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去警察局喝茶/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七章 去警察局喝茶

一个前亚运会冠军,一个充满正义的擂主?他们两个看着对方,不像其他人一喊开始就动手打,而是对看几秒,伸手非常熟练礼貌的击撞,才退开准备格斗。

陆朔看到这幕微微讶异。看来这个擂主人不错嘛,明天她下手轻点。

磊与K相互交手好几招,挥一拳就跳开,都在试探对方身手。最终,他们在观众们的忍耐度之前结束试探,正式打起来。

两个一时不分伯仲,陆朔跟据他们的力量和速度,精算出他们的胜负,便没有看结果离开了。

“告诉你们的老大,我明天再来。”陆朔向门口两个男人说了句,踏出一步时想到什么又后退回去。“为了方便,我今晚住这里了,叫你们老板开间总统套房。”咳,她确实是要睡这里,总统套房就充大款说说的。

谁想他们还真答应了。“总统套房已经为你准备,请随我来。”

陆朔:……

于是乎,只进过总统府一次的陆朔,就这么住进总统府了?好吧,此总统非彼总统。

迪塞尔在胜负已定时,反头见后座的人不在后,跟旁边的人说了句便也离开。

正在总统大房转悠的陆朔,听到门铃跑去开门,看到迪塞尔就讲。“你可真舍得花钱啊!”好大,这是她在外面住过最大的房间了。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迪塞尔进房看她光着脚丫,唇边又是一笑。“怎么样,还满意吗?”

“满意,太满意了!”

“你没看完比赛,不好奇谁胜负?”迪塞尔坐到沙发上,看了看对面的位置,示意她坐下来聊。

陆朔三步并做两步走过去,一点不示弱的坐沙发里,同样以老大的姿态看他。“你认为我还用看结局?”

“在大桥低下,我发现我有几次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可能是你使用过度,跟你闹意见了。”

迪塞尔望着她澄澈的眼睛,顿了顿才讲:“我出来混不是一两年,也知道很多东西。”

陆朔仍是不在意。“所以呢?”

“在明天的比赛中,我希望你少使用那种特异功能,因为这里什么观众都会有,磊也不是一般的人,你会暴露自己。”

陆朔噗笑。“你之所以选中我不正是因为这个?”

迪塞尔摇头。“是因为你的身手,尽管你只出了一招。”“我想以你的身手要赢过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的意思是要让我被人揍得鼻青脸肿?”

“这样才叫困兽不是吗?”

“不干!”“浪费体力、脑力,还要被打。”傻瓜才这么做!

“呵呵,我想你会同意的。”迪塞尔肯定的讲,不担心她临阵脱逃。“总统套房一晚是一万八,你要是能结清这笔费用,就可以离开。”

一万八?次噢!这么贵!陆朔登大眼,想现在就撂倒他跑路。

“不一定要被捧得鼻青脸肿,挂个大家能见着的彩就行了。”“怎么样?同不同意?”

“我能说不吗?”

交易达成,迪塞尔起身对她赞赏的讲。“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陆朔:……

她是天才,天才!知道什么叫天才么?就是都比你们这些傻逼聪明!挂彩是吧?她就挂好了。陆朔微微一笑,像偷了鱼的猫。

“一号,下场就是你了,你不要吃太多!”格斗台后面的休息室里,美丽的经纪人姐姐急着劝道还在吃面的格斗手。

陆朔把头都埋碗里去了,任她拉也没拉出来半分,随后她“嗖”将最后一口面吸进嘴里,享受的闭上眼睛嚼啊嚼啊。“不愧是皇冠会所的面,味道好好!”

美丽的经纪人姐姐:……

她不是五点才吃过饭?现在才九点!

