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岛上重逢/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七章 岛上重逢

“萧郝,你不是很喜欢这只猫吗?怎么留着现在还没下口?”

陆朔:……

什么下不下口?小心咬一嘴猫毛?呸!谁是猫了!

“这个重要吗?”萧郝瞧了眼怒火中烧的呆猫,恢复往日的淡薄,从容带着渺视的讲:“过程往往比结果要重要的多。”

“那你享受过程吗?”雷珊一针见血的问:“每天看着她在眼前晃而无法得到,你享受现在的生活?”

萧郝沉默。

陆朔想直接甩出风暴戳破她头颅,但她知道那个雷恩一定能阻止,便只得磨牙用眼神杀死她。

雷珊扇子“啪”一收,踩着高贵优雅的步子走近他们,如出谋划策的智者。当她走到陆朔面前,看她恶猫似的视线,微一笑,俯身凑近她吹弹可破的脸,看她眼里的火烧得更盛,忍不住赞道。“完美,太完美了,你真是完美的不可思议。”

陆朔想打掉她的牙。

雷珊有些失控,双手大力的捧住她脸痴狂的道,也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在意。“我所有非人类只有人类的八成情感,而你刚才怒意竟达到了十成!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非人类,这表情,这怒意,简直不可思议的让我感受到了你的厌恶,我相信当你开心、发自内心的快乐时,会比现在还要完美!”

“你知道吗?你是我最讨厌的人之一,现在我只想让你永远闭嘴。”

“好好,太好了,就是这样!”雷珊松开手,似有些人格分裂。“不愧是国家兵器啊,果然拥有连非人类都无法达到、模仿的情感。”

陆朔:……

她妈的疯了最好!

“萧郝!”突然,雷珊恢复凌驾于人的强势望向萧郝。“我这次可以什么都不做,也不会带走她,更可以帮助你对付血刺及集团军,唯一的要求就是你!……”雷珊说着看向快要炸毛的陆朔,转瞬无比温柔的讲:“就是你现在必须在我面前和她发生关系!”

雷珊疯癫般说出这话,让陆朔下巴掉地上,不可思议望着说出这话的雷珊。

雷珊则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兴奋莫名的自语。“萧郝,这里只有你是她能够接受的,我相信你能让她迅速到达天堂,享受极致的快乐。”

陆朔脸憋得苍白,紧咬着牙根,怕自己一张嘴隔夜的饭都吐出来。

萧郝漠然的瞧着雷珊,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这个题意。

雷珊在这里百分之百是颗定时炸弹,如果她愿意退出这次战役,他便多几分胜算,而得到小呆猫,这似乎并没什么不好。

看到他不说话,陆朔彻底炸毛。“萧郝!你居然犹豫了!啊!你他妈居然犹豫了!”暴走的陆朔在房里走来走去,气得肝火上升,直想将面前的雷珊挫骨扬灰。实际她也这么做了?!

疾速甩出风暴,陆朔没有正面攻击雷珊,而是驭使风暴钉进她后面的墙,在雷恩跑来时脚步一晃躲过他的攻击,摇拽的身子往左一滑,同时挥动手里的风暴便要勒住雷珊脖子。

雷珊不露惧色,笑容不减。

陆朔发狠一收手,想将她脖子勒断了,却手上突然一轻,身子往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脚跟。

没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雷恩隔空挥了下手,可承重几百斤的风暴便断了。

萧郝扶住要摔倒的陆朔,将挣扎的她搂在怀里,无所畏惧的眼睛望着雷珊及雷恩多了抹狠厉。“不管是血刺还是集团军,就连你毒鸩都休想动她半根头发。”

看他将张牙舞爪的女孩拖走,雷珊可惜的皱眉,看了眼身后的雷恩。“别这么紧张。”

“老板……”

雷珊没理会他的欲言又止,望着离开的两人背影,轻柔的笑了下。“既然萧郝不意,那我只能找别人了。”

“老板,我们时间有限。”雷恩尽职的担醒,微有担心之色,却不强烈。

雷珊在想事情,根本未听到他的话,只在最后想到什么看向身后的雷恩。

雷恩不再说话。

他是安静了,可雷珊还是不放过他。“雷恩,你与萧郝属性最为接近,非人类与思想者的结合,真好奇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呵呵……哈哈……”

