自己表现的和睦些。他知道这几年杀气太重,连女儿都不愿怎么亲近他,他正在极力改正中。

可他这句和睦的话,让张阳出了一身冷汗。“不是的将军,我是想讲,血刺这些年来,一直保持这个传奇,着实让我惊讶。”意思就是,比起你手下死亡名单数字之高,便可体现血刺指挥官的决策力,你这次与他合作,还是别太猖狂了。

王国锋浓眉一挑,没有任何被人比较的不悦。“陆龙那孩子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话说当时他代替余阳当上血刺的指挥官,还有我的一票,现在看来我没看错人。”

张阳微微惊讶,没想到当年的任选,还有这层辛秘。

见他模样,王国锋回忆的讲:“知道为什么我选他吗?”

“为什么?”张阳安静的做一个很好的聆听人。

“我在他身上嗅到熟悉的气味,和余刚将军一样,也和我当年一样血性,只是他没有我那般狠,不会取舍。”

“将军觉得取舍重要?重要过决策力?”

“取舍不重要?呵……余刚牺牲了,陆龙这次恐怕也不懂得取舍。”王国锋望着他说得深远,脸上仍旧挂着浅薄的笑容。

张阳微窒,对他和蔼的笑容弄得遍体生寒。他这是明确自己的意思了吗?“将军,那你觉得你那些取舍都是对的吗?”

“当然。”

“包括自己做得太绝,以至于伤及亲人?”张阳已是豁出去了,提及他当年因为将一个老大的儿子弄死,结果逃掉的老大也将他儿子弄死事件。

王国锋脸色一冷,森森冷锐的盯着他,低呵。“送客!”

张阳挺直身板站起,非常好气度的讲:“将军,余长官和长官跟你不一样,他们看到了未来,你只看到了眼前。”说罢不用那些兵哥请,自行离开。

“没有眼前,谈何将来!”

后面传来王国锋叫声,张阳走出王国锋的家,心想跟他算是谈蹦了。

王国锋,既然你想要儿子,那么还有一个人也应该知情。张阳现已是打算鱼死网破,管他什么秘密,只想将此事越搅越乱,让他们去狗咬狗,这可是上面先不仁的,怪不得他。

陆朔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在岛上郁闷的等消息同时,每天还是一无反顾的趁着萧郝走后去站点看看,当然这次她更加避着雷翼。

雷翼比平时还要忙,对陆朔的那一顿打,不知是记恨在心里,还是没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雷翼望着越来越接近复活节岛的移动点,露出个老谋深算的笑。才放出一点点消息而已,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这个诱饵可真让人惊喜。

毒鸩吗?真期待跟你相遇。

从站点回来的陆朔,没看到雷翼,便钻进了机械室,将萧郝的那个程序做出来。越来越不安,她留在萧郝身边是想弄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毒鸩,他是毒鸩创造出来的,现在他反叛,理因要来解决他才是,现在自己这股不安,是因为那个暗处的毒鸩?

如果真是他,萧郝必须要变得更加强才行,包括自己,因为不单是毒鸩,还有那个不知是敌是友的雷翼。

陆朔看了遍编程,眉头紧皱了会儿,起身回房。还差一个结尾,也是整个编程最难的一个地方,她得好好想想。

走向阳台眺望远处的海,陆朔思绪飘远,想到为什么还未出现的血刺,又想到陆龙送自己的花,不禁露齿笑得温柔。真的是……只有他才做得出来的事。

偏头看床头快要枯萎的玫瑰花,陆朔走近它们,俯身、深呼吸,浓烈的花香充斥鼻间,让人迷醉。

“小呆猫,那花都快死了。”而你旁边就有今天刚送到的新鲜花束,你却忽视掉了它们。

陆朔偏头看进房的萧郝,对上他视线便迅速看向开得正娇的花,急欲解释的讲:“它是我亲自采的。”“萧郝,有种人就是这样,对自己的东西特别情有独钟。”萧郝凝视她侧脸,见她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柔美的光,曲卷的睫毛眨了一下,情不自禁走近她,想将似随时会消失的人儿拥在怀里。

“萧郝?”发现他的异动,陆朔侧头疑惑的看他。

“萧郝!”突然被他抱住的陆朔炸毛,尖叫了声一脚往后踩。

萧郝脚步一退,躲过她的攻击,手下力道抱得更紧。“小呆猫,别动,我就想抱抱你。”

什么叫就抱抱你?她又不是货物,说抱就能抱的?陆朔咬牙,在挣不脱后,一低头、一仰头,狠狠撞他头上,同时自己也不好过。

最终萧郝松开手,无所谓的擦了下鼻血,落寂的望着她。“你要什么时候才会不排斥我呢?”

