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雷翼的身份/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五章 雷翼的身份

陆朔不知她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镇定下来挑着下巴强装纨绔的讲:“那是因为你太迷人,我们已早以忘记你的姓名。”

噗。观战的雷翼用拳头抵着嘴巴,避免自己失态。

女人轻轻看了眼雷翼,便又望着陆朔,对她的油嘴滑舌甚是喜爱。“你这张嘴可比其它的实验品要灵活的多了。”

“还有其它?”

女人扇子一收,挑起她下颌,凑近她。

陆朔头往后仰,可又不能太明显激怒她,最终在自恋她要变态的亲自己时,她终于停止逼近。看她完美无处可挑剔的脸,陆朔心想你就算再漂亮,也不用凑这么近啊,会吓着人的。

“当然还有其它,你以为你是独一无二的吗?”

带着玫瑰香味的气息喷在陆朔脸上,陆朔疑惑自己不是已经对玫瑰香免疫了吗?怎么还能闻到她身上的?

“你是国家的,叫国家兵器,而你的同类是我的,叫非人类。”女人又凑近她一分,看她不住闪动的乌黑眼珠,微笑如午夜绽放的黑玫瑰。“我叫雷珊,这次你可要好好记住我的名字。”说罢收回扇子傲气凌人的看向萧郝。“萧郝?我失败的实验品。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杀了我那没用的父亲。”

萧郝攥紧拳紧盯着她,敌意昭然若揭。

鼻子前那股浓烈的香味退去,陆朔看向一片肃杀之气的萧郝。他想杀她,最原始最直接的想法,也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但他却有顾及,没有动手。

对他的敌意雷珊似若惘闻,支着头烦恼的讲:“不管我父亲再怎么没用,还一次次搞咂我的计划,退一万步来讲,他都是我的父亲,怎么说我也是Z国人,让我做出弑父的事情,实属为难我。现在好了,虽然你是个失败的实验品,却帮我解决了困扰十年之久的难题。”

她说的真切,从那张烈焰红唇讲出来的话未有一丝迟疑,如释重负的语气让人无法怀疑。

可她说出这些话,并未让萧郝放松,陆朔亦是。

“我这次来纯属是来感谢你,再个嘛,便是瞧瞧这个第一例也是唯一一例国家兵器长什么样,与非人类是否存在不同。”看萧郝还是紧握的拳头,雷珊友好的说明来意。“难道你想跟我动手吗?失败的实验品?”

每次一听到实验品三字,萧郝眼里的红光便愈现,随时有克制不住暴发的可能。

做为人类的雷珊就离他不过半尺,却笑得从容,似根本不将他的怒意放眼里,踩着几近有十尺高的蛇纹高跟鞋,傲慢的在萧郝与雷翼面前走来走去。“你还不明白形式吗?你怎么说也是我毒鸩这里出来的人,比起血刺与集团军的人,你不觉得我们会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吗?”

“现在血刺就在皮特凯恩岛,集团军的王国锋不出两日便会与血刺汇合,他们的目的再明确不过,你觉得能在面对这两股军队的攻击同时,还能对峙我的话,我倒不介意与你这个‘恩人’玩玩,只是到那时候我可没这么好说话了。”

好一翻利弊分析的彻底,是个擅于攻心的女人。陆朔看萧郝渐渐平息下来,觉得她的话不可信,但现下的情形萧郝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血刺本来就让萧郝忌惮,如果再加上一个什么集团军,他胜算又少了一分,而这时再于毒鸩做对,无疑是雪上加霜。

“集团军?”隔岸观火的雷翼听到她的话,疑惑又惊讶的看雷珊。

雷珊停止行走,就停在他面前,画着眼线更显妖媚的眼睛扫了他眼便冷哼的走回萧郝面前,看着他渐而恢复本色的眼睛,微笑道:“是,集团军,而且是王国锋带领的集团军。”