见她这神情,雷恩有些忧伤,同样不怎么强烈,所以未引起雷珊的注意。

自那次亲眼见到雷珊的异常后,萧郝便派了个半思想机械人给陆朔。

这个机械人刚好就是1009号。在这么多郁闷事件后,唯一有件顺心的事,陆朔终于也从疯狂的边缘爬回来,想到岛外的陆龙他们是否安全,又想自己几天没去站台了,便在1009的掩护下,深液跑了出去。

对黑暗有些讨厌的陆朔,还是忍着不适,敏捷窜进低矮的灌木丛。

不远的浪潮拍打海岸,空气带着丝丝凉意。陆朔环顾圈四周,闷头往目标跑去。她坚决不承认,一个人大晚上的在这什么复活岛上跑,真是件毛骨悚然的事啊,虽然她是名特种兵,而且军龄不低,可她就是害怕不行啊?!

四周树影重重,陆朔绕过地下制作厂时看到那房子里还亮着光,好奇心的驱使下,她闭上眼睛感应是谁在那里。

熟悉的波动,不用想便知是萧郝跟柳如云。

自己就是要避着他们,在知道他们不在别墅后更是跑得飞快。不出几分钟找到放着“怀表”的地方,陆朔却不敢进去。

这里有人来过,而且还不止一波。

陆朔望着与离开时一样情形的地方,往后退。这里变化不大,但对于过目不望的自己,她自信这里确实被人动过,虽然他们已经恢复的跟原来几乎一样。

脚踩在枯叶上发出咯吱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仍显刺耳,微弱的响声在心头放大,感应到一股十分陌生气息的陆朔盯着藏“怀表”的地方,在看了眼掌上电脑后惊出身冷汗。

“怀表”不见了!

不可能是萧郝或者是柳如云发现的,他们发现了一定会把自己严格看管起来,也不是雷珊,那这波陌生的人是谁?

就在陆朔想出神时,背后隐约闪动张脸,接着一双结实有力的大手伸出黑暗,在靠近人时瞬间捂住她嘴往后拖。

低矮的树丛一阵拖拽的轻微响动,不消一刻便恢复平静,似刚才什么都未发生。

惊骇的陆朔手肘后击,转身的同时插出军用匕首,可在她转身时便被人抱个满怀,接着就是一阵逃亡。

渐而感到熟悉的气息,陆朔在吓个半死时又紧紧抱住俘虏自己的人。

陆龙带着她迅速转移下个地点,到达后也未放她下来,靠树杆上紧锢着她微微喘息。

陆朔侧耳听他强烈的心跳声,多日来的浮躁消失,优美的唇角徐徐上扬,许久后才问。“爸爸,你们怎么才来?”

“一点意外。”

“现在呢?”

“只大不小。”

陆朔幽怨瞧他。好不容易才见一面,能多说几个字么?

“你怎么样?”许是感应到她在想什么,陆龙主动问她。

陆朔蹭了蹭脑袋,才软声软语又委屈的讲:“不好。”果然,话一说出,揽着腰的手臂收紧了许多。陆朔无声微笑,想起什么拉着他衣服抬头看他。“爸爸,莫默他们呢?”

陆龙皱了皱眉,看四周。“走散了。”

散了?陆朔震惊。夜还这么平静,萧郝他们根本不知道,血刺小分队怎么可能走散?!“对了,还有一波陌生人,他们是谁?”

“集团军的人。”

怎么又多出个集团军?如果是猎鹰特种队她一点不意外。“怀表不见了,肯定被他们拿去了。”那怀表不仅是信号的接收器,里面还藏着重要的东西,丢了不至于丢命,可有了那个会方便许多。

陆朔刚垮下脸,眼前就晃荡着一个眼熟的怀表。陆朔惊喜握住,双手合十紧捂住它。“爸爸,怎么在你这里?”

