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狼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四章 狼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

“嗯?找到原因了?”陆朔虽说不在意,但他既然找到了,还是挺好奇的。

姬鸿合上文件夹,摸向她胸口。

陆朔唰后退抱胸。“你要干嘛!”

姬鸿:……

“你口袋里的东西。”

陆朔:……

“博士,这东西不能换个地方?”尴尬的将口袋的卡片给他,陆朔涨红脸扭捏的讲。

姬鸿轻轻看了她眼,毫不避讳的解释:“我没有特殊癖好。而且这东西很重要,跟你的身体一样重要。”

陆朔:……

老妖怪!注定找不到老婆。

不知道对面的少女在如何骂自己,姬鸿跟她说这东西的重要性。“这卡里有记忆与时间两个芯片,起因是陆龙大校察觉你的心跳微弱,避免起疑就找上了我,看我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的话提醒了我,你的命是靠红星在维持,如果它毁灭掉你也就死了,于是我将人类正常的心跳频率记忆进了芯片里面,同时还写了时间编程。当芯片受到损害时,时间程序会自动启动,你的思维会处在回忆里,这样就能为我们换置红星二号时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

说完姬鸿仰天笑道:“让我没想到的是,你的大脑会记下回忆中的记忆,真是太神奇了!”说着哗站起来,拿文件走了。

陆朔:……

看到风风火火走掉的博士,陆朔自言自语。“博士,我有问题呢!”

姬鸿一走就是一天,然后陆朔真是将早餐当午餐吃了,下午的时候饿得要死,还不能出科学院,在她要将实验室的药酒给喝了时,博士大人终于出现了。

陆朔看他头发略微凌乱,眼光焕散,想是他肯定又埋头工作了一天,在接过晚饭时想趁人之危。

“博士,你上午的时候为什么急着赶袁帅出去?他是戴先生的助理。”

谁想姬鸿在听到熟悉的名字时,立即恢复清明,似刚才那个人不是他一样,就连表情都冷若冰霜的。“我只是不想别人入侵我的领地而已。”

“博士,你在阻止什么。”陆朔眯起眼睛看他。

姬鸿面不改色。“没有。”

“博士,我知道你不想现在接触血刺的事,尤其是在我放下之后。”“不过别小看我,血刺现在已经不能对我造成影响。”

“我想必未。”

“你不信?”陆朔冷笑道。“我认定的东西会执着到底,但一当放弃,便不会再回头。”

姬鸿静静望着她,没有说话。

陆朔知道他不信,没关系,她会证明的。“我先去洗澡了,博士你不准回办公室。”

姬鸿:……

看手里重新整理的档案,姬鸿长长叹了口气。有一种思维叫做一认到底,执拗的超乎想像,她虽被叫做猫,可实际有狼的脾性,而狼终其一生都只有一个伴侣。

第二天一早,袁帅果然雷打不动的来了,只是这次他有礼貌多了,在见到陆朔时也保持白色大楼那股气势,没有卖帅装萌。

“小朔,在这里还习惯吗?”袁帅坐她对面,看着她公事公办的问。

陆朔敛着小脸看他。“还不错。”

“想不想挪地儿?”

“不想。”

“别拒绝的这么干脆。”

“不想挪地儿。”

袁帅:……

看她这么不愿搭理自己,袁帅忧愁的讲:“小朔,你在这里是不是想等长官来接你?”

陆朔心里微怔了下,可嘴上不拉下的迅速回道:“不是。”

“长官现在恐怕是不能来接你了。”

“不稀罕。”

“血刺出了点事,陆家又处在动荡期……”袁帅故意不把话讲完,挑着眼帘看她表情。

陆朔仍旧是那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没有一点涟漪。

见她平静的比黑板还平,袁帅不再说这事,聊起了其它事情。“小朔,你还记得黄冲吗?”

陆朔给点面子想了下,想起了这号人。“猎鹰的指挥官?以前要当我父亲副官的黄冲?”

“就是他。”“他现在据说可牛逼了,手底下有支小分队,听说连创三十次无失败无死亡记录呢。”

陆朔噗笑,不是她要帮血刺,而是对战友及自己信心十足。“黄冲?那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别开玩笑了,他执行的都是什么任务啊?不会是谁家的牛丢了他们去找回了吧?哈哈。”

袁帅看了眼在最里面捣腾的姬鸿,神神秘秘的凑近陆朔,用口语讲:“听说有次任务是在海外。”

陆朔不笑了。“这不可能。”

“内部信息。”袁帅给她看自己的证件,冲她眨眼。“记得保密。”

陆朔挑眉,刚想质问什么,却生生忍下,莫不在意的哦了句。

袁帅抖抖腿起身。“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再见。”

陆朔挑下巴,高傲的用眼角送他走。

见她伸长脖子急欲想知道的模样,袁帅适当的离去,给她留下猜想空间。

陆朔见他真的走掉,瘪着小脸瘫椅上。

这时姬鸿走来,将个U盘放她面前。“柳先生弄过来的内部审问视频,你要看吗?”

