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非凡的第一次/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章 非凡的第一次

陆龙松开一些挑起她下颌,看她愤怒的眸子,手指摩挲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温情深远的问:“想知道爸爸是以什么条件,将你从政府手里弄回来的吗?”

她不想知道,不想知道!被迫对视他的陆朔心里很不屑,可说出口的话却违背了自己意思。“什么条件?”科学院老早就打她主意,戴校彬是机械部的老大,得到国家兵器便如同得到一张王牌,怎么也不可能轻易将自己给别人。

“条件便是……”陆龙逼近她,在她浑身紧崩后退时,凑近她耳边极轻的说道:“告诉他们国家兵器诞生下来的血脉是否比国家兵器本身更完美,而且我刚好是能和你配对的职业军人。”

陆朔听完瞪大眼,嘴里能塞下颗大鸡蛋。待她清醒大吼:“开什么玩笑!谁要跟你配对了!”

“嘴巴闭小点。”被她喷一脸口水的陆龙神色如常。

本能听从命令,又震惊无法冷静思考的陆朔,茫然合上大张的嘴。

看她气得酡红的脸,却又老实听话的闭上嘴,陆龙压下她头吻上从进门就时刻勾引他的朱唇。

贴合的四片唇细细摩挲,彼此呼出的气息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轻柔的比三月更暧的吻,脉脉温情似在感受这一刻的宁静而柔软的让人迷失方向。让陆朔意外从来都是强势、冷酷、不懂温柔的长官,怎么会做出这般珍惜的举动?

不对!她娘的被人吻了!

她刚一动,刚才的粉色浪漫全无,陆龙扣住她欲逃离的脑袋,急促的长驱直入大力将她秒速攻占。

炽火的气息扑面而来,与刚才的简直是天壤之别,如突然从绿洲到达沙漠,让人窒息而又迅速的无力反抗。

陆朔感觉被他紧紧压迫的唇快要麻木不像自己,可他呼出的灼热气息却烫得她敏感,似浑身每个毛孔都愤张、颤栗让人深深的恐惧。

意外又不惊讶他的突然转变,被迫承受他掠夺的陆朔暗中较劲,想要挣脱他的桎梏,但结果还是文丝未动。

辗转厮磨的陆龙看她眼里虽蒙上一层动情的水雾,却仍倨傲的不认输、不妥协,心里不禁一笑,想这才是她,不管什么时候都想占上风。

没有给她太久的思考时间,陆龙抱起她往床走去,还残存最后一丝清醒的唯一念头,就是尽可能的不伤害她。

可很惜,有人不领情!

从未见过他这般的陆朔心里恐慌,虽说以前她主动要求做,可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让她真实面对又是另外回事。所以当他公主抱起自己时,她毫不犹豫往后翻,双脚落地还未朝门跑出一步,就被人拧住衣领。

陆朔转身一拳带着呼呼风声挥过去,也被他大掌轻易包住。

身高决定形势,身手决定成败,力量决定反抗。

陆朔通红着眼睛瞪同样脸色不善的陆龙,在这么劣势的情形下,她做了个非常惊人的决定!那就是……

扑倒他!上了他!

任他抓住自己的手,陆朔脚下凝聚力气,在他要将自己拉回去时猛得窜过去,用尽全力撞倒他便死死压住他。

“碰”的一声巨响,激起收押室里一片尘土飞扬。

没想到她来这招的陆龙摔个结实,头差一点就磕到了床角。

“你属野兽的吗?”被她这么一闹,欲望稍退的陆龙拧起身上爆走的女孩,想将她扔床上去。

好不容易按倒他,陆朔哪里肯,抗战几十招,到最后打不过他的人开始耍无赖,在快被他掀下去时死抱住他一条胳膊在地上滚了几圈,终于又翻到上位。“爸爸,我属擒兽的!”专门擒你这只野兽。

这个擒兽听起来像禽兽,让被她压地上的陆龙忘记了洁癖,瞧着她通红的眸子取笑她。“你知道什么叫禽兽吗?刚才你好像怕得要逃。”

陆龙这话,让陆朔误以为自己擒不了他,而刚才她确实想逃来着,顿时咽不下这口气,粗暴啃上他唇想将气势再夺回来。

对她小兽般的横冲直动,她疼自己也疼的陆龙没有阻止,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没有拒绝。为什么要拒绝?主动送上来的美味,即使并不怎么好下口,但始终都是难得的珍品。

陆朔渐渐感觉情况不对劲,脑袋上那只手让她很窝火,像主人在抚摸宠物一般,顿时狠狠咬了两下,火急火燎的脱他衣服。她才是主导者,是她要上他!他应该无招架之力才对!

