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永远的一号/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五章 永远的一号

综上所诉,原场景复原。

审问人A1:“二号,雷庭俘虏你之后对你做过什么?”

陆朔:“我叫一号。”

审问人B1:“一号已经毁灭,你现在是二号。”

陆朔:“一号。不然你们也可以叫我巴雷特一号?”

审问人A1:“好吧,一号,雷庭俘虏你之后对你做过什么?”

陆朔:“对我做过很多事情,你们要一一听吗?”

审问人A1:“是的,请你从头向我们阐述一遍。”

陆朔:“没问题,我去维思殿堂里找找。”

审问人B1:“维思殿堂是什么?”

陆朔:“我说了你们这群低智商的人也不会明白。”

审问人A1、B1:“……”

陆朔:“嗯,找到了,我一件一件说吧。开始雷庭抓到我时,打了我一枪,还划破了我的脸,你们知道的,伤对我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子弹留在体内得抠出来啊,然后房间里又没有手术刀,我就用手指抠,你们知道把自己的手伸进肚子里是什么感觉吗?又痛又痒,就像你身上多了个血洞,然后长虫子了……”

呕!坐在办公室里的斯文A跟B,惨白脸跑出审问室阵亡。

新的一波人,武警大队的。

审问人A2:“别耍花样一号。抠出子弹之后呢?”

陆朔:“我没耍花样,是你们的人弱爆了。”

审问人B2:“别废话,回答问题。”

陆朔:“之后?之后血刺找来了,雷庭要转移我,我开始还想跳机来着,结果没跳成,不过去到他老家时我跳楼了。啊,这里好像才三楼?我跳的那个起码有五层楼高,就摔断了条腿。其实摔断腿没什么好怕的,反正我体质特殊,就像雷庭说的,把眼睛挖出来应该还会再生长,长好就跟原来一样了。”

审问人A2、B2,觉得自己特妈不是人,对待罪犯他们可以毫不手软,可她才十六岁不到!

新的一波人,特警大队的。

审问人A3:“一号,我们见过的死亡多到你想像不到,别在我们面前打同情牌。”

陆朔挑着下巴:“是吗?”

审问人B3:“少废话。”

陆朔:“哼,你们见过多少死亡?知道我是哪里出来的么?我可是血刺的机械师,在还没开始特训时那个变态长官就带我们去屠杀场。我告诉你,在我十岁亲手将一具招苍蝇的小孩尸体埋掉时,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

审问人A3、B3脸色青白,没坚持五分钟阵亡!妈的,血刺长官确实变态!而且!六年前他们确实刚刚参军,还是个跟班长面红耳赤吵架的新兵蛋子。

新的一波人,特情局的。

特情局是干嘛的?专门弄情报的,不开口把情报吐出来?他们有的是手段让你讲。

审问人A4严肃的敲了敲桌子:“少给我油嘴滑舌,如果你不肯老实交待,我们有的是方法让你讲!”

陆朔缩了缩肩膀。

审问人B4凶神恶煞吼:“说!少给我装可怜。”

陆朔说了,很大声的说:“总统阁下,有人要对你的救命恩人用刑啦!”

听到喊声冲进来的小政员,友好的提醒两位看起来很凶的人。

笼统的来讲,她确实救过总统阁下的命。于是第四波审问人,以一分钟的时间阵亡。

第五波人学聪明了,政府高层人士亲自出马,不再隔着墙听了。

高层A5温和的问:“陆朔,雷庭有没有对你做一些你无承受的事?”

陆朔认真想了想,天真无邪的反问。“你们觉得经过科学院,还有什么是我不能承受的呢?”

高层B5:“你只要回答有还是没有就行了。”

陆朔怪叫一句。“噢,没有。”

高层A5:“有没有对你做过与科学院相同的事。”

陆朔:“没有。”

高层A5:“以你之前的问话记录,你说到过:雷庭曾用刀子伤害你。”

陆朔:“有。”

高层A5漠然的讲:“那么你上一条与这一条不符合。”

高层B5立即跳出来,狗仗人势。“请如实回答,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

陆朔噗笑,懒洋洋的靠椅背用小眼神不屑瞧他。“通常这样的话,都是反话。”

高层B5:“!”