“你给的坐标。”陆龙抱着她坐下,将她小小的身子完全搂在怀里。“当天我们就调试到你给的那个坐标,并且不久便接收到那里传出的信号,只有一秒钟,但足够芒刺追踪。”“登上岛后我们直奔坐标,拿走了这个,后面集团军想必也是侦测到那一边的信号才去的。”

“集团军是什么人?”陆朔疑惑。从刚才他说的话来解释,这个集团军似乎是敌人。

“不是好人。”

陆朔:……

爸爸,你真直接。

陆龙摸了摸她头。“这个事后再同你讲,说说你在这里过的怎么样吧。”

陆朔眼睛亮了分。“你想听?”

“嗯。”

“我在这里吃穿不愁,就是有个女人整天恶心我。”想到雷珊,陆朔挣扎的爬起来,认真严肃问。“莫默他们什么时候能跟我们汇合?”

“不知道,信号失联。”

陆朔朝他翻白眼,低头拿出掌上电脑。“早说嘛,好歹我也是血刺的机械师。”

陆龙依然不紧不慢的嗯了声,头抵在她瘦小的肩膀上,看她飞舞着比蝴蝶还灵活的手指敲键盘,禁不住出声。“不急。”

温热又灼热的气息喷在脸,陆朔耳朵一红,突然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不着急了。“那、那个,爸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讲。”

“嗯,你继续。”

陆朔:……

没用几分钟,便修复被人故意屏闭掉的信号,恢复血刺的无线电。

“冷刺,我们在25、54坐标。”陆朔摘过陆龙的耳机,跟副队通话,完了后想了想加了句:“完毕。”

无线电一阵吵杂声,紧接便是周佳佳惊喜的声音,有夸讲与埋汰。莫默则说马上到。

陆朔把耳机回给陆龙,抬头便看到他认真深邃的眼睛,心里啪哒漏了半拍。爸爸温柔的时候是妖孽,冷的时候是阎王,真是极端的让人难以选择。

可不管什么时候,陆朔发现自己都爱极了他,不管他是把自己绑单杠上,还是把自己吊起来吻,但是……“爸爸,你把我交给了科学院。”但是他居然把自己交给了别人!

无论他如何对自己,她都信任他,可是这么信任的一个人,最后还是把自己给了科学院,她避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逃过。以前没有那十年记忆,她不知道原由,现下想起,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

陆龙微怔,望着她的视线闪烁了下,便偏头看远处。交给科学院……她是想起来了吧?想起那十年。

回忆上半年那次战役,陆龙心里隐隐抽痛,苦涩像扎破的胆汁,让人窒息难忘。“对不起。”“陆朔,我很抱歉没有保护好你。”

国家兵器是一级保密事件,那次总统的宴会记者如云,受伤严重的她只有科学院才有可能让她拥有正当名义重新活过来,而在那三个多月中他用尽一切办法,无论是给上面压力还是人脉关系,都无法将她夺回来,直到他提出那个提议,才让戴校彬不得以答应。

陆朔确实是气的,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慎重的向自己道歉,那么高傲的人,一根脊梁挑起整个血刺的人,就这么向自己低头认错?陆朔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无法则怪,心里却不爽利。

“爸爸,能替你挡子弹是我的荣幸,为你死我也无怨言,可是你不能把我给别人,就算是尸体也不行。”

陆龙抱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无声宣言。

被勒得快喘不过气的陆朔,感受他灵魂的轻颤抖,看他低垂失去锋芒的眼睛,跟着难受起来,便索性不再想这些,用力的回抱他。“呐,爸爸,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不准再有下次。”

“嗯。”干涩、从喉咙迸出沙哑近乎哽咽之声。

“要是再有下次,我就不爱你了,我会找小三。”

“是情夫。”“不会有下次。”陆龙沉声誓言讲完,看到远处晃动的树叶在她耳侧亲了下,便松开手让她自己坐好。不管是小三还是情夫,都是见不得人的,上面还有一个正牌,想上位?直接送他进地狱!