对她突来的热情,陆龙确实有些招架不住,刚才消下去的火死灰复燃,甚至比之前还要猛烈。

以为自己很牛逼的陆朔,一往无前,毛衣不好脱便直接拉出往上推,瞧到漂亮的八块腹肌时,很猥琐的吹了声口哨。“爸爸,你身材好好。”说完就迫不及待伸出爪子。

腹部游荡的手,简直就像火苗,陆龙理智在她越发往上摸时崩断,低吼着抓住不老实的手,拧起她便扔上头顶的床,不给她任何机会的压上去。

被重物压住的陆朔,还在想不对啊!她应该在上面才对!然后她也抗议的喊了出来。“爸爸你好重,我要在上面!”

门外的戴校彬:……

真激烈啊!听着都热血沸腾了。戴校彬镇定心神,瞧了下时间,想里面那只嚣张的猫,不用五分钟就会惨哭惨哭。

没两分钟,惨哭伴着宏亮的骂声传出收押室,可以想像里面是如何的激情满满。目的达到,戴校彬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离开收押室。不到五分钟,看来陆龙大校果然是个非常有效率的军人。

外面的陈空看到出来的戴校彬,立即迎上去。“戴先生,你这是要走了吗?”快走吧走吧,他们伺候不起啊。

戴校彬点了下头,出门时提醒了他一句。“不想死就离收押室远点。”

陈空脖子一缩,立即很大声的答道。“是!我一定严格听从戴先生的话。”

“老大!午饭买来了,要给那个女孩送去吗?”

“不用!”

三十分钟后……

渐而平息的收押室,衣服凌乱被扔了一地,蜿蜒的路线直达到床头。

终于收起爪子的猫?不对,终于安静下来的陆朔抽抽搭搭抹眼泪,趴在床里头好不可怜,像个被摧残的纯良少女,全无刚才气势汹汹要上别人的样。

陆龙靠近一点,她就动一下,湿渌渌被水洗过的眼珠瞪着他,无声指控。

陆龙心疼的长臂一捞,将她拖进怀里,又拉被子捂好。“后悔了?”

陆朔贴着他胸口摇头,吸吸鼻子控告某人某事。“好疼,最可恶是你还很享受的样子,不公平!”呜……

陆龙亲了亲她眼角的眼泪,柔声问:“一直疼?”

“后面好了点,可还是疼!”接着便指责他。

听她咬牙切齿的话,陆龙将她搂得更紧。“别动,就抱会儿。”

两人静躺了会儿,陆龙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

陆朔扭捏的推开他,酡红着脸悄悄将衣服勾到手后就缩进被子里。

陆龙挑眉,有些讶异。“害羞了?”“刚才脱我衣服时的勇气去哪儿了?”

“爸爸!”

陆龙:……

看他抿起唇的陆朔嘿嘿笑,那个叫灿烂。“爸爸,你不是说要我延续国家兵器的血脉么?那样你是爸爸?还是爷爷?”

“把衣服穿好!”

“是~!”陆朔拖长着尾音,高亢的应着迅速穿好衣服,无事的跳下床,反头看一床的凌乱,戳他肩膀。“爸爸,这里怎么办?”

陆龙扫了眼白色床单上的彩色水墨画,利落将所有东西卷起塞垃圾袋里。“走。”

陆朔看看那个黑色的大垃圾袋,跟着他出去时疑惑的问。“爸爸,这样就能生娃?”

“你想生?”陆龙搂住她肩膀往外走。

“我还小!”

“这就对了。”“什么时候能怀上,这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

陆朔转动眼珠一想,大叫:“爸爸你使诈!”

