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复活岛鏖战之沉默/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 复活岛鏖战之沉默

“果然是你的风格啊,现在这样的境地还能逞凶。”雷珊身子一斜,手肘着枕头悠闲享受的看她垂死挣扎。“不过我想很快你就会知道怎么求人了。”“雷恩,你还在磨蹭什么?”

被她咬了一口的雷恩,膝盖抵着她腰部,一手将她脸按地上,在听到雷珊的命令后,将她破烂的衣服扯开。

陆朔低吼,被按住的头因反抗而不住摩擦地板,额头渗出了丝丝血迹,另肩肘死死按住半挂在身上的外衣,用尽全力不管他如何扯拉都纺丝不动,即使整条手臂被扭曲压制到脱臼,肩头被衣服与地板磨烂,都未松懈一分,仿佛那就是她死守的领地,即便死在当下也不会退让半步。

那是她最后的尊严,她绝不!绝不允许自己落到如此不堪入目的境地!

而陆龙在看到被压制的陆朔第一刻,便一拳揍倒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名集团军伤员,让苏仲文关了电脑便冲了出去,将王国锋的话甩在身后。

同样的,不需要长官命令,刺头们迅速拿上自己的东西跟在后面。

被周佳佳包扎到一半的集团军伤员张着嘴看他,见他们一下就消失视线,只得自己动手把绑带绑好。

另一边的萧郝早咂了电脑往别墅赶,途中控制别墅里的机械人进去救人,即使它们只能够拖延几分钟,但哪怕只有几秒也好。

电脑显示两方都已强行关了通迅,雷珊并不着急,看向逐渐安静下来的陆朔,提醒雷恩。“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我想看到她最绝望的表情。”

抵在背后的膝盖几乎要将自己背脊压断,浑身是伤的陆朔紧咬牙根,视线死死盯着沙发上的女人。

雷珊被她看得不舒服,调整了坐姿。“雷思,我只要结果,不需要过程。”

“是。”雷恩偏头看了下沙发上的老板,放弃她的衣服,去脱她的裤子。

腰椎被他压制的太久,早已失去感觉,陆朔在感到他覆上腰间的手时闭上眼睛,如了雷珊的愿。想让我绝望?你做到了,可我就算是死也会拉个垫背的!

“碰!”就在雷恩要剥下她最后的尊严时,门被大力撞开,紧接着一片枪声充斥陆朔耳朵。

1009号对准躲开的雷恩,子弹追着他飞,一刻未停过。

雷恩移动速度很快,1009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在他试图跑向自己时,抬起另只手,五发齐射,打中了他一枪。

胸口上穿了个洞,小股血源源不断从雷恩身上冒出,可他连看都没看,不可阻拦的跑向1009,跟它近身搏斗时扣住它左手臂,用力一折生生将它折断,紧着翻到它另边以同样的手法折断它的手,再一脚踢断了它脖子。

解释决掉1009,雷恩抓住地上的陆朔催沙发上的雷珊。“老板,我们该走了。”

如愿看到她的极致绝望、愤怒,雷珊没有任何停顿,动身跟雷恩走。

急着离开的雷恩打开门又停了下来,缓缓后退。

“砰!”经过改良的霸道子弹,冲激得雷恩后退半步。

萧郝用枪抵着他额头,将他逼进房。

身上又多了处枪伤的雷恩,护着身后的雷珊后退,没有为自己的伤皱一下眉,熟视无睹的样子让萧郝微微吃惊。

看到这么快就赶来的萧郝,雷珊打开扇子笑了起来,一点惧怕之色都无。

萧郝扫了眼屋里的1009号,便看向雷恩身上两处不轻的枪伤,向他伸手要人。“把人给我。”

雷恩迟疑,看他手里的枪,想到身后雷珊,犹豫不决将肩上的人放下来。

见变得沉静了无生气的陆朔,萧郝拿枪的手不可察觉的动了下,紧盯着她被雷恩推过来时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接。

