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非一般的重逢/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第五十九章 非一般的重逢

“大少爷,穿这么帅是要去哪?”来叫人吃早饭的佣人小琪,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在穿衣镜前整理衣服的大少,顿时惊为天人。咳,这个天人不是美貌,而是惊讶他也会有这么一天。像……少年第一次与女生约会般,忐忑、生涩、又憧憬。

将羊毛衫的扣子扣到顶,衣袖抚平整,穿上衣架上的深色风衣,陆龙走过小琪时撇了她一眼,并未回答,下楼与饭桌上的父亲及直系长辈打招呼。

陆刚看到一瞧就是精心装扮的大儿子,露出几月来难得的灿烂笑容。“这是要去约会?”

陆龙面无表情的吃饭,一惯风格的吐出两字。“算是。”

“哈哈哈,好、好!有长进!”陆刚笑呵呵说完,大手一挥。“你还在这里吃什么早餐?快去快去,陪人家女孩吃去。”

陆龙:……

平静的看了眼父亲,又看笑眯眯望着自己的几位长辈,陆龙放下吃到一半的粥。

陆刚见他起身,连忙叫外面的小兵哥,让他给陆大少开车。“要去就得体面些,叫个人给你开车,别尽低调。”

“嗯。”陆龙没有拒绝,跟他们告别就离开。

坐进挂着军牌的吉普车里,陆龙对前面年青的小兵哥讲:“帝都派出所。”

淡漠的五字,惊得去给大少装阔的兵哥抖了下。将军,大少不是去约会么?怎么要去派出所啊!不过他从后视镜看到不像开玩笑的大少,脚下油门一踩,稳当的将车滑出陆家老宅。

陆龙看窗外流逝的风景,轻抿着唇笑了下,便在前面兵哥的讶异下专注看手机。

**

闲着的陆朔又上了黑客帝国,第一眼就看到有关自己的那个贴子,发现它已经被顶到一万多楼,惊讶的她擦擦眼睛,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

原因是!哪个缺德的把她和陆龙的照片贴上去了!

然后下面就是各种版本的杜毅,有的说他们是父女,有的说他们是表叔,有的……但这些小众声音,完全盖不住另一支野兽般的队伍。他们是情侣!楼下的保持队形!

好般配的情侣!

超级萌的情侣!

父女恋神马的最有爱了!他们是情侣,楼下保持队形!

呢玛!这绝逼是情侣!

他们这要不是情侣,我把头砍下来!

卧操!龙朔大神有人爱了,我们怎么办?他们是情侣!楼下保持队形……

陆朔看完这些,忍不住嘿嘿笑,可笑了没一下,想到爸爸的身份,立即敛去笑容。

卧操!身为黑客,居然被人人肉到如此地步,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名声,她怎么样也得做出点回应,为了爸爸,她怎么也要做出点回应,于是要做些什么的陆朔,当即黑了黑客帝国,将贴子删了。当然,既然能建立黑客帝国,版主也是挺牛逼的,但没陆朔牛逼,因此她只浪费了小半个小时就删除成功。

陆朔删掉贴子,自己又发个,在上面扬言谁他妈的再敢人肉自己,她就把那人祖宗十八代都人肉出来。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跟贴,说他家正好在弄族谱,求大神人肉出来。

陆朔:……

不再恭维这些人的陆朔,灰溜溜跑出论坛,看到拥抱清晨在线,当即屁颠屁颠的跑去找他。

龙朔:龙,你来了么?论家好想你啊,快点来救论家出去吧。

拥抱清晨:路上。

龙朔:真的吗?啊啊,好期待啊!龙叔,你这么早就在路上了啊?是不是也迫不及待想见到我?

拥抱清晨:龙。

龙朔:好么,龙,你别逃避我的问题。

拥抱清晨:嗯。

嗯?这个嗯,是他也迫不及待想见自己吧?卧操,他不会来真的吧?到时她打了客户怎么办?陆朔抱头,盯住他的名字看。

不管了,反正警察局里他又不能对自己怎么样,出了这里,打了就打了,有什么关系?

