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谁看挖了谁眼睛/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八章 谁看挖了谁眼睛

陆朔捂着剧烈的心跳,感到陆龙及莫默他们与自己背道而驰时,反头看了他们一眼,才继续往回走。很快,不需要多长时间,只要将那事情做完,她才能安心离开。

从窗户翻进房的陆朔,问1009号:“有人来过吗?”

“没有。”

“萧郝、柳如云他们回来没有?”

“没有。”

“你可以出去了。”

“是。”

没多余的废话,1009号出去,陆朔找出衣服迅速洗了个澡,将痕迹清洗便躺床上,想今晚及明天的事。

集团军?能跟血刺一起出任务的人,肯定也是挺厉害的吧?爸爸为什么说他们不是好人,却要去帮他们?难道是像当时黑鹰与血刺的关系?

信息量太少,陆朔想不透,便索性不再想他们,想明天自己要做的事。

这里最大的隐患是雷恩,在离开前,她必须保证萧郝是安全的,能够全身而退。

**

昨夜岛上有人侵袭,有死伤,事件应该是挺大、挺严重的,虽然陆朔知道血刺完全可以处理好那些事,可……太平静了。

看如常吃早餐的萧郝及柳如云,照样妖娆治艳的雷珊与她的保镖?情人?炮友?的雷恩,陆朔疑惑将滚烫的鸡蛋在手心里滚来滚去,企图让它快点变凉些。

雷珊被她的可爱举动萌到,暧笑的让雷恩去帮她剥鸡蛋,还说:“小朔朔,这鸡蛋滚烫的时候吃更好。”

陆朔抖了一身鸡皮疙瘩,看到依言走来的雷恩,无视的叫来1009号。

1009号现在是她的专属侍从,感应到她的召唤,便走过去。

“把手伸出来。”

1009伸出左手。

疑惑她要做什么的萧郝、柳如云、雷珊都望着她。

陆朔又滚了下鸡蛋,觉得能拿起它时,便握着它往1009手臂上重重敲去。

“咚。”隔着一层高度防真人皮,撞击手臂的鸡蛋还是发出一声轻微响声,鸡蛋壳应声而碎。

萧郝:……

柳如云:……

1009号:……

雷珊兴味的笑起来,看她慢悠慢悠的剥鸡蛋。

陆朔把鸡蛋剥好,吃了口才讲:“确实滚烫的要比较鲜嫩。”

“呵呵,小朔朔果然做什么都这么独树一支,真是太可爱太完美了。”

呕……肉麻的陆朔差点把鸡蛋吐出来,为避免这样的事件真实发生,她迅速吃完早餐钻进机械室里。

收到她视线的柳如云也不紧不慢的吃完早餐,说了句:“你们慢用。”便也进了机械室,看到正在忙碌的陆朔。“小机械师,你又想做什么?”

陆朔停下手看他。“我上次问你要的全金属片弄来了吗?”

柳如云从里间的杂物间搬出包不大,却挺重的包裹给她。“你要这个做什么?”

拆开包裹确定是自己要的东西,陆朔便抱住包裹,不信任的看他,直言讲:“不告诉你。”

“这么不信任我?”

“你的可信度是零。”说完便坐回电脑前,把包裹放在自己能看到的地方。

柳如云挺受伤的看她,提醒的讲:“暴风雨很快就会来临,你小心点。”

“嗯。”

见她紧盯着电脑,柳如云犹豫下,没再说什么,离开机械室由她卖力奋斗。

陆朔是真的忙,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弄出不少繁杂的代码,并且还要将它们拷贝上千份,然而这还不算完。

一上午,陆朔盯着电脑的眼睛都没眨过,姿势也未动下,直到完成最后一组代码才停下不断活动的手。稍做休息,又听到1009号叫自己吃饭,便将代码进行拷贝,而她趁着这个当出去吃了饭。

一顿饭的时间,性能很好的电脑已经完成了三千份的拷贝,陆朔取下一片指甲大小的金属片,叫来1009号。

1009号走进紧闭的机械室,进去时将门关好才走向她。“我虽然是机械人,但好歹也是人,你下次敲鸡蛋可以在桌子上敲。”没有人,1009号如常人的跟她抗议。

陆朔真天可爱的笑道。“在你身上敲各种高大上嘛。”“来来来,早上欺负你了,现在给你块好东西。”说着抛出手里的东西。

1009号接住,打开手掌看到块金属片,不解的看她。

“有什么感觉?”陆朔笑眯眯的问,似疯狂研究十几年,终于能见到成果的科学家。

1009号掂了掂金属片,仔细感受的讲:“感知更清晰了?”