陆朔倏抬头看他,又狠狠偏头。“不看。”

“真不看?”

“不看!”

“那我毁掉。”姬鸿说着要将U盘丢进焚化炉里。

陆朔用眼角看了眼,还是抿着嘴。

姬鸿最后又问了次。

陆朔炸毛的吼。“不看!关我鸟事!”

于是姬鸿便松手。

余光看到蓝色的U盘掉进火炉里,陆朔张了张嘴,什么没说。

“女孩子家的,以后说话放文明些。”姬鸿似什么没发生,坐到刚才袁帅的位置上。

“要你管。”老妖怪,心里变态。

看她像明明很想要,却矜持拒绝别扭的孩子,姬鸿一惯语气的讲:“刚才那是个空U盘,根本没有什么视频。”

陆朔瞪他。

“不过到底想不想要,只有你自己心里才清楚。”

“我只是在意我的那些战友,博士。”

“你说服我没用。”姬鸿看了看时间。“今天我还有事,先走了。”

“什么事?”这老妖怪竟然会提前离开他的科学院?

姬鸿不像笑的笑了下。“一周年纪念日。”

“纪念与你女朋分手日期?”陆朔恶毒的讲。

姬鸿并不在意,反而耐心的解释句。“结婚纪念日。”

“操!你这老妖怪也有人要!”

姬鸿:……

“你刚才说什么?”

惊觉自己把骂他的话说出口了,陆朔哈哈大笑。“那个,替我向女妖怪问好。”顶风作案的讲完,陆朔哧啦一下跑了。

看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代沟严重的姬鸿想:女妖怪应该是赞美吧?妖怪都挺漂亮的,男妖怪就丑了点。嗯……他很丑吗?

**

袁帅还是天天报道,与陆朔聊些跟血刺有关的侧面事情。

但今天袁帅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先听好消息吧。”陆朔没多想,在听了他这么多不愉快的事后,直接让他说件好事情来听听。

袁帅说好消息时一样不怎么高兴。“好消息就是,王国锋不愧是集团军的将军,不仅让萧郝那个叛徒安静下来,而且还很有魄力的搞定了五大及政府,现在萧郝正式改名王郝!”袁帅说到后面有些气愤。“明明集团军也参与此事,为什么他可以全身而退,还争到了萧郝的身份权!”

看他一脸愤青,陆朔笑起来。“这有什么好意外的?王国锋是萧郝……嗯,王郝的老子,拿到他的身份权一点不奇怪啊。”

“但不应该是谭露吗?”

陆朔给他一个你智商真低的眼神。“王国锋既然能降服王郝,自然有王郝要的或是想要他帮忙的事情。”

“难道不都是喜欢母亲多一些么?”袁帅还不服。一般的孩子应该都喜欢母亲一些吧?

“哼,帅帅,有时我真觉得你没长脑子。”

“小朔,你嘴巴比以前更毒了!”

陆朔懒得跟他争。“你觉得王郝是个需要母爱或父爱的人?前二十年他想要,可是没有,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也不需要,他想要的是王国锋这个后台罢了。”

“被你说的,我是不是该上报这个问题?”

“说你没脑子还不信。”“在发生这么大的事后王国锋还有能力保住王郝,单凭你这个猜测能有什么用?”

袁帅挫败的垂头。“小朔,你别仗着自己聪明就欺负我。”

陆朔微微一笑,心情极好。“说吧,坏消息是什么?”

说到坏消息,袁帅歉意的看她,不利索的讲。“坏消息就是……你今天得挪地儿了。”

血刺在莫默他们忐忑不安的一个星期后,终于等来批判的消息。

接到通知的莫默震在原地,拿着书文通知的手不受控制颤抖,紧接牵连全身。

在外面自由活动的刺头,看到如丧考妣出来的副队,不禁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用了许久才恢复镇定的莫默,沉重的走出通道,在看到外面一干紧张望着自己的战友后,踌躇的脚步踏出去又缩了回来。

意识到什么的周佳佳他们放下手里的东西,直挺的望着莫默。

莫默重吸了口气,沉默的讲:“管家,叫所有人集合。”

“是的,莫副官。”

紧急集合,这样的话他们都听到麻痹,这可次周佳佳他们听得格外惊心动魄。

莫默如常站定他们面前,用稀松平常的语气讲。“你们过年有谁没回家的?”

“……”

“说!”

“报告!”“我!”

“报告!”“我!”

“报告!……”

最终结果是所有人,所有人均未有人休息,全部留在基地值班,原因是他们的机械师丢了。

莫默点点头。“你们都辛苦了。”

“不辛苦!”

莫默顿了顿,咬牙根平静的讲:“我们与长官取得这次任务的圆满胜利,机械师已平安回国。”

“好!”“啪啪……”发自内心的叫好之声,还伴随着热烈的鼓掌。

周佳佳看他们还一脸朴实真挚的笑脸,憋红了眼眶。

莫默抬了抬手,他们唰一下整齐停止鼓掌。“做为你们辛勤留守基地的奖励,长官决定放你们一个月的假回家省亲。”

“报告!”