陆朔:“你瞪我也没用啊,本来如此嘛?而且你们不知道我会心电感应么?你那点小心思我早知道了。”

高层B5:“!”

把B5搞定,陆朔向A5友好的解释:“雷庭那里的机械设备怎么可能与科学院一样?不然科学院也太次了吧?是你这位毕搭档让我只回答有或没有的。”

高层B5:“!”

高层A5:“那他对你做了什么?”

陆朔:“是不是我说了,你们就放我走?”

高层A5:“这要根据情况来定。”

陆朔:“如果我可以走的话,你们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否则我不会说的。”

高层A5:“什么要求?”

陆朔狡黠一笑,洋洋洒洒说了一翻话,成功将雷庭说成是傻逼后,悠扬伸出五个手指:“给我五百块钱。”

咚!两位高层人士磕桌上。

陆朔从他们钱包里拿出钱,冲摄像头挥了挥手,边走边轻松的讲:“你们可是有测谎仪的,我没说谎,拦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两个脑神经暂时性罢工的高层,死瞪着眼看她大摇大摆出去,却也只能让她出去。

走出白色大楼,身揣五张毛爷爷的陆朔,思考了五分钟,她决定去看看世界,所以她给自己购置了些东西。

世界地图?她身份证不在身上,没有国外通行证,还是买Z国地图。户外旅行包?强光手电筒?攀登绳?食物……

户外用品店的大哥看她这架势,好奇的问。“小妹妹,你这是要野营?”

陆朔看他,想了下。“算是?”

瞧她一脸迷糊样,大哥不确定的继续问。“你是要一个人?”

“嗯。”

“什么原因?”

“这个还要原因?”陆朔惊讶。

大哥一脸震惊。“当然啊,像你这种小屁孩肯是私奔啊或者离家出走?”

“我不小了!”

“随便啦。不过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你一个人不安全,去组团吧。”

陆朔想谁不安全还不一定呢。只是……“谢谢大哥,请问哪里可以组团。”

“呐,你就这里弯拐过去。我前不久才去过一次,不然可以和你一起组队……”

按照那位店主大哥的话,陆朔背着装备,顺着路拐过弯就看到对面一家户外旅行社,只是在过去的时候出了点麻烦。那就是……

她太着急闯红灯了!路上车鸣一片,幸好她身手敏捷躲开了两台车,不然牛逼的国家兵器就要落得个被车撞死的下场。

没酿成大错,可引来了警察叔叔,警察叔叔本来说要去局子里的,陆朔说她赶着去医院看妈妈?于是警察就罚单一开,罚了她两百块以示惩罚。

于是……

妈的!买了两百块装备,两百块罚单,她只有一张毛爷爷了。

此时站在路边的陆朔有点风中凌乱。她应该回血刺把卡拿出来的,就算要分手,还是要两清的啊,好蠢!

“小妹妹,你也是驴友?”背着个破烂包,穿得有点行为艺术的阳光男孩主动搭讪。

陆朔点点头。“不过可能我的钱不够了。”

“组团费是三百块,你还有多少?看你这可怜的样,剩下的我帮你先垫着吧。”

“真的?”陆朔唰的眼睛一亮,仿佛他是大救星,热切的讲:“我身上还有一百块,剩下的两百块我会很快还你的!”不就是赚钱么?她有的是办法!

阳光男孩不在意的点头。“不用这么客气,能交到一位好驴友是件很难得的事。你把钱给我吧,我给你去买票。”

“好。”陆朔欣喜的将最后一张毛爷爷拿出来给他,笑眯眯的看他走进户外旅行社。啊,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嘛,而且还是这么陌生的好人。

只是……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

陆朔秒速冲进门面挺大的旅行社,哪有看到那个男人!

