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复活岛鏖战之暴发/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章 复活岛鏖战之暴发

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死去。就这么窝囊的死掉,陆朔都不好意思浪费国家的土来安葬她,还是让那些价格高昂的灵位让给有需要的人吧。

沉默,并不是放弃,不是绝望,而是在养精蓄锐。她在等身上的伤自愈,寻找时机将脱臼的手臂接起,再等它恢复本来的样貌,现在她全身上下除了被扯烂的衣服,已经毫发无损,在对付这个女人时她可没保留任何的力气,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弄死她!

陆朔在她反抗时重重踢了她腹部一腿,在她疼得捂住肚子时,一把抓起她衣领,狠掴了她一耳光。

被打偏脑袋的雷珊啐了口带血的唾沫,脸上多了道五指印,可仍旧微笑的看她。“小朔朔,做女人可要温柔些哦,不然会没男人喜欢。”

“啪!”陆朔没犹豫,给她另边脸上又是一巴掌,把她打对称了才冷笑的讲:“没关系,我是女孩,你才是女人,而且是没节操的女人。”

“呵,现在的你跟刚才的你可是截然不同,怎么,你觉得你能全身而退吗?”

陆朔更加嚣张。“怎么就不能?难道你还期望雷恩会来救你?”“哈哈!我告诉你,既使雷恩比萧郝强一千倍,也不是成千上万的机械人的对手!”

“我想未必。”“雷恩同样是思想者,萧郝能做到的他同样能做到。”雷珊说完挥开她的手,要起来。

陆朔死死按住她,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嘲讽。“雷珊,以为我不知道?那些机械人早被萧郝控制,而就在刚才,你们把我掳进房之前,1009号就已将全金属防感器给了它们,雷恩想反噬?做梦!”说着胡乱抓起地上的石头,挑了颗尖锐的抵住她脸,细眯起眼睛瞧她,看她终于没了那恶心人的笑,才大快人心更加嚣张。

这便是她决定回来的原因之一。她是为萧郝写了个编程,但是如果雷恩也懂得合体,那么便一切都无用,她必须保证这里的机械人都听从萧郝的话,所以才会急着写出那套编程,最后用全金属片做载体,再由1009号将它们送到每个人手里。

“父债子偿,父债子偿,你是雷庭的女儿,替他偿还理所当然吧?”发狠的陆朔将石尖戳进她肉里,在看到鲜血流出来后,更加兴奋的跟她算总帐。“当时我对雷庭说过,会十倍还回来,他一共欠我十个耳光,你刚才还了两个,另外还有二十刀,当初我扎穿你老爸的眼睛,算还了一刀,不过他还欠我十枪,十枪?你说我划烂你的脸之后,该往哪里打呢?嗯?”

脸上的痛未给雷珊造成任何影响,她烈焰的红唇嘲讽的上扬。“小朔朔,原来你还有过那么狼狈的时候啊?被我那个无能的父亲?”

陆朔脸色一沉,未等她说完便扣住她脑袋撞击地面,一下不解恨又接连撞了几下,直到她头发凌乱地面被染上大片红才停手。“毒鸩!”一声从喉咙迸出的怒吼,伴着一道道清亮的耳光声,在空旷的草地上有节奏的此起彼伏。

“啪!”“这是替我父亲打的!”

“啪!”“这是替我母亲打的!”

“啪!”“这是替我哥哥打的!”

“啪!”“这是替被你害死的无辜人类打的!”

“啪!”“这是替血刺所有战友打的!”

“啪!啪!啪!”“这三个是替我自己打!”