“讲!”

“我们都走了基地怎么办?”

“中尉,这里还有我与周上尉他们,我们整支小分队都留在这里等候长官的进步指示。”

“是!”

莫默再次一一仔细看了他们一眼,嘶哑的大吼。“立正!”“解散!”

一喊解散,刺头们就欢呼的跑进基地里了,途中不泛勾肩搭背的,全是一幅对回家的向往。

莫默、周佳佳未发言,默契的坐在操场上,然后不知道谁摸出盒烟,五个老人家就顶着明晃晃的太阳,在基地公然抽起烟来。

欢天喜地背着行李出来的刺头们,大嚷嚷着副队你们犯军规啊犯军规啊!想当然是被周佳佳、秦朗他们踹走。

梁柯他们走了,魏勇也走了。魏勇走前还舍不得他那把巴雷特,亲了下它才锁进自己的柜子里。

最后走的国豪背着包站在他们五个老人家面前,看他们把烟抽得那么的销魂。

莫默抬头看他。“还不走?”

国豪瞪着眼睛看了他们五个许久,最终才吸吸鼻子哽咽的讲:“副队,其实最该休息的是你们,我知道长官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有原因的,但我相信这只是普通的放假,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嗯,确实是如此,难道你还想不回来?”

“没有!”

最后国豪也走了,只是在莫默的话下,踏实了不少。

看他们都离开,周佳佳咬着烟屁股倒地上,望着蓝天。“默默,就这么散了么?”

“不会。”

“默默,你这些话留着骗鬼去吧。”

“书文上面只说放一个月假,其余什么没说。”莫默温吞的讲,脸色还是一如平常。“我们也收拾收拾一下回家吧。”

莫默起身要走,周佳佳不肯起来,伤感的讲:“我们一离开,会不会有其他人进来?”

“不会!”“周上尉!马上收拾东西回家!限三十分钟内!”莫默吼完踹了他一脚,在他跳起时还踹了下他屁股。“都给我快点!归队的时候敢给我迟到一分钟,罚你们禁闭!”

这一个月来,陆龙都在接受政审,还有血刺的事件,当他收到上面给出的结果时,几乎克制不住上去打人。

陆刚拦住他,用自他去南京当兵就没有过的安慰语气讲:“这只是暂时的,相信我儿子,没有人能阻拦你的路,也没有人能动陆家,现在你需要的是回家,你还有更重要的事需去完成,那件事你现在该知道了。”

陆龙看父亲斑白的头发,最终选择先离开这个鬼地方,然而回到家,他知道父亲所说的事情是什么后,让他几近崩溃。

陆刚拍了拍他肩膀,深深的叹了口气。“别太自责,这是我们都应该承受的一个过程。”

徐全端着托盘过来,弯腰放在陆龙面前。

在陆龙拿起盘里那支干枯的天堂鸟时,陆刚沉着声讲。“是你爷爷给你的,什么意思你自己去想。”

“爷爷当时还有说什么话吗?”

“没有。”“不过我想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天堂鸟:自由、不被束缚。

陆朔再一次从科学院去到白色大楼,只是这一次不是明亮的机械部,而是同样明亮的审问室。

一直观察她的政府人员,在姬鸿的保证下还是不放心,给她戴上了手铐。

陆朔瞧着明晃晃的金属手铐,用鼻子哼了两下。

负责“押运”她的协助袁帅,靠近她小声讲:“小朔,给个面子,你就别嫌弃它了。”

“知道嫌弃你们还用?用这东西铐我?玩我的吧?”陆朔动了动手,把手铐弄得哐啷响。“柳如云都是他哥哥亲自看守,怎么说我好歹也是机械师。”

“是是,机械师你好,机械师你请。”袁帅把她塞上车,自己也钻了进去,让两个来带她的人坐前头。

“袁助理,你行不行啊?听说她可厉害着呢。”两个专们来负责转移的特警,个个武装齐全,在袁帅让他们去前头时笑着讲。

袁帅挥挥手把他们赶苍蝇似的赶走。“去,我以前可是卧底。”唬完人殷勤的拍陆朔马屁。“你说是吧小朔?你要是想跑,来支特警队都没用。”

陆朔歪着头慵懒的看他,轻飘飘一句。“是叛徒。”

袁帅顿时又窝角落不说话了。

不过陆朔确实懒得跑,除非生命受到威胁,不然她干嘛要跑?浪费力气。

被推进铁门铁窗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凳子的房间里,袁帅给了她一句别担心就离开,接着问话的是两个陆朔没见过的人。

不过……

这世界想问倒她的人没有,想要礼貌问倒她的还是没有,暴力的更不可能!

所以三天后……

站在白色大楼外的陆朔,抬头看天,仰天长啸一句就哈哈哈大笑三声潇洒的走了,留下站岗兵哥们一脸疑惑。这位姑娘莫不是疯了吧?不对啊,白色大楼从不用刑的,只会“友好”问话。

而那间关了陆朔三天的审问室,第五批人已倒在审问桌上,就差口吐白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