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金贵的囚犯/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八章 金贵的囚犯

磊跟他握手,在他走时跟上去。“陈队长,我想问你个事。”

“什么事?”陈空停了下来。

“关于刚才那位姑娘的事。”

陈空芥蒂的看他,犹豫要不要讲。猎鹰跟血刺关系不怎么友好,这次血刺面临一些动荡,他也是有耳闻的,而猎鹰风头正在壮大,他一个猎鹰的兵打听血刺的人的情况,让他不得不三思。

“那位姑娘?哦,你是说陆小姐吧。”

磊疑惑的皱眉。“陆小姐,莫不是陆大校的女儿?”

“嗯,就是她。现在似乎是血刺的机械师,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血刺基本就是绝秘部队,我也是刚刚好认识陆小姐而已。”陈空委婉的拒绝透露。

磊看他神情,听到些意思,没再多问,跟他礼貌的道别了。

陈空看他离开,念叨的走去独立的关押室。

这位姑奶奶真是不得了啊,居然跑去打擂台?而且似乎又惹上猎鹰的人了。陈空揉了揉头,让站在门外的部下开门。

陆朔被关过禁闭,可还是第一次坐班子,想想她哪次去警察局、部队,不是被奉为上宾的?那时连端个茶都有人争着干,现在这般被关进铁窗里,她真是着着实实人生头次。

现在她正好奇的打量四周,第一眼看的就是墙角的摄像头,然后又转动头看雪白墙壁,还有爬进铁窗的绿藤,想着帝都派出所就是不一样,环境还是顶好的。

“陆小姐这是在看什么呢?不会是想着怎么逃跑吧?”几岁时就从部下手里逃跑过,他不怀疑逃跑已成为她的拿手好戏。

陆朔收回视线看向他,形状美好的眉微扬。“我为什么要跑?”“这里环境还不错,有住有饭吃。”

坐她对面的陈空把桌上的本子扔一边,漫不经心的讲:“难道你还愁住和吃?”

“愁啊,愁得我都要去打架才行,不然就得饿肚子了。”说完可怜兮兮的看他。“陈空,都十一点了,这里有宵夜吃么?”

陈空:……

“这里没有宵夜,还有,要么叫我陈叔,要么叫我陈警官。”

“啧,好大的官啊。”

陈空:……

陆空不跟她计较,打开记录本子问她话。“姓名。”

“一号。”

“陆朔。”“年龄?”

“未成年。”

“十六岁。”

“不对不对。”对他的自问自答,陆朔插口打断他。“我还没满十六岁。”

陈空这下抬头定定看这个不配合的犯人,耐心的讲。“算虚岁,你现在是十六了。”

“哦。”

“继续。姓别?”

“男的。”

陆空:……

“简历我帮你填好了。”陆空写完自己知道的基本情况后问她。“说吧,为什么会出现困兽犹斗?”

“因为没钱?”

“没钱也不可以去做犯法的事。”陈空色厉内荏的讲:“更不能用你在部队学到的本事去打无辜市民。”

“无辜?那我也是市民啊!”你们怎么不保护我?

“你是党员!”

这下陆朔更不干了。“党员也是人啊!”

陈空说不过她,揉揉头讲:“还好你碰到了磊,不然指不定要害多少。”

“切。磊要不是你那大波警察冲进来,能抓住我?”

“你就吹吧。”

她才没吹。陆朔也不争辩,跷着二郎腿,哼着歌。去困兽犹斗虽然栽在警察手里,不过也间接告诉那人磊,血刺可不是好欺负的,你看你连血刺的机械师都打不过,还想跟血刺相提并论?没门。

陈空敲了敲桌子。“严肃严肃。”“记录上你是初犯,第一次去困兽犹斗,看在你未成年的份上,拘禁七日以示惩罚,七日后叫你家人来赎你。”

“才关七日?”陆朔抱手臂,大爷似的讲:“我爸爸很忙,我身上也没钱,干脆你关我十天半个月吧,管吃管住。”

陈空:……

她这祖宗他哪敢关呀,这话不过是程序需要,等陆龙来要人,他敢不放?陆家近日虽然是出了点事情,但要捏死他这个队长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看她真不打算走的样子,陈空无奈,自己去打电话通知陆大少来提人。

陆朔看穿他心思,在他开门时故意大声的讲:“陈警官,你敢不敢有点骨气啊?我这是犯事儿,把我关起来吧。”

陆空咬了咬牙,反头看她,见她得意嚣张的样,吩咐门口的部下。“暂时收押。”

“是!”