将她推送出去的雷恩,却倏的把人往后扯扔给雷珊,自己一手肘打掉萧郝的枪,将他冲撞地上。

雷珊展开手臂接住陆朔,扣住她双手就绕过打成团的萧郝、雷恩走出房间。

“陆朔!”被雷恩按倒地上的萧郝眦裂望着被雷珊带走的人,想将她唤醒。

雷恩抬起被他制出的手,一拳重重挥下,将他头打偏。一拳打中,雷恩不停手持续碰击,几欲将萧郝的头骨打碎。

眼角被打破,血迅速充斥眼球,红着眼睛的萧郝突然绝地反击握住他拳头,淡薄却将人置之死地的望着他,硬生生将比自己高大壮实的雷恩手掰折。“嚓”的一声骨头错位声。萧郝制住他一边臂膀将他推起艰难翻过身,一个过肩摔将他翻地上。

骨折与摔伤未让雷恩的动作丝毫滞碍,只是右臂使不上力。他见着急往外走的萧郝,伸出另只被陆朔的刀扎穿的手握住萧郝小腿,大力往后拖。

心急如焚的萧郝反身毫不留情踹他头上,将脸上的伤十倍还给他。

雷恩不知道疼痛,死缠着他不放手,将他掰倒又迅猛攻击。

陆朔如果被雷珊带走,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萧郝发狠的一拳头重击他胃部,动用思想控制别墅内的机械人去拦截雷珊。

而外边雷珊带着陆朔匆匆下楼,看到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机械人,不屑冷笑。

“几个低级的程序而已,也想挡我的道?”雷珊扇子“啪”的一下合起,手指翻转拿着扇面对向他们,“砰砰”几枪先发制人的射击。

被她要中的两个机械人意外阵亡,透过身体的弹洞有光线照射过来,但雷珊击中的并不是芯片,想是她这枪经过特殊处理。

见她开枪,半思想机械人自杀式的冲向雷珊,要去抢她手里的人,同时武力型半机械人拿出重武器对准雷珊扫射。

雷珊枪法精准打掉冲向自己的半思想机械人,在半机械对她开枪时,拿手里的人做挡箭牌。

看到陆朔,那些机械人果然不敢开枪。

雷珊冷笑道:“开枪啊,我不会让她死的。”

半机械人迟疑半秒,丢掉枪同样以自杀式的方式赤手空拳攻击雷珊。

被他们近身的雷珊躲避它们,趁着空隙向他们开枪,

那把小小的扇子不知是采用什么原理结构,在开了这么多枪后仍然有子弹,并且她一点没保留。

很快,有所顾及的机械人被全雷珊打死。看着地上的尸体,雷珊从容的扇子一转,握住扇柄嘲笑道。“想耗光我的子弹?我这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说完便拉起手里的人往外走。

“嗨喽。雷珊小姐你这么急着去哪里?”柳如云站在他那辆铁皮车里,趴在车顶微笑友好的向她打招呼。

雷珊看到外面的柳如云微怔,却也很快镇定下来。“柳如云,你以为就凭你也想拦住我?”

柳如云摸摸下巴,虽然身形瘦削,但他做这动作一点不显猥琐,倒有几分仙人掐指一算之气度。“当然不仅是我。”说着看向她手里死气沉沉的陆朔。“小机械师,你要一直这么保持沉默吗?”