“小妹妹,你是要买票吗?”前台的服务员微笑问她。

陆朔瞪大眼看四周,接着笔划的问她。“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背着破包的男生?三个小时前进来的。”

美丽的服务员想了想。“你说那个个子挺高的男生?”

“嗯嗯。”

“他来借洗手间的,应该是从后门走了吧。”

陆朔:……

她居然被骗了!好蠢!蠢死了!

美丽的服务员再次微笑问。“小妹妹,你是想要买票吗?可以看看的哦,有不同价位。”

陆朔顿时对这世界无感,听到服务员的轻声细语,才稍稍好点,不想辜负她热情的问。“最贵的路线是多少钱?”

“我们这里最贵的是游国内十个著名奇幻景点,费用是五十万四千八百。”

陆朔:!

“这么贵!”

服务员温柔的笑了。“全程要一个月呢,而且我们保证每位旅客的安全,保护你们的人都是退伍军人哦,跟着他们小妹妹你会很有安全感的。”

陆朔:我来当保镖吧,啊,让我当保镖,包你们安全!可不可以不收费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就算自己打赢那些退伍军人,那些旅客也不会信任她。

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知心姐姐的服务员也知道她没这么多钱,就说:“我们最便宜的只要三千,五日游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和北岳恒山。”

陆朔眨眨眼睛。说好的三百呢?卧操!

“嗯,我先来看看,容我想想。”然后陆朔就认命的背着包走出旅行社。

身无分文,但好歹她刚才买了点吃的,还有野营的简陋工具,睡觉不成问题,现在问题是怎么弄到毛爷爷?

看嗖嗖从面前窜过去的豪车,陆朔深呼口气,对未来无比自信。帝都这么繁华,她就不信她弄不到钱!

陆朔走过一家快餐店,看到上面写了张招工纸,就盘算着她做一天,拿几十块钱蹲网吧去,继续黑客生意,等赚了些钱就找大客户,写个程序什么的,还怕饿死?

决定事情,陆朔整整衣服,精神抖擞的走进看档口还算不错的饭店。

“姑娘你是要吃饭吗?”热情的小弟将她招待进去。

陆朔漂亮的眼睛一扫,看到……有点脏!不过!一切为了钱!

“咳,我是来招聘的。”

小弟吹了声口哨。“老板,有个小美女来招聘。”

老板咚咚跑下来,对她打量了翻,高深莫测的问了句:“你成年了吗?”

陆朔:……

老板:……

陆朔看明显也没成年的小弟。“他成年了?”

老板:“他是暑期工。”

“我也是。”

老板和颜悦色了些。“学生证拿来看看。”

陆朔:……

老板:……

“出去出去,小姑娘你还是回家吧,别学什么独立,小心被坏蛋抓去。”

陆朔:!她很强的,很强!

很强也木用,找了一天,陆朔没找着一家肯雇用她的,这下她真真切切的知道,什么叫一文钱逼死一条好汉了!

在马路边睡了一天,第二天她还是在家黑饭馆找了份工作,做了一天,说好日结的老板改口要月结,于是陆朔憋屈这么久,毫不犹豫的将他打了,当老板把装钱的箱子给她时,她拿了自己的工钱就去了网吧。

网吧里只呆了一个小时,她便万念俱灰的出来。

原因是……!

她没有卡!银卡、手机卡!客户无法把钱打给她!然后她没有身份证!意思是她就算有钱,也没法去办卡!

卧操!要不要这样!

陆朔游荡到大桥低下,贴着墙角根坐下,在包里拿出干硬的面包,边啃边想自己接下该怎么办。

难道特种兵要饿死都市?不要,好悲惨!

就这样,陆朔仅靠一天的工钱,撑了五天,而这五天她便是睡大桥下面,与新来的流浪汉聊得很愉快,所以她也差不多变成流浪女了?