于是,陆朔在她的主动请求下,终于是被关进牢房了。

拿着文件愤愤走掉的陈空心想,这跟骨气有毛关系?他只是个做事的小警察,上面那么多大官压着,他有骨气有个屁用。

**

帝都派出所的牢房,比监狱要有档次多了。

陆朔被小警察手重的推进房,看叠得整齐的白色被褥,又看崭新的桌子,心想这就是监狱?她天天来坐好不好啊?

眼珠一转,扫了圈不大的房间一眼,陆朔伸着懒腰,踮起脚尖走向铁板床。脚尖轻旋,身子转个圈的陆朔倒床上,望着天花板长吁口气。太舒服了,要是能有份宵夜什么的最好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开锁声。陆朔偏头看到刚才那个小警察,跟自己有仇似的端着碗面进来

小警察将碗重重放桌上,又瞪了床上的少女一眼便走了。

陆朔看他毫无城服的模样,忍不住笑。太可爱了,他恐怕还想不通为什么他们队长这么晚还要给一个囚犯买宵夜吧?

想着这些无形中的特权,陆朔坐桌上拿起筷子就吃,在吃到一块牛肉时,简直跟狼见到肉一样。“啊!空空真是太好了!”

陈空叔:……

很有胃口的吃掉面,陆朔“碰碰”敲铁门。

“干什么?!”门口的小警察面目狰狞的看她。

陆朔无辜的举起手里的碗。“这个不收走吗?”

“放着,明天收!”

“哦。”陆朔点头,对他关心的讲:“小哥,火气别这么大,容易上火。”说完在他拿警棍敲门时迅速闪开,心情愉悦的将碗放桌上便倒床上呼呼大睡了,气得外面深夜还要站岗的小警察,恨不得开门进去揍她一顿。

陆朔是真的吃好,睡好,没有像其他罪犯一样坐立不安,反倒很享受牢房生活。

第二天陈空去看人,当看到床上的猪后,看了看手表,问身后的部下。“她昨晚什么时候睡的?”

小警察没好气的讲。“十一点三十分。她可真能睡!”他娘的,自己还没合眼呢!

陈空点头,让他可以下岗了,就去叫人。

陆朔不起,正做着好梦呢。

姑奶奶不起来,陈空想反正她关牢房了,叫醒她也没什么事,就离开去给陆大少打电话。昨夜时间有点晚,他打一通没人接就没再打,希望今天陆大少快点把人领回去吧,他这里可不比血刺,底下那些人可是会造反的!瞧瞧她才来一晚上,就把今年刚来的小警察给气红了眼。

“您好,请问是陆龙大校吗?”

“……嗯。”

“我是陈空。”

“……”

那边没有回应,陈空继续讲:“令千金犯了点小事,现在人在我们局子里,陆龙大校你什么时候得空来领个人?”

那边还是没声,就在陈空以为陆龙大校要抛女时,那边才低沉疲惫的讲:“替我看着她。”

看着她?这是他说看就能看住的吗?“嗯,好。但她还未成年,我想早些离开这里对她有好处。”

“……不需要。”“看牢她,跑了拿你是问!”

陈空手一抖,差点把电话扔出去。“是是是,我一定看好。”装孙子似的应完,陈空一头虚汗的挂断电话。

旁边的警察看到老大这样,关心的问。“老大,怎么了?瞧你这一脸受惊的样子。”

陈空拍了拍胸脯,认真的道:“确实受到了惊吓。”这是恐吓!恐吓!