陆朔笑容加大。“没错,它就是能让你们感知更加明确,几近于人的感受。不用保养、不用更新、不用安装,你只须拿着它就能实现愿望。”

“给我的?”

“嗯嗯!”

1009号怀疑。“你有这么好?”“说吧,要我做什么?”

陆朔:……

一台破机械能别这么装逼么?“把它们分给你的同伴,我想它们会喜欢。”陆朔把三千份金属片推到它面前。

1009号望着金属片没说话,沉默的看她。

陆朔拍了拍它肩膀说自己的大计划。“我已经拉拢了你,现在我需要你拉拢它们,这样的诱惑,我想它们会感激你。”

这样1009号才点头。“我会帮你分给它们,条件是你以后不准再拿鸡蛋敲我。”

“没问题,快去吧。”陆朔笑得跟朵花似的,半它推着出去,在它要走时叮嘱一句。“别让人发现了。”

把1009号赶出去,陆朔收敛起唇边的笑,拿出“怀表”看上面的时间。

现在她不能信任何人,柳如云和1009号,很抱歉,希望你们强大的内心,不会在意我这些小事。

**

“老板,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雷恩向雷珊恭敬又带着些强制意味。

坐在阳台上的雷珊望着那片天堂鸟,答非所问。“这片花田明天就应该全开了。”

雷恩看了眼花,继续讲。“总人数虽只有二十八人,可昨晚我用了三个人都只解决掉一个,我们不可调以轻心,况且我们出来的也够久了。”

“啧,为什么总有一些无聊的苍蝇围着我转?”雷珊失了看花的兴趣。“原想让她多消遥两天。”

“老板,我们什么时候走?”

“走?”雷珊看他,思考了半分钟才开口。“刚好陆龙和萧郝都在,这两个男人对她意义非凡,既然她不想体会极致的欢愉,就让她体验一下刻骨铭心的痛处吧。”

雷珊起身往房里走,问后边的雷恩。“萧郝人在哪里?”

“地下制作厂。”

“哼,他们再怎么玩花样,也是无用功。”雷珊冷笑了下,在进房后朝雷恩讲:“去把她带来。记得温柔些。”

雷恩没什么异样情绪的服从命令,转身去找她要的人。

做完一切事情的陆朔只等天黑离开,正在房里享受难得一刻的放松,看天空翱翔的鸟,心也跟着飞了出去。

看时间,下午三点二十分。

爸爸,再几个小时我们就能见面了。陆朔闭了闭上午用过度的眼睛,刚抛开一切想要假寐一下,便感到走向自己房间雷恩,顿时安逸全无,扑到床上拿出军刀放衣服里。

操你奶奶的,就不能让她安生会儿吗?

门被礼貌的敲响,陆朔盯着门憋气。

“陆小姐,老板请你上去一趟。”雷恩站在门外,看着门恭敬的讲。

又是老板,这别墅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就有两个老板了。陆朔感觉不安,拔出匕首握在手里,对门做出防卫动作。还有几个小时,她不想出现任何的意外。

雷恩又敲了两下门,耐心尽失,握住门柄试着开门。

陆朔看转动的门把,凝神屏息,微弓的背蓄势待发。

门从里反锁,雷恩没能打开门,后退两步撞门,将老板的命令抛在脑后。

门大力振动,门底下的影子时远时近,早将他分析透的陆朔艰难吞吞口水,握着匕首的手心出了层薄汗。

“碰!”终于,在雷恩撞第三下时,门带着灰尘飞扬被撞飞。

木屑许多弹到陆朔身上、脸上,但她不仅没退,反而迎风窜上前,用第二套拳体操中的回旋踢动作,迅猛将雷恩踢出门口,在他踉跄后退时紧接一脚踢中他伸来挡的双手,后空翻落地时狠狠踢中他下颌,将人踹下护栏。