“大少,已经到了。”直接通行进警察局大院的小兵哥,反头对玩手机的陆龙恭敬讲。

陆龙手指飞快动了下,将信息发出去便下车,关上车门时向他讲。“你可以回去了。”

“是!”小兵哥应着,目送他进警察局,不得其解。难道真在警察局约会?大夫人不会是警花吧?

正在为闹别扭的两个部下头疼的陆空,看到门口进来的陆龙,咚一下掉桌子下边。

陆龙扫了圈忙碌、杂乱的办公室,寻找陈空。

陈空赶紧从桌子低下手脚并用爬起来,飞奔似的跑到陆龙面前。“大少,你可算来了。”陈空激动的想握住他手使劲抖两下,但在看到他禁欲似“神圣”模样,便将刚才撑过地面的手在裤腿管上擦了擦,严肃的敬礼。“陆龙大校!”

听到老大这一声大呵,跟同事讨论案情的小警察们,齐齐看向陈空,及陈空敬礼的人。

这里许多人认识陆龙,不是认识血刺的指挥官,而是陆家的大少,因此敬畏不少,只有少数一些人悄悄问老同志。

陆龙颔首。“她在哪里。”

“在收押室,陆龙大校请跟我来。”陈空伸手请他,正在他们两个要进去时,门口又来了一波人。

看到人的陈空再次差点跌倒。今天是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件了?虽说他们这里是帝都派出所,见着大人物不奇怪,但这、这样的人物,也忒大了吧?

“戴先生,你好你好。”在这里打滚摸爬几十年的陈空,脸上堆起笑容迎上去,伸出刚才擦过的手。

戴校彬风度很好的跟他握手,便看向不远的陆龙。“陈队长不必客气,我今日来主要是和陆大校有点事情要办,你可以当我们两个不存在。”

陈空心想这么两尊佛,他能当不存在就有鬼了。

陆龙面无表情的望着戴校彬,在他笑了笑时向陈空讲:“带路。”

“是!”被夹两头的陈空恭敬应着,立马带他们去见那位姑奶奶。两位大官,你们快点把人弄走吧,有什么事情出去说,出去随便你们怎么说啊,打一架都没问题,别来他这小地方折腾了。

陆朔看到拥抱清晨的大叔那句:五分钟后到。心里有些忐忑,在听到开门声时立即炸起来,顿时安抚自己:怕什么?不就是见个网友?便拂去那些让人觉得自己青涩的表情,在门被打开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去,扬起大大的笑容,天真无邪的未见人,先说其声:“嗨喽,龙……?!”

陈空打开门,被她的热情给惊讶到,只是为什么突然变脸色了呢?

陆龙淡漠的看着她。“龙什么?”

“呵呵……”陆朔尴尬的笑了下,眼珠一转,看到他身后的戴校彬,便大胆了些。“龙……龙爸爸?”

陆龙:……

戴校彬在后头憋笑,正欲越过陆龙进去时,被他挡在门外。

陆龙转身对他沉声讲:“我答应过的事,就会做到。”

“那,那个,陆龙大校,戴先生,你们慢慢聊,要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去处理些事情。”陈空看他们两个气氛不对,立即找借口遁走。

陆、戴两人看跑得飞快的陈空,又对视。

戴校彬看了眼他身后好奇踮起脚尖张望的陆朔,不信任的讲:“已经一年过去了陆龙大校,结果呢?”