雷翼一震,紧着唇不再说话。

对他们两个之间的怪异,陆朔不懂,萧郝则懒得理会,根本不关心。

倒是雷珊见雷翼不说话,有些莫名的不悦。“柳如云,你说你到底图什么呢?去我父亲底下做事,也却实帮了他大忙,竟然让我忍了他这么些年,现在我父亲垮台,你又毫不犹豫叫我这件失败的实验品老板?你跟你哥哥比,不仅是技术,连人品都差大半。”

柳如云没看嘴张得能吞下鸡蛋的陆朔,同样微笑的看她。“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哥哥、技术、好玩?集合这些词汇,陆朔惊骇的想起陆龙说过的话:你一开始就说柳如风不是好人,跟着你的第一感觉走。但我感觉他也不是坏人。他是疯子。

疯子……疯子……陆朔脑袋无限回荡这两个字,被这一事实震得无法自已。

柳如风是疯子,这个柳如云就是疯子的弟弟?!这下她总算明白爸爸那话的意思了。有这么个疯子加变态的弟弟,哥哥也好不到哪里去。想到因萧郝而暴露的行动,血刺小分队差点全军覆没,幻世界秦朗与国豪的身受重伤,以及一系列毁灭任务,都是这个疯子在帮衬,陆朔就想吐血。

亏她中间还有段时间把柳如风当神明,对他那变态的手法与代码迷惑,现在想来陆朔呕得要死,宁愿自己从来不曾有过这么一位老师。怪不得她总觉得雷翼有些动作很熟悉,原来他妈的就是柳如云!

轻松应对雷珊的柳如云感到要起火的后院,便侧头看陆朔,耸肩无辜的讲:“我那个时候问过你的,只要你问,我便告诉你真名,可你没有问。”说着伤心的摇头。“你还是我第一个想告诉名字的对手,竟被你无视的彻底。”

“这下我记住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柳如云优雅一笑,与他哥哥一派潇洒天成,虽瘦得有点过份,却也比他哥哥多了几分仙风道骨。“小机械师,拉仇恨是不对的,怎么说我也是你老师的弟弟,如果是以前,你得叫我一声师叔。”

陆朔磨牙如恶犬盯住他。

雷珊事不关已的“啪”一下打开扇子。“你们的私事你们自己解决,萧郝,你不觉得让一个远来的客人站门口,是很失礼的行为吗?”

这次变成了二对二。

萧郝不管对峙柳如云和陆朔,狠瞪了眼雷珊。“我不觉得你是客人。”却还是护着陆朔退一边,让出通道。

雷珊踩着高傲的步子走进大厅,主人似的打量一圈,满意的点头。“这里确实不错,看来我可以在这里好好渡个假了。”

“1009,带这个女人去房间。”萧郝对她的评价同样无视,叫人把她随便塞个地方便完事。

雷珊又用扇子遮住半边脸,媚惑的眼睛扫了圈,落在萧郝身后的陆朔身上,转而看到萧郝不善的表情,微一笑转身上楼。

那个美国男人也跟着上去,没有避讳的和雷珊进了一间房。

对突然出现的雷珊,萧郝显得暴躁许多,不再是什么都无所谓的淡薄面孔,就连时刻透着淡淡忧郁的眼睛都灼热了些。

而陆朔在见到真正的毒鸩后,又得知雷翼就是柳如风的弟弟,脑袋已是纠结的不成样子,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考这个疯子现在到底又想做什么!

