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复活岛鏖战之欢迎归队/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一章 复活岛鏖战之欢迎归队

莫默他们做为职业军人,听到上级的话不可避免的迟疑,但死池不会,死池冲空中的蟒蛇扣着板机不松手,同时给大D、戴卫、安东尼下令,让他们围剿萧郝。

王国锋大怒,抬枪就对准死池,莫默他们看到立即打开他手。

看到跟将军动手的莫默他们,集团军的人不淡定了,拿枪相向。

早有准备的莫默他们这下是豁出去了,也用枪对着他们。

顿时两方人马嚷嚷不停,集团军的人大吼你们造反、造反啦!

性格沉默的莫默这时却不逊色的讲。“没造反,是怕你们的枪走火,伤到了人。”

“伤了那些雇佣兵吗?!”王国锋甚怒,凶声恶煞看向陆龙。“陆龙大校,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龙摸了摸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平静平和的看他。“将军,比起机械人,我想人类始终是人类,不管他是什么人。”

“陆龙大校,你这是要以下犯上,违背我的命令吗?”王国锋见他们没能伤害到萧郝,稍稍镇定来。

“我想你误会了将军,集团军是集团军,血刺是血刺,况且刚才可是你的人先拿枪对着我的部下,我的部下们只是正当防卫。”

王国锋的左右手潘东呛声。“是大校你的人先对将军不敬!”

陆龙淡淡的挑眉。“哦。回国之后我会让他写份检讨,诚心诚意的向将军道歉。”

听到他的话,潘东瞪大眼,没了声。

陆朔在陆龙怀里憋气,还是笑出声。

王国锋竖起眉毛看她,声色俱厉的道:“陆龙大校,你的人在智利闹出这么大动静,已经惊动智利总统,我倒要看你怎么收场。”

这时死池扶着因降落伞破掉,从十几米高空摔下来,摔伤腿的莫亚走来。他一脸痞气桀骜不驯的将枪扛肩上,即使比王国锋矮许多,还是挑着下巴大爷似的讲:“将军,我想你搞错了,这动静是我搞出来的,没看到上面都是我的人吗?不过似乎没有雇佣兵会去见总统的吧?”死池说着看莫亚。

比死池高出一大截的金发莫亚俊帅的笑了起来。“老大,你是去找死么?我刚好订了回家的机票,你们陪我去M国玩吧。”

M国自由民主国家,也是最有钱、科技最先进的国家,而联合国就是M国的儿子,他们去了那里,别说一个小小的智利,就连第二人口大国印度都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陆朔知道这个王国锋是什么人,但听爸爸叫他将军,又见他们的制服和这位将军那么在呼萧郝,不禁好奇,悄悄问陆龙。“爸爸,这个将军是什么人?”

陆龙看了眼阴沉着脸的王国锋,正要开口,在看到走来的谭露时平静讲:“你马上就会知道。”

谭露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当看到从未见过面的萧郝时,抑制不住母爱泛滥,莫名的哭起来。

他比不得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两个儿子,但他是因为自己才出生这个世界,因为她对国家的忠诚,决定了他还未出生的命运,由他接受跟他毫无关系的实验,本以为他早就牺牲,那样她便当他不曾存在过,可为什么让她知道他还活在这个世上?而且已这般大,这般强,竟能与血刺、与国家作对。

走向陆龙的谭露深吸了口气,隐去眼里泪水,轻颤肯求的讲:“陆龙大校,能让他们停止吗?请你体谅一下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二十多年的分离,她实在不希望这一面就是最后一面。

陆龙看交战激烈的天空,爱莫能助。“这场战争不是我们挑起的,是萧郝。”已不是他喊停就能停的。

王国锋看了眼谭露,说了句:“妇人之仁。”便望向蓝天。“不用多久,萧郝便能解决那三架战机。”

他说的没错,现在大D、戴卫跟安东尼被他攻击的只有闪躲的份,而且避免被他撕碎,他们都分得很远,已是不能联合攻击,而对能灵活移动的大鸟,他们很难锁定,即使锁定目标萧郝也能转移自己,用机械人抵挡炸弹,除了毁掉几具机械人,毫无其它作用。

陆朔在听到妇人的话后十分诧异,瞪大眼望着她半响,看她又悲泣落泪,心里竟有些喜悦。如果这个妇人是萧郝的母亲,那么这位将军应该就是他的父亲吧?只是看这两人说话怎么一点不像夫妻?

望着王国锋制服上的军衔,陆朔没想多久就大彻大悟。萧郝本来是国家兵器的实验体,后来因为中止实验,便得以存活下来,而所有国家兵器的实验体都是由军人优秀基因培育而成,不然哪来那么多实验体?

