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国内局势/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二章 国内局势

经过漫长的飞行,一行人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

尤其是陆朔,当看到脚下熟悉的建筑,帝都的繁华面貌,有种与世隔绝,这下终于回到人间的感叹。

由于时差原因,他们在智利是天黑起飞,现在回到帝都还是近天黑。

第一个下机的陆朔站在机舱边俯视基地,看其他部队的橄榄绿,心里都倍敢亲切。

看她站在斜阳下安逸的脸庞,后面所有人都紧崩起来,就连柳如云都一样,不安略有浮躁的东张西望。

这该死的,怎么这么眼熟?柳如云站在帝都最大的军事基地的操场上,看士兵们忙碌,接着在看到一大波穿制服、没穿制服的人向他们走来后,脸上的浮躁没了,改成青白色,像见到鬼似的全身进入作战状态,尽管他现在手被铐着,还被两个兵哥押着。

陆朔眯起眼睛看夕阳,在感到有人朝他们走来时,收回视线看过去,在看到那大波人里有陆刚在,欣喜要冲过去时,被陆龙拉住了衣领。

这下陆朔总算感应到大家的异样,反头看个个紧绷的战友,跟着紧张起来。

这次来的有五位将军,一个是陆刚,另个是在毁灭33总统府上见过的刘双,还有三个没见过。除了这些穿制服的军界将军,另外还有政府的戴校彬及他的秘书袁帅,以及那次去血刺的丁秘书。而科学院的是姬鸿博士与柳如风两个。

几个表情严肃,各个部门的核心人物,往这操场上一站,那气势可是压倒性的,就连血刺和集团军的人都没法比。士兵再怎么牛逼,碰到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都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两方人马对视一阵,王国锋走上前,向五位将军敬礼。

王国锋是区域将军,是集团军的老大,比不得五大行政的将军,他们虽然军衔一样,但职责与等级却不一样。因此是由他先敬礼。

五位将军回敬。

接着陆龙走上前,敬了个标准的礼。

刘双他们几个点点头,望向陆龙身后的莫默他们,关怀的讲:“你们都累了,叫他们暂时都回去休息吧。”

这个回去休息,有几层意思不言而喻。他们确实需要休息,只怕将军这个休息是留下来审查。

陆龙点头,转向莫默他们。“莫副官,全体带回。”

“是!”莫默敬礼,标准军步转向战友。“立正!右后转弯,齐步跑!”

听到熟悉的口号,陆朔没有任何东西一身轻的跟着转身,齐步跑。只是……没跑动?!

戴校彬微笑看着疑惑的陆朔,温柔的讲:“陆小姐,想不想念以前的同事?”

陆朔迅速摇头,答的铿锵有力。“不想!”

“但他们很想你,跟我走一趟吧。”戴校彬说着要袁帅将人带走。

陆朔不去,正跟袁帅大眼瞪小眼时,另一道冷冰毫无情绪可言的声音悠扬响起,似电流般滑过对峙的几人。

“戴先生,人恐怕不能由你带走。”姬鸿双手插衣服里,淡冷如霜的俊美面孔,除了比十多年前要更有味道一些,其它一概没变,就连肌肤都是一如当年的白。

看到这台活动的人型机器,戴校彬表情有些狰狞,但他还是非常友好的讲:“姬鸿博士,我们内部需要寻问几个问题,人是一定要带走的。”

姬鸿没说话,冰冷的看着他。

戴校彬没退步,对视他。

在他们两个无声扛起来时,那个丁秘书出来说话了。“姬鸿博士,现在她真不能给你,如果姬鸿博士想要她,可以等我们问完问题再向上面申请。”

申请?申请个毛线!她又不是东西,还用到申请两个字!陆朔憋气,看向陆龙。她哪都不想去。

陆龙在她看向自己时,冷峻的神情未变,坚定的脚步同样没有动,视线从平静变得凝重,随着紧抿的唇渐而紧崩,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等着他来带自己走的陆朔,求救希冀的表情微顿,渐而失去光华,微垂着头望地面,没有拒绝与愤怒,像在沉默的接受批判。