一般格斗手都会选择在比赛前两个小时吃饭,这样上台也消化的差不多。她倒好,马上就到她了,还吃了这么大碗面。

坐在一边看报纸的磊听到美丽的经纪人姐姐的大呼小叫,挑了挑眼帘,看向正打饱嗝的对手,善意的提醒。“我不会手下留情。”

“嗯。”

“很可能把你肠子都打断,劝你还是别上场了。”

“嗯。”

磊:……

陆朔睁开眼睛,笑眯眯看他,全没有对手间的深仇大恨。“磊,我要是跑了,迪塞尔怎么办?”

“他会有办法。”

“是啊是啊,一号,你要不要现在跑路,姐姐我帮你。”美丽的经纪人姐姐毫不犹豫的讲。“瞧你这小脸白嫩的,比我妹妹还小两岁,姐姐我真是不忍心啊!”

陆朔看了眼做哭泣状的经纪人,头疼的讲:“宝妈,你要是不忍心,何苦还待在这里?”

宝妈眼睛雪亮,奋昴的讲:“因为刺激啊!”

“那你说要是我打赢磊会不会更刺激?”

“会啊会啊!……噫?有什么不对?”

磊:……

“现在有请我们连坐一个月的擂主磊,以及他的对手,超凡脱俗、天生丽质、清丽动人、温婉可人、青春无敌美少女软妹子一号!”性感的主持人在说完这么大串格斗手自己要求的话后,笑容都有点僵了。玛尼?这都是赞美她的呀!

听到外面的话,陆朔兴奋的蹦起来,扭扭手、扭扭脖子咧嘴冲磊天真无邪的笑。“磊,你先请。”

磊没理她,放下报纸就往格斗场走。

陆朔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听到外面的声潮一波比一波激烈,心想这气氛好好,被万人期待着,多么值得骄傲的事?

只是当她一站到擂台上后:……

“纳呢?这是哪个走错地方的娃啊!”

“卖嘎,迪塞尔太禽兽了!”

“卧操,这是美人与野兽么?”

陆朔:……

磊:……

美人握了握拳头看野兽,向他伸拳。

野兽?嗯,只能算半兽的磊看到她的拳头,眼里闪过抹异光,很快,快到陆朔都没扑捉到。和她撞击一拳头,磊动了下脚。

陆朔则以太极那样的走位来唬人。还好雷翼……不对,还好柳如云喜欢这些古武术,她看多了也会摆摆谱。

美人与野兽周旋一阵,在人群暴出打啊,不打就下去的话后,磊先动手了。

看到他出拳,陆朔矮身躲开,灵巧钻到他身后。

磊没停手,转身一腿踢过去,紧接一臂膀狠狠扫向她。

陆朔还是只守不攻,和他玩了会儿后,避开他碗大的拳头便往他怀里钻,在人群发出高昂的叫声时,哗一拳由下而上击中他下颌。

还以为她要表演啥香艳事件的观众傻了眼,只有磊手心微微出汗,后退几步用手背去揉被她揍的地方。

陆朔无害一笑,似在说我很温柔的。她是软妹子啦,出手很轻的?!

“磊,快反击,不用手下留情!”

“野兽!抓住美人!剥光她衣服,看她还敢不敢嚣张!哈哈……”

在此人话一出后,大家的看点明显发生了改变。

“野兽!扑倒美人,强烈求扑倒。”

“别犹豫了,美人就是用来疼的,上啊!”

“快上啊!你一野兽还怕这么柔弱的美人么?快给老子上!”

陆朔:……

磊:……

迪塞尔:……

真是出呼意料的结果?不过好像不是坏事。看到激动站起来、似欲要下去帮忙的观众,迪塞尔微笑的看擂台上的两人。

做出攻击姿态的陆朔向磊动了动眼珠:你实像就认输吧。

磊没有表示,握着的拳头没有松动。

陆朔继续讲:认输吧认输吧,反正你打不过我。

磊还是没回应她,直接一拳挥了出去。

见他硬要打,陆朔往后躲,连退几步,小小的满足了一下观众。

在观众越来越热烈的叫声下,陆朔也越打越快,越打越紧张。在他拳头贴着自己脸颊挥过时,陆朔侧头,同时自己的手背擦过脸夹,一条血红的印迹就出来了。

磊看到她脸上的痕迹,又见她眼里狡黠怔了半秒。原来她问宝妈借口红,就是做这个。

陆朔揪准时机,在他错愕的时候再稍稍入侵他的脑神经,让他缓了半秒,她趁着这个档四两拨千斤将人扔了出去,位置刚好就是迪塞尔的面前,只她不舍得扔,磊离台下还有一定距离。

