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牛逼的反义是苦逼/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六章 牛逼的反义是苦逼

她犹豫了这么久,又没有说本名,李朋生不由的多看了她两眼。仔细瞧她脸,都能赛过自己学校的校花,只是不知怎么有些狼狈,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便不再多问。

这时人群暴出一阵高昂的叫喊声,什么杰克、东街的,想是那两个主角来了。

陆朔踮起脚尖往里瞧,果然看到两个壮实的男人走进火圈中间。在有人开始下注时,陆朔兴奋的问旁边的李朋生。“跟我讲讲这里的规矩呗?”

“没什么规矩,打赢就行了。”

“就这样?”陆朔意外,接着瞄向那些在下注的。“那他们怎么赌钱?”

“他们私下是可以赌的。在这里竞技的人只负责打架,打赢三场就可以去困兽犹斗,进行打擂台。”

“那样要是打赢的话,应该有钱的吧?”

正伸长脖子看他们打架的李朋生,听到这话惊讶的看她。“一号,你想做什么?”

陆朔天真无邪的笑。“就好奇,问问。”

“我劝你还是别问了,你知道也没用。”

“跟我说说麻,就当听故事。”

李朋生被她无辜的样子给弄到没法,心想她就算知道也没什么,便告诉了她。“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听别人说的。”

“嗯嗯,钱,那有钱么?”

“有钱!很多钱!”李朋生见她一说到钱眼睛就特别亮,也顺着她的话将钱字说得特别重。“在那里打赢一场少说也得十几万,要是打赢擂主,听说是在五百万到五千万不等,这还只是一比一的钱,要是人玩得大,钱还有多。”

“哇!好多钱!”

李朋生:……

在她眼冒星星时,李朋生泼了她盘冷水。“那里打架是要签生死契的,打死不负责。”

“呃……”这也闷残忍了吧?

“而且如果看众心情好,让你打死,你就得打死,打死后有额外奖励。”

陆朔:……

好变态!

“杰克加油!加油!”“打倒他,打啊,不要停手!”

在陆朔荡漾的心沉下去时,人群暴出的呐喊声让她的心又沸腾起来。看到被杰克揍得连连后退的男人,陆朔往李朋生身边蹭了蹭,羞涩的开口。“你有钱么?”

“做什么?”

“下注。”第一次见面就借钱,好像不太好啊。

“没有。”

陆朔:……

别这么小气么,你可是男人!陆朔抿着嘴,在包里摸了摸,将身上最值钱的匕首给他。“我这个给你做抵押,赢了钱我会赎回来的。”

瞧了眼她手里不像玩具的刀,李朋生又一阵黑线。他要这刀做什么?切水果?拿回宿舍还要做登记。“你为什么要下注?不一定会赢。”

“我说会赢就一定会赢,总之,你换不换?”

“不换。”

陆朔:……

“我身上只有五十块钱,你拿去吧。”

陆朔:“谢谢!”啊,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

眼见他们就快打完了,陆朔拿了钱屁颠屁颠跑去押,没有想,直接押了大家都认为会输的那方。这样才赔得大嘛,嘿嘿。漂亮的眼里闪过抹狡黠,便专注的看他们两个大男人打架。

跟着她的李朋生看到她的押的一方,直摇头,心想这钱又打水漂了。

陆朔全神观战,在那个杰克想一腿放倒东街那个时,露出排白牙。谁说新人赢的机率大?相反,老人才更熟悉格斗技巧,新人如果赢了,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确实很牛逼,像她这么牛逼的?!二个是老格斗手不想打了,他并不想去困兽犹斗,来这里打纯属锻炼筋骨。

果然,随着人群的惊讶声,东街那个反败为胜,将杰克踢飞了出去,并且这一脚就让他起不来身。

“YES!赔钱!赔钱!哈哈哈!”明天饭钱有着落的某人,在一干幽怨的视线中欢腾的自娱自乐。

李朋生见周遭绿森森的眼光,连忙制住拉仇恨的一号,让她收敛些,和她问桩家赔了钱便想带她走。

这次压东街那人的几乎没有,她一赔十,五十块钱出去,五千块钱进来,在这个小地方,一场就赢五千,是很大一笔钱了。

“等等。”果然,是非之地,是非多。

正当陆朔揣着钱准备跟李朋生走时,一个输钱最惨的肥猪叫住她,挺着大肚子貌似艰难的走到她面前。

陆朔微扬下巴瞧他,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大哥有事?”