“未适合时机。”

“时机不对是吗?”戴校彬推开门,看到里面的床,脸上闪过抹趣味,想是他自己想来都觉得有趣。“那我想现在时机正好。目标人物,环境符合陆龙大校你的美学,有床,而且不会有人打忧。”

陆龙视线变得低冷,沉默了许久才讲:“我想这里气氛并不适合。”

“气氛与部队一样,如果你是嫌门上这个‘收押室’三字,我可以让人取下来。”

陆龙:……

陆朔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伸长脖子翘首以盼,担心要是那个龙也来,不就撞车了?情夫碰到原配……嗯……这比见到戴校彬还要怪异!

看他不答应,戴校彬望着陆朔不在意的讲:“陆龙大校,你可想好了,如果你不能实现你所答应过我的事,我不会将陆朔给你。”

想到身后的人儿,陆龙表情又冷了分,在他的逼迫下最终答应他的话。“我会实现的,现在请戴先生出去,我想你应该没那个现场观看嗜好。”

戴校彬笑容加大。“当然,而且我会在外面为你们守门,保证无人敢打忧陆龙大校及陆小姐的兴致。”

憋了他一眼,陆龙将陆朔挡身前将人带进房便碰一下关上门,似不想她被戴校彬多看一眼。

自认为跟戴校彬关系不错的陆朔,见陆龙这般,十分的不解。“爸爸,你是不是跟戴先生发生争执了?”

“嗯。”

好冷。熟知他的陆朔,听到这少得可怜的一个字,知道他现在肯定心情不好到极点,便立即拉出电脑桌边的椅子,请他坐。

陆龙坐下来看到开启的电脑,不禁多看了两眼。

自己跟那个拥抱清晨的大叔的对话框还没关掉,陆朔手忙脚乱扑过去,迅速的将所有开启页面关掉。

陆龙未多问,扫了圈整洁的房间,想那个陈空还算会做事。“感觉如何?”

“很好。”她决定了,她不会跟他走的,就算让那个神劳子的网友来救自己,也不要被他领走,再不行,她越狱好了,反正不跟他走。

感觉到她的排斥,陆龙没有着急,望向墙角的摄像头。

陆朔也抬头看,想着自己还好没把它敲掉,现在在别人的监视下,他就不能使用暴力。他要是敢揍自己,她就告他殴打未成年!哼哼。

“有事情跟你讲,把那东西弄掉。”

听他命令式的口吻,陆朔矜持的抬下巴看他。“有什么事就说吧。”

“关于血刺的,这事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听到血刺,陆朔皱起眉来。听袁帅那些日子在耳边唠叨,好像情况很糟糕的样子。连自己都被带去白色大楼问话,莫默他们肯定也不能幸免。

斟酌了再三,陆朔移过键盘,没一分钟就黑了这房间的监控。

监控室的小警察看到黑掉的屏幕,立即跑去找队长。“老大,警报警报!收押室的视频被人黑了!”

陈空在看案卷,听到部下火急火燎的话,挥了挥手无事的讲:“没事,不要靠近收押室,不要去管,更不要去看。”

“老大?”

“听到没有!”“我可告诉你们了,到时捅了楼子别想老大给你们擦屁股!”

“是老大,我们听到了!”

事情搞定,陆朔推开键盘,坐桌上以高姿态的角度抱手臂瞧他。“有什么事就说吧。”

看她防备的像只卷起来的刺猬,陆龙调整坐姿靠着椅背,双手交叉,全然是一幅掌控者的架势。

对此陆朔相当不爽,局势一直僵持不下。

最终陆龙开口,打破沉默。“在高位者感觉如何?”

“感觉很爽!”

“除了爽之外还有什么?”

陆朔定定望着他比黑宝石还深的眼睛、抿着唇如此认真的表情,不着痕迹的深思了下。高位者的感觉?现在她半坐桌面上,感觉腰有些酸,脖子梗得太直了,全身肌肉紧崩。但这些应该都不是重点。

“高位者需要承受许多事件,需要掌握下面人所有动向,要知道下面人的想法,他才能掌控他们。同样,也有许多是他不能掌控的,就如现在的你。”陆龙不紧不慢说出这番话,看她从迷惑到狰狞。

陆朔蹭的站起,越加居高临下。“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掌控你?”“爸爸,别以为你摆出一幅百毒不浸的样子就想骗过我,其实你心里早痛哭流涕想着怎么把我弄回去了吧?”这些完全是猜测,猜测!他娘的,她看不到他一点思想,甚至连波动都和平常一样。

“你说的没错。”

“啊?”