回答她的是陆大少高傲、不屑的一声“哼”。

**

离开警察局,便有一辆车停在陆朔、陆龙两人面前。

是刚才送陆龙来的那位兵哥,不用想,警察局肯定是有老爷子的眼线。兵哥下车,替他们打开后车门。

陆龙松开手让她先进去。

陆朔看看车,又看看兵哥。她不想回家,说好的情夫呢?

陆龙将人塞进车,随之自己也上去,挡住她逃跑的路,同时握着她的手没放开。

手挡着车顶的兵哥,目不斜视的盯着大少及小小姐,关上车绕回驾驶位时疑惑的想:大少爷又跟小小姐打架了么?衣服都皱了啊,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大少的衣服上还沾了灰,这是他以前怎么也不允许出现的啊!

兵哥满心疑惑,但还是很格守本份的什么不问,专心将车开回陆家大宅。

陆家大宅还是跟原来一样,只是陆朔敏锐觉得有些冷清了。

待停了车,陆龙将人拉下车,进大厅时跟站岗的兵哥们讲:“禁止小小姐外出。”

兵哥枪一握,立定。“是!”

陆朔翻白眼,心想她要出去谁拦得住?看前面高大的背影,呃……好吧,还是有人。

“小小姐,你回来了啊!”小琪看到被陆龙不甘不愿带进来的陆朔,惊喜的迎上去。

“带小小姐回房。”陆龙把人给拥人便回房,走到楼梯时提醒她:“如果你听话,过两天带你去见莫默。”

陆朔偏头,高傲的不理他。

陆龙又看了她眼才上楼。她的朋友很少,但几乎她在意的人都是她的死穴。她现在如果自己去查资料得到答案可能更残忍,所以她一定会为了莫默他们而安份下来。

陆朔扫了圈大厅,便也熟门熟路的回房。在房里陆朔确实去查了有关血刺的资料,轻过层层深入,最终获取到一级保密事件。

等待编制?看到机密档案最后一页上的四字,陆朔身子一软瘫在椅上。等待编制?血刺好好的为什么会是等待编制!现在这张纸上就差个红印章,只要印章盖下,血刺军团就不存在了!

陆朔抱头,想起袁帅不断在耳边说的话。“原来……已经这么严重了吗?”陆朔咬手指,眼睛紧盯那四字,不可抑制的在手上咬出几个牙印,心里隐约想那次血刺的清除任务,是真的很严重吧?五大行政都出面了,爸爸……

不可以!就算是血刺发生这么严重的事件,他也该在事后去接自己!想到自己竟然被骗钱,又去蹲局子,这简直是人生耻辱,绝对不能就这么原谅他!

“小小姐,你饿不饿?”小琪在门口探头问电脑前的小小主子。

陆朔回过神,收起狰狞的面孔。“饿!但我想先洗澡!”想到大腿上还留着爸爸的痕迹,陆朔蹭的站起来去找衣服。

“好的,我这就去告诉梅姨,小小姐洗了澡就可以吃饭了。”小琪应着唰一下跑了。

拿了衣服,陆朔匆匆忙忙去浴室,可浴室门早关了,想也知道是谁在里面。

卧操,搞得好像粘到什么脏东西似的,不喜欢可以不做嘛。陆朔瞪着门,正红着脸要折回去时,浴室的门开了,接着她尖叫的被拉了进去。

小琪迅速的跑上来喊。“小小姐,你怎么了?!”

被扛起来的陆朔一边张牙舞爪的挣扎,一边回答。“我没事,摔了跤!”

陆龙把人放洗手台上,未给她反抗时间,将她禁锢手臂里便吻上她唇。

起初陆朔甩了甩头,没躲开,便随了他去。反正不就是吻么?又不是没吻过,只是……好像有什么不对?

“给你三个选择,要么用手,要么用嘴,要么重复收押室的事情。”

陆朔:……

“你个禽兽!”

陆龙封住她嘴巴,轻轻的吸吮了下。“陆朔,这里的隔音效果可不太好,想把梅姨她们都喊来观赏吗?”