**

又到一天吃饭日,陆朔瞧着送午餐进来的陈空,流口水搓手,像饿了几百年似的。

陈空特意去一品居订的饭菜,花费人民币很多,再吃下去,他一个月薪水就这么没了。可当看到当年那小不丁的娃,一下长这么大,又长得这么可爱?实在舍不得、也不敢虐待她,见她吃得开心算是唯一的慰藉。

“陈空,你很闲?”啃猪脚的陆朔,忙里偷闲看坐对面的陈空。

“算是吧。”

那你就看着我吃肉吧。陆朔扒了口饭,也不嫌猪脚油,拿手抓住就卖力啃。真是美味啊!想她在复活岛自打了雷翼后就鲜少吃过这么痛快的饭菜,回到国内就更不用说了,身无分文饿了几餐,好不容易有点钱却不敢放开花,谁让她没有固定经济来源呢?

所以被关在牢房里,她是真的很乐意啊!什么不干,坐吃等死?……呃,是吃吃睡睡当米虫也很好。

陈空等她吃得差不多了,旁敲侧击试探的问。“陆小姐,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习惯,太习惯了,宾至如归、宾至如归啊!”

陆空:……

宾至如归?也只有陆家大小姐有此等魄力,说出这样的话来。

“嗯,那要是有哪里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陈叔能满足你的,一定满足。”

陆朔想了想,也不跟他客气。他以前那么怕爸爸,现在讨好自己也没什么意外的。“这里就是有点闷,要不你给我弄台电脑?”

弄电脑?陈空皱眉,为难的看她。陆家小姐不说养在深闺,但在血刺可是比深闺还深,认识她的人不多,现在局子里除了副局与局长,就他知道她身份,跟随自己久了的部下也猜到她不一般,因此在他出去买饭时还调侃两句,可这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他的人,他对一个囚犯这么搞特殊,还给她光明正大弄台电脑,可是会动摇军心的。

看他想这么久,陆朔也凝神,犹豫的讲:“如果为难就算了吧。”要是他为了这个事情把自己赶出去,就太不划算了。

姑奶奶要台电脑,他哪能不给呢?陈空在她退一步时答应她的要求。“可以给你台电脑,不过这配置都需要向后勤调动,可能没这么快。”

“没事没事,我有的是时间等。”

陈空放心一笑。“嗯,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弄电脑。”姑奶奶要是跑了,这整个派出所都得鸡飞狗跳,还管什么军不军心?相信两位首长也会赞同他这个决定的!?

**

有吃有住有玩?做富二代或纨绔子弟,也莫过于此了吧?

当天下午就有电脑的陆朔,坐电脑后边,掰了掰手,把手指掰得“啪啦啪啦”响。

做完战前的热身准备,陆朔熟练的登上黑客帝国的号,去里面灌水,聊天,扯蛋。

她虽然不常上,可接的案子没有哪个是完成不了的,因此她在帝国里还是小有名气的,一上线就收到好几条加友信息。

因为不能接任务,正无聊的陆朔撑着下巴想了想,便选了两个名字顺眼的加了。让她意外的是,几年前那个第一百个客户就是其中一个。

看他加的时间,是一年前,准确点是总统府事件之后没多久。

陆朔摸下巴想了想,点开他的资料,看到他代号是:拥抱清晨,年龄是三十,黑客级别还是初级,菜鸟一只。

第一百个客户?陆朔仔细回想跟他的对话,想起来他是个大财主,家里老有钱的那种。有钱?有钱好啊,有钱什么都好。想到这里,陆朔立马就加了,标准的见钱眼开。

加友成功,系统显示对方是离线的,只是不知他是没上线还是隐身。想知道他儿子找没找到的陆朔,主动发过去一句问候。

龙朔:嗨喽,大叔,你在么?

龙朔:你儿子找到了吗?很抱歉当时我有急事,没有帮到你忙。

一连发了两条,陆朔等了阵,没看到回复便关了他的窗口,去论坛灌水去了。

她一出现,已成为高V会员的前客户,热情洋溢的找她聊天,还有人专门为她开了个贴子,将她的怪癖、爱好什么的扒了一通。

好些客户没看到一点关于她的真实信息,便在下面抗议,要求黑客们把她人肉了。

特别是一些对她感兴趣的客户,竟然还在贴子里公然开价,说谁能把龙朔的资料人肉出来,就出两千块钱。

看到这些,陆朔默默的擦汗。这也……太疯狂了吧?

