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疯子的世界无法理解/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三章 疯子的世界无法理解

一个月前

陆朔被再次带进科学院,看到这栋漂亮的大楼没有排斥也没有欢喜,沉默安静的接受一切。

一路被姬鸿牵进电梯,电梯越升越高,陆朔趴在玻璃上俯视下面大厅忙碌的科研者,在电梯到达楼层后,走进未改变过的实验室。

“你先在这里坐着。”姬鸿把人带进实验室,让她坐病床上后就出去了。

陆朔垂头看手指,直到姬鸿再次进来都未动过。

姬鸿换了件衣服,外边穿着大白卦,让他年青了几分,可也让他更冷了几分,手里拿着个熟悉的文件夹,夹子下面夹着厚厚一叠纸。

陆朔抬头看他,没有任何的抗拒。

姬鸿也未给她施加压力,如朋友般的聊天。只是陆朔看着对这具冰冷的机械,觉得气氛怎的也和谐不起来。

“陆朔,能跟我说说这两个月发生的事吗?”

“发生了很多事。”

“从头说起。”

“不知从哪里开的头,只知道哪里结的束。”

姬鸿看她,毫无情绪严厉的讲。“陆朔你知道的,如果你不配合,我有的是方法知道这两个月所发生的所有事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大脑结构。”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头,你知道就直接进我的大脑里去看吧。”陆朔无所谓的说完,仰调躺床上。“啊,你这床板还是这么硬,过还是这个舒服。”说着闭眼睛。“你要看就看,我先睡会儿。”

看她疲惫的脸,安静闭上的眼帘,姬鸿坐了五分钟,确定她真这么睡过去后,帮她盖上被子出去了,没有强行读取她的记忆。

做为国家兵器的主刀人,确实如姬鸿所讲,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她,甚至他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对陆龙的心意,他早就已经发现,在她重生见到陆龙一眼起,他就预感到会发生同样的事,做为创造她的人,看到她爱上一个人,就像一个父亲看着女儿爱上别人一样。

他无法阻止,也不能阻止,唯一成功的案例,他需要各种最真实的数据做为依据,而这次他之所以将她带回来,却是因为发生他意料之外、超出科学常理的事,需要她进一步证实,并且他发现她现在心里存在些问题,他希望能尽自己之力解决它。

所以当然,他对丁秘书说的话,的确是恐吓他的?!

**

进入深度睡眠的陆朔,这次意外的能思考事情,她想了许多事,包括陆龙,又想起以前不知谁说过,捂不热是会反噬的。

现在她就是被反噬了吧?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血逐渐冷了下去。在他心里自己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有血刺,有追求,甚至还有毒鸩,她排在什么位置呢?

以前她很大义的讲保家卫国,现在想来那都是屁,她没那么大方,心胸也不开阔,小气吧啦的只想将自己的东西死死守住,现在想来萧郝说的没错,他们是同类,同样能一个人一件事死认到底,不会回头,所以最后总会头破血流。

想到最后爬也要爬向自己的萧郝,陆朔突然想自己又不讨厌他,为什么喜欢个捂不热的冰块,而不喜欢将自己当做唯一的萧郝呢?答案就是自虐!

萧郝从选择离开学校时就知道结果,可却一条黑路走到底,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她同样自虐,明知道他捂不热,还要当宝一样的捂着,到现在寒气入了体才相信自己无法做到,甚至连预想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不过没事的,反正她命硬,出去以后再也不要碰那个破冰块了,即使要找,她也要找个人来捂热自己的,那么费力不讨好的事,留给别人去做吧。

陆朔醒来,与她初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情形一样,一样的白色,雪白的刺眼,只是这里少了一个人。

也许是灯光太亮,照得她眼睛疼,不自觉留出泪。陆朔用手胡乱抹了下,再次试着睁开眼帘。这次入眼是个与初见没多大变化的美男,看他冷冰冰似没有感情的眸子,心里恶劣想他肯定一辈子都讨不到老婆。

“睡呆了?”美男冷若冰霜的问。

陆朔想啐他一脸。谁睡觉会睡呆的?

“没睡呆就起来吧,你已经睡了半个月。”姬鸿退开身,机械化的讲:“我办公室里洗漱间,你可以去那里清理一下自己。”

陆朔眨眨眼睛,张了张干涩的喉咙,说出的声音比鸭子还难听。“已经半个月了?”

“正确来讲是十五天十一个小时零三十分钟二十七秒。”

“毛病。”

“什么?”

陆朔赶紧摇头。“没什么。”“哦,有什么,我肚子饿了。”

“饭马上就会送上来,你去清理,我这是无菌实验室。”

陆朔:……

她不过是睡了半个月,就细菌滋生了?那你这里还叫什么无菌室!操蛋!