陆朔掀了掀眼帘,瞧了他一眼又垂下头。

从落到雷庭手里的那一刻起,她尝到自己以前无法体验与想像的事,无论是尖刀缓慢撕拉开自己的皮肤,鲜血迸出,还是屈辱的掴掌,她心里总对自己讲,她早晚有天会还回去,可最后雷庭就那么死了,死了能抵消一切罪过?他死了自己确实不能如何,可心里总憋着那股屈辱,无处发泄。

这时她想到爸爸说的话,所谓勇者就是做常人无法做到之事,于是她想成为一个勇者,只要成为勇者,那股屈辱才能成为荣誉,才能从她心底根除。所以当她被萧郝掳来这里时,在探测到柳如云的思想后,毅然决定留在这里,因为她知道真正的毒鸩很快就会出现,来找萧郝和自己。

萧郝代替她父亲成为另一支庞大的机械军团,是她不可忽视的对手,并且有柳如云在一旁协助,又占领复活节岛的肥沃资源,不用多久萧郝便可成为与她旗鼓相当的强敌,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于是她潜伏下来,在冲动把柳如云打了顿后,还和他维持表面平静,两人相互利用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她最终用新概念编程为萧郝写了套代码,做好一切迎接毒鸩的准备,包括最后违背爸爸的命令回来,都是想完成她多日等待来的事情:杀了毒鸩,成为勇者。

但最后她不仅没能杀了雷珊,还落到她手上,被雷恩剥夺衣物,在两个自己最在意的人面前,如此羞辱自己,将她的高傲贱踏脚底,尊严在自己无能为力时破碎,无能的由雷恩将它们一点点清除,无能的闭上眼睛,将眼泪憋在眼眶里,即使滑落也想维持那虚无的尊严。

没有人看见,并可当没发生过,她不会承认那一刻的自己,更不会让爸爸知道她有过如此软弱不堪的境地,她是余刚的女儿,血刺开辟者的血脉唯一延续者,同样也是这代血刺指挥官的女儿,一个十九岁扛起血刺的传奇,这么一个强悍无所不能的男人,他的女儿或者是……总么能如此软弱?这样的她如何能安心理得站他身边?

她沉默,沉默的看着1009号冲进来,不管是萧郝的命令,还是它自己如此急切,她感激它,却沉默看着它被雷恩打残。再后来她看到萧郝心疼的眼神,在他伸手要接过自己时,便知道他会被雷恩攻击,但仍沉默的看他被雷恩击倒,在被雷珊带走时听到他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喊自己名字,像守着自己地盘的野兽终于嗷叫,目的不是驱赶窥视他领土的敌人,而是想将她唤醒。

可她仍是选择沉默,她看萧郝愤怒的反击,直到看不见他,在大楼下迎接想要救自己的机械人,看它们因为自己而放下枪。想让它们直接开枪,不用顾及,但她还是沉默的什么没讲,看它们一个个被雷珊解决掉,听她嚣张不可一世的话,冷笑的看她走出房间。

她感应到外面的千军万马,这时竟然想笑,有些感谢柳如云,至少他这个疯子也是想跟毒鸩一决高下的,那么这么来讲,是该庆幸他是疯子,还是他是柳如风的弟弟?

不过她还是沉默,她想,她什么都不想去想,她想休息。

雷珊见她不说话,温柔搂住她,望着柳如云笑得治艳。“小朔朔似乎不想理你哦”

柳如云皱眉,看她垂着眼帘,毫无以往那般伶牙利爪,心里微顿,对她的沉默十分不习惯。

如果说莫默他们是看着她长大的,那么柳如云则是陪伴她成长的,一明一暗两不相见,却比莫默他们更先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斗了近十年,虽然更多是自己在逗她,但看她一步步成长,到现在能与自己敌对时,同样和她一样,生出股强者惺惺惜惺惺的感情。

那次她麻利的出手,将自己一下咂破脑袋,他是真意外她会那样做,那么干脆不顾后果的举动,在看到她无畏的成长同时,也看到她年少轻狂的一面。引来毒鸩要说报复算不上,他跟一个小孩计较,不是显得他太没气度,如果那样不是和雷庭一样?他这么做一个是想解决毒鸩,二个是想给她些教训。

然而雷珊的到来却实如自己愿,成功的恶心到她,可现在这样的结果却是出乎他意料的。

柳如云盯着陆朔看了半响,知道要从雷珊手里救人,单靠外来力量是不行的,得陆朔自己配合,不然又会发生刚才屋里的事。想了下,听到楼上打斗声的柳如云抬头看去,大喊。“萧郝你再不来人就要被掳走了!”