趁她惊讶之际,陆龙将人拉进怀里,大掌轻易握住她双手。

惊醒的陆朔差点将椅子都折腾翻,被陆龙夹住她乱动的双腿才气呼呼消停下来。

“你想干什么!”陆朔美眸圆瞪,挣扯被他桎梏的手,就想给他一拳。

陆龙将她双手反身后,另只手臂将她紧紧搂怀里。“陆朔,我曾以为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难倒我,也做好承受一切的准备,包括陆家的担子,但当事情发生时,我发现我是那么的无能,所有事情在我还没察觉时发生,结果超出我掌控,最后还需要父亲为我奔波。”

听他一下说这么多话,陆朔渐渐停止挣扎,觉得这阵时间一定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消极,还是血刺的指挥官吗?还是那个变态的不能再变态的教官吗?他应该大手一挥,直接将自己拧回血刺才对。

对了,血刺怎么样了?想到袁帅的话,和在困兽犹斗里的磊,陆朔急切起来。她可以不管陆龙抽什么风,但血刺是父亲留下的唯一见证,它不能有任何的事。“爸爸,默默他们还好吗?”

“我想应该不太好。”

连他都说不太好,那肯定是非常不好!陆朔推着他要起来,可仅离开他胸膛几毫米就又被他按回去。“放开放开!”涨红脸的陆朔瞅他脖子,想自己一掌劈下去,将他劈晕的结果是多大。

“莫默他们快要被流放了。”

“啊?!流放?”“这怎么可能!莫默他们那么厉害,哪个部队能接手!”陆朔动得更厉害了,仰长脖子大力往外挣。

陆龙锢着她柔软的小蛮腰,任凭她像泥鳅一样试图拼命钻出洞。“想出去看他们?”

“当然!”“你娘的快放开我!我要越狱!”

陆龙敲了下她脑袋。“我娘就是你奶奶。”

陆朔:……

呜呜,她错了还不成?不过你快点放开我拉!被你这么抱着,她又不是小孩子。想到自己上身被他搂着,下身被他两腿夹住,就窘迫的要死。

陆龙说的这事确实是真的,不过严重度只有一半,并且都已解决,今天来也主要是接她回去,只是没想到被戴校彬逼到这步田地。想到门外等结果的人,又看扭动得厉害的女孩,一直克制的陆龙伸脚勾住她双腿往里拖。

当贴到他坚硬的火热时,陆朔轰一下脸更红,炸的就快像颗原子弹飞射出去。可她飞不出去啊!在双手双脚的禁锢下,她后退半分都困难,又不能再蹭,只能举手投降。“爸爸,我不动了,有什么条件你说,小心枪走火。”

陆龙唇角微扬,抱住她的手在她腰上暧昧滑动。“刚才你听到戴校彬的话了?”

“嗯……”敏感的腰部被人像用羽毛拂过的陆朔,尾音有些颤抖,同时心里万马奔腾:昵玛的,她另愿被雷珊摸啊,至少她明确知道是厌恶,现在她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你答应过他什么事情?”极力忽视他的手指,陆朔弓着身避开他下身往后挣,严肃的表情企图糊弄他注意力。

哪想她才刚后退半分,又被他夹得更紧,都能感受到薄薄布料下那事物兴奋的跳动。

在看过那么多小黄书和真人秀,陆朔再怎么养在深闺,也知道那是啥。可是这是监狱啊监狱啊!爸爸你要发情别挑这个时间啊!不对!时间对了也不能!她要找小三!呸,是情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