知道再怎么样都不能拿这位博士怎么办,陆朔只好下床去他的办公室。

姬鸿的办公室就在实验室的旁边,陆朔之前的三个月没少进出过,所以去那里以是轻车熟路。只是她刚一出门就碰到熟人。

“睡美人,终于醒了啊?再不醒姬鸿博士恐怕愁得白头发都要出来了。”柳如风一身白大卦,戴着金边眼镜,优雅得像某名门子弟。

也确实是名门子弟吧?陆朔想起柳如云给自己看的视频,想他们怎么也是一代英雄之后,有点气质是应该的。不过……她念旧,她先认识姬鸿的,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柳先生,你不就是想说姬鸿老了么?不过人越老越有味道啊。”

“什么味道?老机械人的味道吗?”

陆朔:。姬鸿博士,你确实是台老机械……

在这件事上陆朔无法反驳,便问他:“怎么,你不需要去看你那个弟弟?高智商犯罪监狱?小心他说服他们一起越狱。”

“这个你倒不必担心,他这个人向来心高,说服那些垃圾是没可能的。”

“哼,柳先生,你弟弟帮毒鸩做了那么多坏事,就仅仅是关监狱里,而且还是你看管的监狱,不觉得这处犯忒轻了点?还是就因为你们是英雄之后?”

柳如风看她拒以力争的想给柳如云扣罪名,柳如风一句话绝了她所有念头。“小朔朔,你这是牵怒吗?我记得云他没有弄死血刺一个人吧?”“不过告诉你也无防,他不能死。”

“为什么?”不能死?难道那些人就这么白死了吗?安乐村那么多人,虽说他不是主谋,但他是帮凶!

柳如风凑近她儒雅一笑,看着她清澈的眼睛极轻的讲:“因为整个国土的安全系统,是我和云一起写的啊,现在那一半的密码就在他手中,他若死了,我们很快会再迎来下一个未日。”

“!”

说完,柳如风潇洒的走了,微长的发张扬,略显狂妄。

陆朔瞪大眼看他背影,在他消失时吐出两字。“疯子!”

**

“你还是不肯讲吗?”实验室的姬鸿在看标本,见她吃饱喝足就躺床上,便放下标本走向她。

呈大字躺床上的陆朔望天花板发呆,在他坐到床边才讲:“博士,如果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告诉你想知道的。”

“什么问题?”姬鸿对她的交易没同意,也没有不同意。

“不是什么重要问题,纯属我自己好奇。”

“说说看。”

陆朔转了圈眼珠,坐起身面对他。“柳如风跟柳如云,是亲兄弟吗?”

以为她要问血刺或是萧郝事情的姬鸿讶异,看她认真的面孔,收敛脸上多余的表情。“我想只有一个父母才会有这么相似的染色体。”

“不会有误?”

“现在他们两个基因标本在档案库,刚好这一届归我管理,你要看吗?”

陆朔摇头,她又看不懂,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你说他们两兄弟哪来的这么大仇恨?”

姬鸿:……

“而且他们两个还编写了那么牛逼的系统,都是牛人啊!”

姬鸿:……

“如果不是亲兄弟,还有什么争权夺爱的,但是柳如云看着不像要报复他。”

姬鸿:……

“博士,你知道柳如风叫柳如云什么吗?他叫云唉!好亲密啊,如果不是亲兄弟,我真怀疑他们两个是相爱相杀了。”

“咳!”姬鸿博士咳嗽声,提醒她。“他们是男的。”

陆朔反驳。“爱是不分国际,不分性别的啊!”

姬鸿:……

“而且你看啊,柳如风还把柳如云弄进自己的势力范围,明知道他玩不过自己,还像猫一样逗弄他,就是想看他反抗呀反抗呀,然后扑倒什么的……”

跟她勾通有些问题的姬鸿:……

现在世界已经到了什么样子?他是太久没出科学院了吗?

“那套系统本来是由他们的父亲来写,但由于系统太庞大,他没有写完就去世了,所以将工作交给了和他同样出色的两个儿子。至于帝都监狱事件,那里有最完善的安全系统,把柳如云关在那里是最适合的选择。至于他们为什么变成对手,疯子的世界无法理解。”姬鸿说完起身要走。

陆朔叫住他。“博士,你不问我问题了吗?”

姬鸿收拾桌上的东西,要走时看了她眼。“我需要去静静。”“下次谈话我希望你能用我听得懂的语言。”

陆朔:……

“小朔,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不会又要睡个十天半个月吧?”

“小朔、”

“小朔朔、”

“巴雷特一号、”

“龙朔……”

“你烦不烦啊!”陆朔一巴掌拍在耳边嗡嗡叫的袁帅脸上。

袁帅没顾自己无敌帅气的脸是不是多了个五指印,热切扶她起来,蹲她床边保母似的讲。“给你带早餐了,快去刷牙来吃吧。”

陆朔用小眼神看他。“帅帅,你这个叛徒,说,这么一大早就跑来献殷勤,有什么坏事?”