看他平静的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陆朔顿时觉得他高大的形像全毁,那个完美的神已经摔个粉碎。

陆龙又压近她一分,低哑着嗓子催促。“三选一,不然全部来遍。”

陆朔:……

去死啦去死啦!长官特么的就是变态!超级大变态!

**

“小小姐,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梅姨赶着煮了几道,你快吃吃看。”小琪手脚麻利的将饭菜全部呈上,守在旁边瞧着她就不走了。小小姐这次回来变了好多啊,不仅变得惊艳了,还变得很容易就害羞了呢?这才洗个澡就脸红成这样。

“嗯,我会吃的,小琪,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很怪异。

小琪盯得更紧,还歪着脑袋看她,似恨不得拿放大镜看一般。“小小姐,你可要把这些都吃完,看你瘦的,等下姨梅又该心疼了。”

好吧好吧,她吃还不行?陆朔被她盯得不好意思,怕她瞧出什么端倪来,吃饭的时候便跟她闲聊,企图让她别再看自己。

“小琪,老老爷子和二大爷呢?”大爷是教授,小爷要工作,爸爸在军部,那家里只剩下老老爷子和纨绔的二大爷。

听到她的问话,小琪脸上多了抹伤感。“二大爷开车出去了,老老爷子……”

瞧她这模样,陆朔心里咯哒了下,放下筷子急忙追问:“老老爷子怎么了?”

小琪红着眼睛,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老老爷子已经离开我们了!”

“!”陆朔被当头一棒打得无法思考。

“就在一个多月前,老老爷子开始身体不适,住院没多久便去世了。”小琪哽咽的边讲边抹眼泪。平时老老爷子对她们可好了,可这么好的人,还是承受不住时间的洗礼。

一个多月,那个时候自己正被毒鸩抓住,爸爸肯定在想怎么营救自己,在复活岛见面时也没见他表现异常,显然这事是爷爷拦了下来,没有告诉陆龙,以免他分心,而最终因为老老爷子而跑去南京参军的陆龙,竟然都没有来得及送他最后一程。

想到每次回来,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陪陆何下棋的陆龙,陆朔倏的扔下筷子,不顾小琪的叫喊以最快速度冲上楼,咂门。“爸爸,你给我开门!”

没一下,门打开了,换了身干净衣裳的陆龙平静望着她,淡漠问道:“有事?”

急促喘息的陆朔仰望他,发现他眼睛下方不易察觉的青色,税利的黑眸却气势不减,猛得撞进他怀里,死死抱住他腰,将脸埋在他柔软的毛衣里。“爸爸对不起。”

陆龙微愕,在听她说对不起后,揉了揉胸口毛茸茸的脑袋。“什么好对不起的。”

“对不起对不起……”陆朔执着的念着这三字,似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罪孽。在她去科学院睡大觉时,他一个人承受清除计划的后果,接受审问,即将崩盘的血刺,还有……爷爷病逝的恶耗,而她因此恨他不要自己,没有在离开白色大楼就回家,而是让他担心,最后还让他去局里把自己领出来,她真是罪大恶极!

揉她脑袋的手停下,知晓她在为什么而道歉的陆龙,抬起她泫然欲泣的脸,望着她通红的眼睛命令般的平静讲道:“没有对不起,我所做一切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

清除任务不仅是因为她个人,如果是个人他不会带莫默他们,而她不仅是血刺的机械师,还是国家最高机密,更是他女儿……所以,所有一切他均未做过任何一个错误的决定。

可陆朔还是难过,不住耸动肩膀。

追上来的小琪看到这幕,轻轻收回踏出的脚,正要消失时被大少爷的眼光一扫,顿时钉在原地掐媚的讲:“大少爷,小小姐的饭还没吃完。”

陆龙点头,拍了拍抱着自己的女孩。

陆朔不动,死抱住他精壮的腰就不撒手,最后还是被陆龙提下去的。

“去让梅姨多准备两道菜。”将人放座位上的陆龙,向小琪吩咐。

“是的大少爷!”跑出去的小琪一边想着,大少爷跟小小姐的感情真好?!

少了好多字,香瓜的审核群217823181,VIP群有福利,为了陆爸爸跟一号,妹子们就麻烦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