“碰!”落地窗被一件东西咂破,重物随着玻璃碎片狠狠摔在地上。

地上的两人看被人扔下来的东西,一个优雅微笑,另一个隐去笑容,却也未慌乱。

看到死掉的雷恩,雷珊并未在意,在萧郝跳下来时不怒不急的讲:“萧郝,雷恩最后不是什么没做成吗?又没有把你的小情人怎么样,你这么生气干什么?”说着展开扇子掩嘴,一双勾魂的眼睛带着浓浓笑意的望着他。“再说,当初我可是想要你来的,可你拒绝了,我才勉为其难将小朔朔这么完美的人给雷恩。”

听她提及这事,萧郝紧握的拳头又紧了分,看衣衫褴褛沉默的陆朔,暗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雷珊。“把她还给我。”

“还给你?”雷珊有些新奇,像他在说什么笑话,咯咯笑了阵便瞬间沉下脸,拉着陆朔往后退。“想要人?先过了他们再说吧,失败的实验品。”阴狠讲完,雷珊扯起陆朔往后跑,同时五个雷恩凭空出现,挡住萧郝及柳如云的道。

五个金发雷恩,以不同的手势拿不同型号的枪,可见他们都是独立的。

萧郝与柳如云惊讶望着突然而至的雷恩,又看地上死掉的雷恩,不法解释这个事情,但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解决它们,才能去追雷珊。

一个雷恩就让萧郝够呛的,五个同时打起来,萧郝就算是有再强的战斗素质,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萧郝狂嗥一声,在他们开枪时召唤几具机械人挡住自己,同时奋激涌进,直奔向他们,在一片枪声下不断有机械人倒,很快又有新的替补上。

而柳如云坐进他的铁皮车里,唰唰飞快按了几个按键,敞篷车便缓缓升起顶,变成封闭式连窗户都没有的大块头车。

他开着车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械人和萧郝靠拢时,冲过五个雷恩往雷珊跑的方向追去。

而血刺一行人迅速赶到别墅,看到那条熟悉的巨大蟒蛇在对付五个相同面貌的男人,均没有再前进一步。

那五个男人他们昨晚就对手过,是偷袭他们与集团军的人,当时他们都是分散式被攻击,以为是同一个人袭击他们,现在看来,他们昨晚并不是遇到鬼,而是被两个或是几个以上的人攻击。

对这条蟒蛇血刺这支小分队的人都有阴影,尤其是苏仲文。

现苏仲文看它势如破竹的攻向其中一个男人,禁不住双腿微颤。其他几个刺头心里也是不好过,远远望着翻腾似巨龙的大蛇,个个紧崩,等候长官命令。

陆龙明白部下们的心情,扫了圈别墅,没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与雷珊,便带刺头们绕过战争激烈的一蛇五人。

“人一定没走远,分开搜索。”发号施令的陆龙,与莫默他们几个呈孤形分开行动,在要走时看了眼大片天堂鸟花田才前进。

雷珊带着陆朔在草原上奔跑,待见不到他们打斗时在手腕上的变合器上按了下。

没多久一架直升机飞出她们视线,缓缓停在一座小山头。

陆朔看到直升机,眼珠动了动,抬头看向急切往直升机跑的雷珊,露出个鬼魅的笑,如冤死的亡魂找到债主,琢磨要如何慢慢弄死她。

直升机越来越近,陆朔在雷珊松口气时的当,“唰”一下反扣住她手臂来了个过肩摔,将她狠狠摔地上的同时踢开她的扇子,一腿不留情踩住她脖子,只要她一用力便能送她西去,不过没那么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