现在这位将军与这位悲伤却又带着几分厉色的妇人,应该是萧郝染色体的提供者。这么说来,他们还真是萧郝的父母,就如同不能生育的夫妻所做的试管婴儿一样,只是他们未能陪萧郝成长,但这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

想到萧郝突然有了父母,也许还有其他兄弟姐妹,陆朔笑起来。萧郝,你也并不是一无所有,所以,活下去吧,已经有了在意你的人,以后也还会有你在意的人。

“死池,你叫他们别打了,我有办法让萧郝停下来。”陆朔看向死池,冲他露出八颗牙齿的笑。

死池正在紧张自己几个部下呢,听她这话疑惑的看她,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是谁。“你就是那个还没断奶就跟着陆大少跑去尼科西亚的女娃?”

陆朔:……

哪里没断奶了?她那时都八岁了!

“然后你听到莫亚的名字,还说你也有个性莫的朋友。”

听到死池的话,莫亚笑起来,莫默有些意外。

陆朔死瞪着他。都N年前的事了,能别掀她老底成么?“死池!你再不快点让他们停止,他们就要被高空抛物了!”

噗!

听到高空抛物几字,几人忍着笑,而死池下令让大D他们停止,完了后说了句。“来个高空抛物吧。”

于是他们三个都弃机弹出驾驶舱,来了个高空抛物。

看到立即攻向他们的萧郝,陆朔不敢怠慢的拿出掌上电脑,控制萧郝的速度,在大D、戴卫、安东尼他们快到达地面时,从另个口袋掏出怀表。就是上次在林子里还以为被人拿走,最后从陆龙手里拿回来的那块。

陆朔紧盯着穷追不舍的萧郝,算计他与地面的距离,在感到王国锋的不安份时,让死池他们别开枪。

防备的死池他们,看了看陆龙和她,挥手让莫亚也放下枪。

看到他们都放下了武器,王国锋情绪得到控制,毕竟他的目的是萧郝,并保证保护国家兵器,当不能两全其美时,他当然选择儿子,如果能两全其美,那便是最好不过之事,因为谁也不想将事情变得麻烦。

陆朔看怀表,计算最精准的尺度,在萧郝离地面不过二十多米时,猛然按下怀表的按钮。

强大的编程被阻止运转,雄鹰自动解体,萧郝连带数千具机械人坠落,着着实实来了次凶猛的高空抛物。

王国锋和谭露看到摔下来的萧郝,震惊不已。

陆朔在王国锋要发作之前解释。“我所能控制的是我写的编程,如果让他安全到达地面,他还能变成其它形态攻击我们,那我们就有的架打了。”说罢跑向那堆物体中,找着摔断腿的萧郝。

萧郝不仅是摔断腿,落地时他摔在一具机械人身上,差点没撞碎他的骨头。

陆朔跑过去轻手轻腿的扶起他,又叫周佳佳帮他看看。

本着军医道德,又有小美人的话,周佳佳认真替他检查了遍。“没多大的事,断了条腿,已经帮他接上了。”

对周佳佳的不碍事,做为退休大队长的谭露,却似挖了心头肉,泫然欲泣的急忙走过去,仪态尽失,此时她已没有当年风华,过了嫉恶如仇的年纪,现在只是位普通的母亲。但在她看到萧郝陌生的眼光时,哽咽的讲:“萧郝,我是你妈妈,你看看妈妈好吗?妈妈知道是我对不起你……”

对她的话,萧郝仅看了她一眼,便急着寻找陆朔,在看到她与陆龙说什么时,挥开谭露的手,强行拖着条腿站起来,向来淡薄无所谓的褐色眼睛,紧盯那个皱眉不知为什么困扰的女孩,一步一步不顾刚接好的腿骨再次错位,仿佛他此生唯一能做的事,便是走到她面前。

给莫亚他们看伤的周佳佳看到站起的萧郝,忘记了手上的事,莫亚发现他的异常,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嗨,周,快点帮我包好啦!”莫亚伸手在周佳佳眼前晃。

周佳佳回神,把纱布塞他手里。“你知道骨折的痛是几级吗?八至十级,萧郝的近乎粉碎性骨折,到达十一级,以正常行为分析,他整条腿已经同等于废掉,比你这个?你的连一级都达不到。自己包。”说完便追上萧郝。

莫亚听了他的话狡辩:“是你自己说他没大事的呀!”