看到甩向自己的人,迪塞尔连动都没动,倒是吓得他身边几个观众跳起来。

“野兽,你怎么搞的?连个美人都搞不定吗?快起来啊!起来打倒她!”

“磊,站起来,站起来!”

“不要放过这么漂亮的美人啊,野兽,快站起来发挥你的兽欲,将她扑倒,撕碎!”

“野兽……”

陆朔对如此强烈的反对声不以为意,轻踮起脚尖,风一般的走向倒地的磊,蹲他面前看他痛苦的脸,担忧的笑道。“磊,你没事吧?”

整条手臂都麻了的磊,皱眉看她,在她露出雪白的牙时,手不动生色摸到口袋的东西,犹豫的按了下去。

“要我扶你么?”刚才使了点小计的陆朔,说完要伸手去扶。

磊猛得跳起,擒住她手臂将她狠狠压制身上。

“噢~野兽反击了、野兽反击了!”

“快点扒了她衣服上啊!看她还嚣不嚣张!”

“野兽,你还在犹豫什么?快点啊!”

在他们的唾沫星子乱飞时,整个格斗场突然灯光大亮,紧接着:“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一大波特警拿着盾牌与枪冲进来。

被压地上还想反击的陆朔看到一大波特警,又看标准格斗手法制住自己的磊,闭眼,咆哮:呢妈!不带这么玩的!“卧操!居然是卧底!居然让我见着卧底了!”

磊:……

而且看这架势,动静挺大的啊!陆朔又反头看那些将观众全困起来的特警,转头去看迪塞尔,发现他早不在座位上了,连带还有坐他身边的两人。

她是被抛弃了啊,啊啊啊,她就这么被抛弃了?她好不容易决定做次犯大法的事,居然被个死卧底给捉住!她不甘心,忒妈的不甘心!

在她要反抗时,磊迅速用手铐铐住她,接着便拧起她。

又被这破玩意儿铐住的陆朔翻白眼。她是机械师,机械师懂不懂!不要这么瞧不起人,还有!她闯红灯罚款就算了,被骗钱她认了,为毛打个架还被警察叔叔给逮住?

她是特种兵!血刺很牛逼的机械师!才不是笨蛋!

看她表情有点不对,磊提起她往特警走时跟她讲:“你老实认罪就没什么事,也是第一次来打架,再加上未成年,我会向上级请求宽大处理。”

陆朔:谁稀罕啊!她不要被警察捉住!她讨厌警察!

心里抗议无用,当她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特警包围时,她就是长翅膀也飞不出去。

这次皇冠的地下格斗场,是个大事件,不仅是因为他纯粹的打架事件,还有涉及到毒品交易、枪支走私等等重大犯罪事件,政府才盯得这么紧。前期派出不少卧底,但都在格斗场上被打个半残,这次的磊还是他们向上面要的人。

磊还未找到确切证据,在遇到陆朔后,知道自己无法胜过她。倘若他输了比赛,就无法继续留在困兽犹斗,所以才按的警报器。

陆朔的出现可以说是磊未料及到的,而陆朔如果知道他是卧底,就算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要逞凶斗狠啊,这下好了,把自己斗到局子里去了。

被粗鲁塞麻袋似的塞进警车里,踉跄的陆朔差点摔倒,等她坐好想跟他们自报家门请求特殊待遇时,便被陆续塞进来的人给越挤越进,最后个小的她被群男人俺盖,当他们停止活塞时,刚一张口车门就“碰”关上了。

瞪着紧闭的门,陆朔悻悻然,放弃的缩角落就被车里的人认出来,顿时警惕的防备他们。

“霍!这不是美人么?”罪犯一号流着哈敕子两眼放光。

“对对对,就是她!”