陆朔掴得痛快,把雷珊打成猪头,心里那股憋屈气才消。

只是她这豪迈的举动,成功震住找来的血刺一行人,还是柳如云。

听到长官找到人的莫默他们迅速跑向他的方位,一钻出树丛就看到他们的机械师左右开弓,那个霸气啊,让他们提着的心均落回肚子里。

还好还好,还有心情跟力气打人,看来无大碍。

周佳佳扛着枪,吹了声口哨。“小美人这是终于暴发了啊,用枪多逊,这样打着才过瘾。”

苏仲文瞟了他眼,凉凉的讲:“过瘾你也去打啊。”

“切,打女人拿用我这个纯爷们动手?有小美人就成了。”

对两个部下的拌嘴,陆龙没松懈,黑眸扫了眼无人机,落到了那辆比普通车大,比坦克小的铁皮车。

铁皮车里的柳如云同样紧盯着血刺他们,悠闲枕着头的手慢慢放到了控杆上面。

正是怒发冲冠时,陆朔未发现悄声出现的两路人马,挥了挥打疼的手,便扔下头上沾着草屑狼狈不堪的雷珊,捡起被自己踢远的扇子对准她。

嘴角流血的雷珊看到她拿扇指着自己,仰天大笑。“哈哈……你想杀我吗?”

“我想喝你的血,但我怕你的血荼毒我。”陆朔居高临下、胜气凌人俯视她,视如她蝼蚁。

雷珊还在笑,边笑边费力的坐起来,看她的眼里充满不可思议。“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陆朔一脚把她踢倒,握了握扇子想结果她。多留她一分钟就让她恶心一分钟。

摔倒的雷珊还在笑,看她气急败坏挥着扇子时,迳自摇晃的站起来。“别白费力气了,那是指纹枪,只有我才能用它。”

陆朔愤愤甩掉扇子,在看到走向自己的陆龙与刺头时,惊喜大喊。“丢把枪给我。”

周佳佳掏出大腿上的手枪丢给她。

陆朔接住枪还未对准雷珊,按着手腕的雷珊便向她道别。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国家兵器。”雷现说着扫了眼血刺及那辆铁皮车,按下虚拟成像器的按扭,便如凭空出现的雷恩一样,凭空消失了。

陆朔及血刺,就连柳如云都惊讶不已。

竟然不是本体?

雷珊消失,山顶那架直升机也消失,已经解决掉三个雷恩的萧郝,正欲将第四个吞进肚里,张大嘴狂啸的咬去,却咬了个空,紧接另个也消失。

看到这幕的萧郝迅速往后面游去,最后呈水平波移动的巨蟒慢慢直立,长出翅膀渐而脱离地方。

那边萧郝以每公里30的风速赶来,这边三方呈三角情势。

陆朔看离自己不远的铁皮车和战友们,最后准备往陆龙走去。

而莫默他们防备的看着铁皮车,在陆龙伸手去接应陆朔时,更是将枪口对向车子。

柳如云看到走向血刺那方的陆朔,握着控杆的手一拉,同时脚踩油门冲向他们。

铁皮车顶的二十排枪口齐射,秦朗手臂一甩,黑甲以不逊于它的速度回击,在战友的掩护下朝那两排黑洞的枪口开枪,不一会儿横飞的子弹将那排枪口打烂。

陆龙在他们枪战时跑过去接人,在她扑过来的时候展开手臂,就等下一刻将人抱怀里,带她离开此处。

奋力跑向陆龙的陆朔,在离他只有十来米远时骤然停下,惊恐的望着他身后大喊。“爸爸小心!”

“哗”一阵飓风扑天盖地从陆龙头上刮过。

翻身躲开的陆龙拔刀斩掉一只企图抓向自己的鹰爪。

雄鹰“喳啊”高亢嘹亮、摄人心魄嗥叫一声,从陆龙头顶略过,带走了离他不远的女孩。

“陆朔!”面前的人突然消失,陆龙惊惧看向天空的鹰,在看到苍穹之下的萧郝与他手里的女孩,冷冽向无线电里说了句。“该论到你们了!”

被萧郝带上天,这是陆朔始料未及的,等听到爸爸失态的嘶吼声才惊醒,荡着腿挣扎的想踢开萧郝,但低头看下面几十仗高的地面,哆嗦了下。妈呀,太高了!早知道他会把自己绑上来,她就应该限定高度的!

萧郝抱着她,将她紧紧搂怀里,生怕她消失般用力。“小呆猫,后院的花就快开了,明天早上我们去看日出、听海声,等着它们开放好不好?”