“长官。”

“长官……”

从不同方向朝陆龙、陆朔汇集的几个刺头,纷纷向陆龙报道。

等人齐了陆朔看了下时间,没多嘘寒问暖与热络,直接跟他们讲解里边的情况,以及毒鸩的事情。“真正的毒鸩已经出现了,并且就睡在我对面的房间。”

“什么?”周佳佳惊异的张大嘴。

陆朔丢给他一个你看吧的眼神。就说了这事要放在血刺,没人会信。

苦着脸,陆朔把事情跟他们说了次,当然,隐藏掉了自己被雷珊调戏的事情。

“你是说,国内的那个雷庭,是真毒鸩的父亲?现在跟你住一起的雷珊,才是血刺真正的敌人?”周佳佳有点乱,莫默他们也乱,全盯着陆朔等待答案。

陆朔点头。“没错。”“而且雷庭不及雷珊的一半,虽然我还未见过她动手。”

“已经动手了。”收到无线电集团军的信号,陆龙严肃的看向陆朔。“有雷珊的照片吗?”对真毒鸩假毒鸩一事,陆龙是一无所知,现在集团军那边出现伤亡,足以引起他们重视。

陆朔崩紧弦摇头。“没有。”她避还来不及,怎么会去拍她照片。“不过她常拿着把扇子,喜欢穿旗袍。”

血刺的人:……

陆朔挫败。“好吧,我回去拍张。”

“不准回去!”随着陆龙的低呵,莫默他们均站起来,戒备的望远处。

就在刚才他们都听到了惨叫声,是集团军那边的人。

陆朔尽管没有无线电,但也感到他们的凝重,以及树林里弥漫的血腥味。

低压着眉半响的陆龙对王国锋严厉讲:“不能开枪。”

刚才同样与部下走散的王国锋拔出军刺,望着面前的美国人稳沉的道:“我知道该如何做,只是提醒你一句。”

听到那边传来的打斗声,陆龙看向莫默。“集团军已经失联一个,我们需要去帮助他们。”

“是!”

“爸爸?”陆朔不解。刚才他不是说集团军的人是坏人?

陆龙握住她手。“有时间再跟你解释。”“出发!”

被他拖走的陆朔,跟着跑了阵,在跑出林子后挣脱陆龙的手。

陆龙停下脚步沉默看她。

陆朔吞了口唾沫,认真的讲:“爸爸,我得回去,必须回去。”

“我不会同意。”陆龙斩钉截铁的拒绝。

“我有非回去不可的理由。”陆朔看看莫默他们,急得团团转。“爸爸,你带默默他们赶紧去帮那个什么集团军吧,我不会有事。”

“这事没有商量余地。”

“爸爸!……”

在她急皱眉不能和平解决时,陆龙沉静的讲:“陆朔,你得为我们想想。”

你得为我们想想。柔和又似轻叹的话,让陆朔怔忡说不出话。她有想过,他们会担心,可她能保护好自己,但在陆龙说出这话后,她明白了一些什么。自己总是自以为是往危险的地方钻,却让他们极力善后掩护,如总统府事件一样,那个时候陆龙可能会有办法躲过子弹,自己却替他挡了,最后又责怪他把自己交给别人,现在同样,好不容易离开毒鸩与萧郝和他们汇合了,却又要回到那个狼窟去。

“这件事真的非常重要,不仅是我个人,关乎到这个岛上所有人的安危。”陆朔有犹豫,最后还是选择回去。望着陆龙冷酷的面孔,一步步往后退。“我保证很快就会再次跟你们重逢!”说完转身跑掉。

看她越跑越远,陆龙握着血刺的手紧崩的更加厉害,紧抿的薄唇低冷吐出一字。“走!”

推荐好友雪雪的书,妹子很粉嫩,很好调戏,哈哈。

《霸爱之心机嫡女》蝶舞依雪

正常的情况,这将军府嫡女朱颜惜,上有皇后姨娘撑腰,下有忠仆随从,内有父亲珍视,外有显赫家族,按道理,应该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如鱼得水,生活乐无边。

但是,事实却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大小姐,饱受妾室欺凌,同窗羞辱,目睹母亲出家,胞弟惨死!

那天起,她收起了天真良善,步步为营。

《魔王绝宠狂傲妃》蝶舞依雪

神女遇上魔王,爱情,因使命不同而夭折。他杀人,她救人,疲惫的身心,神女逃避地自毁(真相是什么,敬请关注)却被异世的一抹灵魂误打误撞地飘荡进神殿而后占据,当异世的灵魂成为了神女时,却因何封锁了职责,神魔各界香消玉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