见她畏畏缩缩的样,肥猪更嚣张了,拧起她衣领就把人提起来。“你哪里冒出来的?走狗屎运赢一盘就想走?”

这哪里是走狗屎运了?人家那是真本事!被拧起来的陆朔很习惯这动作,因此并没有不自在。她看了眼远处喝水的东街男人,心想十个死胖子都别想打过他。“那个大哥,其实我不好赌,我就想赢几天的饭钱。”

听她这话,周边的路人都嚷嚷着不准走,三局还没打玩,不能赢了钱就跑。

而光着上身正在喝水的男人瞧了她眼,接过别人递来的毛巾擦汗,没有仗义相救的意思。

“大哥,你的意思是,我再押两盘就可以走了?”

“对!要至少押三盘才能走,除非你输到没钱!”

“嗯,那我就继续赌吧。”陆朔为难的点点头,要求他把自己放下来,便老老实实围到简陋的赌桌边去。嗯……这可是你们叫我玩的,输得喊妈妈可别怪我。

李朋生担心的讲:“一号,不管赌几局,你赢了还是别想走。不如你输一些,留些钱吃饭吧。”

陆朔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便继续押东街那男人。

新的一轮很快开始,这次跟东街男人对打的换了个人,身子同样壮实。

陆朔抱手臂看那男人挥拳,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我可是把饭钱都押上了呢,你可得给我赢。

第二局,不出陆朔所料,东街那个还是赢了。

肥猪感觉邪门,看了她眼,在第三局时他也押东街那个。可陆朔这次不押他了,押了新上场的那个。他为自己赢两局了,没必要赢三局,这样他就得去困兽犹斗场,那可是玩命的地方。

可那个东街的男人似乎没打算输掉,这可让陆朔皱起了眉。难道他想去?

想去也不给你去!陆朔闭上眼睛,在新人一拳打出去时,牵制住东街男人的脑神经,让他迟出手一秒。

“噢~打得好,揍倒他,用力揍!”看到打中男人的新人,人群暴动,吼声震天,如奴隶翻身做主的激动,跟打鸡血似的鬼叫。

被连揍几拳没回手之力的东街男人看了陆朔那边一眼,便自动认输,不打了。

陆朔连赢三局,五千块出去跑了两圈,变成一万五,眼红了一干人。

输了三局的肥猪哪能放过她,气势汹汹朝她走去,要去拧人。

陆朔把钱装包里,兴奋的一步没站稳,将后边的肥猪拌倒,引得群众哄堂大笑。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满脸笑容的道完歉,陆朔便拉着李朋生走人。

看到肥猪跌倒,几个想耍赖的人都停住了脚,目送她离开。

东街男人揉了揉被揍成青色的脸,看她从容离开的背影露出抹有趣的笑。

**

陆朔和李朋生离开大桥,到一处人多的地方才道别。陆朔知道自己惹了麻烦,不想他这个陌生的好人受到牵连,将他的五十块还给他,同时还分给他五千,只说一句:“这是利息。”便背着包走了。

坐单车上一脚撑地的李朋生看到手里一踏钱,又看潇洒走掉的她摇头。这利息也太丰厚了点。

陆朔顺着小街道,走到大街道,看能迷了眼睛的霓虹灯,想着接下来干嘛?

有钱能干嘛?有钱就是大爷,想干嘛就干嘛!