袁帅被她说的一阵伤心。“我这也是为国家献身啊。好好好,我叛徒我叛徒,你快点起床吧。”

“哼。”看时间也挺晚的了,姬鸿博士马上就会来实验室,她再睡着也不像样。陆朔跳下床,说了句等着,就去姬鸿的办公室唰牙去了。

科学院有病房,但因为陆朔不是一般的病人,姬鸿没给她安排房间,就让她睡自己的办公室,不过她自己说宁愿睡实验室也不睡他那张冰冷的床?实验室的床还不是一样冰凉?都是统一材质统一设施的。

没两分钟,陆朔披头散发的出来,脚上穿着病人专用拖鞋,穿着上次留在这里的病服,整个人散慢颓废的一塌糊涂。

袁帅看到也没什么惊讶,再狼狈邋遢的样子他都见过,现在顶多一只刚睡醒还没找着北的大懒猫。

陆朔伸着懒腰坐姬鸿放置药物的桌上,拿起袁帅带来的早餐啃,口齿不清的问他。“这么大早来找我有事?”

“这不是听说你昨天醒了么?然后戴先生就让我来看看。”

“噗。”“来监视我的吧?”

袁帅有些伤心。“我怎么会监视小朔呢?我是来通风报信的。”

“哦,你这个叛徒又要叛变了?”

“嗖”一箭射中袁帅的胸口。“小朔,我对血刺是绝对忠诚的!”

“干我什么事?”陆朔连眉毛都没挑下。

袁帅看了眼门,确定它暂时不会被打开后才跟她讲。“小朔,这次真是发生大事了。”

“萧郝被人道毁灭了?”

“不是。”

“我要被人道毁灭了?”

“不是。”

“那没事了。”陆朔把最后一口早餐塞进嘴里,便靠椅背上悠闲的嚼啊嚼啊,急得袁帅快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小朔……”

“袁助理,我想现在还没到探病时间。”正在袁帅还想说什么时,姬鸿推开门,面瘫的望着他。

袁帅讨好的笑着将陆朔面前的餐盒收拾起来。“姬鸿博士,我来为陆小姐送早餐的。”

“嗯。”接着姬鸿用自己的指纹开了所有的灯,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下走向餐桌,将自己买的早餐放桌上,对陆朔讲:“你的营养餐。”

陆朔:……

“博士,我刚才吃过了。”

“你现在在科学院,在我的实验室里,必须听从我的指示,有意见可以提出,拒绝一切先斩后奏事情。”姬鸿说完看向袁帅。“包括未经我允许进入我实验室的东西。”

袁帅泪流满面。

陆朔看着早餐泪流满面。

姬鸿说完强硬的讲:“袁助理,要我叫保安吗?”

“姬鸿博士,我代替戴先生前来看望陆小姐的,对于刚才的未请先入之事,表示万分歉意。”袁帅站起来,不卑不亢的话张驰有度,在礼节上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但姬鸿似乎对自己订的规定特别执拗,不吃他那一套,只冷冷的道:“关于陆小姐的日常报告,我会每天复制一份传到戴先生手里,如果要人来看着,就请遵守的我规矩。”

袁帅看看陆朔,又看看比长官还冷的姬鸿,气度不减。“那么打忧姬鸿博士了,明天我还会再来的。”说完拿起餐盒离开。

他是华丽的退场了,可陆朔望着桌上多出来的早餐欲哭无泪。她怎么不知道博士还有这规矩了?

看她小可怜样,姬鸿把早餐推到桌边。“中午就吃它。”

陆朔使劲点头。“好啊好啊。”

姬鸿:……

“我想知道,是因为什么让你想起以前的事。”姬鸿没多废话,直入主题。

对他的问题陆朔一点不意外。姬鸿博士与其说是创造了自己,更贴切点讲,他是自己的私人医生,有麻毛病他会比自己还先知道,现在突然发现他不知道的事,当然急着把自己弄回来搞明白弄清楚了。

“博士,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了,可能是刺激太大?”

“你在我这里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异常。”姬鸿时刻面瘫,无论是对待工作还是非工作,都是这么一张脸,看起来非常严肃的样子。

陆朔知道相比政府,自己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自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全力配合。

“可能是在你这里还不认识他吧。”

“这想法不成立。红星一号已毁灭,你所有的记忆都跟着它的消失而消失。”

“呵,博士,不是所有的事都有依据的。”“人的记忆有很多种,也许我的并不全是依托芯片?就像人的本能。”

姬鸿听了这话皱眉,脸上难得露出他极为不解的迷惑表情。

陆朔往一靠,仰头望天花板,像个放荡不羁的坏孩子。“想起来就想起来,有什么好研究的?不过是一些记忆而已。你看看柳如风跟柳如云?谁能解释的清他们之间的千丝万缕?”

“柳先生与他弟弟之间只是心理问题,仍有据可查。”没想出是哪里出了问题,姬鸿随手翻开以前的记录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文件夹,记录她五岁到现在的所有数据,及事件问题。

“心理是个很微秒的东西,我记得……”想说血刺在心理选择这关很变态,但话未说完便停住了。

姬鸿仍一边听她说,一边翻自己的记录,见她停止便看向她。“你记得什么?”

“没什么。”

她没什么,姬鸿想到了什么。“你的记忆均有关血刺,陆朔,你提醒了我。”说着迅速翻记录,在找到2033年5月31日的记录时,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

“原是这样。”看到记录上的内容,姬鸿惊讶的笑了下。“原来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