接连三下连环腿将对手踢个措手不及,陆朔落地双手握拳,势若脱兔抬脚猛踹单手攀住护栏的手。

雷恩摆动身体往旁边移动,攀着栏杆的手往上使力,双手不断交替躲避她接连的攻击。

陆朔连翻了几个身都没踢中他,受到撞击的护栏坚实发出“碰碰碰”的巨响,偶有几片木屑被大力的踹飞,却不能拿吊在下面的雷恩如何。

对他不能手软、不能歇气,必须速战速决的陆朔扫了眼就快到转角的走廊,在又一脚踢出去时,握着匕首的手臂高高举起,狠狠扎进攀住护栏的手。一刀从手背直穿木杆,厚实的实木栏杆底部都能看到刀尖,足可见这招她用了多少力。

血迸发出来,满身是汗的陆朔刚吸口气,握着匕首的手还未松,就感到一股巨大的风力随着黑影朝自己袭来,未等她看清便被摔了出去。

绕过栏杆翻身上来的雷恩站定地上,要走向地上挣扎着起来的女孩时,手上受阻,反头看到被钉住的手似才知道有这么会事,皱了皱眉便无事的将匕首拔出来。

看他像拔一把插进木头并非刺穿他手掌的匕首的雷恩,陆朔瞪目结舌,反应过来惊恐的连爬带滚站起来,吞口唾沫的摆出攻击姿势。

操奶奶的,他不知道疼吗?这等恐怖生物到底是什么?!

雷恩将带血的刀随手扔地上,落地时撞击地板发出清脆的弹跳声。

出了一身热汗和一身冷汗的陆朔,紧握的拳头微微发烫,低视他手上滴滴答答流下的血,知道僵持的越久,自己那点干劲与对胜利的自信就会更少。

喉咙有些发紧,陆朔不时瞄向血淋淋的匕首,凌厉看向雷恩时再次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匕首。

脚下用力窜出老远的陆朔,感到一道风与自己同时动起来,提着心当她握住刀柄时胜利的笑起来,但在她拿不起刀时抬头看面前的雷恩。

雷恩踩着刀身,外国人特有的深邃五官没多余表情的望着她。

陆朔重新看回面前的鞋,又抬头冲他露出个笑容,便一个扫膛腿直击他小腿部,同时抓着刀的手没松开,打算下一刀直接插进他心脏。

只可惜陆朔这一脚没踹中,被他劈开便从他胯下擦了过去,紧接双腿被他提起,地上的匕首被踢下了楼。

倒提着她的雷恩,伸长手臂避免她攻击到自己,便直接将人提进雷珊的房里。

听到外面打斗的雷珊,未一点好奇与担忧,女王般的坐沙发上等他们进来。

雷恩抓着跟泥鳅似的女孩走到雷珊面前,没有松手。

陆朔看到雷珊破口大骂。“雷珊!你到底想干嘛!”

倒吊着人的说话很费力,再加上她现在很生气,吼得很大声,口水就有点不受控制。

雷珊打开扇子挡住她横飞的口水,等她骂完才移下扇面,责怪的看雷恩。“不是说了要温柔吗?”

雷恩如实的道:“已经很温柔了。”

“雷珊,你别装,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雷珊看陆朔时笑盈盈,与她满脸怒容形成鲜明对比。“哦?我倒是十分好奇在你心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说说看。”

陆朔极力往上翻身,像只要跃龙门的大鱼。“你爸缺钙所以你缺德,还无节操无下限,就该拉去人道毁灭!”陆朔气呼呼还想骂,但耐何肺活量有限,在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下,她急切的需要换气。

陆朔说的这些话不只是口头上图个痛快,而是她真想这么骂她。雷庭那成不了大事的人就不说了,雷珊她确实缺德。不是因为她是毒鸩,不是因为她对父亲的死毫不在意,而是……她将雷恩的痛觉弄没了!