“小美人别怕啊,等哥哥律师来了,一定把你也弄出去,只要你……嘿嘿……”

嘿嘿?嘿嘿什么?陆朔抽抽眉,在一整车的淫笑中,铐在一起的手灵巧一转,挣脱手铐便动筋骨。

车内空间有限,正好,省着她一个个揪,伸脚一下倒一排。

开车的两个特警感到车子“碰碰、咚咚”的响,副座的特警问驾驶的同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开车的特警很淡定。“谁被抓都不开心,让他们咒骂去吧,骂到没力就好了。”

副座的特警皱眉,凝神听了听,在听到一片惨叫时让他停车,想下去看看。

开车的摇头。“马上就到所里了,出不了事,都戴着手铐呢。”

只是等他们回到所里,打开门时,发现出大事情了。

“都带回去带回去,审讯室给我空个出来,厉害的角留给我。”热闹一片的派出所里,戴着大沿帽,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指挥特警们,让他们重要的塞审讯室,不重要的扔牢里暂时关起来,亲力亲为指挥大军,让拥挤的操场尽快理顺。

刚才说要下车看的特警,看到大队长便过去指示。“报告队长,我那边有个厉害的角儿。”

陆空挥了挥手,叫一队的人先将人押走,才看他。“哪儿?去看看。”

忙碌的派出所,就像是大丰收,陈空和那名特警绕过几人,去到那辆车后看到满车“尸体”惊吓不小。“这是怎么了怎么了?谁打的?!”这些人看他们穿着讲究,一看就是不好得罪的,他们如果有罪还好,要是单纯图个热闹,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陆朔踹开具“尸体”,踩着不平的地,摇摇晃晃出去。“我。”“陈空,好久不见。”

陈空看到笑得露出口白牙的少女,脑门直抽的疼,差点没晕过去。“姑奶奶,你怎么在这儿?”

陆朔挑下巴,看了看他身后的磊。“他把我铐来的。”

“磊,这是怎么会事?”

被大队长质问的磊,又重新看了眼陆朔,才如实的讲:“格斗场上逮到的。”

嘴巴抽搐的陈空看看陆朔,接着就拍磊的肩膀。“好样的磊,不愧是猎鹰部队的人,居然连血刺的人都被你逮住了。”

磊听到陈空的话,神情沉了下来,深深望着得意的少女。

陆朔在听到他是猎鹰的人后,少许惊讶,但马上便冲他笑起来。猎鹰啊?被袁帅说得挺神呼的,可不还是打不过自己?

谁逮住谁,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知道。

陈空还有事,招来个部下对他讲。“把这位千金先带上去,等我有时间再去审问,你们可别先下手了啊。”

“知道了队长!队长,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

陈空赶他。“你知道个球,我是怕你到时求爹爹告奶奶的抱副局大脚。”“快滚。”

陆朔被小警察带走,不时反头看还望着自己的磊,挑衅朝他扬了扬唇,便老实的被带进独立的房间。

直到她消失,磊看向跟部下说话的陆空,踌躇了下,没有立马归队。

按嫌疑等级分别进行审问,手上有“大”案子的陈空,把下面的琐碎事给自己的副队,就去跟“姑奶奶”聊天。

“磊?啊,瞧我忙的。”在走廊上遇到磊,陈空拍了拍额头,跟他握手感谢的讲:“这次真是十分感谢,改天我一定亲自去猎鹰向你们长官道谢,现在我还有事忙,就不送你了啊。”

磊跟他握手,在他走时跟上去。“陈队长,我想问你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