这天,在陆朔琢磨着要是实在不行,便去找小白,他不是副局么?让他给自己弄张身份证应该没问题。问题就出在,他肯定会问东问西。

“啧,好烦呐,英雄无用武之地了。”陆朔自哀自怜。

“哔哗”正在这时,一群无良青年踩着滑板吹着口哨,呼啸而过。

“快点快点,还有半个小时好戏就上演了!”

“啊!好期待啊!西街的杰克跟东街的老大,不知道谁会胜。”

“我觉得应该是杰克,听说杰克是匹黑马啊,我押他,押一千!”

“我也押他,在困兽犹斗里,只有新人才更有可能胜……”

呼啦啦的声音一晃而过,捕捉到一些词的陆朔露出口雪白的牙。她听到了什么?困兽犹斗?而且还有赌博的,应该是地下拳击场或是什么打架的地方,管他是什么,她明天就没食物了,急需要钱!

陆朔迅速背上包,和那个流浪汉道别,跟上了那群不良青年的队伍。

青年要么是踩滑板,要么是骑辆自行车,有些车后座载着个染着红发、黄发等颜色扎眼的女生,想必是杀马特一族的小女朋友什么的。

要跟上他们的脚程不是问题,训练时他们可是跟着四个轮后面跑的,现在这速度,游刃有余。

陆朔背着个还算像样的包,只是几天未洗澡的她有些邋遢,长头也不再乌黑亮丽,被她用小截登山绳绑了起来,现在这么看去,颇有几分女汉子的味道,只是身高是永远的痛!

像登风火轮似的脚卖力登踏板,骚年们疯了般的往前冲,当看到旁边莫名出来个不认识的姑娘,口哨吹得震天响,被后座的女生掐得嗷嗷叫。

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高中生看到不再前进,始终与自己保持水平的女孩,一半是以为她想搭个便车,因为他没有载人,便不算轻挑只能是少年们特有的骄傲语气问:“姑娘,要上来坐会么?”

保存体力的陆朔听到这话意外的看他,见他眉目俊朗长得周周正正,又看他单车后座摇摇头。“用不,谢谢。”

“那你加油哈。”怎么说也是学校有妹子追的帅哥,见她拒绝的这么礼貌,面子有些拉不住,随意的说了句便使劲登着车走了。

陆朔看他被风吹得鼓起来的衣服,心想她是不是应该再相信一下这个世界?

不过没所谓,这点路程对她来讲小意思。

这点路确实没多远,也就十七八分钟左右,连三公里路都不到。

陆朔跟着他们跑到一处偏僻的大桥低下,那里已经灯火一片,许多看好戏的观众在宽大的桥角占了个好位置,用来格斗直径五米的圆圈边,用点着冒火的酒瓶。

桥上的陆朔扫了眼那圈酒瓶,琢磨它是怎么做到的,既能燃烧又不爆炸?看来高手还是在民间!

顺着人走多了便走出来的路下去,陆朔窜进人堆里,什么不做,就看他们玩。

当你遇到不明白的事时,什么不要做、不要问,抱手臂看着,然后你就懂了,这样别人不仅不会觉得你白痴,还会认为你沉稳。

耳边充斥着叫嚣、吵闹、打架等叫声,陆朔想挑处安静的地都不行。

“没见过你,你哪个学校的?”

在众多鬼叫鬼嚷声中,突然多出道耳熟又不讨厌的声音。陆朔见是刚才那个想载自己一把的男生,盯着他眼睛看了五秒才讲:“国防大。”

“国防大?”男生显然不信。“国防不是大学吗?你顶多还是高中生吧?”

确定他没有恶意的陆朔,不想打击他,只轻飘飘的讲:“有关系。”

那地方有关系也没用啊,得考试。男生不想跟她发生不愉快,转移了话题。“我叫李朋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没什么能不能告诉的,只是如果爸爸知道她离家出走了,肯定会找人的,用真名容易暴露。“一号,你可以叫我一号。”没错,她就是一号!永远的一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