对比雷珊那个变态加恶心的笑容,现在被萧郝抱着说深情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反感了。陆朔看下面焦急的陆龙,与和柳如云打成团的战友,分析局势的讲:“萧郝,你逃不了。”“机械人能源有限,等耔光了能源你就会掉下去,并且这里到最近的皮特凯恩群岛都要飞两小时,你飞不过这大海,即使能飞过去也会成为全民公敌。”

“不需要逃。”萧郝还是一惯的口吻,只是淡薄中染上了些温情,和风细雨让人想靠近又想逃离。“我们就留在这里,不管你是要做公主还是当女王,我都可以满足你,这个岛属于你的。”

“这个岛属于智利的。”陆朔苦笑,着迷的望着终于仰望自己的陆龙,暧化的讲:“萧郝,我不想当女王,我想当血刺的机械师,你放我下去吧。”

“如果我拒绝呢?”

“你恐怕没有拒绝的权力。”敏锐感应到急流风速的陆朔,看向辽阔的天边。

那里五架MP38活塞式战机正缓缓飞出海岸悬崖,呈一字形并开飞向萧郝。

看到被油漆新唰过一翻的战机,周佳佳等人哟喝一句,向机上的人挥手,然后又指了指远处他们怎么也打不穿的铁皮车。

他们的武器有限,虽然让包小青年把他们的“老婆”拿了来,可像火箭筒那些重火力武器都没有,而那车子又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竟然连个窗户都没有,他们盯着打了半天,均只将铁皮打出一个个凹,里面的人就王八一样缩在车里,怎么也弄不出来,所以他们便叫死池丢颗炸弹下来。

侦测到战斗机,柳如云看到莫默他们的手势,又看液晶屏变成满满的红,这表示被人锁定了。

没办法,柳如云只得打开门跳车。

“轰”的一声,一枚炸弹投放,倏一下撞击铁皮车,车被击四分五裂,紧接着一朵蘑菇云升上天。

被气流冲出许远的柳如云被几把枪顶着脑袋,认命的举起手,转身看莫默他们咧嘴一笑。

毒鸩的机械师?他们早想打了。周佳佳看他还笑得出来,压根没觉得他像谁,一枪托将人咂晕省事。

带着十九个部下赶来的王国锋,看到远处升起的蘑菇云,挥手带着部下加快脚步往那里跑。

而受伤的谭露被血刺安置在一个地方,现在看这动静自是也等不住,捂着差点被掉的肩膀往那处爆炸地赶去。

死池扔了颗炸弹就往萧郝的方向飞去,在他挥着大翅膀煽向他们时,毫不犹豫的随着他起舞,贴着他煽动的翅膀穿过,当看到他怀里抱着的是谁后,终于明白为什么陆大少又阴阳怪气了。

飞机怕飞鸟,更何况是萧郝这只这么大的鸟。但死池就像他的姓一样,不怕死。他贴着萧郝飞行,找出他无防备的后背,就向战友讲:“莫亚,飞到他后面去。”

他一说话,莫亚开口了,一边调转方位一边提醒。“老大,要钱也得有命花,你飞远点不行啊?”

死池还有空跟他调侃,不着急的讲:“我们的钱就是拿命换来的。”“行了,呆在后面别动,别乱开火,他手里可有重要的人。”

莫亚看了看底下紧张仰望的血刺小分队,咕噜。“一群矮挫,什么好怕的。”

“莫亚!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老大你高大威武,让我等十分佩服!”