陆朔去了家不正规但设施不错的酒店,要了间一百一晚上的普通房间,便把自己收拾干净,接着又出去吃了餐贼贵的海新,算是把前几天受的难给补回来。她正在长个呢,要吃好一些,而且……

“不出我所料,你果然来了。”而且她马上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钞票。

刚睡下,被门铃吵起来的陆朔看到门口的男人,一点不意外他的到来。

东街那个男人已经换了套衣服,休闲衬衫跟褐色裤子,国字脸透着几分凌厉,是个不管如何掩盖,都掩盖不了他身上那股黑道之气。

“我叫迪塞尔,你怎么称呼。”迪塞尔走进房,大方的打量下房间,便看躺回床上的女孩。

陆朔懒得动。“一号。”

“呵,挺吉利的代号。”

陆朔懒得跟他扯。“有事就说吧,说完让我睡觉。”天知道她几晚都没睡个好觉了。她不是没在户外睡过,可没有战友在身边,她不敢睡太熟,都是半睡半醒的。要是睡着被人拉去卖了怎么办?

迪塞尔走动两走,便坐床边看她,态度亲和。“我是困兽犹斗的主办人之一,你有没有兴趣去那里玩玩?”

陆朔动了下,勉强抬头认真打量他。头发略显凌乱、五官明朗干净、胡子递了、衬衫两颗扣子没扣、裤管工整的卷了一圈,休闲皮鞋低调的灰色,总结,一个低调的大人物,不错,是个能做大事之人。

“我开始以为你顶多是个‘兽探’什么的,没想到是负责人。”

迪塞尔微微笑了下,没有自视过高。“困兽犹斗若是再没有新面孔出现,观众都要厌烦了,到时饭都吃不上,还分什么身份?”

“不错,这个我喜欢。”

“那么你的答案呢?”

陆朔舔着嘴巴想了想,又瞅他想了想。“报酬怎么算?”钱才是王道啊!

“打赢擂主五千万,外加十比一的额外奖励。”

这么大方爽快?看来这行油水足。

“我有个条件。”

“请讲。”

“我不打死人,拿钱咂我也没用。”

见她说的这么慎重,迪塞尔站起来走了走,答应了她。“没问题。明天下午五点,我会派人来接你。”

“慢走不送。”陆朔说完,翻过身,钻进了被子里。

可以睡到下午五点?真好!

五点,陆朔准时退了房间,走出酒店大门,面前就停了辆车。

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打开车门,她便背着包坐了进去。去打格斗赛?这事如果被爸爸知道了,他铁定会被气死,不过才不管他。想到前几天的饿肚子,陆朔心想只有钱才是王道,有了钱她娘的就可以弄张身证,然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看从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陆朔靠坐位里舒服的闭上眼睛。前不久她睡在桥下面当流浪女,现在她就坐在奔驰车里了?不得不说人生就是这么操蛋,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财了,也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命就没了。

困兽犹斗是在一座会所底下,会所不比皇朝的等级差,上面灯光璀璨能闪瞎人狗眼,底下馥郁浓浓的罗马风情,地上铺的毯子都绘着繁复的异国图腾,一层层深隐的环形梯中,是大大的格斗台,明黄的光线衫得整个格斗场宛若进入罗马帝国,尽情观赏一场畅快淋漓的困兽之斗。

迪塞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望着低下的格斗台讲:“这是按照罗马格斗场一比一防造的,能容纳一万人。”

“一万人?你给我五千万?”陆朔不解,这比例太大了。

迪塞尔笑了下,不知是笑她的无知,还是笑那些找乐子的人。“这个你别担心,有些人就是钱多到没处花。”“今晚你观战,在结束之前会有人将你介绍出去,做为明天的预热。”

陆朔点,侧头看他。“今天那个擂主会出台吗?”

带手下走的迪塞尔没有停留的讲:“会。”

能看到擂主赛?那应该有看头。陆朔看下面层层渐深的阶梯,怀着小小的忐忑与激动,想跑到最下一层、最靠近格斗台的那里去,但被刚才接自己的两个男人拦住了。

“你的位置在最高一排,最后一个。”

陆朔:……

她没买票,但不可以这么对她啊!最高一排?要用望远镜看么?

但抗议无效,还好她身怀“特异”功能,放大画面小意思,只是为毛还真有人带望远镜来看格斗?次噢,这也太疯狂了吧?!