“陆朔,别靠近那个女人。”萧郝见她回房,亲自送她上去,在她要进去时叮嘱她。

陆朔抬头看一成不变的萧郝,看到他执定的视线,突然抱住他。神秘的毒鸩,莫测的柳如云,这迷团越卷越大,在她快要迷失时,还好有个朋友一直在身边,尽管他对自己虎视眈眈,但好歹也是真实的,能让她抓得住摸得着。

对她的拥抱萧郝有些措手不及,惊讶的清醒并惊喜拥住她,有不敢至信,也有颤抖的喜悦。

“萧郝,你不会有事的。”狠狠的抱了他下,陆朔掷地有声的讲。

紧贴她青丝的萧郝轻轻吻了吻她秀发,在听到她的话后,所有涟漪消失,热潮退却。“记得我的话。”萧郝松开她,说完便大步离开。

陆朔目送他消失,看向1009号出来的房间,转身回房。

和毒鸩住一栋屋,这事要是放到血刺去说,一定是滑天下之大稽,可实事却实如此。

毒鸩来这里是因为什么呢?来谢谢萧郝杀了她父亲?用脚趾想都不可能,那么她目地何在?自己吗?

还有柳如云到底处在什么位置?毒鸩的人?萧郝的人?好像都不是。他不仅是血刺的敌人,还心狠手辣的杀了这个岛上所有居民,反正不是好人!

**

陆朔盯着两指间的芯片瞧,透过阳光清晰看到它的脉络,足足看了半天,想到雷珊这个强劲对手,唰一下坐起来,握着芯片去找柳如云。

“老板,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完成的爱宠均以启动,现在我将你的程序更新,增加三个形态,不过我想……”机械室里,柳如云边飞舞着手指搞打键盘,边同旁边的萧郝讲,只是在讲到后面时停顿下来,望向萧郝。“我想应该能与她身后的那个人打成平手。”

萧郝在机械室里不断走动,看周边的机械设备,听到他这话无所谓的看了他一眼,嘲讽道。“你觉得我的胜算要取决于你吗?”

柳如云自信点头。“我想是。”

“那你就等着看吧,看看谁胜谁负,看看你的论言是如何被我推翻。”

“别太大意,就连国家兵器都有缺陷,你和她不同。”“总统事件若不是有姬鸿博士与柳如风在,陆朔同样会死在那次战役中。”

“如果是为值得的人,何畏惧?”萧郝看向入口处轻笑,淡如清风。“况且,我不是她。”

躲在门后偷听的陆朔知晓他已经发现自己,便大方的走进去,没一点被捉到的尴尬。“咳,萧郝,你别太狂妄了。”什么叫他不是我?是说自己很逊么?

“难道我是你?”

陆朔:……

柳如云支着头看他们两个伴嘴,不插手、不干预。

他当然不是自己,不仅是种类或是性别,还是派系。极少被堵得无反击之力的陆朔将气都撒在另个人身上。“大机械师,我是该叫你雷翼好呢?还是柳如云?”

“随你喜欢,叫我师叔也行。”柳如云脸皮比墙还厚,嘴边噙着笑,优雅中又带点无赖之意。

“你有这个胆应?我记得柳如风是科学院的人,血刺之前还与你哥哥保持较好的合作关系,你敢承这句师叔?”

“啧啧,小机械师,看来你没好好了解我啊。”柳如云频频摇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轻敲几下,房中一台大的全息投影便开启,幽蓝色的光下闪动白色透明的字。

就站在房中的陆朔被光照到,后退了几步,看到全息屏慢慢出现的字,略有羞愧。她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确实没有第一时间查他的资料,做为一个机械师,这可真是不合格的行为。

透明的白色字还在闪动,三尺长宽的大屏幕一版都装不下,密密麻麻的字足可与教课书媲美。

陆朔扫了眼,便一字不漏将它们记下。

“科学院有什么了不起?当年若不是我父亲在,早在未日的暴动中毁灭,现在它不过是我玩腻的东西。”柳如云等资料显示完便切换出了一个视频。

宏大的场面跟看电影似的。

那是一场灾难,世界都在颠覆,也不能说是未日,只是刚好所有灾难在那一天暴发,当死亡到达一定数量便会引起恐慌,那次暴动是史无前例的,政府及科学院均付出一定代价才平息下来,恢复往日的平静与法治社会。

整个灾难画面出现太多人,陆朔却清楚的记住了一个人。视线略一低,看向与视频里几分相似的柳如云,不住抽了抽眉。感情这人还是英雄后代?屁!“毒鸩说的没错,你连你哥哥一半都赶不上,什么科学院是你玩腻的地方?总统府那只大蜘蛛还不是被你哥哥搞定了?”自己就是被你害死的,刚才居然还好意思说!