死池哼了句,调枪口瞄准萧郝,才警告的讲:“比起你们是矮了点,可一点不挫。”说罢按下控杆上的按钮。

萧郝晃动了下,翅膀上一具机械人被打落,可他仍旧扑向战机。

被鹰追着不放的战机一个侧翻,漂亮的贴着他翅膀滑下,眼见战机就要撞上雄鹰,那只鹰却蓦然下滑。

死池逃过劫,他却一点不意外,因为刚才如他猜测那般,萧郝不会让怀里的人受伤。

萧郝确实不会像雷珊那般拿她做挡箭牌,在知道他们不会伤害她从而不敢向自己轻易出击后,他同样的怕她受到丝毫伤害。

滑下地面,萧郝迅速从雄鹰变成蟒蛇窜上山坡。

死池看到那架直升机,一枚炸弹投下,断了萧郝的路。

急速游向直升机的萧郝看到炸毁的飞机,便又迅猛掉头,将怀里的人放地上,看了她会儿,便围着她盘旋几,渐而抬起巨大的头颅嗖一下咬住挑衅它的战机。

战机被吞进蟒蛇嘴的前一刻,一个东西从驾驶室弹出,接着一朵漂亮的大白蘑菇升上天空。

莫亚等几个兄弟看到挂在降落伞下面的老大,齐齐啐了句。“就说别耍帅别装逼吧,你不听。”

挂在天空上的死池看到转个弯又朝他来的大蛇,拿起挂脖子上的冲锋枪对准他一通扫射。“嗨,你们是想篡位呢?没看到小蛇朝我来了吗?”

“老大,我们在锁定。”莫亚出声,表示他们暂时还没有这想法。“老大,帮我看那个萧郝在哪里,操娘的,还没对付过这玩意。”

“我的位置,十二点方向。”说完死池继续跟他们扯。“这玩意怎么了?这玩意好啊,让你们长长见识,下次我再做任务,价钱可得翻一翻。”

莫亚跟大D、戴卫、安东尼三位战友锁定完毕,对着老大十二点的位置便齐齐投弹。

站在山坡上的陆朔看到四枚鱼雷弹投向萧郝,紧张得心跳都差点停止。萧郝萧郝

“轰”的一声,地震山摇,飘在空中的死池被气流击飞,飘飘摇摇像海上的小舟,好一会儿才平静安然落地,反身看那团浓厚的烟雾。

萧郝!陆朔大睁着眼,喉咙干涩,死死盯着那巨大的蘑菇云。就这么死了吗?那个刚才还说要陪自己看日初、花开的人,就这样永远消失世界了?

这一刻,陆朔发现自己从没有恨过他,即使他将自己掳来这里,也未对他有一点点的恨意,因为他从未伤害过自己,就连逾越都鲜少有,他只是纯粹的喜欢自己,正如他所说,他唯一在乎的人,所以他会用最好的去对待。

喜欢一个人是没错的,但我不喜欢你。萧郝,下世你找个也喜欢你的人吧。

狠狠吸了口气,陆朔闭上眼睛,一颗清泪不可抑制的跑出眼眶,可未滑落便被人擦了去。

陆朔睁开湿润的眼睛仰头看他。“爸爸。”

看她通红的眼睛,陆龙没说话,无声的抱住她。萧郝他成功了,成功让她记住他,成功在她心里占了一席之地。

匆匆赶来的王国锋看到还未散去的烟,又看一边的莫默及死池,最后严厉质问陆龙。“萧郝呢?你们将萧郝怎么了?!”

陆龙看气势汹汹的王国锋,便看向那团浓烟。

王国锋看到浓烟和上空盘旋的战机,失控的讲:“陆龙大校,你竟然与雇佣兵合作,你这是自我毁灭!”

陆龙抱着怀里柔软的少女,向他摇不可及的一笑,淡漠平静的讲:“毁灭是更好的重生。”

随着陆龙的话,浓烟下由数千名机械人包裹的萧郝,带着完好的机械人一飞冲天,迅雷不及掩耳的用爪子抓住一架战机,将它甩飞出去便扑向另一架。

这一变化让所有人惊呆了,看向比之前小一些的雄鹰,刚才放松的心又紧崩起来。

莫默他们握紧枪,均望着长官身边的王国锋。

王国锋看到还活着的萧郝,面露喜色。

而赶来的谭露看到追着战机不放大鸟,捂住嘴一时无法言语。

空中,被扔飞出去的莫亚战机失控,只得弹出驾驶位,在下面死池与莫默的掩护下降落。

“不准开枪!”王国锋看到朝自己儿子开枪的莫默他们,声如洪钟命令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