思想机械人,只是局部机械化,可以说是七分人类三分机械,现在他连人类基本的痛楚都失去了,还能算是思想者吗?而她竟然还能跟他交合,节操都掉在地狱去了。

对她的谩骂,雷珊不以为意,脸上笑容不减。“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你成功让我知道了什么叫恶心!而且是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

“是吗?那么下面的事,恐怕会让你更加恶心。”

陆朔睁着充血的眼睛瞪她,晃动着身想一脚踢烂她恶心的笑。

看到她满目狰狞的雷珊,细长勾人的眼睛闪过抹狠厉,往后靠沙发上便对雷恩讲:“交给你了,好好表演吧。”

什么给?什么表演?陆朔看她终于退去那恶心人的笑,疑惑的看她和雷恩。

雷恩还提着她脚,在听到雷珊的命令,停顿迟疑了下,很快,就一瞬间的事,接着便找出绳子绑住她腿。

陆朔挣扎,踢腿踹他,即使踹不到也不安生。

“雷恩,你什么时候这么弱了?用得着绑?”看他们两个拉据的雷珊有些不耐,摧着他。“快点。”

听到老板的命令,已绑好腿的雷恩,用血流不止的手按住她双手,还是困绑住她四肢。动作间,鲜血蹭得她露衣服外的肌肤一片血红,画面着实有些惊悚。

被莫名绑起来的陆朔不明所意,本能的不喜欢被束缚,在地上扭得比条虫子还厉害。

绑好人的雷恩掐住她下巴,看她愤怒的小脸凶神恶煞,眼里有丝犹豫,似在想该不该进行。

陆朔此时已从炸毛的猫升级为发疯的狮子,看到人就咬,根本没空注意别人的情绪。“拿开你的脏手!”

听到她骂声,雷恩目露凶光掐住她脖子,大力将她按地上。

无法呼吸的陆朔猛烈挣扎,绑在一起的手用力咂他。

雷恩无视她微小的力量与乱动的身体,凶狠掐住她纤细的脖子死死按住,未留一丝余地。

窒息越来越强烈,两眼圆睁的陆朔脸涨成猪肝色,挣扎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雷恩够了,弄坏了她,十个你也是垃圾!”雷珊微怒的说完,拿起了桌台上的电脑。“开始吧,已接连接了他们两人的信号。”

雷恩被迫松手,在她捂着脖子剧烈咳嗽时,穿了洞的手抓住她衣领用力一扯,直接将衣服撕开。

扣子在面前欢快的跳舞,佝偻着身侧躺着的陆朔,在看清眼前弹跳的是什么东西后愈加疯狂起来,顾不得一呼吸就会疼痛的喉咙,拼命挣脱雷恩的手往外滚去。

对她的困兽之斗,雷珊用不比柳如云差的手法,攻克萧郝与陆龙两方的信号,强行跟他们通话。

手指最后轻轻一点,电脑上方弹出道全息投影,雷珊把电脑放桌上,叉叠着腿斜靠沙发背上,在他们惊讶的神色下以强者姿态的讲。“陆龙大校,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会面与交谈。”

正在看着部下替集团军伤员换药的陆龙,在苏仲文的急促叫喊声下,看向亮起的视频通迅。

陌生的女人,陆龙谨慎的没有说话。

雷珊主导一切的继续讲:“我是雷珊,我想昨晚陆朔已经告诉你我是谁了,我就不费时间再做自我介绍。”

“你想干什么?”知道她就是毒鸩,陆龙视线更冷了分。

微微一笑,雷珊似羞涩的展开扇摭住半边脸。“想让你与萧郝看场现场直播而已。”说罢缓慢的伸手,对着他与萧郝两人媚惑一笑,轻巧按了一个按键。

“不要!”被雷恩反制住压在地上的陆朔像鳗鱼一样游动,在看到雷珊动作时用所有肺活量大吼。“你们谁他妈的敢看我挖了你们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