“总统府那次?”柳如云似是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小机械师,你知道那玩意是什么时候的产物么?”

陆朔瞪着他不说话。

柳如云迳自讲道:“那是未日留下的产物,当年暴动不泛优秀的机械师,他们意图推翻政府,便在地下埋了那玩意,只是他们还没有机会启动,就被科学院的人给杀掉了。”

也就是说,自己是被那个埋在地下几十年的玩意,给弄得命丧黄泉的?陆朔呕得要死,同时又惊叹前人的超时代力量,居然能在未日时完全那么精密的机械蛛,毫不输现在的他们!

“好了,故事也看完了,小机械师,说说你为什么来这里的吧。”柳如云并不在意父亲的光环,关掉投影便问房中的少女。

陆朔看了眼旁边的萧郝,别扭的拿出芯片。“我想我的提议你肯定不会听,这是我写的编程翱翔,相信我,它会是你所有编程里面最好的。”

“那只笨鹰?”

“雄鹰!”陆朔鼓起脸颊瞪他。“我观察过萧郝无限流的做战方式,这套编程他一定派得上用场。”

柳如云看了看她手里的芯片,又看向萧郝。

“一并更新了。”萧郝不在意,似更新他体内程序只是喝杯茶那么轻松。

听到老板的命令,柳如云冲陆朔勾勾手指。

陆朔将芯片递给他,在他插入接口时提防的讲:“不用检查,我想我比你更安全。”

本来没这想法的柳如云经她这么一讲,在读取出编程时倒特意看了下,不过也未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很精密的编程,我怕到时老板会难以驾驭。”

“那就是你的问题,你的技术跟不上,怪谁?”嗯……当着当事人讨论这事,似乎有些不太好啊。陆朔义正言辞的说完,偷瞄萧郝,见他仍一幅莫不在意的样,稍稍放心了些。看来他对自己的身份,已经完全接受了。

“怪我,怪我,我会夜不眠的将技术提上来。”柳如云认得干脆,手上同时忙碌起来。

萧郝的这个编程更新,只要在电脑上与他的代码合对成功,便可输送新的编程,与机械人一样,只要获取代码,当然,你得破解它。

思想者的代码不是谁想破就能破的,而是他给不给你破,他可以隐藏代码信号,这就是他们牛逼的地方,有些甚至机械都感应不出来,与人类无异。

上次川西事件陆朔就是被他震到了,在牺牲黑鹰一名战友,及血刺重创后,她才找着那个神秘的代码,并且无处下手破解,只能是毁灭性的摧毁。

陆朔见目的达到,看他没走的萧郝和忙碌的柳如云,想他们肯定是有事要说,便先出去了。

看她出去,柳如云手上动作飞快,嘴却悠闲的讲:“现在你可是前有母老虎,后有狼,想要独占她,你毫无胜算。”

“你有办法?”萧郝难得以寻求的口吻问人。

柳如云摇头。“没有。”“不过依我看,另可便宜了狼,也要防着家里这只漂亮的母老虎。”

“还未到最后结果,你的猜测早了。”萧郝未看他,说完便要离开。

柳如云冲他背影讲:“萧郝,你知道集团军为什么会参与吗?”

“没兴趣知道。”

“你现在唯一的希望在集团军那里,你别太傲,血刺傲了几十年不是没有道理的,那只母老虎可比真的老虎还要难缠,得与失你自己想仔细想想。”

已走出门的萧郝未回头,迳自走远。

柳如云摇头,看着电脑里的编程,想到刚才视频里的父亲,叹了声,觉得还是不够未日时疯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