姬鸿面对总统的秘书,未有忌惮,冷漠冰霜的脸与话,让人听着心里就寒颤。“据我这段时间观察,国家兵器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如果你们想重新盖栋白色大楼,你们可以将她带走,只是还请戴先生事后别将此事怪罪科学院。”

好!很好!波澜不惊几句话,成功让戴校彬及秘书重视起来,犹豫的看他和陆朔。

垂着头的陆朔突然笑起来。这个老妖怪原来还会唬人,她哪里有不确定因素了?因且就算有,她又不能变出颗原子弹,怎么可能破坏掉白色大楼?

看到她莫名其妙的笑,丁秘书权衡了许久,妥协的讲:“姬鸿博士,你可以带走她,但我们需要派个人去看着,方便随时向我们报告。”

“随便。”搞定他们,姬鸿才看向无精打彩的陆朔。

丁秘书对他太度没有在意,点头看向戴校彬。

做为部门老大的戴校彬当然没空去盯哨,就把这事给袁帅了。

袁帅狗腿的低头哈腰。“戴先生,我会时刻注意的。”

戴校彬看了眼突然这么兴奋的袁帅,什么未说。

而得到看住她的命令,袁帅弯腰笑得阳光灿烂的问陆朔。“小朔,我们又见面了。”

陆朔:……

解决完国家兵器一事,大家的目光放到了柳如云身上。毒鸩的机械师,让血刺追逐十年之久,更重要是他在智利犯下滔天大罪,虽有死池他们顶罪,但不代表政府就会放过他。

不过他不属于军队、不属于政俯,同样不属于科学院,一时也不知交给谁。

刘双想了想,让人暂时收押他,等事情都解决了,再来审问这个罪犯。

在兵哥要将人“请”走时,优雅如斯的柳如风拦下人。“刘将军,我有几句话想跟犯人聊聊。”

刘双看了看柳如风与罪犯,点头。“给你五分钟。”

“谢将军。”柳如风儒雅一笑,身形高挑的他穿得一身休闲,走向柳如云时表情未变,如见一个陌生人。

柳如云见到他,目露凶光,接着不屑偏头。

现在他们两个这么站一起,众人才终于看出些什么,发现他们其实长得惊人的相似,只是有个偏瘦,血刺的人才会这么久没发现,又或许是这太不科学,没有往这方去想。

站定柳如云面前,柳如风才露出一丝与平常不一样的和煦之色,又如优雅的胜利者。“云,我们又见面了。”亲切的称呼,似十分的兄弟情深。

柳如云不看他,油盐不浸。

柳如风早习惯他的太度,不以为意的继续讲:“只是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形势见面,真是出乎我意料。”

“你少得意,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你最好祈祷监狱的门牢固些。”柳如云不甘示弱,逞凶斗狠向他再次宣战。

柳如风啧啧摇头,似对他很是失望。“云,你连我徒弟都玩不过,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谁玩不过你徒弟了?他是被血刺的人给咂晕带回来的,不然想抓到他?做梦吧!不过他只瞪着柳如风,没有辩解。载在机械师手里,总比载在别人手里好。

对他的怒气,柳如风享受的笑了下,看时间后优雅的讲:“看你这么蠢,我会让你关进帝都的高智商犯罪监狱,让你进去多学习学习。哦,对了,那监狱的安全系统是我设计的,现在也由我看管,怎么样云?是不是很兴奋?哥哥我真期待你逃出来的一刻。”

回应他的是柳如云的咬牙切齿。

听到他这么赤裸裸的“爱语?”,陆朔都偏头看他们两兄弟。关进监狱好啊,他们两兄弟要斗,就在那里斗个痛快好了,别再出来害人了。

五分钟一到,柳如云在柳如风的微笑中被拖走。

该解决的都解决了,剩下来的就是不好解决的。

陆刚望着陆龙与陆朔,有些无能为力的叹口气,露在大沿帽外面的头发白了许多,似一下老了几岁,不知是因为这次事件,还是其它。

几位军衔都不低的职业军人对视一阵后,做为五大行政最老最有权威的刘双将军,发话。

“丁秘书,萧郝的事,我们会向总统递送一份详细的报告,现在他暂由我们五大看管,你觉得如何?”