揉后脑勺的陆朔一窒。对他的深情无法做出回应。自己从来都不曾排斥过你,只要你放下。

萧郝无论如何是放不下的,他早就讲过。

没有叹气,没有无奈,萧郝望了她会儿便离开了房间。

瞪着眼睛看他出去的陆朔,五官皱一起。

那根鱼刺已经长进心里,拔不掉,也无法拔掉,那谁也别想毁灭他!

想法一闪而逝,陆朔冲进机械室,将那个编程迅速完成。

**

“雷翼,能帮个忙吗?”陆朔拿着芯片,倾身小心翼翼地问专心看着电脑的雷翼,有些儿掐媚。

雷翼没看她,继续手上的事。

没得到回应,陆朔看他正在写的东西。

这是个启动程序,不断闪动的打字框被他以秒的速度输入一串数字。陆朔皱眉,不懂他弄这个做什么,又不是有战争。

“雷先生,我有件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帮助,非常紧急!”

雷翼还是未动,如不曾听到。

电脑不断变幻着代码,在陆朔皱眉要用吼的音量时,雷翼按了回车键,在弹出确认框时迅速连按两下,似是非常急切。

看到百分百分完成启动,雷翼才吁口气看她。“有事?”

“大事!”

雷翼点头。“确实是大事。”

“这是你上次讲的字母与数字结合的概念编程,不需要测试,想请你为萧郝更新。”陆朔伸手将芯片给他看,防备的盯着他讲。

雷翼摸了摸上次被她打伤的额头,反问。“我有帮你的理由?”

“有!”“我们都希望萧郝变得更强。”

“确实是这要没错,不过……”雷翼看向门外,起身往外走。“不过没时间了。”

话刚落音,外面便响起直升机的声音,紧接越来越大动静。

陆朔跟着跑出去,看到外面停着架未见过却比勇者更帅气的直升机,心里直道来者是何方人物,可以突破雷翼的防御网。是他们的朋友?看着不像。见萧郝、雷翼个个紧崩,半思想机械人躁动不安,陆朔疑惑看向下武直的人。

一只黑色的细高跟鞋女人,紧身皮裤强悍的女人,黑色长袖上衣外加黑毛小披风华丽的女人,烈焰红唇热情的女人,眼睛勾人而万种风情迷人的女人,总结,她丫的不会是来渡假的吧?

一身黑的女人莫约29、30左右,是个成熟能媚惑人心的美女,身后还跟着一个膀大腰圆比她高一个头的西装男人,看着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陆朔开始被美人迷惑,可越看她心里无故泛毛,近距离看到她身后的保镖时,便泛不起任何的涟漪。

男的长着一张棺材脸,金色的眼睛,标准的美国人外型,可却是实实在在的思想机械人!陆朔不知道他跟萧郝谁更胜一筹,她只是凭着萧郝身上那种陌生的熟悉感知晓他的身份。如果男人是思想者,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陆朔眯起眼睛,细看走向他们风姿卓越的女人,不放过她每一处地方。可……

眼尾?唇角?衣服?鞋子刚刚沾了些地上的湿土,有些潮湿,但还是?最后结果便是“?”她什么信息没得到,完美的像个不存在这个世上的人。

年青亮丽的女人款款走上走廊,率先看了眼陆朔才看向萧郝和雷翼,接着“啪”一声,展开面折扇,如八十世纪的贵妇般遮住半边脸重新看他们。

陆朔被她盯着,遍体生寒,寒毛竖立。

女人对她却风华一笑,轻合的细长眼睛无限妖娆。

萧郝见她盯着炸毛可爪子往后退的陆朔,更加紧崩,蓄势待发。

雷翼抱手臂,纯属看戏。

女人身后的美国男人像钉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完全不担心对她充满敌意的萧郝,又或者是同类。

“陆朔,是吗?”娇美轻柔、温柔似水的声音从绘着国画的木扇后方流泻出来,如仙乐,让人如痴如醉。

本该是美丽的,陆朔牙齿一抖,感觉像条冷血的蛇从身上爬过。“我就是,你是谁?”

看她勇敢的承认,女人露在扇外的半张脸笑得更妖艳。“你养父和你追了我十多年,竟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太失败了呢?”

陆朔被当头一棒,眼睛圆张,望着治艳的女人,心里一阵发紧。她就是毒鸩!一个女人?一个如此年青的女人?如果她是毒鸩,那么十多年前她才十多二十来岁?难道父亲跟爸爸及血刺,就是被她耍得团团转?!很多疑点,可陆朔莫名的相信她的话。

她身后站着个思相机械人,她身上尽乎完美,能够破了雷翼的防御系统,如够让萧郝现在还不敢轻易动手。她感应不到他们的心里想法,但能感应他们都在僵持,因为这个治艳的女人,将能够摆脱血刺,轻松漂洋过海的雷翼、萧郝震住,实乃非同小可。

陆朔不知她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镇定下来挑着下巴强装纨绔的讲:“那是因为你太迷人,我们已早以忘记你的姓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