**

格斗快开始时,迪塞尔也进来了,他与几个穿得人模狗样的男人走去最低一层,落坐后反身看了眼最后一个位置,便又继续和那些人聊天。

陆朔咬咬牙,想着明天她就把人丢他那个座位,让你坐这么近,NND。

很快,第一回合开始,穿着布料极少的女主持人,扭着她那凹凸有致的妖娆身板,在很嗨的音乐声中拉开序幕,洋洋洒洒说了通开场白后,便给看众们留了个悬疑。“今天结束时会有你们意想不到的惊喜哦,想知道是什么惊喜吗?那耐心的等到格斗结束吧!”主持人搔首弄姿说完,就介绍第一回合的格斗者。

每天的困兽犹斗分为三场,最后一场无疑是作为压轴的擂主。

现在第一场是两个均有一米八五以上,肌肉鼓胀的大块头,他们没有戴任务的防护用具,拳击手套都没有。

陆朔坐在后座不动如山,抱手臂观察场上的两只兽?顶多算有些能耐的狼狗吧,还没昨夜迪塞尔与杰克的精彩。周围的人也明显一样,兴致缺缺,只有在其中一个人按着另一个人往死里揍时,才嚷嚷的叫两句:“再打重点啊,给他一拳,打断他的鼻子,你妈的没吃饭啊……”

如此云云的话,标准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胜出的男人听到耳边他们的喊声,下手也越来越重,一拳打飞他几颗牙,又一拳打得他吐血。

底下的男人早不行了,连抵挡的力气都没有,再这么打下去,打死只是时间问题。

迪塞尔看上面情况,很适宜的向裁判使了个眼色。

裁判冲上台,趴在地上喊数字,在他没能站起来后宣布获胜者。

观众一阵一满,显然是没有看到让他们觉得刺激的事。

这时美丽的女主持人又扭着她的小蛇腰上来。“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通常好戏都在后头。”

“快点叫两个能打的人上来吧,这哪里是困兽啊,简直跟逗蛐蛐没两样!”

“再这么打下去,还不如去外面看那些流氓打群架!”

“就是!我们每天几十上千万的钱,可不是来看场这么低极的比赛!”

女主持人招架不住,废话也不说了,直接进入下一场。“现在我们有请去年亚运会的拳击冠军K,和前一周连续赢得比赛的J。”

K是国内的标准身材,一米七七,与J比起来,算是短小精悍,不过K的肌肉很好看,条理分明,不像前两个那么恐怖,也不像陆朔这样的白切鸡。而J似有点外国血统,身材高大,站在K面前就像座小山。

陆朔看到场上两人,憋不住笑。爸爸站她面前,是不是就像他们两个一样啊?看K仰头望J,感觉好呆瓜。

不过身高不决定成败,因为J的瞧不起人,很快被动作迅而猛的K扔下台,引得观众席一阵嗷叫,许多人都站了起来,大吼好、太过瘾了!甚至还有妇人取下戒指、首饰丢下去。

本来觉得没什么的陆朔,看到往场上飞的闪光物,视线也嗖嗖跟着它们跑。太疯狂了吧?啊?刚才就听他们说,一天几十上千万?现在又扔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可不可以做清洁工啊,要是捡到一件就发了,哪用得着上去浪费力气?

对这样的响应,主持人似乎很满意,笑着上台说的比上次要多,但她不能让这股热情冷却,在说了该说的后,便请出第三回合的人。

第三回合就是擂主啊,人群又是一阵不小的高chao。

明天自己就要对付这家伙,她得仔细观察观察。陆朔坐正身,和其他人一样伸长脖子看出场的地方。

擂主是叫磊,长得也挺光明磊落的,面貌周正,混身透露出股正义之气,只是他这样的人不去当警察,太浪费人才了。

跟他对打的居然还是K,这可让观众们兴奋了,跟打鸡血的喊叫,震得陆朔默默蹲角落。她现在终于肯定,自己还不是女汉子,可以朝软妹子方向发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