丁秘书这次强硬许多。“总统阁下说过,此事需要严肃处理,将由政府全面接管。”

刘双露出为难的神色,王国锋也皱起眉。军队内部的事,内部处理也好说话,这要是交给政府,事情会很难控制。

但丁秘书是总统的首席秘书长,他既然说了这话,是谁也不能违抗的。

刘双虽然与总统交涉的多,做为五大之首的他,当然也是全心全意为总统阁下做事,对萧郝的处决他们接受任何结果,只是现在多出个王国锋,他们得在这两者之间找个平衡。不过这事只能日后再说,现在丁秘书要把人带走,是钉铁板上的事。

“既然是阁下的意思,那人便交给丁秘书了。”

丁秘书的人接手萧郝,便向他们告辞。“打扰了。”

政府的人带走萧郝,谭露想跟上去照顾,被礼貌并且强硬盘的阻拦下来。

而很快谭露也被士兵请出基地,叫来她的家人给送了回去。

姬鸿看了眼陆龙、王国锋几个,便也带着陆朔离开。“陆小姐,我们走吧。”

被博士微凉的手牵住拖走,陆朔仍反头看陆龙,希望他能阻止,就算是说两句话也好。但最终他只是望着她越走越远,薄唇紧抿成一线,如天性薄凉,什么都不能左右他的决定。

陆朔的心越来越沉,直到快要看不到他时才大喊。“爸爸,我不会原谅你的!”

稚嫩透着与年龄不合的坚决,像尖刀一般戳进每个人的心里。这就是国家兵器啊,与他们当时想的概念一致,让他们拥有感情,从而忠于国家,可他们忘了,感情不是只有忠诚,还有喜怒哀乐,人会随着自己的喜好去走,如果讨厌,又何来的忠诚?

陆龙微窒,望着她消失的方向久久动。

刘双看了下陆刚,陆刚什么未说,其他将军也没要说的,他才讲:“王国锋将军,陆龙大校,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陆龙这才收回视线,看一下苍老许多的父亲。

陆刚闭眼深吸了口气,仍是一言未发。

“刘将军,我还有个问题。”就在他们要走时,王国锋侧了侧身,让出身后被部下抬着的单架。“我想谈谈这事该如何解决,是否能让我牺牲的部下葬入烈士园。”强硬近乎逼迫的语气,王国锋的眼睛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锋利的看着他们。

“王国锋将军,这事我们需要商议,让你的人将牺牲的战士送回基地,与陆龙大校一并去会议室等待结果。”

“是!”……

__

距离清除任务一个月后。

“国豪!梁柯!魏勇!……”“出列!”莫默按着名单叫名字,把人叫出来后将名单交给了这支小分队的队长国豪。“三十分钟后出发!”“国豪上尉!”

“到!”

“我命令你,将他们全体带回!”

“是!保证完成任务!”

国豪敬礼,带着人走了。莫默看着他们上车,直到看不见他们都未收回视线。

周佳佳搭着老伙计的肩膀,望着门口方向,感叹。“看他们年青的身影,真怀念以前的时光。”

太阳有些大,照得血刺基地一片耀眼的白,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水泥土,得人睁不开眼睛。

在太阳的光晕中,人很容易产生空间交叠的错觉。想当年他们一头扎进血刺,愣头青的被老鸟各种虐待,现在回想,又是十多年前的事,不得不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自白小冰离开血刺,担任副队有几年的莫默,现在看着他们出去执行任务,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独立般,他们去做危险而正义的事,不知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心里均只有一个念头:保证完成任务,还有活着回来。

站了会儿,莫默转身看其他刺头,扯着嗓子嘶哑的吼!“立正!今天课目!武装泅渡!”