萧郝坚毅拖着腿麻木前进,豆大的汗水糊了眼睛,可他仍未停止,甚至速度与刚开始保持一致,没有滞慢一分。

失败,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下场,他不甘心的往陆朔方向走去,知晓即使如此也不能改变什么,但他还是执着的前进,想最后再抱抱她,想同她一起看那片花田盛开。天堂鸟,不仅是代替自由,它的另个花语是:与相爱的人比翼双飞。

渐而莫默、苏仲文、冷焰、秦朗、死池、大D、戴卫、安东尼都望向萧郝,而谭露痛哭出声,被风吹乱露出的斑白头发,让她仿佛一下老了好几岁。

王国锋站在离陆龙不远的位置,他望着无视所有人,越过自己走过去的萧郝,没有像谭露那般冲动的上前表露身份。他早调查过,这孩子人冷心更冷,要让他认人,得要一些手段。

寻问陆龙会如何处置萧郝的陆朔,感到周围奇异的气氛,转过头便看到向自己走来的萧郝,心里一惊,要冲过去时被陆龙拉住。

陆龙望着一步步走来的萧郝,紧扣住陆朔的手腕。“他现在是危险人物。”

确实是危险人物,那些机械人大半未死,只要他想反抗,还是有架打的,并且一时半会打不完。

陆朔皱眉对他讲:“萧郝,别走了,有什么事你说,我听得到。”

萧郝置若罔闻,眼睛盯着她焦急的脸,崩紧牙持续迈动腿。就差一点,只有几步了。

见他不听,陆朔也是提着心,看他拖拽的腿,祈祷他能成功走完这几步路。

最终萧郝还是没能做到,畸形的腿骨重重往下截,戳到地面时发出的响声,另所有人塞毛竖立,不忍去看。他们见过多少死亡?多少俘虏?也有挣扎、反抗、求生之人,却从没见过像萧郝这样的。

陆朔挣脱陆龙的手奔了过去,同时走在他身后的周佳佳也冲了过去。

摔在地上的萧郝看到向他飞奔来的陆朔,仍往前爬。

陆朔用最快的速度跑到萧郝面前,扶起他,阻止他如此狼狈的执着。“萧郝,你有事吗?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如果政府下命令,她就不带他回去,这里有柳如云与那些机械人在,他会活得更消遥自在。

萧郝紧握住她手,看到走来的陆龙故做轻松的讲:“小呆猫,给我一天时间,留下来多陪我一天行吗?”

“不行。”回答他的是陆龙。陆龙拉起陆朔,居高临下看着萧郝。“接应的人一个小时后就会到达,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离开智利。”

“爸爸?”

这时苏仲文也走了过来。“长官说的没错,最后通碟,我们必须要在天黑之前离开这里,不然我们就得走程序,这里牵扯太多人命,现在只能由死池他们去顶罪,不然智利追究下来,会影响两国之间的交好。”

萧郝不甘心望着陆朔,眼里满是悲伤。

看不过去的王国锋一掌将人劈晕,向周佳佳硬生命令式的讲。“把腿骨固定好。”

周佳佳心说让你婆妈,他是医生他还不知道?

把萧郝的腿骨用竹片固定绑好,周佳佳和苏仲文搭把手抬到单架上,又将人抬回屋里。

还有一个小时,大家都反回别墅休息,而雇佣兵死池他们,则如苏仲文说的,将会来顶替萧郝杀害岛上居民一罪,所以他们也没有走,跟着他们走时看到地上的柳如云,冲陆龙嗨了句。“陆大少,这里还有个人。”说着死池还踢了下。

陆龙看了眼地上的柳如云,叫秦朗把人扛回去。

回到宽敞亮丽的别墅里,大家各自找地坐,都没有说话,尤其是集团军那边。

这次任务中,集团军那边牺牲了名作战队员,然而此次任务特殊,可能不能以烈士名义将他安葬进烈士园,这是死在战场之上的军人最遗憾的事情。

王国锋望着静躺的部下,看他年青的面容,想起几年前他还是自己亲自选的兵,现在他却这么安静的躺在自己面前,这种心境他以前体会过很多次,只是这些年太平静,让他快要忘记这种感受。

集团军其他军人围坐一起,看着牺牲的战友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在他们对面的血刺队员,刚坐下来喘口气,看到集团军那边的情况,立即将松懈的筋骨一收,为那名战友默哀。

“啪。”王国锋拿出香烟,拿出印着鹰图腾的打火机,点燃根烟放在牺牲部下的身边,凝视缓缓飘升的白色烟雾未置一词,只是最后看了眼血刺。

坐沙发上的陆龙收到王国锋的视线,抿了抿唇,黑眸直定的瞧着他。

陆朔感觉到房里的气氛紧张,往陆龙身上蹭了蹭。

而谭露在照顾萧郝,没有发现房里隐藏的刀光剑影。

死池他们则不关已事的跷着二郎腿,想着接下来的逃亡。反正他们习惯这种生活,多一项重罪不算什么,相反,案子越大越能突显他们的名气,算是把双刃剑吧?不过即然是祖国需要……?呃,好吧,既然对方出手大方,养得起他们的胃口,何乐不为?