让陆朔惊讶的是,还真有人这么干了,只是他们的信息不多,都是些皮毛,毕竟她的可公开性资料本就不多,又跟社会接触的少,只知道她现在芳龄和一点家庭背影。

陆朔正想在贴里大吼:你们他妈的再人肉,我把你们都人肉了,把你们小时候尿床的事都翻出来时,那个拥抱清晨的客户居然回信息了。

有正经事的陆朔便扔下热闹的贴子,忐忑的点开对话框

拥抱清晨:找到了,谢谢关心。

龙朔:嗯嗯,那就好。

拥抱清晨:只是我们之间又发生了些矛盾,情况不是很乐观。

龙朔:又怎么了?

拥抱清晨:没事,很快就能解决。

龙朔:嗯,大叔,虽然你很成功,但是家庭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不然所有的成功,只会让自己更空虚,也会渐而变得不幸福。

……

那边隔了很久都没有回,不知是在深思,还是因为自己叫他大叔的原因。一般像他那样的人,别人是不是都叫他什么董?很少人敢叫大叔吧?

莫约一分钟后,那边的人才回话。

拥抱清晨:你说的很对,想不到你这么小,就懂这么多。

龙朔:你怎么知道我很小?

她的资料都没有填,原因是……懒!

拥抱清晨:你叫我大叔,还有,论坛里有人将你的信息人肉出来了。

龙朔:那你介意我叫你大叔吗?

拥抱清晨:介意。

龙朔:……

什么麻,儿子都能打酱油了,而且比自己大一半,叫大叔又怎么样?

拥抱清晨:龙

龙朔:龙叔叔,盗用我名字是犯法的。

拥抱清晨:我比你先出生,要盗也是你盗我的。

陆朔缩头。她还真是盗别人的。想到陆龙,陆朔扭头看看铁窗,又看看铁门,搓了搓手。

龙朔:龙叔叔,你在哪个市?

拥抱清晨:去掉后面两个字。

好嘛好嘛,你年青,你臭美,去掉就去掉。陆朔腹议了通,恶心吧啦的再次问:龙,你在哪个城市?

拥抱清晨:帝都。

龙朔:真的啊,太好了!我也在帝都!

拥抱清晨:嗯。

多说一个字会死啊,会死啊?干嘛这么言简意赅,你又不是我爸爸。往回看记录,他说的都挺少的,像极了某人。不过那人没有儿子,而且还是变态教官,怎么可能有这个闲情来跟她聊天?

陆朔甩甩头,可怜兮兮的问:龙,你人脉怎么样?

拥抱清晨:还可以。

龙朔:(飞吻)龙,我在帝都犯了些事,你能赎我出去吗?

拥抱清晨:警察局?

龙朔:嗯嗯,龙,你真是太聪明了!

拥抱清晨:我现在有点忙。

。怎么一说事儿就忙了?那你丫的还跟我在聊天?!

龙朔:赎金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拥抱清晨:怎么还。

龙朔嘿嘿笑了下:以身相许啊大叔!

拥抱清晨:不要叫我大叔。

龙朔:遵命。那你是答应赎我了吗?

拥抱清晨:……

龙朔:来吧来吧,来赎我吧,我很好养活的。陪吃陪睡陪聊天。

拥抱清晨:……

龙朔:小三什么的无所谓啦,真好我缺个情夫。

拥抱清晨:等着。

龙朔:好啊好啊,你什么时候来啊?我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你了。

她确实是迫不及待,迫不及待的想出去,更重要的是,迫不及待想去赚钱。

拥抱清晨:明天。

那边的人说完就下线了。陆朔看他灰下去的头像,怀着一半一半希望,毕竟网上的人不可信,谁会在意一个没见过面的人呢?所以她才敢这么奔放啊!

不过他要是真来也没事,她真的正好缺个情夫?!

香瓜好忙好忙,趁着中午上传的,晚了点>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