于是没任务的刺头,背着背囊,个个扑通扑通跳下水,没一点难度,权当洗冷水澡了。

摧残的一天下来,解散的刺头们没一个有异样,只是一起吃饭的时间加长了,似十分珍惜相聚的时光。

莫默他们没将事情说给其他战友听,也严格保密一月前的事,所以其他刺头和他们吃了饭,聊了会儿天就各自组队去玩了。

食堂里面的莫默他们不舍的看他们离开,看他们恣意的背影,与你一脚我一脚的打闹、欢笑、交谈。

周佳佳手肘反撑着桌面,脚搭在对面凳子上,松散的跟没骨头似的。“默默,长官什么时候回来?”

是的,他们的长官还没有回来,而每次出任务名单都是由上面传下来的,莫默虽身为副队,都只是按照传真上面的内容办事。这一个月中,血刺出了大大小小的任务,却没有哪一个任务名单里,有他们的名字。

这是被待职审查了。

莫默抬头望天花板,意外的发现雪白的天花板上出现个蜘蛛网。“我不知道。”略伤感平静的讲:“已经一个月了,该要发生的,也该来了。”

“啊来就来吧,这么吊着心里痒的厉害,干脆给个结果吧,反正我们也都老了,这里该是年青人的时代。”周佳佳仰天长啸,恬淡的不像是他会说的话。“出去之后我们去看小白吧。”

“还小白,别跟着小朔朔乱叫,你叫白副小白,叫他女儿什么?”苏仲文在私事上从没赞同过周佳佳任何一句话。

周佳佳习以为常。“叫小小白呀,我怎么会有你这个猪一样的战友?”

苏仲文:……

接着周佳佳又自言自语道。“不过跟只猪也挺不错的,这样才能体现我的无限魅力。”

众人:……

见他们还有心思开玩笑,莫默说出了最让他困扰的事。“你们不觉得,现在的任务难度系数小了很多了吗?”

“小不好吗?这说明天下无大事了,我们胜算更大。”

莫默摇头。

冷焰见他这般,关心的问。“默默,你是在担心什么?”

莫默看他们都望着自己,想了想还是没说。“没什么,都去睡吧。”

“默默,还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说!”刺头们几个拦着他,不准他走。

看他们一张张真挚熟悉的脸,莫默深吸口气,说出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如果只是我们几个复员,这都是小事,我怕的是……血刺会解散。”

“什么!”周佳佳他们一脸震惊。

“不可能,这不可能!”周佳佳急得跳脚,在过道里走来走去。“血刺不可能因为这次事情就被整改,绝对不可能!”

有了歇斯底里的人,苏仲文、冷焰、秦朗沉默下来,望着暴走的周佳佳没有说话。

他们也想吼这不可能,血刺这么强,怎么可能解散?!可是现在却实如此!任务难度变小,不是罪犯少,而是上面正在慢慢削剥血刺的存在,那样不用多久,血刺就会是可有可无的部队,会轻易在一年一度的大裁员中被整改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血刺是所有部队中流动最小的军队,但这也不能阻止上面的政策,而像这样的部队整改,或是整个军团被分编进其他部队,这样的事在常规部队很常见,现在也不排除特种队部队发生同样的事。更何况血刺的成立并不算久,整改起来不是很困难。

吼完的周佳佳抓头,埋怨的讲:“当初就该多收入些人,现在上面是看我们人少好欺负是吧?我操!”

“别想这么多,这只是我的猜测。”莫默拍了拍周佳佳肩膀。“都回去休息吧,至少现在我们还在血刺,在一天,就要当一天的兵。”

“是。”听到莫默的话,周佳佳他们几个稀稀拉拉的应着,垂头丧气的各自回寝室。

只是他们睡不着啊,睡不着啊!你说要是复员就复员吧,这样他们至少还有个念想,既然国家不承认他们,血刺会承认他们,若是血刺不存在了,那么他们这十几年的戎马生涯,真只能成为记忆。

但睡不着怎么办?这个好办!

“哔全体都有!丛林越野三十公里!……”

血刺有的是让人睡觉的方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