“莫亚,你刚才说的机票事情是真的吗?”死池躺在地板上,跷着二郎腿问旁边的部下。

莫亚惊喜的问。“老大,你要去吗?你舍得放我们假吗?啊,你竟然不让我们时刻卖命赚钱,真是太意外了!”

死池:……

大D一鞋子拍死他。“莫亚,你可以少说点话。”

不过这次死池没有翻脸,也没有要带他们出任务,只嗯了声。“是啊,放假,这次任务结束,我会拿出一百万做为放假经费,什么时候花光什么时候就去赚钱。”

“好啊好啊,去M国吧,就住我家!”莫亚很兴奋,与房里Z国的两方人马形成鲜明对比。

看他兴奋的样子,又看死池僵硬的脸色,陆朔好奇问。“去莫亚家住很好啊,这样你们就可以省出房子费用了。”

死池看了她眼,心情不好,不说话。

安东尼好心解释。“孩子,你知道莫亚姓什么吗?”

陆朔想了下,想起来了。“是华盛顿?”

“对,华成顿!莫亚华盛顿,他祖宗就是乔治华盛顿!”

陆朔又想了想,不确定的问:“M国开国总统?”

安东尼扣响指。“你猜对了!”

“所以他是贵族?”

“孩子,你真聪明!”

陆朔:……

这下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死池不高兴了。那就是莫亚家太有钱了,他那一百万恐怕很难花光,所以才会这么生气。只是……为毛一个贵族跑来当雇佣兵啊!陆朔咆哮。

最后接应的人如期到来,要离开的陆朔蹭向莫亚,抬头看比自己高许多许多的他。

送行的莫亚低头看她,非常伸士的问。“孩子,你有事?”

陆朔看看在直升机外等自己的陆龙,飞快问。“莫亚,你丫一个贵族为什么跑来当雇佣兵?”

莫亚明显没想过这个问题,疑惑的问。“当雇佣兵不好吗?”“靠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陆朔翻白眼,心说赚钱很多方法啊,不用去抛头颅洒热血啊,然后更加肯定,他一定是被死池拐来的,不然就是绑架勒索不成,把人带黑了。

看她一脸同情的望着自己,莫亚笑了笑,摸了摸她头。“孩子,人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但喜欢的只有一个,快去吧,你爸爸在等你。”

听他这话陆朔如醍醐灌顶,向他笑着挥手。“谢谢你莫亚,再见。”便转身跑向陆龙。

人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也可以喜欢很多东西,但真正喜欢的只有一个。莫亚有无数种赚钱的方式,但他喜欢雇佣生涯给他带来的刺激与战友之间的浓厚感情,所以他当了雇佣兵。

陆朔望着挺直背脊,将军装穿得如此好看的陆龙,无所顾及的笑着奔向他,站定他面前恭敬敬礼。“长官,请求归队!”她调队时间太长了,真是十分怀念被长官日夜操练的时光呢。

陆龙挑了挑眉,向机舱扬了扬下颌。“批准。”

于是陆朔再次敬礼,双手握拳并在腰侧,正军步的弯腰跑过机舱。

看到如此中规中矩跑来,又挺直背端坐的陆朔,莫默、周佳佳他们一干人等,差点下巴掉地上,连忙用手托住,诧异的问。“小美人,你这是怎么了?”

陆朔笑得天真无邪。“没怎么啦。”

“不可能!”周佳佳笃定摇头。“快说,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陆朔眨眨漂亮的眼睛,无辜的问。“能有什么阴谋?把你丢海里喂鲨鱼?”

周佳佳侧头看下面的海域,抚平寒毛。“小美人你太狠毒了!”

陆朔露出八颗牙齿,笑。

莫默摇头,向陆朔伸出拳头。“欢迎归队,机械师。”

陆朔娴熟的握拳头撞击他的。“谢谢副队。”

“欢迎归队。”苏仲文。

“欢迎归队。”冷焰。

“欢迎归队。”秦朗。

陆朔与战友们一一用血刺特殊的方式打了招呼后,眨着琉璃似的眼珠看周佳佳。

周佳佳在战友集体围杀下,不甘愿的伸出拳头。“小美人,欢迎归队,欢迎归来我们的狼窝!”

陆朔毫不犹豫撞上他的,笑得跟花儿似的。“没关系,有长官在。”

顿时,周佳佳像瘪了的气球,萎缩到一边不理她了。

陆朔看被自己欺负到的周佳佳,心里那个畅快。让你趁着我失去记忆时欺负我,我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血刺的第二灵魂人物归来,整个小分队的气氛都不一样了,平静下隐藏着欢悦,他们各自享受团聚的喜悦,只有陆龙坐在一边没说话,看到望着他们的王国锋,同样看向他们,看他们个个上扬的唇角,抿嘴沉思。

这事还没完,他真正要面对的不是智利,而是王国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